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8 残阳如血4

18.残阳如血(4)

一架受伤的F-15C战斗机和五架F-16C战斗机在穿过加斯帕海峡进入爪哇海上空后,便遭到了呼啸而至的霹雳-12D中距空空导弹的攻击,这一次这些美军战机没有能够再次幸运,七架美军战机全部被击落,坠毁在距离邦加岛-勿里洞岛不足百公里的大海中。

另外,有两架F-16C战斗机在击落了前来拦截的两架歼-8F战斗机后,从勿里洞岛上空直接窜到了爪哇海上空,高速向着爪哇岛飞去。只是这两架战斗机也未能飞出距离勿里洞岛太远的距离,从加里曼丹岛上扑出来的两架歼-10H战斗机追上了这两架逃窜的美军战机,将其击落!

消灭了美国空军在邦加岛-勿里洞岛上空的战斗机群后,海航27团的歼-11H战斗机和歼-8F战斗机迅速飞到了邦加岛和勿里洞岛的上空,开始对这两个岛屿上空的美军直升机展开了猎杀,这些低空飞行的钢铁机器在过去的战斗中夺去了无数中国陆军的生命,现在是它们尝还的时候了!

与此同时,海航9师25团一个大队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与海航26团的歼-10H战斗机群一起抵达了战场。十二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全部扑到了勿里洞岛的上空,对着美军第6空中骑兵旅设置在勿里洞岛上的各个直升机机场进行着轰炸!

其中勿里洞岛丹戎潘丹机场是第6空中骑兵旅的指挥部所在地,这座机场原本只是一座小型野战机场,在勿里洞岛被中**队占领后,对这座机场进行了扩建,只是扩建工作尚未完工,勿里洞岛便落入美军手中,这座机场被美军占领,成为了第6空中骑兵旅的主要出击基地!

虽然是美军第6空中骑兵旅的指挥部所在地,但丹戎潘丹机场周围的防空力量却并不强大,只部署着两个“复仇者”防空导弹连和几门陆基“密集阵”近程防御系统。由于美军一直以来的战斗都是占据着制空权去战斗,从来都是美军的战机轰炸对手的,还没有遭遇过被空袭的情况。只是与中**队在东南亚的战场上,这个局面被打破,美军部署在前线地区的机场均处在中**队的打击范围之内,为此美军不得不加强各个机场的防空力量,同时还加强着陆军各主力师的防空力量。原本防空部队编制就少的美军将有限的防空部队都部署在加里曼丹岛、吕宋岛和爪哇岛,在邦加岛和勿里洞岛已经没有更多的防空部队来进行部署。更多的都是依靠美国空军来确保战场天空的安全。

只是在美国空军被赶出战场之后,面对着中国海航的战斗机群,部署在丹戎潘丹机场周围的美军防空部队已经没有能力保卫机场的安全!一枚枚集束炸弹和燃烧空气弹雨点般地砸落在机场上,几架停在机场上的美军直升机被爆炸的烈焰吞噬。

部署在机场周围的“复仇者”防空导弹车和陆基“密集阵”近防系统也猛烈的对空射击着,打击着天空中来袭的中国战机群。只是中国海航的战机早有准备,都采用了高空轰炸的方式进行轰炸。在发现了美军的防空火力后,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迅速发射出KD-71近程空地导弹对其进行着攻击!一阵阵剧烈的爆炸声中,美军的防空导弹车被炸成了一团团废墟。

与此同时,从爪哇岛上空赶来增援邦加岛的美军战斗机群也已经进入到了中国海航设立的警戒范围之内!一直盘旋在勿里洞岛和邦加岛南部海域上空的海航9师26团的歼-10C战斗机群在空警-200预警机的指挥下,迅速迎向了前来增援的美国空军战斗机群。

与此同时,被中**队控制的东加里曼丹省境内的三马林达机场和巴厘巴板机场上,中国海军海航8师23团的十六架歼-11H战斗机也呼啸着起飞升空,在一架空警-200预警机和两架歼-10HG电子战机的支援下,直接从爪哇海东部海域扑向了爪哇岛东部地区正在激战的泗水市!

同时,刚刚被中国工程部队修复完毕的帕朗卡拉亚机场和马辰机场上,也迎来首批降落的战斗机群。中国空军第9航空师的八架苏-30MKK战斗机和八架FC-1“枭龙”战斗机呼啸着降落在这两座陌生的机场上。待命已久的空军地勤官兵迅速对十六架战机进行着检修,检修完毕后,在机场跑道边休息的空军飞行员们纷纷爬上了各自的战机,再次起飞升空。十六架战斗机在身后飞来的空警-200预警机的支援下,扑向了爪哇海对岸的爪哇岛三宝垄市!

中国海航和空军部队的大举进逼,顿时令爪哇岛上空的美国空军万分紧张。执行着空中警戒任务的战斗机群全部赶往了爪哇岛北面的爪哇海上空,拦截着中**队的战斗机群;同时正在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的F-16C战斗机群也被迅速调离了机场,返回到日惹机场和登巴萨机场,换上空空导弹再次起飞升空,担负制空作战任务。

只是令美国空军郁闷的是,从加里曼丹岛东部和南部机场上起飞的中国战机群虽然来势汹汹,在即将逼近到与美军战机的交战距离的时候却停住了前进的步伐,调转航向返航,随后便一直盘旋在爪哇海中线上,久久不肯离开!如此一来,爪哇岛上的美军战斗机群也不敢离去,只能坚守在爪哇岛北部海岸线的上空,严防中国战机群的突然逼近!

虽然这些美国空军的飞行员们很想冲上去,与中国战机厮杀一通,只是美国空军指挥官却阻止了飞行员们的请战,美军指挥官知道美军在爪哇岛上的空中力量虽然雄厚,但包括了大量的攻击机部队,经不起大规模的空战消耗,一旦制空战机消耗掉,中国空军部署在加里曼丹岛上的战斗机群便可以轻易地越过爪哇海,威胁爪哇岛上的美军地面作战部队。

就在中国空军和海航战斗机群在爪哇海上空与美国空军战斗机群上演着阵前对峙的场景的时候,美国空军前往邦加岛增援的战斗机群却遭到了中国海航部队的猛烈阻击!虽然美军增援的战斗机群中有六架F-35B“闪电Ⅱ”战斗机,却并没有获得任何的优势,因为战斗开始后不久,美国空军飞行员们也意识到中国空军的四代战斗机也出现在战场上!

美国空军的增援机群在丢下了三架F-35B战斗机、七架F-15C战斗机、三架F-16C战斗机的残骸后,狼狈地退回了爪哇岛。虽然中国海军和空军也付出了十一架歼-10H战斗机和两架歼-16A战斗机的代价,但邦加岛-勿里洞岛的制空权已经暂时回到了中**队的手中!

在美国空军的增援机群被击退的消息传回坤甸市的海航9师师部后,海航9师师长张进勇大校迅速下令海航25团另外两个大队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全部出击,对邦加岛和勿里洞岛上的美军第4陆战师展开轰炸!

成群的中国战机呼啸着掠过卡里马塔海峡的上空,扑向了勿里洞岛和邦加岛!由于美国空军一直控制着战场的制空权,担任进攻的美军第4陆战师各部几乎没有采取伪装措施和防空措施。在制空权陡然易手,中国海航的战机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美军第4陆战师的众多后勤补给基地、炮兵阵地、指挥所、临时兵营等众多设施都**裸地摆在那里,成为了中国战机醒目的靶子!

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在美军第4陆战师各部拉响,正在对槟港市展开猛攻的美军第4陆战师各部迅速停止了进攻,就地转入了防御作战,同时迅速展开了防空作战队形,组织防空力量对空射击着,打击着中国海航的战斗机群!

勿里洞岛的上空,吕毅中校驾驶着那架歼-11H战斗机正追击着一架高速逃窜的ARH-70武装侦察直升机,那架ARH-70直升机一会俯冲一会急转,不断降低着飞行高度,希望能够借助地面上茂密树荫的掩护躲过身后歼-11H战斗机的追杀。只是它的所有努力都是徒劳,吕毅中校已经将这架机身上喷绘着三个装甲车图案、两个迫击炮图案的ARH-70直升机套入了瞄准仪之中,一枚霹雳-8近距空空导弹呼啸着飞窜过去,将这架曾经杀戮了多名中国陆军官兵的直升机送入了地狱。

吕毅中校拉起机身,爬升到2000米的飞行高度中,继续看着雷达屏幕,寻找着下一个猎物的时候,却发现雷达屏幕上充斥满了低速飞行的光点——大批的直升机正从卡里马塔海峡上空飞抵了勿里洞岛的上空,而敌我识别系统则提示着这些直升机是友军部队!

由于美军稀疏的防空火力已经被中国战机摧毁殆尽,吕毅中校也不必去过分担心美军的防空火力,驾驶着战机俯冲到900米的飞行高度中,俯视下去,只看到蝗虫一般的直升机群正扑向勿里洞岛!

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第7陆航旅侦察中队的八架直-11WZ武装直升机一马当先,冲在直升机群的最前方,进入到勿里洞岛上空后,迅速以两机为一个编队,分散开来,对勿里洞岛展开了侦察。紧随其后的是海军陆战队航空兵部队的八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只是这些直升机并没有在勿里洞岛上空逗留,直接呼啸着掠过了勿里洞岛的上空,扑向了邦加岛!

更多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勿里洞岛的上空,三分之二的武装直升机留在了勿里洞岛的上空,分散开来,对勿里洞岛上的美军部队展开了攻击;其他的武装直升机则掩护着身后的运输直升机群扑向了邦加岛的上空!

邦加岛的槟港机场上,持续了二十余天的激烈交火声陡然停了下来,整个机场陷入了一片从又有过的宁静之中。

机场候机大厅废墟后面的一处弹坑中,脑袋上和左臂上都缠着白色绷带的第132摩步旅一营营长趴在弹坑的焦土上,从口袋中摸出烟盒,抽出了里面的最后一根香烟,直起身子在弹坑上方一颗燃烧的枯树上的点燃,用力地吸了一口!

舒服地吐了一口烟圈后,将烟头递给了同一个弹坑中的一名双腿被火箭弹炸掉的伤员。一营长在弹坑中躺了下来,仰望着硝烟弥漫的天空!激烈的战斗已经让一营的所有通讯手段都被摧毁,几名通讯员也都已经牺牲,现在整个机场阵地上,一营全营包括伤员在内已经不足百人,这里面还有旅部增援过来的一个混编步兵连!能够令一营长欣慰的是,在战斗前期,一营曾把五十多名伤员撤回到了槟港市内,即使一营在这边打光了,也能够依靠那些伤员重建一营,保住一营的建制。这样,自己阵亡了,也有脸去见一营的先辈们了!

“营长,美军的进攻怎么停了?”伤员抽了两口香烟后,将烟头递给了一营长,伤员由于失血太多,脸色已经有些苍白。

“应该是我们的援军到了吧!”一营长仰望着天空,恰在这时,一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从头顶上空一掠而过!

“飞豹!我们的飞豹战机!”一营长顿时认出了天空中掠过的熟悉身影,激动地叫道!

“歼轰-7A战斗轰炸机都已经在邦加岛上空横行,那么邦加岛的制空权肯定已经落入了我们空军手中了…咳咳…奶奶的,轰死这群美国佬……还以为现在是朝鲜战场,制空权全在你们手上呐……”伤员一边咳嗽着一边笑着说道,只是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渐渐地躺了下去,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看着眼前牺牲的年轻战士,一营长沉默了,腥红的双眼有些湿润,直起身子,将燃烧着的香烟放在了年轻战士的脑袋旁。

一营长知道,援军即刻就会到来,坚持了二十多天的战斗即将胜利,只是这位年轻的战士却永远见不到胜利的那一刻了!

一营长抓起地上的95式自动步枪,撑着步枪爬出了弹坑,爬到了机场候机大厅的废墟上,遥远着硝烟逐渐散去的天空,不时有中国海航和空军的战机从头顶上空掠过;东方的天际尽头,出现了一排排黑色的光点!黑色的光点逐渐驶近,一营长终于看清了这些黑色的光点——中国陆航的直升机群!

数十架喷绘着红星八一徽章的直升机呼啸着掠过一营长的头顶上空,扑向了槟港市周围的各处美军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