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3 穷途末路1

23.穷途末路(1)

日本秩父市近藤医院,在日本将战时内阁搬到秩父市南郊的国家安全战时指挥中心后,这个医院就被日本自卫队接管,成为了战时内阁成员和战时指挥中心官兵的专用医院。

近藤医院的特护病房内,川口勇一躺在洁白的病**,脑袋上裹着白色的纱布,胸口也缠着纱布,戴着氧气正在输液。

胸口的刀伤问题不大,只是摔倒时撞到了脑袋,陷入了昏迷,极有可能会有脑震荡,至于轻度还是重度,需要等他醒来再进行判断。主治医生站在小泉太郎面前恭敬地说道。

这时,小泉太郎的秘书疾步走到小泉的身旁,在耳边低语几句,小泉太郎的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即让秘书打开了病房内的电视,电视画面上,一身日本航空自卫队飞行服的宫城中佐坐在中国国防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低头坐在那里接受着记者的采访,尤其是宫城中佐报出自己的姓名和番号后,小泉太郎的脸上顿时弥漫着杀气,去把他的家人全部抓起来。

宫城中佐的父亲在一个小时前,因心脏病突发,死在医院里。秘书回答道,他父亲已经住院好几天了。

还有什么亲人,抓起来。小泉太郎微有些惋惜地说道。

嗨!秘书随即便转身离开。

全力救治,川口君是帝国柱石,一定要全力救治。小泉太郎握着主治医生的双手说道。

嗨!主治医生赶紧俯首回答道,尽管小泉太郎看起来面色极为和善,主治医生知道和善的背后是凶残的杀戮。

两个小时后,小泉太郎在国家安全战时指挥中心的办公室内,接到了抓捕小组传回的消息,宫城的母亲在丈夫去世后又看到新闻中儿子叛逃的消息后,悲痛欲绝,在自己家中服安眠药自杀了!

八嘎!小泉太郎狠狠地拍着桌子恼火地说道。在接到川口勇一被刺的消息后,他就怀疑宫城中佐是不是中国派来的特工或是在日本发展的情报人员,他想从宫城家人那里获得突破口,只是一下子所有的突破口全部中断了,现在宫城中佐只有一个离婚的妻子和七岁大的女儿,那里肯定是无法获得进展的。

加强高级将领和政府高级官员的警卫工作,同时告知所有的高级将领不得轻易到基层部队视察;另外,让潜伏在支那的帝国间谍刺杀支那军队的高级将领。小泉太郎沉默片刻,咬着牙说道,在他看来,这是中国人在擒贼擒王,这正是日本最擅长的,该让中国人知道谁才是暗杀之王。

报告,西南方面军司令部急电,支那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塞萨亚普河一线空降,切断了正在沙巴州地区作战的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与打拉根地区的联系,第11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被支那军队包围在塞萨亚普河和基纳巴唐岸河中间地区。日本陆上自卫队幕僚长阿部勇宪突然冲进了小泉太郎的办公室,汇报道。

就在距离日本本土万里之遥的加里曼丹岛,从加里曼丹岛南部战场撤出来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第6伞兵旅的四个伞兵营、工兵营、侦察营和炮兵营突然在塞萨亚普河南岸一线空降,迅速控制了塞萨亚普河上的所有渡口,并在南岸地区抓紧时间修筑着防御阵地。

与此同时,北线的基纳巴唐岸河一线的战斗也同时展开。一直游弋在苏拉威西海的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已经离去,作战的中**队没有了任何的顾忌,除了保留了几架歼11h战斗机在苏禄海和苏拉威西海上空警戒着棉兰老岛上日本空军战机可能的偷袭外,其他的歼10h战斗机和歼轰7战斗轰炸机全部携带着各型攻击弹药投入到了对日军的轰炸之中。尽管第8海航师已经调回了国内补充休整,但有空2师5团在加里曼丹岛南部防卫着美军,第9海航师几乎全部投入到了对日军的空袭之中,数十架战机轮番对着日军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的阵地猛烈轰炸着。

固守在基纳巴唐岸河一线的中国陆军第200摩步旅和海军陆战队第5步兵旅原本曾一度进攻到塞加马河一线,只是为了配合南线的作战,主动退回到了基纳巴唐岸河一线,但第200摩步旅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保留了五个渡口。尽管日军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曾对这些渡口进行过多次进攻,但都被第200摩步旅给挡住了,几面竖立在渡口的古北部队的战旗如同芒刺一般刺痛着日军的眼睛。进攻的日军们并不知道,八十多年前的长城古北口战场,这支部队的前身也曾像现在一样如同钉子一般钉在阵地上阻挡着日本侵略军的进攻。

随着第41集团军在加里曼丹岛南部地区战斗的结束,第41集团军迅速抽调出了大批部队北上东进,支援沙巴州战场。第41集团军装甲旅的两个装甲营、炮兵营、侦察营和工兵营组成的装甲旅沙巴州战斗群经过二十四小时的强行军,便抵达了基纳巴唐岸河北岸地区,同时抵达的还有第41军炮兵旅的一个05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营和反坦克营;而第7陆航旅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抽调的五十余架各型直升机和十二架雅克141k战斗机则在十六个小时前便到达战场投入了战斗。

得到支援后的第200摩步旅不顾连续作战的疲惫,各主力战斗营迅速沿着基纳巴唐岸河上的五个渡口过河,向当面的日军第11旅团发起了进攻。为了加强第200摩步旅的突破力,第5陆战旅装甲营被划归到了第200摩步旅的战斗序列之中。同时,考虑到第200摩步旅与陆航、海航和海军陆战队航空兵之间没有进行过联合演练,防御作战中这个问题还好解决,但进攻的话,很容易造成误伤,为此第5陆战旅将第1陆战步兵营分散编制到了第200摩步旅各主力营的班排之中,负责协调第200摩步旅与航空兵之间的联合行动。

沙巴州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的战场上,终于出现了华夏儿女期盼已久的一幕:一辆云豹步战车中,来自大陆和台湾岛的步兵们肩并肩一起向前方的日军发起着猛烈地进攻。天空中,一架架战斗机和武装直升机不断俯冲下来,将密集的炸弹和火箭弹倾泻在阻挡第200摩步旅进攻道路上的日军炸成碎片。

总算见到自家的直升机了!同时,基纳巴唐岸河北侧的一处临时野战直升机机场上,第5陆战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看着停放在机场上的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兴奋的说道,自部署到加里曼丹岛以来,支援第5陆战旅作战最多的就是那个由缴获的文莱空军的直升机群组成的杂牌直升机大队,尽管在围歼第14机步旅团的战斗中,第7陆航旅也曾提供过一段时间的火力支援,但第7陆航旅毕竟属于陆军系统,与第5陆战旅并不属于同一军种,甚至还是平日里的竞争对手。现在看到海军陆战队涂装的直升机时,陈陆来少校顿时感觉无比亲切。

一个排的海军陆战队员迅速登上了四架直8k运输直升机,四架直8k直升机迅速旋转着巨大的桨叶,轰鸣着拔地而起,爬上高空扑向了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

考虑到中**队完全控制着战场的制空权,负责加里曼丹岛东线战场的第200摩步旅旅长刘伟棋少将决定展开蛙跳作战,利用沙巴州地区河网、沼泽众多,高度依赖公路的特点,切断日军的退路,将日军切割成互不相连的多个小块,便于各个击破。刘伟棋少将的设想得到了第5陆战旅旅长何诚大校和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的赞同和支持。刘伟棋少将迅速将第5陆战旅侦察营和其他三个步兵营收拢起来,在直升机群的支持下,在基纳巴唐岸河南岸地区展开蛙跳作战。

二十多架直8k和直12运输直升机在十余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呼啸着扑向了沙巴州斗湖市东北部的莫士丁镇,一旦控制了这里,前出作战的日军第11步兵旅团和第10机步师团主力与后方指挥部、后勤基地斗湖市的联系就将被切断。

十余架歼轰7战斗轰炸机轮番轰炸着莫士丁镇的日军阵地。由于中**队正在为进攻日本本土集结着武器弹药和物资,原本部署在加里曼丹岛上的大量的精确制导弹药和杀伤力强的集束炸弹和燃烧空气弹被纷纷运回了国内,而大量老旧的低阻炸弹被投入到了加里曼丹岛和吕宋岛战场,轰炸日军的同时,顺便给南海周边的几个跳梁小丑长长记性。一枚枚无制导的重磅炸弹落在莫士丁镇区内,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大片大片的马来西亚平民的房屋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

十余架武直10武装直升机轮番俯冲下来,利用红箭10反坦克导弹和机首下方的30毫米机关炮精准的清除着莫士丁镇地区的日军残余阵地。

陈陆来少校搭乘的直8k运输直升机迅速向着一处较为平坦的空地俯冲下去,机舱两侧的舱门口处两挺88式5.8毫米通用机枪手抱着机枪守在那里,警惕着地面的情况。体型巨大的直升机猛地降落在地面上,尾舱舱门迅速打开,一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率先冲了出去,战车的后面,十多名海军陆战队的侦察兵迅速冲了下去。

看着被炸成一片焦土的着落场,陈陆来少校都不禁微叹一口气,海航的家伙出手太狠了,根据战前的情报,日军在莫士丁镇地区不过部署着两个连的守卫兵力,而海航的十多架战机足足投下了三十吨的高爆炸弹,几乎将整个莫士丁镇都夷为了平地。

第5陆战旅侦察营第1侦察连所有人员和装备一次性全部在莫士丁镇着落,二十余辆螃蟹轮式全地形车迅速掩护着侦察兵们向着莫士丁镇镇区发起了进攻;完成了卸载的直升机群迅速起飞,返回基纳巴唐岸河北岸的野战直升机机场再次进行装载。

令陈陆来少校郁闷的是,当侦察一连的四个主力排在镇中心会师的时候,他手中95式突击步枪中的一个弹夹还未用完,整个战斗中他才开了三次火。在日军阵地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已经被烧成了焦炭的尸体或是直接被炸成了碎片的残尸碎片。

尽管没有遭到日军的像样的抵抗,陈陆来少校仍然不敢大意,迅速下令侦察一连展开防御部署,毕竟这里距离日军在加里曼丹岛最后的一个重要据点斗湖市只有咫尺之遥。

咻咻咻!侦察一连的官兵们刚刚进入匆匆构筑起来的简易阵地,空气中便传来了大口径炮弹的尖叫声,一枚枚12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砸在莫士丁镇内。

莫士丁镇西郊是一条不大的河流,就是这条河成为了斗湖地区日军部队反攻莫士丁镇的一处天然屏障。就在河东岸的一处被高爆炸弹摧毁的日军阵地内,陈陆来少校伏在那里,举着望远镜望着河对岸的公路,尽管浓浓的硝烟遮挡住了陈陆来少校的视线,但陈陆来少校能够感觉到身下大地的震颤和空气中传来的柴油机的轰鸣声,陈陆来少校知道日军的重装机械化部队来了。

终于,第一辆90式主战坦克冲出了烟雾的掩护,随后更多的90式主战坦克和89式步战车从掩护的烟雾中冲了出来,直扑莫士丁镇。90式主战坦克的炮管不断闪烁出一阵阵火光,一枚枚高爆榴弹不断呼啸着砸落在莫士丁镇周围的地面上;89式步战车的35毫米机关炮的扫射更是恐怖,弹链所及,便是一片碎片横飞。

侦察一连的两辆装载着红箭8l反坦克导弹发射架的螃蟹轮式全地形车迅速借助着莫士丁镇内残破建筑物的掩护进入到了攻击位置;同时,全连加强的四个红箭8l反坦克导弹小组也迅速在隐蔽的阵地上架设好了发射架。

嗖嗖嗖!六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顿时拖着长长的导线扑向了目标,随着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三辆89式步战车和一辆90式主战坦克被炸成了四堆燃烧的火球。日军90式主战坦克凭借着先进的火控系统,反应速度极快,尽管两辆螃蟹全地形车在导弹命中目标后便高速倒车,撤出战场,只是还有一辆螃蟹战车被呼啸而至的120毫米高爆榴弹击中,被炸成了一堆零件。四个反坦克小组的步兵们显然对于对手的反击早有准备,导弹命中目标后便直接闪进了事先准备好的防炮洞中,躲过了日军坦克的反击。

被迎头一击的日军机械化没有丝毫的停顿,将四辆战损的战车推到了一边,更多的战车继续涌向莫士丁镇。

只是数分钟后,冲击中的日军战车群突然停住了步伐,纷纷释放出密集的烟雾弹,一时间浓浓的烟雾再次将战车群覆盖住。而这时,天空中传来了中国海航歼轰7战斗轰炸机使用的秦岭发动机那独特的咆哮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