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2 飞兵对马2

12.飞兵对马(2)

月色笼罩下的长春大房身机场上,一架架运-9中型运输机列队在机场的停机坪上,一辆辆伞兵突击车和轻型火炮正在空勤人员和陆战6旅官兵的操纵下装运到运输机的机舱中。

陆战6旅旅长韩志成大校同样是全副武装,旅部的各级高级指挥官都已经前往了各主力营所在的其他机场,他们将与首批投入战斗的部队一起出发,直飞对马岛!韩志成大校与前来送行的空军长春指挥所的指挥官敬礼告别后也疾步登上了一架运-9运输机。

一架架运-9中型运输机闪烁着防撞灯相继起飞升空,起飞之后这些运-9运输机便直接俯冲到了两百余米的高度中,几乎贴着地面飞向了朝鲜半岛。

六十余架各型运输机组成的运输机群呼啸着从临江地区上空掠过了鸭绿江,进入到了朝鲜境内。在朝鲜境内,中国空军运输机群即将经过的航线上,东北空军所属空30师的歼-7G战斗机冒充着朝鲜空军的米格-21战斗机,执行着空中警戒任务。同时,在朝鲜东部的日本海上空,中国空军“玄武”中队的歼-20A重型战斗机也游弋在日本海的夜空中,警惕着运输机群即将从经过的日本海航线。

在中朝俄三国图们江附近地区,秘密部署到这里的东北军区第16集团军直属电子干扰团全部展开,实施着强烈的电磁干扰,干扰着朝鲜和俄罗斯军方部署在这片区域内的雷达站和电子监听站。对于中**队的异常行动,俄罗斯军方迅速做出反应,十余架苏-27**和米格-29**T战斗机呼啸着起飞升空,在图们江口外围海域展开了警戒。只是这些俄军战机的机载雷达都遭到了电磁干扰,只发现了游弋在朝鲜东部领海上空的“米格-21”战斗机,并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情况。

中国陆战6旅的运输机群抵达清津地区后折转航向南下,沿着朝鲜东部海岸线向南飞行,在咸兴地区上空进入到了日本海的上空,进入日本海上空后,运输机群直接俯冲到了仅百余米的高度中,贴着海面飞向了对马岛。

与此同时,一直游弋在日本海南部海域的“天津”号航母战斗群也已经进入到了战斗状态,一架架歼-10H和歼-11H战斗机满载着各种攻击弹药呼啸着从“天津”号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起飞升空,在空警-700预警机的指挥下扑向了对马岛!

在“天津”号航母战斗群穿过朝鲜海峡进入日本海的时候,曾出动过多批次的战机对对马岛上的日军阵地进行过轰炸,当时中国海空军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日本本土的核设施上,针对对马岛的空袭只是摧毁了岛上的日军雷达站和对马岛机场,消除对马岛对“天津”号航母战斗群的威胁。

由于“天津”号航母战斗群上的第4舰载机联队切断了对马岛与日本本岛之间的海上和空中运输线,对马岛上被摧毁的日军雷达站和对马岛机场并没有得到有效的恢复。当中国海军的舰载机群贴着海面飞抵对马岛上空的时候,岛上的日军根本没有发现北方天空中来袭的中国机群。

一枚枚鹰击-91和鹰击-27反辐射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直扑岛上日军残余的雷达,一阵阵耀眼的火光中,十数台日军防空部队和岸防部队的搜索雷达和火控雷达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随后,一枚枚激光制导炸弹和联合制导炸弹雨点般砸落在对马岛上日军的各处阵地上。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响彻对马岛的上空,对马岛的夜空中开始升腾起高射炮弹的曳光尾迹,只是这些失去了火控雷达的高射炮,对空盲目的射击基本上没有什么效果,只在夜空中留下了一窜窜绚烂的爆炸痕迹。

就在“天津”号上的第4舰载机联队对对马岛实施着猛烈空袭的时候,搭载着陆战6旅伞兵的运输机群直接绕过了对马岛,从对马岛东部海面扑向了对马岛!

陆战6旅旅长韩志成大校乘坐的运输机直接飞到了对马岛机场的上空,与韩志成大校一同作战的是陆战6旅侦察营,数架运-9运输机的尾舱门缓缓打开,闪烁的灯光中,全副武装的陆战队员们次序从机舱中纵身跃下。

由于对马岛机场是陆战6旅此次进攻需要控制的重要目标,并且这座机场是对马岛上的唯一一座机场,为了确保机场被占领后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投入使用,执行火力准备任务的海军舰载机群只是摧毁了机场周围的防空火力点,对于机场跑道、指挥塔、油料库等设施都没有进行轰炸。

日军对于中国海军对对马岛的突然空袭感到很是意外,守岛日军指挥官也联想到了中**队可能会打对马岛的主意,只是日军没有想到中**队的空降兵来得如此之快,因为就在陆战6旅的伞兵们出现在对马岛上空的时候,中国海军舰载机群的第一轮轰炸仍在进行之中。

佩戴着夜视仪的韩志成大校操纵着降落伞着地后,迅速割掉伞绳,透过夜视仪可以看到机场边上跑动的机场守卫日军的身影,显然日军对于从天而降的中国伞兵有些措手不及。迅速举起03式自动步枪,对着跑动的日军身影扣动着扳机,绿色的荧光中看到两个跑动的身影被纷飞的子弹击中,倒地毙命。

身边的枪声越来越多,由于机场的日军守军尚未反应过来,还未形成有效的防御,着落后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全部采取了点射的方式来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就连展开的88式通用机枪和95式班用机枪小组也都采取了点射。对于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的陆战6旅侦察营的官兵来说,这样的战斗方式他们更加的擅长。

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着落的陆战队员纷纷以班组为单位,对机场指挥塔、油料库、机库等位置展开了进攻。韩志成大校也与三名队员一起组成了一个战斗小组,动作敏捷地扑向了对马岛指挥塔。

“哒哒哒!”夜色中,两条橘红色的弹链从机场指挥塔上横扫下来,一名冲锋中的陆战队员猝不及防,被横扫而来大口径机枪子弹拦腰斩断。

在机场的指挥塔上,机场守卫日军部署了两挺M2H重机枪和两挺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机场上传来的枪声惊醒了正在休息中的日军守军,日军直接穿着背心短裤便奔到了自己的站位上,装上弹链,阻击中**队的进攻。

“狙击手,干掉日军的火力点!”韩志成大校和侦察营营长几乎同时在单兵无线电中下令道,由于中国海军陆战队员距离机场指挥塔足有五六百米的距离,人手一支的PF89/PF97式单兵火箭筒根本够不着日军的机枪火力点,而空中火力支援则至少需要等待三分钟的时间。

被日军的机枪火力压制在地面上的几名狙击手迅速架设好狙击步枪,快速地将正喷吐着火舌的日军火力点纳入瞄准镜之中,砰砰砰几声沉闷地枪声中,指挥塔上正操纵着机枪的日军机枪手顿时被呼啸而至的子弹击中,身旁的机枪副手迅速顶了上去,只是刚刚抓起机枪把手,呼啸而至的狙击步枪子弹已经再次射来,将几名替补的机枪副射手也击毙。

趁着指挥塔上日军火力减弱的间隙,侦察营的官兵们迅速从地上爬起来,交替掩护着扑向指挥塔。后续赶来的88式通用机枪小组也迅速架起机枪,以猛烈的火力压制着指挥塔上的日军火力。

韩志成大校与侦察营的官兵们在狙击手和机枪手的掩护下,终于冲到了指挥塔的下面,守在指挥塔下面的一个62式7.62毫米轻机枪火力点直接被两枚PF89火箭弹打成了废墟。一个战斗班迅速交替掩护着从指挥塔下面炸开的豁口中冲了进去,其他的队员则迅速向指挥塔周围的地区扑去,展开了清剿工作。

中**队所独有的05式微声冲锋枪的射击声不断从指挥塔中传来,伴随着几声手雷的爆炸声,数分钟后,指挥塔内的枪声逐渐稀疏下来。

“清理完毕。”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冲进去作战的陆战队员的汇报声。

韩志成大校迅速带着几名作战队员走进了指挥塔,穿过遍地日军尸体的楼梯,直接来到指挥塔顶层的观察哨前,举目望着依旧在激战的机场,只是现在的战斗已经进行到了机场的周边地区,但大局已定!他知道,陆战6旅对对马岛机场的突袭行动,已经成功!

万关桥,是连接对马岛上岛和下岛两座主要岛屿之间最重要的桥梁,为了确保这座桥梁完整的落入中**队手中,以期在未来能够为中**队所用,中国海军在对对马岛的空袭中,一直没有对这座高悬在海峡上面的大桥进行轰炸。

就在侦察营主力进攻着对马岛机场的时候,侦察营所属的蛙人中队同时在距离对马岛机场不远处的万关桥两岸展开了伞降作战。

百余名精锐的陆战队员分乘着两架运-9中型运输机分别在万关桥南北两岸同时伞降,为了避免伞降的时候落入海中,蛙人中队的陆战队员全部配备了翼伞,在距离大桥十余公里的空域跳出机舱,操控着翼伞悄无声息地在万关桥南北两个桥头堡同时着落。

虽然万关桥两岸的日军守军也接到了对马岛守备司令部的战备命令,只是他们接到的只是中国战机空袭的情报,没有料到中**队会直接在对马岛伞降的万关桥守军只是让驻守在万关桥两岸的防空部队进入了阵地,打击中**队的轰炸机群。

在万关桥的南桥头堡,部署着一个81式近程防空导弹分队,只是日军防空导弹分队刚刚打开搜索雷达和火控雷达,雷达坐标便被盘旋在对马岛上空的中国海军的歼-10HG电子战机探测到,顷刻间两枚鹰击-91A反辐射导弹呼啸而下,将81式近程防空导弹分队的雷达炸成了一堆废墟。部署在北岸的一个L-90式35毫米双管高射炮连见状后,直接没有敢开启搜索雷达,只是依靠目视寻找着夜空中高速掠过的战机橘红色的尾焰,进行着攻击。只是这样的攻击几乎没有任何的效果。

伞降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直接选择了靠近大桥的位置进行着落,着落后便直接割掉伞绳,握着05微冲,借助着夜视仪,对着夜色中目瞪口呆的日军守军连续开火,不断喷射出来的火舌快速地收割着日军守军的生命。经过数十秒钟一面倒的屠杀之后,守桥的日军终于反应过来,开始反击。

由于守卫对马岛日军第46步兵师团只是一个乙等的预备役步兵师团,缺乏先进的夜视器材,守桥的日军迅速打出多发照明弹,在大桥上空炸开的照明弹顿时间将万关桥及两岸地区照得一片雪亮。陆战6旅侦察营蛙人中队的队员们反映极为迅速,迅速拨开眼睛上的夜视仪,同时扛起了一次性使用的PF89式火箭筒,对着桥头堡两侧的日军碉堡、沙袋堆码的火力点果断地扣动着扳机,一连窜剧烈的爆炸声中,日军设置在两个桥头堡上的火力点顿时间被炸成了一堆堆废墟。

越来越多的陆战队员在万关桥两岸着落,偷袭已经不成,后续着落的陆战队员直接展开了强攻,着地后或是对着日军的火力点打出一枚35毫米杀爆榴弹,或是直接打出一枚威力巨大的火箭弹。

桥头堡两侧的日军火力点很快被从天而降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员清理干净,留下少许的队员守卫着大桥两岸后,其他的队员迅速扑向了纵深区域内的日军防空阵地和守军营地。

由于部署在大桥南岸的防空导弹阵地和北岸的高炮阵地都已经开火,位置已经被盘旋在万关桥上空的陆战6旅侦察营的微型无人侦察机探测到,进攻的海军陆战队员直接扑向了日军的两处防空阵地。部署在北岸的日军高炮部队反应迅速,发现有中国伞兵空降后,组织六门高射炮对夜空进行着盲目扫射,另外两门高射炮则迅速放平炮管,分别对准阵地两侧的公路,准备利用平射火力来阻挡中国伞兵的进攻。

“哒哒哒!”一连窜35毫米高射炮弹对准万关桥的方向横扫而出,打得石块飞舞,两名陆战队员躲避不及,被纷飞的弹片击伤。

蛙人中队火力支援分队的陆战队员迅速取出了超轻型的60毫米迫击炮,在一块巨石后架好炮管,快速地瞄准了正横扫着日军高射炮,“咻咻咻!”三发60毫米迫击炮弹呼啸着飞窜出去,三发炮弹几乎同时命中了那门高射炮,整门高射炮顿时被炸成了一堆废铁。

摧毁了那门高炮后,三门迫击炮继续向着日军的高炮阵地开火着,密集的炮弹雨点般砸向日军的高炮阵地,其他队员则借势向着日军的高炮阵地猛扑过去。

遭到炮击后的日军高炮部队意识到,中国伞兵都已经着落,对空盲目射击已经无法取得有效战果,纷纷旋转着高炮,压低炮管,转向了炮兵阵地两侧的公路,更有两门高炮直接将炮管对准了已经被中国海军陆战队占领的万关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