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5 残阳如血1

远征无弹窗 15.残阳如血(1)

正当李唐上尉看着越来越近的美军机械化步兵分队,准备不顾头顶上盘旋着的美军直升机强行开火的时候。『言*情*首*发隐蔽在距离李唐率领的一班纵深位置的三班却率先发起了攻击。

“砰!”一发12.7毫米穿甲燃烧弹呼啸着从一处废墟中飞窜出来,准确地击中了盘旋在李唐等人头顶上空的那架AH-1Z攻击直升机的驾驶舱,子弹穿过舱盖,直接击中了前舱的驾驶员,威力巨大的子弹直接将美军飞行员的脑袋打碎,鲜血和脑浆充斥了整个机舱。后座的武器控制员被眼前的景象惊得目瞪口呆,与失去控制的直升机一同坠向地面。

就在头顶上的AH-1Z攻击直升机被击落的瞬间,李唐果断抓住时机,下令全班对美军展开了攻击!

两发PF89式反坦克火箭弹率先被发射了出去,两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直扑最前面的一辆美军装甲车。冲在最前面的那辆LAV-25轮式步战车发现来袭火箭弹后,赶紧猛打方向,只是并不宽阔的街道封住了它规避的范围,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枚火箭弹扎中了战车的右侧车体,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中,整辆战车趴窝在公路上燃烧起来。

美军的反应也极为迅速,几乎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两枚火箭弹发射出去的同时,两名美军陆战队员也迅速扛起了手中的AT4单兵火箭筒,对着两处有火箭弹飞窜出来的废墟按下了扳机。在美军的LAV-25轮式步战车被击中的同时,两枚AT4火箭弹也呼啸而出,击中了前方百余米外的两处断墙,爆炸的火光中,两名刚刚发射完火箭弹正转移阵地的中国陆军步兵被炸碎的砖块和炸出的破片罩住,倒在了血泊中。

“砰砰砰!”李唐举起81-1自动步枪对着一名扛着火箭筒的美军陆战队员连续扣动着扳机,数发穿甲弹穿透了美军陆战队员身上的凯夫拉防弹背心,将其击毙在地。与此同时,另一名扛着火箭筒的美军陆战队员也被一发呼啸而至的5.8毫米狙击步枪子弹掀掉了天灵盖。

随着战斗的打响,李唐率领的一班的几支自动步枪和班用机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弹雨顿时组成交叉火力将街道上的美军分队笼罩住,顿时有三名美军陆战队员躲闪不及被击毙。只是其他的美军很快藏到了LAV-25轮式步战车和墙角的后面,依托着各种掩蔽物与中**队对射着。

两辆LAV-25轮式步战车更是快速转动着M242型25毫米机关炮炮塔,密集的25毫米穿甲弹和杀爆榴弹倾泻而出,横扫过中**队藏身的位置。数发25毫米穿甲弹打在李唐藏身的废墟前,打得石块飞舞,一粒被炸飞的石子高速划过李唐的面颊,留下一道血痕。

顾不上脸颊上传来的疼痛,李唐丢掉手中的81-1自动步枪,抓起身旁的PF89式火箭筒,快速瞄准住一辆LAV-25轮式步战车,按下了扳机,顷刻间,一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浓烟从废墟中飞窜出去,扑向被瞄准的美军装甲车。

发射完火箭弹后,李唐便丢掉火箭筒抓起81-1自动步枪,快速离开了自己的这个阵地,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那辆被他瞄准的美军装甲车发出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被炸成了一堆燃烧的废铁。

李唐刚刚进入到预备的另一处阵地中,发现街道上的美军已经完全展开,两挺M240E4通用机枪也在被摧毁的LAV-25轮式步战车后面展开,两挺机枪的交叉火力牢牢地压制住了李唐班里的那挺81式班用机枪的火力。其他几名战士也被美军优势兵力给牢牢压制住了火力。在压制住了中国伏击分队的火力后,仅存的那辆LAV-25轮式步战车正用25毫米机关炮逐个清除着伏击的中国陆军士兵。

李唐迅速取出PDA,打开电子地图,将美军的位置标注在电子地图上发给了部署在纵深位置的营属炮兵连,尽管陆战1旅和陈汤营都配属了强大的炮兵部队,并且大部分火炮都是机动性机枪的自行火炮,只是在美军战机的不间断轰炸下,中国炮兵部队依然损失惨重。现在各部在战斗中,除非逼不得已都不会向炮兵部队求援,所有人都知道,炮兵部队一旦开火,基本上就是最后的怒吼。

李唐刚刚将讯息发送出去,空气中便传来一阵尖锐的呼啸着,片刻间,三四发120毫米迫击炮弹精准地砸落在美军的队列中,一时间血肉横飞。

只是开火的一辆05式120毫米自行迫榴炮还未来得及从街道上退回隐蔽的房屋中,就被一架盘旋在头顶上的F/A-18C战斗机发现,一枚激光制导炸弹呼啸而下,将那辆05式自行迫榴炮和藏身的房屋一同炸成了一堆废墟。

李唐趁着街道上的美军被迫击炮火压制住的瞬间,迅速抓住时机,对着呈散兵线向着自己阵地扑来的美军陆战队员快速扣动着扳机,其他几名队员也快速地射击着。只是李唐从枪声中只辨认出了两支81-1自动步枪射击的声音,他知道自己又失去了一名战友。

“砰!”一声沉闷的枪声中,正操纵着一挺M240E4通用机枪压制着中**队火力的美军陆战队员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弹孔,殷红的鲜血顿时喷涌出来,美军机枪手闷哼一声倒在了枪托上。身旁的机枪副手迅速推开战友的尸体,操纵起机枪,继续射击起来。

M240E4通用机枪前面的那辆LAV-25轮式步战车迅速转动着炮塔,一阵密集的机关炮弹向着刚刚开火的中国狙击手的位置扫射过去。一栋残破的两层小楼楼顶的残墙后,一名手握着88式狙击步枪的中国士兵正准备撤往下一处阵地,只是横扫而来的机关炮弹穿过了残墙,击中了他的身体,威力巨大的机关炮弹撕开了狙击手的防弹背心,将他打成了碎片。

李唐的位置就在狙击手的街道对面,看着战友被打成碎片,李唐恼怒万分,“机枪手掩护!”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后,便快速冲出了隐蔽的位置,从废墟中向着美军的阵线摸去。

李唐一边借助着各种废墟隐藏着自己,一边仔细辨听着激烈的枪声,判断着自己与美军的距离。在距离美军陆战队员M4A1卡宾枪枪声仅二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迅速找到了一个可以观察到街道上情况的废墟。

就在前方二十多米远的位置上,两名美军陆战队员分别蹲聚在街道的两侧,各自藏在一处废墟的后面,举着M4A1卡宾枪与中国士兵对射着。李唐迅速摸出一颗82-1手雷,朝着自己这边的那名美军丢了过去,轰的一阵爆炸声中,那名美军陆战队员直接被炸成了一堆血团。

丢出手雷后,李唐便已经举起了手中的81-1自动步枪,对着街道对面的另一名美军陆战队员连续扣动着扳机,将那名美军陆战队员也钉死在废墟后面的断墙上。

偷袭得手的李唐赶紧撤出阵地,就在他离开后,一枚AT4火箭弹便炸在了他刚刚藏身的位置上。

李唐迅速觅到一处新的隐蔽位置,现在全班包括自己在内已经只剩下三名队员,并且失去了狙击手和机枪手,只剩下三支81-1自动步枪。而美军,虽然被击毁了两辆装甲车,被打死的美军士兵也有**人,但美军的优势却更加地明显。正当李唐考虑着是否撤出阵地的时候,美军阵线中唯一的那辆LAV-25轮式步战车突然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顷刻间被炸成了一团火球;同时,一阵密集的弹雨拍打在装甲车残骸后面的美军陆战队员身上,顷刻间,就有一名美军陆战队员被呼啸而至的子弹拦腰斩断。

街道的拐角处,一辆覆盖着伪装网和树枝的59D主战坦克出现在了那里,105毫米主炮炮管又是一阵火光闪烁,一挺M240E4通用机枪连同两名机枪手一同被炸飞起来。炮塔上面的12.7毫米高平机枪和炮管旁边的7.62毫米并列机枪同时开火着,密集的弹雨顿时间压制住了美军的火力。

“轰!”李唐还未来得及高兴,一枚AGM-114“地狱火”远程反坦克导弹便呼啸而下,将正在开火中的59D主战坦克打成了一团火球。又一架AH-1Z“蝮蛇”攻击直升机出现在了战场的上空。

“妈的,撤!”李唐无奈地向着手下的另外两名队员下达了撤退命令。李唐将全班仅有的一枚反装甲侧雷布置在一处隐蔽的断墙后,背起一名阵亡战友的尸体撤往预定的集结地域。

当AH-1Z攻击直升机抵达战场上空的时候,才发现三四分钟的战斗,便让美军损失了三辆装甲车和十三名陆战队员,这个战斗小组已经无法继续展开突击了,剩余的美军陆战队员只得就地展开了防御,等待着后续部队的到来。

与李唐相比,陈汤营步兵四连连长卢靖辰上尉似乎要倒霉的多,虽然他亲率的那个步兵班是全连人数最多的战斗班,全班达到13人。但他面对的美军比李唐面对的美军要强的多!两辆M1A1主战坦克和四辆EFV远征战车掩护着一个排的美军陆战队员,在两架AH-1Z攻击直升机和两架UH-1Y通用直升机的掩护下,沿着公路,一路向着泗水市中心地域突进。

打响战斗第一枪的是设置在公路两侧的反装甲侧雷,威力巨大的反装甲侧雷直接将行进在最前面的一辆EFV远征战车打成了一团燃烧的火球。紧接着,一枚红箭-8L反坦克导弹从废墟中呼啸而出,将跟随在EFV远征战车后面的一辆M1A1主战坦克打成了废铁。

只是一阵密集的火箭弹很快覆盖住了卢靖辰上尉班里唯一的那个反坦克小组,仅有的一具红箭-8L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和发射导弹的士兵被密集的火箭弹吞噬。随后,四架美军直升机便开始在反坦克小组附近,展开了火力展示,密集的火箭弹、机关炮弹和机枪子弹将公路两侧的废墟清理了一遍。

在空中火力肆掠了一番后,残存的那辆M1A1主战坦克将被击毁的两辆战车的残骸推到了公路路边,随后,数十名美军陆战队员全部分散开来,小心地向着前面摸索前进着。

在布置部队的时候,卢靖辰上尉便将红箭-8L反坦克小组单独布置在纵深位置,在美军直升机对反坦克小组周围进行着猛烈扫射的时候,卢靖辰上尉正率领着其他的队员藏身在距离美军阵线不足百米的地方,将公路上的美军纳入瞄准镜中。

“嗖嗖嗖!”全班的四支PF89式单兵火箭筒同时开火,四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浓烟直扑美军的阵线中,一连串剧烈的爆炸声中,一辆EFV远征战车同时被两枚火箭弹击中,另外两枚火箭弹虽然击中了M1A1主战坦克,只是震坏了坦克上的一些精密仪器,却未能将其摧毁。

在火箭弹攻击的同时,班里的两名88式狙击步枪也同时开火,将两枚美军陆战队员同时撂倒。同时,班里的两支81班用机枪和五支81-1自动步枪同时开火,密集的弹雨扫向展开攻击队形的美军陆战队员。

美军很快反应过来,幸存下来的战车很快将炮塔转向了中国士兵藏身的位置,美军陆战队员也迅速举枪反击着,天空中的四架美军直升机也调转了航向,猛扑过来。

只是,卢靖辰上尉班里的战士在打出了三个急促点射后,便停止了射击,纷纷撤离了阵地,直接钻进了战前就寻好的撤离通道撤离战场。

只是盘旋在头顶上的美军直升机可以从空中看到地面上中**队的举动,AH-1Z攻击直升机机首下方的三联装20毫米机关炮迅速对准地面上撤离的中国士兵,密集的机关炮弹横扫而下,将三名动作较慢的中国士兵撕成了碎片。

直到中国士兵全部藏进了废墟中,盘旋在头顶上的美军直升机依然对着下面倾泻着弹雨;公路上的美军陆战队,也对着公路两侧所有可疑的地点射击着,枪炮声震耳欲聋,硝烟弥漫住整个公路。

只是卢靖辰上尉已经率领着活下来的八名士兵撤离了阵地,前往了下一处阻击地点,留下美军在公路上唱着独角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