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4 凤凰之舞7

14.凤凰之舞 7

随着空袭的进行,被击落的战机不断增多,各搜救分队的营救任务日趋频繁,为了缩短航程,一直游弋在济州岛东南部海域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开足马力向着朝鲜海峡驶去。『可*乐*言*情*首*发』九州岛上的日本空军已经完全被中国空军压制住,“天津”号航空母舰上的第4舰载机联队的作战任务顿时减轻了大半,于是第4舰载机联队执行起了监视韩国海空军的任务。

刚刚从九州岛福冈县回来的张旭上尉跳下直-15s搜救直升机,帮助医护人员将机舱中受伤的飞行员抬了下来,看着医护人员抬着受伤的飞行员飞奔向母舰上的医疗舱。张旭上尉跟战友一起来到航母舰岛后侧的甲板上,补充弹药。

飞行甲板上突然响起了一阵警报声,是紧急清理飞行甲板的警报声!几辆战机牵引车迅速将左后甲板上的几架战机拉开,空出了一块数百平方米的空地。而这时,夜空中,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闪烁着防撞灯出现在“天津”号航母的上方,这架直升机直接从航母上方一掠而过,张旭等人这才看到,后面还有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后面的直升机显然被击伤了,透过舰队的灯光能够看到直-15s直升机机尾上拖着的浓烟。

受伤的直-15s搜救直升机重重地停在了“天津”号航空母舰的甲板上,待命的医护人员迅速冲上去,将受伤的飞行员抬了下来。张旭等人也已经飞奔过去,机舱中一片血污,能够看到机舱底板上的几个清晰弹孔,有两名搜救队员被下面穿上来的炮弹击中,牺牲在机舱中,另外的三名队员也都包扎着绷带。张旭等人迅速将阵亡和受伤的战友抱了下来,直奔医疗舱而去。随后,两辆消防车迅速冲了过来,对着战伤的直升机进行着抢救。

将受伤的战友送进医疗舱,刚刚回到甲板上,便撞到了四处张望的中队通讯兵,见到张旭上尉后,通讯兵迅速立正汇报道,“紧急命令,我中队立即前往滋贺县彦根市,凤凰大队一战机在那里被击落,飞行员跳伞。”

“彦根市!就在湖南市的西北郊,那里正是日军重兵集结的区域。”张旭上尉身旁的指导员大吃已经,开口说道。

“舰队司令要求队长你亲自带队。”通讯员补充道。

“三分队,集合,登机,出发!”通讯员话音刚毕,张旭上尉已经奔跑开了,对着“骑士”中队的休息区大声吼道,片刻之后,十多名搜救队员迅速奔向了战舰上的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张旭上尉也一个劲步冲上了直升机!

“知道是谁吗?”望着已经开始升空的直升机,指导员问道。

“凤凰大队的大队长,于少校!”通讯员回答道。

指导员不禁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一丝微笑,只是一股担忧顿时间又涌上了眉头:彦根市不但日军重兵集结,而且距离极远,直-15s搜救直升机的航程根本不够,只有进行直升机的夜间空中加油!这个项目在骑士中队成立以来,还未进行过!

由于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不能进行空中加油,便没有参加张旭上尉率领的搜救分队,两架有空中受油管的直-15s搜救直升机在机舱门口处各加装了一挺“加特林”六管机枪,作为搜救分队的支援火力!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贴着朝鲜海峡一路急驶,经过两个小时的全速飞行后,抵达了日本岛根县的隐岐诸岛以西五十公里处的海域上空。

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抵达这里的时候,一架运油-20大型空中加油机和四架歼-11b战斗机已经盘旋在了这里,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砰!”一发照明弹在夜空中炸开,顷刻间将整个空域照得一片雪亮,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和一架运油-20大型加油机的身影清晰地显示在亮光下。

“真他妈的绝!这种土包子招术都想得到!”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的机舱内,张旭上尉看着照得雪亮的夜空,感叹着说道。他当然知道直-15s搜救直升机的航程只能勉强抵达彦根市,那还必须全程以巡航速度飞行;只是出发后,两架直-15搜救直升机便是全速飞行,张旭上尉就知道这一次肯定要进行夜间空中加油了。骑士中队的直-15s搜救直升机群都进行过白天的空中加油训练,但夜间的空中加油仍是空白,张旭上尉不由得心中捏把汗。现在看到夜空中炸开的照明弹后,他顿时明白了,中国空军显然是准备把夜间变成白昼。

果然,在照明弹炸开后,一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就快速的向着缓慢前进的运油-20大型加油机靠拢,随着光亮的逐渐暗淡,又一发照明弹被发射了出来,再次将夜空照得雪亮!

“看来空军航空兵是有备而来啊!”看着不断被发射出来的照明弹,张旭上尉感叹着说道。

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加满了燃油,迅速俯冲到了贴近海面的高度,扑向了若狭湾。两架直升机将从若狭湾北部的敦贺地区进入本州岛,穿过敦贺地区和滋贺县的余吴地区,进入琵琶湖,从琵琶湖上空直抵彦根市地区。张旭上尉已经知道跳伞的就是他一直牵挂于荣荣少校,他当然知道彦根地区的形势,唯一能够让他感到一丝安慰的是,于荣荣少校跳伞的区域是彦根市东部地区的群山,而不是琵琶湖沿岸的居民区。

“快点!快点!”张旭上尉在心中催促着,同时一遍又一遍地检查着自己的武器装备!

彦根市东部群山的山林中,于荣荣少校握着枪透过夜视仪警惕地注视着四周的情况,令她不安的是,夜色中,除了远处的爆炸声,隐约中传来而来枪击声。日军知道击落了一架中国战机后,肯定会派出地面部队来进行搜索。

夜视仪中出现了几名晃动的绿色身影,可以分辨出他们是全副武装,并且是呈着散兵线展开着搜索队形。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日军搜救队搜索的极为认真,显然他们已经判断出中国飞行员的跳伞位置,于荣荣少校准备依靠隐蔽躲过日军搜索的想法顿时落空。

“砰砰砰!”面对着已经不足五十米的距离,于荣荣少校抬枪对准一个晃动的身影连续扣动扳机,三发5.8毫米手枪子弹将四十多米外的一名日军击倒在地,看着夜视仪中倒下的身影,于荣荣少校握枪的右手不禁有些颤抖。尽管她驾驶着战机进行的轰炸,至少已经炸死了数十个乃至数百个生命,但近距离看着一个生命在自己面前被手枪击毙,还是感觉到一阵巨大的惶恐和不安。唯一庆幸的是,现在是夜间,看不到飚飞的鲜血。

枪声吸引了日军的注意,片刻间,密集的弹雨横扫向了于荣荣少校藏身的丛林,将树枝树叶打的乱飞。尽管有着夜色的掩护,但搜索的日军部队显然不是等闲之辈,两挺“米尼米”5.56毫米轻机枪呈交叉火力提供着掩护,猛烈的弹雨将于荣荣少校压制在一棵大树后面,其他的日军步兵则分散着呈半弧线包抄向了于荣荣少校藏身的位置。

日军的机枪似乎在更换弹夹,压制的火力微微弱了一些,于荣荣少校迅速抓住时机,猛地探出半截身子,举枪对着距离最近的一名日军步兵连续扣动着扳机,连续的后坐力使得握枪的右手感觉到一阵的麻木,而夜视仪中,那名被自己瞄准的日军步兵也被击倒在地。

“哒哒哒!”米尼米机枪的射击声再次猛烈起来,一发流弹从于荣荣少校面颊旁飞过,扎进了她举枪的手臂中,巨大的穿透力使得子弹穿过了右臂后落入身后的泥土中。

原本只感觉右臂被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狠撞了一下,手中的92手枪一下子掉落在地上,举手之间,一股巨大的疼痛突然从右臂传来!咬紧牙关,顾不上右臂上喷涌的鲜血,左手捡起地上的手枪,对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日军步兵射击着,只是很少利用左手射击的于荣荣少校打出的子弹都从日军士兵附近飞窜而过,除了暂时阻滞住了日军进攻的步伐外,没有任何的作用。

“咔!”手枪中传来了空壳的声音,于荣荣少校无奈地将手枪丢在了地上,虽然腰间的腰带上还有三个装满的弹夹,但她已经放弃更换弹夹的想法,左手单手换弹夹,显然自己还没这个能力。丢掉手枪,从腰间拔出了军用匕首,背倚着树根,摘下了夜视仪,大口喘气着,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这一次你会在哪里?我的骑士!”于荣荣少校嘴角露出了一丝淡然的微笑,心中暗自想到,左手伸进口袋中,拿出一块巧克力,用牙撕掉包装纸,放入口中,感受着甜蜜在口中融化!同时,左手握着匕首,对准了心脏的位置,静静地听着周围的枪声,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一阵撕扯般的连绵声音从空中传来,无数曳光弹拖着艳丽的尾迹横扫向于荣荣少校四周的丛林,一阵低沉的螺旋桨的轰鸣声出现在自己的头顶上空,两道火蛇从直升机的一侧倾泻下来,将地面上的日军搜索队顷刻间打乱了部署。

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悬停在距离于荣荣少校的位置仅三十米的地方,抛下了绳索,张旭上尉右手抓住绳索便纵身跃了下去,95式自动步枪被直接挂在了背后,左手握着05式微冲直接从直升机上下来。直升机的舱门口处,一名队员带着夜视仪操纵着加特林六管机枪对着地面上的日军猛烈扫射着;他的身旁,一名队员端着88式狙击步枪不断地点射着下方的日军步兵。

着地后,张旭上尉迅速对着日军子弹的来袭方向扫射着,密集的弹雨精准的将一个隐蔽在大树后射击的日军步兵打成了学筛子。而这时,越来越多的搜救队员从直升机上索降了下来,迅速向着四周扩散开来,而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则拉升起来,继续为地面的搜救队员提供着火力支援。

张旭上尉根据北斗导航仪上的位置,很快找到了于荣荣少校藏身的位置,张旭似乎意识到于荣荣少校已经做了必死的准备,一边奔跑寻找一边大声呼喊着于荣荣的名字。

一棵被子弹打的几乎断掉的树根下,于荣荣少校的左手已经开始用力,锋利的匕首已经刺穿了飞行抗荷服,当听到那一声声满带着焦急的“荣荣,荣荣”的时候,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松开了手中的匕首,拿出口袋中的哨子,用力地吹着。

一个昏暗的身体闪到了自己的面前,还未看得清夜色中来人的身影,一个久违的声音传入耳中,“hello,princess。”

透过战术手电的灯光,张旭上尉才看到于荣荣少校右臂上满是的鲜血,张旭迅速从战术背包中取出绷带和止血带给于荣荣少校包扎!

“张队,大批日军正向这边赶来,日军有装甲车辆。”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直升机上飞行员的通报声。

“明白!”张旭上尉回答着,手中快速地给于荣荣包扎好右臂,包扎完毕后,扶起于荣荣少校,“撤!”四周掩护的搜救队员迅速交替警戒着,向着直升机预定的着落场前进。

“嗖嗖嗖!”夜空中,突然窜出了五条艳丽的火舌,五枚91式“凯科”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扑向盘旋在夜空中的两架直-15s搜救直升机,艳丽的红外/锡箔干扰弹在夜空中炸开,显得格外绚丽,只是两团在搜救队员们眼前炸开的耀眼火团却是那样的刺眼。

“联络母巢!汇报情况。”张旭上尉率先反应过来,对着身旁的通讯员说道,同时在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分队立即向南边撤退!”

在南边就是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空降的甲贺市,张旭上尉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骑士”中队的增援部队无法赶来的话,还可以向南边的第43空降师求救。当然张旭上尉也知道,第43空降师处在日军的重兵包围之中,能否接近自己这支小分队,他也没有把握,但现在这是他最好的选择。

就在他们的外围,部署在彦根市地区的日军第17步兵师团发现了坠落的歼-16c战斗机的残骸,看着战机座舱下方一排的红星,日军意识到在这里跳伞的是中国空军的一名王牌飞行员,迅速抽调了一个步兵联队向着于荣荣少校跳伞的位置围拢了过来;在发现了中国搜救直升机的踪迹后,日军第17步兵师团更是一下子确定了中国飞行员跳伞的大概位置,大量的日军步兵迅速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