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4 借刀杀人2

24.借刀杀人 2

日本滋贺县湖南市和甲贺市外围地区,日本陆上自卫队的八个师团、两个旅团和一个坦克联队云集在这里,为此日军专门建立了滋贺作战群,由日本中部方面军副司令官土肥原弘仁中将亲自指挥着。『言*情*首*发日本陆军的十余万大军将湖南市和甲贺市的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包围得水泄不通。同时,日本防空部队在滋贺县四周建立起了多道防空网,阻拦着中国战机对包围圈内第43空降师的支援。

日军滋贺作战群经过连续的进攻,已经冲破了中国空降部队在湖南市和甲贺市外围的防线,除了几处阵地仍在中国空降部队手中外,两市外围的大部分阵地都已落入了日军手中!多支日军部队已经冲入了湖南市和甲贺市的市区内,与中国空降部队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日本滋贺县湖南市最西郊的雨山阵地上,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第127团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率领的一连依旧坚守在阵地上。雨山阵地已经成为了驻守在湖南市的中国空军第127空降团在湖南市外围仅有的三处外围阵地之一。驻守在这里的谢天连,早已经减员过半,在经过两次补充后,勉强维持着战前一半的战力。

雨山阵地主阵地的一处挖掘的坑道中,谢天上尉正抱着沾满了血迹的那支03式自动步枪倚着墙休息着。连日的激战使得驻守在雨山阵地上的中国空降兵们疲惫不已,要不是之前兄弟部队接替一连守卫了五天雨山阵地,让一连休整过几天的话,一连现在很可能已经失去战斗力了。当然所谓的休整,只是换到了湖南市区内,打了五天的巷战而已。

“日军上来了!”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阵地上警戒队员的声音。谢天上尉猛地清醒过来,踢了一脚对面的队员,左手拿着03式自动步枪,右手抓起一支pf89式火箭筒冲出了阵地。

“咻咻咻!”刚刚来到阵地上,一阵密集的火箭弹便从天而降,打在雨山阵地上,紧接着密集的机关炮弹狂风骤雨一般横扫下来,将中国空降兵的阵地扫过一遍。

密集的大口径炮弹砸落下来,在已经弹坑密布的雨山阵地上继续制造着恐怖的深坑。整个雨山阵地在激烈的战斗中已经被削平了两米,山上的石头都被发成了粉末,就连大口径榴弹造成的弹坑中都是火箭弹爆炸后留下的密布小弹坑!

“嗖嗖!”两枚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呼啸着飞窜向天空中的日军直升机,一架ah-1s“眼镜蛇”武装直升机躲闪不及,被两枚防空导弹咬住,被击落在雨山阵地上。只是另一架ah-1s武装直升机很快俯冲过来,一阵密集的火箭弹很快将两名发射导弹的中国伞兵吞没。

越来越多的日军武装直升机出现在雨山阵地的上空,凶猛的火力将整个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阵地上的中国伞兵们被凶猛的空中火力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上。阵地前沿布设的反坦克地雷已经炸响,伏在阵地中的中国伞兵们也能够感觉到身下大地的震颤,只是中国伞兵刚刚探出身子,准备架起反坦克导弹反击的时候,天空中猛烈的火箭弹和机关炮弹便会横扫下来,将中国伞兵撕成碎片。

“轰!”一发105毫米杀爆榴弹将谢天上尉附近阵地上的一个机枪小组炸飞,两名伞兵队员连同88式通用机枪一起被炸成了碎片。硝烟中,越来越多的日军坦克和装甲车正向着雨山阵地猛扑过来。

“妈的,日军今天的进攻怎么会集中如此多的兵力!”谢天上尉被压制在阵地中,郁闷万分地想到,往常日军的进攻都是连级规模,很少会出现营级规模的进攻,今天却一反常态,进攻的机械化分队就有两个连,后续的步兵被硝烟遮挡住暂时还无法判断,而天空中,至少有八架武装直升机盘旋着,这样的阵势是一连从未遭遇过的。

“连长,前沿阵地失守!”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阵地上观察队员的声音,前沿阵地虽然只部署了一个加强班,但在过去几天的战斗中,依托着主阵地的火力支援,可以迫使日军进攻部队提前展开,虽然几经易手,但现在仍旧被中国空降部队控制着,是雨山阵地坚守如此长时间的重要保证之一。

“连长,一支日军机械化部队冲过了一排和二排的集合部,正穿插向我军阵地的背后。”一排长焦急的声音也从无线电耳麦中传来。

“妈的,鬼子侦察兵来过?怎么进攻得这么精准!”谢天上尉怒骂一声,甩出一枚烟雾弹,快速更换着阵地,透过烟雾的间隙,迅速扛起pf89式火箭筒,对着向着阵地扑来的一辆日军73式装甲车扣动扳机。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直刺那辆日军的装甲车,而谢天上尉已经丢掉了火箭筒,跃出了原先藏身的弹坑,扑到了另一个弹坑之中。

“张庄,张庄,我是泰山,我是泰山,听到请回话!”谢天上尉刚刚在一个新的弹坑中稳住身子,无线电耳麦中便传来了团部通讯兵的呼喊声。

“我是张庄,我是张庄,请讲!”谢天上尉迅速稳住身子回答着。

“立即撤出雨山阵地,撤回石部町市区,配合一营主力阻击日军的进攻。”团部的命令很快传达下来。

“啥?撤出阵地。没搞错吧?”炸弹的爆炸声充斥耳边,谢天上尉只能大声地回答着,而无线电中同样传来绵延的爆炸声。

“立即撤出阵地!”无线电中传来团长张德海上校的声音。

“是!”谢天上尉不敢违抗团长的命令,回答道。

“三排断后,全连撤出阵地。”谢天上尉无奈的下令道。从战场的情况,他也已经判断出了今天日军与往日的不同,团部那边的战斗也同样激烈!

交替掩护着撤出阵地后,日军的装甲车很快就掩护着成群的日军步兵冲了上了他们向往已久的雨山阵地。日军在雨山阵地主峰上站住脚跟后,两个连的装甲车和坦克迅速从雨山阵地上向着石部町市区猛冲下去。同时,雨山阵地右侧大的东海道公路、草津线铁路线上,成群的日军坦克装甲车辆快速穿插进去,切向了湖南市市区。

谢天上尉刚刚撤入石部町市区内,便迎面遇上了一辆日军的73式装甲运兵车,装甲车上操纵着m2h重机枪的日军步兵迅速调转枪口,只是谢天上尉已经举起了手中的03式自动步枪对着日军步兵连续扣动着扳机,将探身在外操纵机枪的日军机枪手击毙。

谢天上尉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赶紧闪进了公路边上的一幢日本民房内。民房内的日本民众早已在战争初期便趁着战斗的间隙逃离了家园,当然也有许多日本民众没有能够逃出家园,这些没有逃离家园的日本民众的命运则更加悲剧。

由于中**队是突然在湖南市和甲贺市空降的,这两座城市的日本民众根本没有来得及储备物资。随后,湖南市和甲贺市便遭到了日本陆军的重兵进攻,两座城市内每天都会落下成吨成吨的炮弹,无数日本民众的房屋被炸毁。那些房屋没有被摧毁的日本民众,也陷入了缺粮缺水的悲惨境地中,随着日军部队攻入市区内,激烈的巷战又展开,日本民众的家园沦为了中国双方激战的战场。没有逃出去的日本民众只能饿着肚子在枪林弹雨中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

谢天上尉和三名空降兵刚刚冲进民房,一连窜的大口径机枪子弹便紧追着他们的步伐将房子的大门打的弹孔密布,谢天上尉直奔二楼,快速冲到二楼的阳台上,拔出一颗82-1手雷,听着街道上日军装甲车的轰鸣声便辨听着它的位置。当判定日军装甲车行驶到了楼下后,迅速拔掉了拉环,猛地探出身子将手雷丢到了日军的装甲车车顶上,轰的一声爆炸声中,一块胳膊直接炸飞到了阳台上。

楼下的枪声也激烈起来,只是跟随在装甲车后面前进的五六名日军步兵很快被中国空降兵精准的火力压制住,片刻之间被打成了一具具尸体。

“各排以以班组为单位,展开行动。”谢天上尉在消灭了迎面遭遇的日军分队后,迅速在无线电通讯器中向全连下达着命令。他没有料想到雨山阵地身后的湖南市区内已经有了如此多的日军部队,现在湖南市区内肯定是中日双方的兵力混杂,第127空降团的整体防线也已经破碎,现在只能依托湖南市内复杂的城市地形各自为战了。

与湖南市相邻的甲贺市,中国空降部队的指挥部内,第15空降军参谋长过晔少将正紧锁着眉头看着甲贺市和湖南市的电子地图。地图上,代表中**队的红色光点与代表日军的蓝色光点纵横交错,几乎铺满了整个电子地图的屏幕。

现在围攻第43空降师的日军部队包括日本现役部队中的第2机步师团、第4机步师团和第17步兵师团三个甲等师团,预备役部队的第22步兵师团、第28步兵师团、第30步兵师团、第109步兵师团、第110步兵师团五个步兵师团,另外日军的第12空中机动旅团和第2炮兵旅团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从北海道南下进入日本东京都地区的第7坦克师团也派出了第71坦克联队南下,加入到了围攻中国空降部队的战斗之中。

“日军的防空火力网太强,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派出的战斗机分队无法突破日军的防空火力网,为我军提供空中火力支援。”一名作战参谋在过晔少将身旁汇报道,“北京号航母战斗群已经派出战机前来支援我部的战斗。”

“嗯,知道了!”过晔少将微皱着眉头点点头,他知道日军在第43空降师周围建立起了严密的防空火力网,除非现在“上海”号和“北京”号两支航母战斗群上的两支舰载机联队全力从一个方向展开突击,才能够确保打开突破口,使得战机从突破口中进入到中国空降阵地上空为第43空降师提供空中火力支援。

而现在,“上海”号航母战斗群正游弋在伊豆七岛海域,封锁着东京湾,将日本海军的最后一艘航空母舰“伊势”号堵在东京湾内;“北京”号航母战斗群则执行着切断琉球岛与日本本土之间联系的任务。两支航母战斗群都无法全力支持第43空降师的作战,第43空降师所能依靠的还是只有自己。

“各部坚守各自的任务区域,全力阻挡日军的进攻。”过晔少将对着作战参谋下达着命令。

“老师长,你就让我参加战斗吧!当年在43师我也是连续两年的比武冠军,你就让我在这坐冷板凳?难道你要等鬼子打到这里了,才让我参加战斗。”过晔少将的身后,澎湖空军直属骑士搜救中队中队长张旭上尉站在他的身后说道,只是腿部受的伤尚未痊愈,走起来仍然一瘸一拐着。

“你就留着给我当警卫员吧!能把凤凰从日军的重兵包围中救出来,这样的警卫员我放心。”过晔少将笑着对张旭上尉说道,正在与作战参谋们一起研究着引导海航战机空中支援作战于荣荣少校闻声后脸色不禁有些微红。

“你跟于少校都是总长要求安全带回去的人!除非现在有日军打到这里,否则,你只能等回国后,回到原部队才能有仗打了!”过晔少将玩笑之后,低声在张旭上尉耳边说着。

“猎犬三号报告,日军两架oh-1a武装侦察直升机盘旋在头顶,不肯离开。”就在这时,一名作战参谋突然向着过晔少将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