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浴血冲绳5

3.浴血冲绳(5)

嘉手纳机场西面的海面上,中国海军庞大的登陆舰队出现在那里,从嘉手纳机场的指挥塔上,通过高倍望远镜就能够看到海面上杀气腾腾扑来的中国海军登陆舰队。

同时在两个地方展开登陆的第2陆战旅和第164陆战旅根据自己装备的不同,将同时采用两种不同的登陆作战的方式。面对着日军严密的海滩防御阵地的第2陆战旅将采用空地一体的登陆方式,届时将由大量的直升机、气垫船和高速两栖突击车才海滩防御阵地守军的视线之外发起攻击。而第164陆战旅将采用传统的登陆方式,直接从水面发起进攻,只不过,全部由装甲部队来打开登陆的突破口。

如此一来的结果便是,排水量巨大的两栖攻击舰、船坞登陆舰全部去了北线的恩纳村一线;在嘉手纳机场处登陆的方向,几乎全是中型登陆舰和小型登陆艇,远观上去,规模极为震撼。

成群的强-5E攻击机呼啸着从登陆舰队的上空掠过,扑向嘉手纳机场及其机场周边的区域。939“普陀山”号大型坦克登陆舰指挥舱外面的甲板上,第164陆战旅旅长仲兴阳大校举着望远镜遥望着十多公里外的嘉手纳机场,现在中**队的意图已经无法隐藏,是硬碰硬的时候,只希望海空军的机群能够多摧毁一些日军的阵地,为登陆的部队减轻一点的压力。

“轰轰!”几道巨大的水柱在展开的登陆舰队中炸起,仲兴阳大校微皱一下眉头,从这些水柱判断,炮击的火炮至少是155毫米以上的重型榴弹炮。仲兴阳大校疾步走进了指挥舱。

“发现日军的一处155毫米炮兵阵地,部署在嘉手纳町的市区之中。”仲兴阳大校刚走进指挥舱,一名作战参谋便迅速汇报道。就在这艘被改装成了指挥舰的“普陀山”号大型坦克登陆舰上,除了安装了大量的通讯指挥设备外,还停放了多台机动雷达车、电子干扰车、火炮定位雷达车。虽然在大海中,不易稳定,作用效果不如平地,但还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现在,日军的炮兵刚一开火,便被“普陀山”号登陆舰上的373型远程火炮定位雷达和704A型中程火炮定位雷达同时探测到。

“通报给空中机群,命令火力船展开反击。”仲兴阳大校直接下令道。

就在登陆舰队的前方的编队中,六艘与登陆舰艇一起航行的民用货船缓缓停住,将船身转平,片刻间,炮声隆隆,一发发130毫米和152毫米高爆榴弹的弹丸呼啸着飞向了嘉手纳町的市区。同时,两架强-5E攻击机也调转航向,扑向了嘉手纳町市区内发现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密集的火箭弹倾泻而下,在嘉手纳町市区内炸出滚滚浓烟。

“无人侦察机继续降低飞行高度。”普陀山号登陆舰的指挥舱内,仲兴阳大校看着无人侦察机传回的侦察图像,微皱一下眉头,下令道。尽管刚才被发现的那处日军炮兵阵地很快被摧毁,未能给登陆舰队造成多大的困难,但仲兴阳大校需要的是先敌开火。

直到舰队行驶到了距离海岸线仅十公里处的位置,也没有再遭到日军火炮的炮击,显然日军没有将这里作为防御的重点,日军知道:机场两边的海岸便是居民区,如果在这里登陆的话,一上岸便会进入巷战之中,根本来不及展开部队,也无法控制扩大登陆场。

八艘724型小型气垫登陆艇从舰队中的072型大型坦克登陆舰的坞舱中驶了出来,呈扇形队形展开,高速扑向了嘉手纳机场西南端的海岸线;紧跟在724型气垫登陆艇后面是十艘海洋迷彩涂装的冲锋舟!十八搜快艇如同离弦之箭直扑海岸线。

舰队中的072系列大型坦克登陆舰和073系列中型登陆舰暂时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大量的079型和074A型中型登陆舰和067型小型登陆艇则继续高速前进,直扑海岸线。

两艘“九江”级火力支援舰快速行驶到了距离机场仅有五公里的距离上,“咻咻咻!”密集的火箭弹顷刻间雨点般砸向了嘉手纳机场的两侧,那里遍布的机堡和机库很容易成为日军守卫的据点。当然为了防止损毁机场,发射的火箭弹全部使用的人员杀伤弹。

中型登陆舰艇组成的舰队行驶到了距离海岸线仅五公里的距离上,一艘艘登陆舰的舱门迅速打开,一辆辆63A水陆两栖坦克轰隆着从坞舱中行驶了出来,在海面上展开,直扑海岸线。

乘着气垫船的侦察分队已经率先抵达海岸上,八艘724型气垫船直接越过了设置在海岸线上的障碍物,冲上了嘉手纳机场的机场跑道。八艘气垫船刚刚冲上跑道,密集的机枪弹雨便横扫过来,大口径机枪子弹顷刻间将气垫船下面的气垫打破,八艘气垫船顿时间横甩着停了下来,十数发烟雾弹从气垫船前面的载员舱中投了出来,浓浓的烟雾顿时间笼罩住了八艘被击伤的气垫船,打成着气垫船首批上岸的陆战164旅侦察营的八十名官兵迅速从气垫船上跳了出来,虽然有烟雾的遮掩,但横扫而至的机枪弹雨还是将许多陆战队员击倒在地。幸存下来的陆战队员们或是就地卧倒,或是绕到气垫船后面借助着气垫船的掩护,迅速展开还击。

“轰轰轰!”数发81毫米迫击炮弹在烟雾中炸开,爆炸的气浪加上海风,迅速将烟雾吹散,中国海军八艘气垫登陆艇的位置很快再次暴露出来,日军密集的弹雨再次打来。已经着落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也迅速依托各种掩蔽物展开了反击,二十余挺88式通用机枪、95式班用机枪、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与日军火力点进行着猛烈的对射。

同时,十六名海军陆战队员迅速架设起60毫米超轻型迫击炮,隐蔽在被击伤的气垫船的残骸后面,对着日军的阵地猛烈的进行着压制性设计。这款类似于掷弹筒的超轻型迫击炮原本只是装备空降兵部队的,虽然对于操作手的技术要求极高,但训练有素的士兵可以单兵操作,对敌方的火力点展开反击。较轻的重量使得可以单兵携带,另一名队员专职携带炮弹,反击时候的威力比35毫米榴弹发射器大的多,尤其是可以进行曲射,压制战壕、山坡北侧、建筑物背后的目标!

首批登陆的八个战斗班都是针对抢滩登陆组织起来的加强火力班。十人制的战斗班,除了班长使用的是加装了榴弹发射器的95式自动步枪外,同时拥有一个88式通用机枪、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95班用机枪、60毫米超轻迫击炮小组,还有一名88式狙击步枪手。压制火力极强。伏在机场跑道边的草地中的狙击手们,虽不是全旅狙击手中的最强者,却全部是全旅狙击手中的快枪手,八名狙击手最擅长的都是快速狙杀。不断响起的88式狙击枪的射击声中,日军火力点中不断有人倒在操纵的机枪上。

在陆战164旅侦察营激战的同时,十艘冲锋舟也抵达了滩头,八十多名陆战164旅工兵营的工兵们携带着各种爆破器材从冲锋舟上冲了下来,快速的在海岸线上日军设置的障碍物中布置着爆破器材。

部署在机场两侧城市中的日军守军发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工兵分队的意图,迅速对着海岸地区展开了打击。一时间,密集的迫击炮弹雨点般地砸落下来;12.7毫米的机枪子弹横扫过来,在海水中打出一排排的小水柱;而日军守军中操纵着M82A1“巴雷特”大口径狙击步枪更是严重威胁着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的生命。陆战164旅工兵营官兵们的鲜血很快染红了海滩,靠近海岸线的海滩上也漂浮着穿着救生衣的工兵们的尸体。

“轰——!轰!”一阵阵巨大的爆炸声中,海岸线上日军设置的障碍群中爆发出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五条足以供战车行驶的前进通道出现在海岸线上。幸存下来的工兵们迅速用红色小旗在海岸线上作着标识。

数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呼啸着从海岸线上空掠过,短翼下的火箭发射巢对着日军的阵地猛烈开火着,密集的弹雨顷刻间将机场上的日军阵地覆盖。游弋在海面上的两艘“九江”级火力支援舰前后的双100毫米主炮也对着机场两边的城市不断的射击着,一发发100毫米高爆榴弹以60发/分的射速,对着隐蔽在城市中的日军迫击炮阵地和火力点猛烈射击着。

“嗖嗖嗖!”十数枚ATM-4型96式多用途重型导弹呼啸着从机场两边城市的建筑物中飞窜出来,扑向正在泛波前进63A水陆坦克群。同时部署在海岸线附近前沿阵地中的日军迫击炮和部署在纵深位置的日军榴弹炮阵地也纷纷开火,以猛烈的炮火拦截着前进中的中国海军水陆坦克群。一道道巨大的水柱在63A水陆坦克附近炸起,落下的水柱打落在63A水陆坦克的钢板上,将探身在外操纵着高平两用机枪对着海岸线扫射的车长打得浑身湿透。

更多的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战场的天空,并且也不再是海军陆战队的迷彩涂装,而是陆军的丛林迷彩涂装,一架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和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掠过63A水陆坦克群的上空,先进的机载观瞄系统很快锁定了多个日军的导弹小组,一枚枚红箭-10反坦克导弹呼啸着飞扑过去,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多个日军的导弹小组直接被炸成了碎片。只是他们发射的96式多用途重型导弹也锁定住了多辆63A水陆坦克,几阵耀眼的火光从海面上传来,很快,便有四辆63A水陆坦克消失在了海面上。

武装直升机群利用火箭弹在海岸线上打出了一条火舌,剧烈的爆炸产生的火光和烟尘挡住了机场两侧城市中日军守军的视线。海军和空军的战斗机则呼啸着从头顶上空掠过,扑向纵深地区的日军炮兵阵地。海面上前进的63A水陆坦克群则加速向着海岸线冲击,同时105毫米的主炮也不断的射击着,将一发发105毫米高爆榴弹投送到日军的阵地上。

终于第一辆63A水陆坦克轰鸣着冲上了琉球岛的土地,沿着工兵营官兵们用鲜血和生命标志出来的前进通道,冲上了嘉手纳机场的西南角。

上岸后的63A水陆坦克没有丝毫的停留,直接加大油门,快速地直扑机场的纵深地区,坦克车的车长探身在外,操纵着12.7毫米高平两用机枪对着有子弹窜来的方向猛烈扫射着,同时105毫米主炮也不断旋转着方向开火射击,将一个个日军火力点炸成粉末。

更多的63A水陆坦克冲了上来,陆战164旅一团一营营长殷正华少校直接率领着营部直属的一辆63A水陆坦克跟随第一批登陆部队冲了上来。头盖凯夫拉防弹钢盔的殷正华少校同样探身在外,操纵着坦克上的89式高平两用机枪对着日军阵地猛烈扫射着。

“散开,散开!一连进攻指挥塔。”殷正华少校一边操纵着机枪打着精准的点射,一边在无线电耳麦中向各部大声地下达着命令。

话音刚落,身旁不远处的一辆63A水陆坦克便被一枚呼啸而至的ATM-5型01式轻型反坦克导弹击中,炸成一团火球,探身在外的车长当场牺牲,其他的三名乘员赶紧从被击毁的战车中逃了出来,三人协力将车长的尸体从战车上弄下来,只是密集的弹雨横扫过来,又将一名乘员打倒在地。其他两名乘员顾不上同伴的尸体,抓起挂在战车外面防弹格栅栏上的95式自动步枪,跟随在其他没有被击毁的坦克后面,继续向前发起了进攻。

殷正华少校心头一热,顿时涌起一阵豪情,有这样的士兵,何愁战斗不胜;作为指挥官,更应当以身作则!

“冲!冲!加速冲上去!”殷正华少校缩回炮塔中,对着前面的驾驶员吼道,整辆战车顿时如同一只发怒的雄狮猛冲上去,片刻间将多辆战车甩到了身后。

其他战车看到营长的驾驶的战车加速冲了上去后,纷纷加大油门跟了上去,滚滚钢铁洪流快速地扑向嘉手纳机场的纵深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