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0 残阳如血6

20.残阳如血(6)

“砰!”一声微弱的枪响,陆战5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身旁的一名陆战队员的眉心出现了一个拇指大的弹孔,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年轻的陆战队员倒地牺牲。

“狙击手!”陈陆来少校迅速闪到了一棵粗大的椰树后面,抬枪对着美军狙击手的位置就是一个长点射,打出的子弹为盘旋在身后的直-15a通用直升机提供了目标,舱门处的一挺“加特林”六管机枪迅速调转枪口,对准陈陆来少校前方300多米外的一处灌木丛扫射着,密集的机枪子弹如同飓风一般横扫过那处灌木丛,将里面一名使用着m24狙击步枪的美军陆战队员撕成了碎片!

为了防备美军指挥所周围部署的暗哨,盘旋在天空中的三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和四架直-15a通用直升机立即使用猛烈的火力打击着美军指挥所附近的丛林,顷刻间,美军第4陆战师指挥所附近的所有可疑的地点都遭到了密集的扫射,一片狼藉。

陈陆来少校握着05式微冲冲进一处较大的野战帐篷内,帐篷遭到了武直-10a武装直升机机炮的扫射,帐篷内一片狼藉,十几名美军陆战队军官倒在地上或是趴在沙盘上,鲜血遍地。陈陆来少校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倒在地面上的美军军官连续扫射着,几名受伤的美军军官顿时毙命。

“营长,这有条大鱼!”一名陆战队员突然高声喊道,一把从指挥桌下面的地面上将一名美军少将揪了出来,少将身上的迷彩作训服上全是鲜血,陈陆来少校能够看出他的胸口和右臂都中弹了。

“大鱼已经抓到,虾米全部干掉!”陈陆来少校直接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一阵阵密集的枪声在各个帐篷内响起,片刻间,美军第4陆战师指挥部的数十名作战参谋、报人员和通讯官兵全部被密集的弹雨打成了筛子!

两名陆战队员卸掉了美军第4陆战师师长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的所有装备,架着他直接冲出了帐篷,一架直-15a通用直升机已经强行降落在了指挥所外面的一处空地上,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被塞进直升机后。陆战5旅侦察营蛙人中队的陆战队员们也纷纷登上了直升机,撤离了战场!

在端掉了美军第4陆战师的指挥部后,盘旋在战场上空的中国空军电子战机群迅速对邦加岛上的美军第4陆战师各团营实施着强烈的电磁干扰,强烈的电磁干扰顿时使得美军第4陆战师各作战部队的通讯器材中只剩下沙沙的干扰声。

配属第4陆战师作战的各电子对抗分队迅速展开反干扰作业,只是他们的装备器材刚刚展开,中国海航和空军的战机便飞抵到了美军电子对抗分队阵地的上空,一枚枚重磅炸弹呼啸着砸落下来,将美军的电子干扰分队阵地炸成了一片片火海!

邦加岛的槟港市市区内,一处残破的十六层大厦的地下停车场内,中国陆军第132摩步旅旅长萧蓝大校正在一辆09式轮式装甲指挥车中,看着指挥车内的电脑屏幕上的电子地图。身旁的作战参谋正在将各主力营最新的损伤况和残存战斗力统计出来,汇报给萧蓝大校。

“装甲营的两个坦克连和机步连、炮兵连、高炮连立即配合陆战5旅,将槟港市区内的美军据点全部拔掉!”萧蓝大校看着槟港市的电子地图上,地图中间五处代表着美军控制区域的蓝色光点,这是之前的战斗中,美军第4陆战师利用直升机在槟港市区内强行机降,建立的几处着落场,企图从中间向外围突破来撕开中国陆军在槟港市的防线,只是第132摩步旅早有准备,迅速组织兵力将机降的美军分队围堵在机降场那一处极小的区域内。只是这些美军依托着空中力量的优势,牢牢控制着这些着落场,使得第132摩步旅夺回这些阵地的企图也落空。现在,制空权回到了中**队手中,萧蓝大校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现在派出的五个作战连是萧蓝大校手中最后的预备队!

一辆辆96a主战坦克、09式轮式步战车、09p式轮式自行榴弹炮和09g式轮式自行高炮从一座座建筑的地下停车场中冲了出来,驶上了遍布狼藉的街道,向着槟港市区内的五处美军机降地点扑去。他们的头顶上,不断有中国陆军的武装直升机掠过,扑向城市内各个响着枪声的角落。

一辆辆批盖着伪装网的重装战车咆哮着扑向了美军陆战队员做控制的阵地,尤其是一辆辆96a主战坦克凭借着厚实装甲的优势强行向着美军的阵地突击着,125毫米主炮不断射出一枚枚高爆榴弹,将槟港市区中美军机降场地中的一处处火力点炸成一堆堆废墟。盘旋在美军头顶上空的武装直升机群更是不断利用凶猛的火力支援着地面的战斗。

配合第132摩步旅装甲营作战的第5陆战旅的陆战队员们也样向陆军兄弟展示出了“海上蛟龙、陆地猛虎”的强大实力,精干的战斗小分队交替掩护着,不断利用pf97式单兵云爆火箭筒将一处处设置在民房中的火力点摧毁,云爆弹在巷战中显示出了强大的战斗力,基本上只要被云爆火箭弹击中的目标,阵地上基本上没有人活下来,并且死相极惨!

没有了空中战机的支援,坚守在槟港市区内的美军处境极为艰难,机降时美军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制空权会易手,这些美军陆战队员根本就没有携带便携式防空导弹;同时,他们的战斗一直得到第6空骑旅的支援,也没有携带多少反坦克武器,携带的更多都是轻武器弹药、药品和食物。

面对着中**队空地一体的猛攻,槟港市区内,美军第4陆战师第23陆战步兵团控制的五处据点很快支撑不住,除了两处阵地被中**队消灭了所有守军直接占领外,其他三处阵地上的美军在死伤惨重后,直接竖起了白旗。

正当进攻的中**队准备接受这三处阵地上美军投降的时候,其他两处结束战斗的中**队迅速向这三处位置上的战友来了一份加急电报:在两处夺回的机降场区域内,所有被美军占领的建筑物内的华人全部被美军杀死了。

原本准备的受降的陆战5旅的官兵们迅速退了回来,第132摩步旅装甲营迅速冲了上来,125毫米滑膛炮、122毫米榴弹炮和30毫米机关炮对着投降的美军猛轰过去,顷刻间血肉横飞。

美军第4陆战师残杀槟港市华人的消息被同时传到了第132摩步旅旅部、加里曼丹岛上的第5陆战旅旅部和第41集团军司令部。第132摩步旅旅长萧蓝大校和第5陆战旅旅长何诚大校直接下战场上的各营下令:拒绝接受美军第4陆战师官兵的投降。

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在接到消息后,却陷入了沉默,没有直接下令,而是沉思片刻后,却对着作战参谋下令道,“告诉萧蓝旅长和何诚旅长,接受美军第4陆战师官兵的投降,另外让他们收集勿里洞岛和邦加岛上居民在战争中的受损和伤亡况。另外,把美军第4陆战师师长送到这里来!”

第41集团军指挥部内的军官们都有些吃惊地望着军长,他们以为按照军长的脾气,肯定会将邦加岛上的美军官兵扒皮抽筋,可现在,军长居然改性了。只是军长严肃的表,让作战参谋不敢去多问,赶紧拿着军长的命令去布。

当李成浩军长的命令经第132摩步旅和第5陆战旅下到各作战营连的时候,中**队已经将手中的数十名美军俘虏全部干掉了!正在战斗的各部官兵对于李成浩少将的命令很是不满,只是命令又不得不遵守。

于是,邦加岛和勿里洞岛战场上的各部官兵充分挥了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在战斗中直接下死手,除非美军白旗竖的快,否则,美军连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当美军第4陆战师师长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被从邦加岛带到加里曼丹岛泗务市的中国陆军第41集团军军部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

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中**医包扎起来,李成浩少将示意押解着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的两名陆战队员松开。李成浩少将冷眼瞪了一下布朗少将,开口问道,“将军,会说汉语吗?”

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瞪大眼睛看着李成浩少将,李成浩少将换成了一口流利的英语。

“no!既然将军会说英语,为何还开口用汉语问我呢?”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对于李成浩少将会将流利的英语很是高兴。

“你连汉语都不会,也敢与中**队作战!”李成浩少将鄙夷地说道,他的话语一出,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的脸色顿时惊变成了猪肝色。

“在邦加岛和勿里洞岛上,不顾当地华人生命和财产,动用战机和重炮放手展开攻击!是你下达的命令吧?”李成浩少将突然开口问道。

“这个……,虽然也有部分华人,但大部分都是印尼土著居民……”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为自己争辩着。

“可是,在中美两军开战之前,邦加岛和勿里洞岛上的居民已经进行全民公投,宣布加入中国,中国人民代表大会也已经同意了他们的加入请求。中国政府也已经向全世界宣布邦加岛和勿里洞岛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李成浩少将掷地有声。

没有等待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的回答,他已经站在那里滴着冷汗。李成浩少将直接走到了指挥桌旁,桌上摆放着缴获的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身上的装备,李成浩少将拿起一把美军制式的m9伯莱塔式自动手枪,用流利的英语继续说道,“这种手枪性能如何?可靠性怎么样?”

“9毫米口径,15弹夹,有效射程50米。可靠性相当高!”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以为李成浩少将是在给他台阶下,擦擦头上的冷汗说道。

“如果你是在爪哇岛上,下达那样的命令,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但邦加岛已经是中国的领土,你下达这样的命令!我只能说句抱歉,你和你的部下,得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李成浩少将举起m9式自动手枪,熟练地将手枪上膛,将枪口对准了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

“不不不,将军,我现在是俘虏,我受日内瓦公约的保护,你不能杀害、虐待俘虏……”

“当年你们在朝鲜,对待志愿军的俘虏时又是怎么做的!”李成浩少将声音冰冷地说道。

“那都是过去的事,我并不清楚,你这样做会上军事法庭的。”

“哦,也是。为了你这个屠夫,我也上军事法庭,实在是太吃亏了!放心,我没有打算枪毙你,我已经为你选好了归宿!”李成浩少将冷笑着将手枪放了下来,“我会送你去和你的部下们团聚,然后一起前往地狱的!”

“你是个魔鬼!”克里斯多夫·布朗少将看着走上来夹住他的两名中国海军陆战队员说道。

“你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李成浩少将冷冷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