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5 浴血冲绳7

5.浴血冲绳(7)

“营长,一连战损超过六成,只剩四辆战车。车载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一连长的汇报声,甚至能够听到夹杂在其中的炮弹壳退膛的声音。

“打光了也得给我拿下机场指挥塔。”陆战164旅一团坦克一营营长殷正华少校在无线电中吼道,只是他的话音刚毕,无线电通讯器中便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殷正华少校迅速透过车长专用的观瞄系统找到了一连长乘坐的战车,只见那辆63A水陆坦克直接被掀掉了炮塔,战车驾驶员正蹒跚地从驾驶舱的救生门中逃出来。

“营部去支援一连。”殷正华少校直接下令道,他乘坐的这辆编号110的63A水陆坦克和一营教导员搭载的编号111的63A水陆坦克立刻咆哮着退出了原来的攻击队列,转向了机场指挥塔方向。一团机步一营的指挥官也注意到了机场指挥塔方向的战斗,迅速分出了一个排的兵力前来支援坦克一连的作战。

“轰!”一发105毫米杀伤榴弹呼啸着击中在指挥塔的顶端,顶端上一个仍在射击的M2H式大口径机枪顷刻间连同水泥砖块一起被炸成了一堆废墟。

整个二十多米高的指挥塔几乎被日军改成了一座遍布机枪小组的巨大碉堡,由于中**队需要嘉手纳机场,没有使用重磅炸弹对这些目标进行彻底摧毁,只是依靠陆战队强行进攻着,是为了更完整地保存机场,也是为了锻炼部队打恶战,毕竟在后面进攻日本本土的战斗中,任何惨烈的战斗都有可能遇到。

“铛铛铛!”密集的机枪子弹打在63A主战坦克的车体上叮当作响,虽然日军机枪都使用的是穿甲弹,只是仍然无法威胁到63A水陆坦克,就连防护力更加薄弱的86B两栖步战车也无法洞穿,日军只能利用密集的机枪弹雨压制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步兵,同时利用火箭弹对快速逼近的中国战车群进行攻击。

“保持在三百米的距离,把鬼子的火力点给个逐个敲掉!”殷正华少校观察了一下战场的局势后,迅速下令道,坦克一连的四辆63A主战坦克和营部的两辆坦克和机步一营的四辆86B两栖步战车迅速接收到了命令,停住了猛冲的步伐,或是直接高速倒车退到了距离指挥塔三百米外的距离上,一边发射着烟雾弹,一边在三百米外的距离上不停地游走着,六辆63A水陆坦克和四辆86B两栖步战车的105毫米和73毫米主炮不断地对着指挥塔上的日军火力点射击着,而日军步兵发射的火箭弹却基本上落在中国战车面前的空地上,或是被中国战车轻易地躲闪了过去。

经过两三分钟的火力打击后,整个机场指挥塔被密集的炮弹打得千疮百孔,原本封闭的建筑被打得如同一个建筑物的框架一般。而机场指挥塔上的枪声也停止了下来,只留下尚未散去的硝烟和残缺的日军尸骸。

越来越多的63A水陆坦克和86B两栖步战车冲了上来,更多的海军陆战队员从86B两栖步战车上冲了下来。为了避免在空旷的机场上成为日军轻武器打击的目标,所有的陆战队员都直接搭乘着战车冲到了距离日军火力点极近的阵地才下车战斗。同时上岸的还有一团自动化维修连,十多辆两栖抢修车冲上了嘉手纳机场,对着机场上受损的战车进行着抢修;数量喷绘着红十字标志的装甲抢救车也冲了上来,快速地将重伤员运离了战场。

在机场指挥塔被拿下的时候,机场两侧的机堡、机库群也被陆战164旅一团夺取了大半,而机场附近的各种机场后勤保障设施、生活居住区域和作战指挥所都已经被陆战164旅一团攻占,虽然机场上残余的日军仍在顽抗,但机场的大局已定。

到了6月21日14点40分的时候,整个嘉手纳空军基地的枪声基本上停息下来,只剩下机场四周的区域还有着激烈的交火,除了少部分是隐蔽在机堡和机库中的日军在负隅顽抗外,其他的就是嘉手纳机场两侧城市中的日军在对机场进行反击。

而这时,一直游弋在距离海岸线二十公里外海面上的072型大型坦克登陆舰群缓缓驶抵了海岸线,直接抢滩,巨大的舱门缓缓打开,一辆辆96A主战坦克和86A步战车轰鸣着从舱门中行驶了出来。陆战164旅二团的主力部队开始登陆,与一团两栖装甲步兵团不同,二团是一支重装装甲步兵团。

陆战164旅二团的部队登陆后,迅速向着机场附近的嘉手纳町市区展开,身披着厚实装甲的96A主战坦克和86A步战车在全副武装的海军陆战队员的支援下,向着嘉手纳机场周围的城市展开了进攻!

嘉手纳机场西南端,陆战164旅旅长仲兴阳大校已经率领着旅指挥部登陆,在嘉手纳机场设立了前线指挥所,直接指挥着一团和二团的作战。在二团对嘉手纳町展开攻击的同时,仲兴阳大校直接下令经过激战的一团继续战斗,对机场东部地区的机堡聚居区进行继续进攻,完全占领那里,同时全力巩固着机场的控制权。另外命令着后续登陆的一团坦克三营和机步三营在机场东部方向展开防御部署,准备阻挡部署在冲绳市区内的日军对机场进行的反扑。

整个嘉手纳、普天间地区和冲绳市区,部署着日军的第25步兵师团和第120步兵师团,总兵力两万多人。这些日军全部隐藏在城市之中,之前的空袭对他们的杀伤不大,仲兴阳大校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尤其是一旦天黑之后,航空兵支援火力会有所减弱,届时日军肯定会展开疯狂的反扑,必须尽快建立防御阵地,准备阻挡日军的进攻。

“告诉二团,步步为营,天黑之前,停止进攻,在所有的控制区域建立警戒阵地,防止日军夜间的偷袭。”仲兴阳大校安排好一团的任务后,又继续给二团下达着命令。

“是!”作战参谋很快接受了命令前去传达。

“旅长,是不是安排炮兵营率先登陆,建立阵地。”一名炮兵参谋开口建议道。

“一团炮营和二团炮营有没有全部上岸?”仲兴阳大校俯身研究着嘉手纳地区和冲绳市区的地图问道。

“一团炮营已经登陆,二团炮营尚在船上。”

“让二团炮营率先登陆,而后让工兵营登陆,炮兵营的火箭炮连随后登录,炮兵营主力今天暂不登陆。另外,傍晚时分,命令火力船进抵到海岸线附近,全力支援作战。”仲兴阳大校直起身子说道。

他知道部署在城市之中的日军炮兵部队只有依靠航空兵力量才能真正的压制和摧毁,依靠炮兵与日军炮兵进行对射,部署在空旷机场上的中国炮兵将完全处于下风,让两个主力团的所属炮兵营登陆,主要是为夜间的防御作战提供直接的火力支援。

灼热的烈日在持续的枪炮声中逐渐隐入了西面的大海之中,无边的黑色逐渐笼罩下来,只是满天星辰装扮了夜空,使得已经实行了灯火管制的琉球岛夜空并不是那样的黑暗。

嘉手纳机场东部一处足球场中,陆战164旅一团坦克一营营长殷正华少校正坐在自己的战车中,透过车载夜视装备观察着东面的情况。他指挥的编号110的63A水陆坦克正停在一处挖掘的掩体之中,只留出一个炮塔露在外面,炮管直指着东面冲绳市区的方向。

就在这片区域内,他麾下的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就部署在附近长达两公里的区域内,由于一营是登陆的首批部队,战斗损伤极大,全营装备的32辆63A水陆坦克和十余辆89式装甲车等支援作战车辆已经只剩下15辆63A水陆坦克和6辆89式装甲车。此刻,全营失去了战车的装甲兵都被集中了起来,作为步兵在战车的支援下作战。

“营长,小鬼子的步兵反扑,要我们坦克营干嘛?也不让咱休整休整。”旁边的装填手低声嘀咕道。

“你小子这才打了多久,真正的激战打起来,都是几个昼夜连续作战的。全营装备打光了,也得拼下去。”殷正华少校拍了一下炮长的脑袋,说道。

“这都十点了,鬼子怎么还没动静啊?”坐在前面驾驶舱的驾驶员打着哈欠说道。

“二战的时候,鬼子就喜欢晚上偷偷摸摸的出来,咱们可不能大意了。提高警惕。”殷正华少校丢给驾驶员一个槟榔,自己也剥了一个放入口中,咀嚼起来,一股刺激性的味道顿时充斥着自己的大脑,使得自己顿时清醒了许多。

“鬼子!”一直盯着夜视瞄准仪的炮长突然说道。

殷正华少校迅速将目光回到了车长独立观瞄系统上,果然,夜视仪中在一千多米外的位置上,十多个影子正借助着建筑物和草丛小心地向着这里前进着。

“妈的,以为咱们没夜视装备啊!”殷正华少校自语一声,迅速将炮塔上的高平两用机枪调转着方向,而后按下了击发按钮,顷刻间,密集的机枪子弹横扫向日军来袭的方向,曳光弹清晰的将日军的位置暴露了出来。一时间,密集的枪炮声顿时从坦克一营的守卫阵地上响了起来。

“咻咻咻!”密集的迫击炮弹呼啸着砸落在坦克一营的阵地上,而更多的大口径榴弹炮弹则直接越过坦克一营阵地的上空,砸向了他们身后的嘉手纳机场。

日军对于夜间的反击显然准备已久,密集的炮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如同壮观的流星雨划过天空,密集地落在嘉手纳机场及其周围的区域,顷刻间猛烈的爆炸声从机场上传来。

“奶奶的,鬼子的火力够猛啊!”殷正华少校看着夜视瞄准仪中遍布的爆炸,吃了一惊。而这时,坦克一营炮兵连的四门PP89式100毫米迫击炮也从各自隐蔽的阵地中开始进行了反击。一团下辖的三个坦克营和三个机步营都下辖着一个炮兵连,装备着六门PP89式100毫米迫击炮,全部以89式装甲运兵车为运载工具的。只是坦克一营炮兵连的两辆89式装甲运兵车在白天的战斗中被日军击毁,搭载的两门PP89式迫击炮也被炸毁,此刻只剩下四门迫击炮在进行反击。一团六个主力营所属炮兵营数十门PP89式100毫米迫击炮的反击,威力同样惊人。

与此同时,一团和二团所属炮兵营的18门07B式122毫米两栖自行榴弹炮和18门07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也在火炮定位雷达的支援下,向着日军的炮兵阵地展开了压制射击。在陆战164旅身后的海面上,六艘民船改装的火力船上也不断喷吐着耀眼的火团,无数弹丸呼啸着扑向嘉手纳机场周围的日本城市。

就游弋在距离海滩二十余公里海面上的八艘072型大型坦克登陆舰的直升机甲板上,虽然出征的时候这些甲板上携带的都是无人侦察机,但现在这些无人侦察机已经将出击阵地转移到了嘉手纳机场上,原本宽阔的起飞平台被还给了海军陆战队的直升机群,每艘登陆舰的飞行甲板上都停放着陆战164旅直升机大队的一架直-9WA武装直升机,随时待命着,准备支援机场上的战斗。

在日军反击的炮火打响后,一直在登陆舰的飞行甲板上待命的直-9WA武装直升机迅速呼啸着起飞升空,直接扑向了嘉手纳机场周围的城市,前去攻击日军的炮兵阵地!

中日双方的炮仗进行了五分钟后,夜空中传来了喷气式发动机的轰鸣声,一架架战斗机拖着橘红色的尾焰呼啸着从海面上空扑来,飞抵到冲绳市和嘉手纳町市区内日军炮兵阵地的上空,一枚枚重磅集束炸弹呼啸而下,耀眼的火团中,无数爆炸的钢珠横扫过日军的炮兵阵地,留下遍地的残尸碎肉。

“轰!”就在距离殷正华少校的战车十余米外的一处89式重机枪小组被呼啸而来的炮弹打成了一团火球,一辆日军74式主战坦克的身影出现在了殷正华少校的车载夜视观瞄系统之中。

“3点钟方向,74坦克,距离1450米,穿甲弹,放!”殷正华少校很快给炮长下达了命令,装填手迅速抽出一发贫铀穿甲弹装入炮膛,炮长快速的转动着炮塔,将那辆正搜寻着中**队火力点的日军74式主战坦克纳入瞄准镜之中,整辆坦克一阵晃动,转瞬间,日军的那辆74式主战坦克便发出了一团耀眼的火团,整辆战车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嗖——!轰!”一发日制01式轻型反坦克导弹呼啸着落在殷正华少校战车仅五米外的空地上,显然日军已经瞄准了自己的这辆战车。整辆坦克迅速打出两发烟雾弹,高速倒车退出了隐蔽的阵地,迅速转入另一处阵地之中。

进入到新的阵地中,殷正华少校透过夜视观瞄系统不禁倒抽一口凉气,绿色的荧光屏中,无数晃动的身影和战车正呈散兵线向着自己控制的嘉手纳机场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