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凤凰之舞9

16.凤凰之舞(9)

已经游弋在朝鲜海峡南部海域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在接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命令后,迅速高速北上,向着日本海驶去。

中国海军“天津”号航母战斗群自进入朝鲜海峡后,便引起了日本海军和韩国海军的高度重视。游弋在日本海南部海域的日本海军第3护卫队群由于缺乏制空权,不敢深入朝鲜海峡前来阻挡“天津”号航母战斗群,只是在朝鲜海峡与日本海的交接处等待着“天津”号的到来。

韩国海军则不同,在“天津”号北上的时候,监视“天津”号的韩国海军的一支六六舰队便跟随而至,远远地监视着“天津”号,在进入朝鲜海峡之后,韩国海军迅速派出了驻扎在釜山海军基地的第三舰队第3战斗团的四艘“浦项”级导弹护卫舰高速南下,前来阻截“天津”号航母战斗群;与此同时,韩国海军还从第1舰队抽调了四艘“尹永夏”级导弹艇,从第9潜艇战团抽调了三艘“张保皋”级常规潜艇前往朝鲜海峡北段,阻拦中国海军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进入日本海。

韩国海军的嚣张举动被“天津”号航母战斗群派出的战斗机侦测的一清二楚,情报被直接上报到了西山指挥所。对于韩国海军的反应,中**队的将领们没有太大的意外,毕竟这是中国海军舰队第一次以战斗状态进入日本海。

“交由外交部解决!中国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朝鲜海峡也是国际海域,中**队过与不过,还轮不到韩国海军来指手画脚!”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郭副主席开口说道,“北海舰队出击一下,支援外交部的干涉!”

“朝鲜最近很不安分,让他们在38线一线增兵对韩国施压,朝鲜方面虽然口头答应了,但没有任何实际的行动,并且有将精锐部队后撤的迹象。”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开口说道,“朝鲜方面很可能在与韩国方面在进行秘密的接触!”

“中央常委已经决定大幅度减少对朝鲜的粮食供应,主席的特派代表也已经秘密出访朝鲜!另外,军方向朝鲜军方发出进行联合军事演习的邀请,朝鲜咸兴、元山、沙里院三个地区挑选一个作为演习的区域。”郭副主席看着已经切换到朝鲜半岛地图的电子沙盘,点着朝鲜的位置说道。

“中国正全力对付日本,朝鲜半岛必须保持在目前的状态。”中央军委徐副主席微皱着眉头说道,朝鲜和韩国显然选择的时机很好,至少中**队现在没有能力收拾他们,而俄罗斯和美国人同样没有精力来干涉朝鲜半岛的事务。

“朝鲜方面拒绝的话,北海舰队就对朝鲜进行全面封锁;韩国方面敢开火挑衅的话,就把它一起封死!”郭副主席冷冷地说道,此刻整个黄海和东海全部被中国海军控制着,韩国向南的海上运输线完全在中国海军的控制之下;在“天津”号航母战斗群进入日本海后,就可以切断韩国向北通往北太平洋的海上运输线,到时候所谓的大韩民国将是另一个缺粮缺油的朝鲜!

“天津号怎么回复?”海军司令苏瑞海军上将开口说道。

“加强戒备,直接冲过朝鲜海峡!”郭副主席直接下令道。

命令很快被传到了“天津”号航母战斗群,其实在命令传达到之前,“天津”号航母上的第4舰载机联队就不断的出动着战机,游弋在舰队的周围,拦截着韩国空军和海军战机对“天津”号航母战斗群的侦察。与此同时,第4舰载机联队还出动战机,对朝鲜海峡北端出入口的日本海军第3护卫舰队展开了攻击。

由于日本海军中先进的“爱岩”级、“金刚”级防空驱逐舰,“秋月”级、“高波”级、“村雨”级多用途驱逐舰都被编入了四支轻型航空母舰的战斗群之中,新组建的四支护卫舰队都是以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装备的“朝雾”级、“初雪”级多用途驱逐舰,“阿武隈”级护卫舰等略显落伍的驱逐舰护卫舰。舰队中唯一的区域防空力量就是每支舰队一艘的“旗风”级防空驱逐舰,但单臂的“标准-1MR”中程防空导弹根本不足以为整支舰队提供起安全的防空网。

从“天津”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歼-10H/HB战斗机轮番在距离第3护卫舰队八十公里外的区域,不断地发射着鹰击-83K和鹰击-91K空舰导弹,将日本海军的第3护卫舰队一点一点的消磨掉!

在日本滋贺县彦根市以南和甲贺市以北的山区之中,张旭上尉率领着他的小分队小心的前进着,他并不知道在朝鲜海峡上空中韩海空军的紧张对峙和中国海军对日本海军第3护卫舰队的小刀切黄油,更不知道中**队高层在清晨时分定下的不惜代价救出他们的决定。张旭上尉只是从无线电通讯器中接受到了来自“天津”号航母战斗群的命令:向甲贺市方向撤退,第43空降师将会派出部队接应他们。

日本陆军第17步兵师团的搜索分队在交火的地点发现被击毙的中**人中没有他们搜索的飞行员的身影,担任搜索任务的一个步兵联队立即再次以连为单位开始集结,随后各自划分了任务区域,以夜间中日两军的交火地点为圆心,向着四周散开,对周边的山林展开了严密的搜索。

一阵螺旋桨的轰鸣声从远处传来,张旭上尉迅速示意几个人就地隐蔽,片刻之后,一架日本陆军的OH-6侦察直升机便呼啸着从头顶掠过。看着头顶上飞过去的直升机,张旭上尉微皱了一下眉头,待确认安全后,解下了战术背心,将自己身上的作战背心脱了下来,丢给了于荣荣少校,“穿上。”自己则直接将作战背心套在了贴身穿得迷彩短袖上。

于荣荣少校有些疑惑的穿上了张旭的数码迷彩作战服,她以为张旭是怕她蓝色的飞行抗荷服在白天容易暴露,缺不知道这些作训服是拥有者一定的反红外侦察能力的,这在敌方的空中侦察下,尤为重要。

“发现一日军重迫击炮阵地,连级规模,有警戒部队。”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行进在最前方的充当着尖兵的少尉军官的声音。

“绕过去。”张旭上尉微皱了一下眉头,这条行军路线是自己根据北斗导航仪挑选出来的,这条路线丛林茂密,山路崎岖,不适合机械化部队前进,也是通往甲贺市的路线中最近的路线之一;并且这片区域部署的是日军的第110步兵师团,丙等师团,日本陆军中战斗力最差的一类师团。没想到这里却被日军部署了重迫击炮,张旭上尉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现在就只能绕过去了。不过,这个消息也让张旭上尉感到一丝的欣慰,重迫击炮在日本陆军的战斗序列中,属于联队属炮兵,是用于支援步兵部队直接作战的,如此判断,这里距离甲贺市已经很近了。

“炮兵阵地两侧发现日军巡逻部队,有装甲车支援。”少尉的声音再次传来,听得出来少尉的声音很急促,显然是突然遭遇了日军的巡逻队退回来汇报的。

张旭上尉顿时意识到,部署在这里的日军第110步兵师团已经知道了自己这支小分队的存在,并且很有可能猜测到了自己会向甲贺市方向撤退。

“待命,警戒!”张旭上尉下令道,随即便带着于荣荣少校和其他三名队员冲出了隐蔽的丛林,交替掩护着前往尖兵所在的位置。

张旭上尉很快与少尉汇合,张旭上尉小心的前出到了距离日军炮兵阵地仅百余米的位置观察了一阵,发现日军的炮兵正全力向着南面的甲贺市倾泻着炮弹;炮兵阵地的周围,全副武装的日军步兵建立了多个机枪阵地,为炮兵阵地提供着警戒。而装备着60式装甲运兵车和73式越野吉普车的日军巡逻队不断地从炮兵阵地两侧的简易公路上缓慢驶过,不时还会派出步兵分队对公路两侧进行浅纵深的搜索。

头顶上方,直升机的轰鸣声越来越频繁,不断有满挂着各种攻击弹药的AH-64DJ、AH-1S攻击直升机和OH-1、OH-6侦察直升机从头顶上方掠过,扑向南面的甲贺市。看着汹涌的日军直升机群,张旭上尉的心中不禁一阵担忧,甲贺市的第43空降师第128空降团面临的压力肯定极大;现在战场的制空权在日军手中,第43空降师要派出部队前来接应自己,肯定也是艰难万分。

一架日军的OH-1A“忍者”武装侦察直升机盘旋在张旭上尉隐藏的丛林上空,久久不肯离去,突然俯冲下来,机首下方的20毫米机关炮对着下面的丛林猛烈扫射着,顷刻间弹雨横飞。

这架日军直升机的攻击很快引来了的日军巡逻队,一个班的日军步兵在一辆60式装甲运兵车的支援下扑向了张旭上尉所在的丛林。

“哒哒哒!”一连窜密集的5.8毫米机枪子弹飞窜向天空中的那架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密集的子弹精准地打在直升机的机身上,叮当作响,甚至直接在直升机上打出了十多个弹孔。被攻击的OH-1A侦察直升机遭到攻击后赶紧拉升起来,爬升到数百米的高度中,远远地监视着地面,引导着地面的日本陆军部队向着目标扑去。

张旭上尉举枪对着高速逼近的60式装甲运兵车扣动了枪挂榴弹发射器的扳机,一发35毫米穿甲燃烧弹击中了60式装甲运兵车,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中,那辆60式装甲运兵车顿时燃烧着停了下来,两名日军装甲兵从战车中爬了出来,操纵着车顶的M2H重机枪对着张旭上尉隐藏的丛林扫射着。

张旭上尉打出榴弹后便纵身冲了出去,一边躲闪着一边对着身后射击着,精准地点射不断将围拢上来的日军步兵击倒。而其他四名队员也展开了反击,一支88式狙击步枪和一挺95式班用机枪形成了交叉火力,将进攻的日军一个步兵班牢牢压制住。

“从日军的炮兵阵地右侧冲过去!”张旭上尉快速观察了一下战场的形式,随后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同时已经装填上了一枚榴弹,对准日军的一门M2型107毫米迫击炮阵位扣动了扳机,一发35毫米榴弹准确的落在了107毫米迫击炮的附近,剧烈的爆炸中将这门迫击炮摧毁,爆炸引爆了迫击炮旁边的两箱炮弹,一时间密集的爆炸在日军炮兵阵地上响起。

抓住机会,张旭上尉跃身冲了出来,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不断的打着精准地点射,将多名日军步兵击倒在地;其他的四名队员也掩护着于荣荣少校从隐蔽的位置中冲了出来,将于荣荣少校挡着中间,快速地冲过有日军巡逻队经过的简易公路。

“哒哒哒!”一连窜密集的7.62毫米机枪子弹突然从日军炮兵阵地中横扫出来,行进在最左翼的少尉军官猝不及防,被密集的子弹击中,子弹穿透防弹衣,将少尉的上半身几乎打烂。

“操!”张旭上尉怒吼一声,手中的95式步枪迅速调转了枪口,对着那个开火的日军62式机枪阵位猛烈开火,密集的弹雨将那名日军机枪手打成了血筛子。攻击得手后,张旭上尉没有停住脚步,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猛扑过去。95式自动步枪被挂到了身后,05式微冲被握到了手中,密集的火舌不断喷射出来,不断收割着日军炮兵阵地上日军官兵的生命。

来到那挺被击毙了机枪手的62式机枪旁,猛的卧倒,架起62式轻机枪对着日军炮兵阵地上向着自己这个方向奔来的日军警戒部队扫射着,猛烈地弹雨顿时压制住了日军的调动,趁着日军架设机枪反击的机会,张旭上尉快速的投出了两枚82-1手雷,两枚手雷准确地落在两门M2型107毫米迫击炮的位置上,猛烈地爆炸声中,张旭上尉迅速撤了出来,只是撤退的时候,一发7.62毫米机枪子弹从他的左肩穿过,顿时间鲜血喷涌而出。

顾不上左肩胛的伤势,张旭上尉追上了其他三名队员和于荣荣少校,三名队员中的狙击手也被子弹击中,献血已经染红了丛林迷彩作战服。

“咻咻咻!”一阵密集的火箭弹落在几个人的附近,反应迅速地张旭上尉迅速将于荣荣少校扑倒在身体下面,其他反应过来的队员则扑倒在张旭上尉的身上,浓浓的硝烟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都是冲入张旭上尉的鼻孔,扑倒在张旭上尉身上的一名队员被火箭弹的破片打的遍体鳞伤,浑身是血,张旭上尉推开他的时候已经断气。

张旭上尉顾不得为战友伤悲,猛的拉起地上的于荣荣少校,背在背上,在其他两名已受伤的队员的掩护下,继续向着简易公路南侧的丛林中冲去。“哒哒哒!”一连窜密集的20毫米机关炮弹横扫下来,将提着95式班用机枪的队员直接打成了几段,看着纷飞的血肉,伏在张旭上尉背上的于荣荣少校顿时泪如泉涌,她知道所有的战士都在为她而牺牲。

“放下我,你们自己走!”于荣荣少校哭泣着说道。

“我们全死了,你也得一个人活着逃回去!”张旭上尉一边奔跑着一边说着。身旁的另一名拿着88式狙击步枪的队员则一棵大树后面蹲了下来,不断举枪射击着,尽管他已经卸掉了枪上得瞄准镜,但每一发子弹都精准的收割掉一名日军的生命!

“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拿着88狙击步枪的队员与躲避的大树一同被炸成了一团火球,散去的硝烟中,一辆日军74主战坦克的身影出现在了简易公路上!

张旭上尉背着于荣荣少校在丛林中快速的奔跑着,身后不断有子弹射来,幸好茂密的树木挡住了射来的子弹,只是天空中直升机的轰鸣声却越来越响。听着嗡嗡作响的轰鸣声,张旭上尉万分焦急,咬着牙拼劲奔跑着,肩胛上的伤口喷涌着鲜血,刚才日军直升机火箭弹的攻击中,三枚弹片擦过了他的背部,三个伤口也不断的滴着鲜血,殷洪的鲜血滴在脚下,形成了一道指向甲贺市的醒目箭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