远征

21 磨刀霍霍3

21.磨刀霍霍 3

在日本国家安全战时中心所在地秩父市北面的藤冈市附近的高速公路上,一个由三菱越野车、指挥车、通讯车等十多辆各型车辆组成的车队靠着路边停在那里,在车队的身后,四辆架设着重机枪和榴弹发射器的高机动车一字排开在双向六车道的高速公路上,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着公路那头,十数名全副武装的日本空军的警卫人员在高机动车周围展开着警戒。『可*乐*言*情*首*发』

就在以这个车队停放的位置为起点,这条高速公路由此向前有一段三公里的直线,现在这段公路已经被日本航空自卫队征用,公路中间的栏杆已经被拆除,并且经过了仔细的清理,使得原先的隔离块与公路路面一样平整。

一身空军迷彩作训服的川口勇一在几名日本空军军官的陪同下,抬头仰望着天空,数分钟后,一阵轰鸣声从天空中传来,一架f-2a战斗机出现在了众人的头顶上空。川口勇一身后的一辆地面指挥车上,两名日本空军军官迅速指挥着这架f-2a战斗机在高速公路上降落。

驾驶这架战斗机的显然是一名老鸟飞行员,第一次俯冲下来便精准地找准了航向,径直对准着高速公路,降落了下来。在阻降伞的帮助下,战机滑行了不到四百米后便稳稳停在了高速公路上。一辆加油车、一辆装着导弹的2.5吨卡车和一辆充气车迅速从高速公路旁的一处服务区冲了出去,急驶到了战机的附近,一群日本空军的空勤官兵赶紧对战机进行着检修,检修完毕后,迅速给战机加油充气,并且给战机挂载上了两枚a**-2空舰导弹和两枚aam-3近距空空导弹。完成了准备后的f-2a战斗机迅速轰鸣着再次起飞升空。

十分钟后,这架f-2a战斗机再次降落在了这段高速公路上,在战机稳稳停住,驾驶舱盖缓缓打开,飞行员站起身来,对着下面的空勤人员做出了ok的手势。一直通过望远镜关注着实时情况的川口勇一放下望远镜率先拍手鼓掌,身后的一群日本空军军官也赶紧跟着鼓掌庆祝着这次试验的成功。其实在高速公路上起降是现代战争中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只是川口勇一是日本空军的最高指挥官,他要实地考察这种方法的可行性,日本空军航空兵部队的各级军官们只能服从。

以秩父的国家安全指挥中心为办公地点的川口勇一要求不能在此事上花费太多的时间,最好就近安排,防止在路途中浪费太多的时间。手下的军官们对此很是理解,毕竟川口勇一需要指挥日本的防空部队去对付中**队的空袭。最终,日本空军的军官们决定让距离秩父市最近的前桥空军基地来负责这一次的任务,安排一次近乎作秀的表演来给川口勇一展示战斗机在高速公路起降的可行性。

“日本拥有着发达的高速公路网,有了这些高速公路,即使支那军队摧毁了我们所有的机场,我们的战机依然可以从这些高速公路上出击,击败支那人的进攻。”川口勇一很是欣慰地对着身旁的众军官说道,“阪原君,你去统计一下,日本又多少区域的高速公路能够满足战斗机起降作战,完成统计后将资料交给我!”

“嗨!”身后的一名日本空军中将军官立正回答道。

“去看看我们的英雄!”川口勇一一挥手,对着众人说道,说完便钻进了一辆三菱越野车。其他的军官纷纷跟着上了车。三辆三菱越野车迅速开到了那架停放着的f-2a战斗机的旁边。驾驶f-2a战斗机的飞行员正坐在机舱内,检查着自己的战机。

当川口勇一等人从车上走下来后,正在忙碌地众人赶紧立正敬礼,川口勇一举手敬礼回礼,然后便径直沿着扶梯爬了上去,座舱中的f-2a战斗机飞行员赶紧站起来。

“你是日本空军的英雄!日本空军以你为荣……”川口勇一伸出双手握住飞行员的双手,激动地说道。

“你是川口勇一?”飞行员看清与自己握手的人后,打断了川口勇一的话语,直接开口说道。

“宫城中佐,你太放肆了!”战机下面的一名空军大佐闻声顿时大声怒斥道。

“正是在下……”川口勇一抽出左手挥手阻止住了手下的怒斥,微笑着对着宫城中佐说道,只是他的话音未落,握住宫城中佐双手的右手便被宫城中佐的左手牢牢抓住,

“你这个疯子,你的夺机计划把整个日本带进了地狱,我要为日本除害!”宫城中佐大声说道,说话间右手已经伸到了腰间,猛地拔出了自卫用的匕首,对着川口勇一的胸前便用力刺去。

一道鲜血从川口勇一胸前喷涌而出,宫城中佐猛地将川口勇一推了下去,川口勇一爬上去的时候似乎怕摔着,双脚特意勾住了扶梯,在宫城中佐的猛推之下,川口勇一带着扶梯直挺挺地向后倒去,一下子重重地摔在了高速公路的路面上。

突然其来的状况令战机下面的日本空军军官们都没反应过来,率先反应过来的反而是行凶的宫城中佐,宫城中佐赶紧坐回机舱,放下了机舱舱盖,开启着发动机,由于战机刚刚降落,几乎不要预热,知道犯下大错的宫城中佐赶紧驾驶着战机从高速公路上起飞升空。

直到宫城中佐打开了战机的引擎,战机下方的日军军官们才反应过来,只是他们是跟着川口勇一前来慰问飞行员的,并未带警卫员。这一群高级军官们赶紧拔出配枪,轮到他们子弹上膛准备射击的时候,f-2a战斗机已经开始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对着远去的战机开了几枪后,便眼睁睁地看着这架战斗机起飞升空,向西飞去。

一群军官赶紧奔向倒地的川口勇一,川口勇一胸前被刺了一刀,鲜血已经染红了作训服;刚才被宫城中佐推下去的时候又摔到了脑袋,脑袋下面的路面上出现了一趟鲜血。众军官赶紧叫来急救车,匆忙将川口勇一送往医院。

行凶的宫城中佐此刻驾驶着f-2a战斗机贴着山顶向着西部的中国黄海上空高速飞去,他坚毅的面庞上,一双明亮的双眼此刻却显得有些模糊,片刻间,两滴眼泪从眼角滚落而下。宫城中佐紧握的左手擦了一下眼泪,而后微微松开了左手,左手手心,一个微小的储存卡静静地贴在那里!就在这个储存卡里,有着日本核武器研制的最新进展和核武器研制基地的详细情况,这正是刚才川口勇一在与他握手时交给他的!

宫城中佐是一名土生土长的日本人,但他的体内却流淌着中国人的血液,他的祖父就是一个中国人,确切地说是一名中国情报人员。当年他的祖父在中国抗战结束后,混在被遣返回日本的日本难民中一起到达了日本,一个伪造的身份和流利的日语让他在那个混乱的时代成功在日本定居下来,随后他娶了一位一同渡海而来的中国女情报员为妻,而后两人生子,彻底融入了日本的社会之中。

与宫城中佐的祖父一样,川口勇一的父亲也是一名中国情报人员,只是他到达日本的时间比宫城祖父更早,川口勇一的父亲在1942年的时候便到达了日本。当时就是资深情报员的他由于与一名被俘的日军伤员长相极为相似,延安当局迅速来了一招狸猫换太子,于是川口勇一的父亲自断右腿以伤残兵员的身份到达了日本,开始了终生的潜伏生涯,而他的儿子川口勇一则继承着他的遗志,为真正的祖国默默地效力着。

在两天之前,在前桥空军基地服役的宫城中佐突然接到了父亲病危的消息,匆匆赶到医院时,父亲正躺在病**已经奄奄一息。宫城中佐很是诧异,父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心脏也一直很好,怎么会因为心脏病突然住院呢。当病**的父亲看到了宫城中佐后,吃力地催散了其他的人,只留下了宫城一个人,让宫城与川口勇一见面并拿到川口勇一需要交出去的一份重要情报。

由于川口勇一已经被防务省情报本部怀疑,无法将一份至关重要的紧急情报送出去,就在这时,宫城的父亲接到了来自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密电,告知了他川口勇一的真实身份,并要他全力配合川口勇一的工作。宫城的父亲让自己的夫人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巧遇”了川口勇一的夫人,通过暗语让对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双方很快做出了私下处理的决定。在私了付钱时,作战计划就被写在了一张钞票上,而那份作战计划很快被给到了川口勇一!在得到了川口勇一的答复后,宫城父亲很快开始实施计划这一计划。由于处在战争时期,宫城中佐的部队一直处于备战状态,不能随便回家;加上防务省情报本部正在日本军队中进行严格的审查,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宫城父亲选择了服药诱发了心脏病。

在将行动计划告诉了宫城中佐后,父亲微笑着轻拍着宫城的肩膀说道,“你回到中国后,如果有可能的话,把爷爷和我的骨灰弄回中国去!也算落叶归根吧!”

宫城中佐驾驶的f-2a战斗机终于抵达了海岸线边,由于日本本土每天都会遭到中国二炮和空军的猛烈轰炸,防空网络已经被中**队打得千疮百孔,并且弹药消耗极大。对于宫城中佐驾驶这架战机并没有引起日军地面防空部队的注意,直到宫城中佐进入到了黄海上空也没有遭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拦截。就连日本空军航空兵部队也没有派出战机追击宫城中佐的战机,在他们看来,宫城中佐只是行刺长官后畏罪潜逃,与汹涌来袭的中国空军轰炸机群相比,根本无足轻重。日本空军并不知道,他们放走的是日本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生存下去的唯一机会。

在黄海上飞行了近千公里后,f-2a战斗机上的燃油表已经显示成了危险的红色,宫城中佐将储存卡放进防水袋中,放进了贴身内衣的口袋中,随后按下了战机的弹射器按钮。

乘着降落伞缓缓飘落到了海面上,宫城中佐坐在打开的充气救生筏上,望着东面的日本列岛,那里有他的父亲,他知道在他“袭击长官、驾机叛逃”后,他的父亲马上会因“心脏病突发”而去世,他知道父亲不会给日本情报部门留下任何可疑的线索。还有川口勇一,那个第一次见面的同胞同行,他肯定和自己一样是当年周副主席在日本布局的一份子,只是为了将情报传送出来,他选择亲身试陷,自己的那一刀捅得不是很深,希望他能够活下来!

天空中,两架中国海军北海舰队航空兵的歼-11h战斗机呼啸而至,显然宫城中佐驾驶的那架f-2a战斗机一直向中国方向飞来引起了中国海军警戒雷达的高度注意,派出了两架战机前来拦截,只是两架歼-11h战机到达时,宫城中佐已经因燃油不足而跳伞弃机。

两架歼-11h战斗机抵达了宫城中佐弃机跳伞的海域后,便盘旋在宫城中佐的头顶上空准备一探究竟。宫城中佐迅速通过求救无线电利用公用频道发出了投降的信号。两架歼-11h战斗机的飞行员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迅速向基地发出了电报,北海舰队对于一架日本f-2a战斗机主动飞过来投降一事很是吃惊,迅速派出了一架水轰-5水下飞机在四架歼-11h战斗机的掩护下,飞到了宫城中佐的跳伞海域,将宫城中佐救了上来。

对于这个在中日战争中第一个主动驾机投降的日军飞行员,北海舰队给予了高度的重视,直接被送到了北海舰队司令部。在此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中国海航官兵见宫城中佐跳伞落海,衣服已经湿透,准备给他换身干衣服,宫城中佐很果断的拒绝了中国海航官兵的好意。宫城中佐的行为引起了中国海航官兵的警惕,只是他的配枪佩刀已经全部被没收,身上也进行过检测,没有携带危险品,最终只得从基地警卫处调来了一个警卫班看押着他,带着他去北海舰队司令部接受盘问。

“我要见北海舰队的最高指挥官。”面对着北海舰队政治部的两名大校军官,宫城中佐直接开口说道,并且语气坚定,没有丝毫回绝的余地,气得两名大校军官脸都绿了。

北海舰队司令员杨智刚海军中将得知这一消息后,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便决定亲自审讯一下这个“嚣张”的日本投降飞行员。

审讯开始后,宫城中佐没有说任何话,只是要来了纸笔,右手握笔、左手遮挡住在纸上快速写了几笔后,便快速地将纸张折叠了起来,交给了杨智刚中将。

杨智刚中将知道宫城中佐是在避开审讯室内的监控摄像头,拿到纸张后,杨智刚没有直接打开,而是挥手让身后的人离去,同时关掉了对这自己这个方向的摄像头,而后双手捂着小心地展开了纸张,

“我要见总长!”纸张上五个极小的汉字,如同一道晴天霹雳,令杨智刚中将心头顿时一紧,猛地合上了纸张站了起来,随即很快又恢复了镇定,对着手下的贴身秘书说道,“通知机场,立即备机,去北京!”

杨智刚海军中将的专机直接降落在了西山战时指挥中心的一处隐蔽的野战机场上,随即杨智刚中将和套着头套的宫城中佐被带到了机场附近的一处小型地下会议室中。当他们到达那里的时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正等待在那里。

被取掉头罩的宫城中佐在仔细看了韩炳龙上将的容貌后,又要求看了韩炳龙上将的证件。随后,宫城中佐用有些生硬的汉语说道,“沙场点兵,提剑出燕京。”

“万舟竞发,跃马骋东瀛!”韩炳龙上将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站起身来,一字一字地对答道。这个自他担任第一副参谋长开始就被要求熟记的暗语,今天终于用了出来。

宫城中佐迅速立正,对着韩炳龙上将敬了一个军礼,随即快速地脱下已经有些捂干的飞行服,从贴身的口袋中取出了那个防水袋包裹着的储存卡!双手捧托着交给了韩炳龙上将,他的双眼中,弥漫着晶莹的泪光。

韩炳龙上将接过了宫城中佐递来的储存卡,握在手中,感觉足有千钧之重,将储存卡放入上衣的内侧口袋后,紧紧地抱住了宫城中佐,“辛苦你们了!”一句话,顿时令宫城中佐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