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8 血战熊本2

28.血战熊本(2)

两个小时的时间内,前后有十二辆74式主战坦克和四辆73式装甲车从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库中驶了出去,有两辆受伤的73式装甲运兵车和十一辆73式军用吉普车和民用卡车驶进了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库!李正嘉少校知道这里是日军第23步兵师团下属的第23战车大队的一个基地!

在另一个房间监视的狙击手也在写字楼的第21层、19层、18层、16层、15层发现了日军的机枪火力点,并且在16层发现了一处日军的狙击手阵地,李正嘉少校知道日军的狙击手阵地绝对不止这一处,只是暂时没有暴露罢了!

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夜间出动的十二辆74式主战坦克相继返回了写字楼的地下停车库!李正嘉少校迅速叫来了分队的通讯兵,将这座写字楼的坐标发送给了位于有明海上空的轰炸机群。

为了避免李正嘉少校率领的战斗分队暴露,轰担任打击任务的轰6k轰炸机只是连续四枚kd63电视制导空地导弹,四枚导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呼啸着击中了这座写字楼!

四声巨大的爆炸声中,整座写字楼的所有玻璃被全部震碎,无数玻璃碎片在夜色中横飞着,虽然隔着马路,对面这栋居民房内的日本平民还能听到对面大楼传来的日军步兵的嚎叫声;爆炸引起的烈火在大楼内快速地蔓延着,片刻之后整座大楼便被烈火和浓烟笼罩!只是大楼在四枚导弹的打击依然没有倒塌,但有一枚导弹击中了地下停车库的出口处,炸踏的废墟堵住了地下停车库的出口处。

在传送完坐标的时候,李正嘉少校便率领着特战分队悄悄撤离了那里,趁着黎明前的夜色向着下一个目标前进着。规模巨大的城市,为防守方提供了众多的工事,但也为进攻一方提前渗透进入的侦察分队提供了隐蔽的场所。

随着越来越多的炮弹从熊本市的南部地区飞窜过来,砸落在熊本市的市区内,守卫熊本市的日军第23步兵师团指挥部也赶紧加强了对中国特战分队清剿的力度,第23战车大队、第23后勤大队、第23工兵大队也加入到了清剿作战的行列之中,与第233步兵联队一起在熊本市市区内搜索着中**队的特战分队。

同时,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对熊本市的空袭力度也开始快速加大,一架架满挂着各型炸弹的歼轰7战斗轰炸机出现在了熊本市的上空,将一枚枚炸弹砸在熊本市内的一处处重要据点上。并且,中国空军的idf经国战斗机和强5e攻击机也开始出现在熊本市的天空中,并且出动的频率极高!这些战机都是直接从种子岛机场上起飞的,并且萨摩半岛上的枕琦机场和鹿屋机场在中国工程部队的抢修之下,已经能够满足超级句嘴鸟战斗机和雅克141k战斗机的起降。

在日军第23步兵师团加强对熊本市的清剿行动后,李正嘉少校率领的特战分队的行动越来越困难,在从三号目标向二号目标机动的途中就遭遇到了两支日军的巡逻队,幸好日军的巡逻队都只是班级规模,被李正嘉少校的特战分队轻松的消灭!但其他分队已经发来通报,遭遇过日军的排级巡逻队。

李正嘉少校微皱着眉头在无线电耳麦中提醒着那些战斗分队提高警惕,不要与日军纠缠。当李正嘉少校率领的特战分队逼近到距离二号目标还有五百米的时候,尖兵队员所在的位置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日制89式自动步枪的扫射声,随后便是95式自动步枪的射击声。

遭遇日军巡逻分队,排级规模,有装甲车和高机动车。尖兵队员的声音从无线电耳麦中传来。

坚持住,我们来了!李正嘉少校率领着其他的五名队员迅速冲了过去,特战分队的两名狙击手直接冲进了街道右侧的一栋依然开着大门营业的银行,两名狙击手手持05式微冲对着银行大厅内的保安、工作人员连续开火,将里面的人员全部打倒在地,两名特战队员直奔银行大楼的顶楼。

李正嘉少校率领着三名特战队员奔跑了百余米的距离,刚刚拐过一个街道路口,一阵密集的机枪弹雨便打在拐角处一栋大楼的墙壁上。在拐过墙角的瞬间,李正嘉少校在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便对着视线中的日军打出了一个点射和一发35毫米杀爆榴弹,轰的一声爆炸声中,一名日军步兵的胳膊被炸飞了出去,血肉纷飞。

李正嘉少校身后的两名特战队员在闪过拐角的瞬间,直接扛起了pf89式单兵火箭筒,对着日军的位置扣动了扳机,两枚火箭弹拖着白色的尾烟直扑过去,两团爆炸的火团中,一辆正利用m2h大口径机枪扫射的73式装甲运输车被炸成了一团火球,依托着装甲车开火射击的两名日军步兵也一同被爆炸的火球吞没。

哒哒哒,一名特战队员依托在一堆废墟的后面,端着一挺95式班用机枪对着日军的阵线猛烈扫射着,压制着日军的火力;其他几名队员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也对着日军巡逻队猛烈开火着。李正嘉少校在同伴的掩护下,贴着墙角奔到了尖兵队员的身旁,尖兵队员的大腿被一发流弹击中,鲜血染红了裤腿,此刻正蹲踞在一个水泥石墩后面对着日军还击着。

李正嘉少校从急救包中掏出绷带,俯身快速帮尖兵队员包扎了一下,举枪对着日军巡逻队的方向打出了一发35毫米杀爆榴弹,同时拔出一枚烟雾弹朝着身后扔了过去,而后背起尖兵队员就往其他几名特战队员的位置撤退过来。其他几名队员则迅速开火,以猛烈的火力掩护着李正嘉少校两人的撤退。

一架盘旋在附近的idf经国战斗机接到李正嘉特战分队的求援讯号后,迅速赶了过来,一枚gm65小牛空地导弹呼啸着从idf战斗机的机翼下发射出来,准确地击中在日军巡逻队的队列中,剧烈的爆炸声中,一辆73式越野吉普车和三名日军步兵被爆炸的火球吞噬!趁着idf经国战斗机的掩护,李正嘉少校率领着四名特战队员迅速撤过了拐角处,分散进了身旁的银行大楼和对面的一栋六层写字楼内!

李正嘉少校背着受伤的尖兵队员冲进了银行大楼的大厅内,寻得一隐蔽点的房间,让尖兵队员自己包扎伤口,他则直奔两名狙击手所在的楼顶!另外一名队员则在大厅里展开着警戒!另外两名队员在银行大楼对面的六层写字楼内建立起观察阵地,掩护着银行大楼。

发现一辆82式轮式装甲指挥车驶过!目标区域内的日军警戒兵力极多,这处目标的重要性超过三号目标!两名在楼顶各自找好了阵地的狙击手向李正嘉少校汇报着观察的结果。

立即呼叫战机对二号目标进行重点轰炸!请求使用大杀伤的攻击弹药!李正嘉少校在单兵通讯器中对着对面写字楼内的通讯兵下令道。

命令刚刚下达下去不到90秒钟的时间,二号目标方向便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这样的反应速度把李正嘉少校吓了一跳,正当他纳闷着空军部队什么时候反应速度达到这种级别的时候,一架澎湖空军的idf经国战斗机呼啸着掠过了银行大楼的上空。李正嘉少校知道刚才掩护自己分队撤退的肯定就是这架战机了,只是这架战机距离目标最近,被空中指挥部下令率先展开攻击了!

日军巡逻分队进入大厅!在底楼大厅执行警戒任务的特战队员突然在无线电耳麦中汇报道。

放上来了再干掉他们!动静小点!李正嘉少校微皱一下眉头,拔出加装着消音器的92式手枪,快步往楼下走去。

整个银行大楼共有五层,但底楼的楼层较高,整体高度与对面的六层写字楼相当。当李正嘉少校来到四楼的时候,听到了三楼传来的日军步兵踩着楼梯上来的声音,我在二楼!无线电耳麦中传了了警戒特战队员的声音,而在腿部受伤的尖兵队员也在二楼的一间较小的房间内隐蔽着。

上去五人,大厅还有两人。二楼的特战队员向李正嘉少校汇报着日军的情况。

李正嘉少校将身体贴在四楼楼梯口的拐角处,右手握着92手枪,左手拔出了腰间的匕首,仔细地辩听着日军的脚步声,从日军的脚步声,李正嘉判断得出来这些日军步兵正交替掩护着向上突击。

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现在李正嘉少校的面前,李正嘉猛的伸出左手将这名日军步兵搂在胸前,左手中的匕首直接划过了怀中日军士兵的脖颈,右手中的92式手枪对着楼梯拐角处正举着枪警戒的一名日军士兵连续扣动着扳机,数发子弹直接将那名日军步兵的脑袋打碎。只是那名日军步兵手中的89式步枪一直处于待发状态,在毙命的瞬间,放在扳机上的右手食指下意识地扣动了扳机,数发步枪子弹横扫过来,打在了李正嘉少校搂着的那名日军士兵身上,子弹穿过那名日军步兵的防弹背心,钻进了身体内,搅动一番后又从背后穿出,只是被防弹背心挡住了去路,最终嵌在了防弹背心上。

李正嘉少校丢下左手中的日军尸体,闪进了四楼的一间房间里,三楼楼梯口警戒的三名日军步兵在前面的两名同伴被突然击毙后,迅速做出反应,两名队员迅速举枪对着四楼,另一名日军步兵拔出一颗手雷丢上了四楼,轰的一声爆炸声中,炸飞无数玻璃和转头碎块!

砰砰砰!正当三名日军步兵准备向四楼冲击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射击声,两名警戒的日军步兵猝不及防到底毙命;刚投完手雷的日军步兵刚刚转身,一把匕首飞窜而至,扎中了他的脖子。扑哧!一股鲜血从脖子中喷涌而出,日军步兵惨叫着伸出左手去捂住脖子,右手中的89式自动步枪对着前面胡乱射击着,一枚821手雷丢到了他的脚下,轰的一声爆炸声中,整个人直接被炸成了一堆碎肉。

底层大厅的两名日军步兵听到楼上的动静后,一边呼叫着同伴,一边交替掩护着往上冲,只是刚冲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一阵密集的5.8毫米步枪子弹横扫过来,密集的子弹将两名日军步兵的小腿全部扫断,两名日军士兵嚎叫着倒在地上,只是片刻之后,一阵密集的手枪子弹便对着他们的脑袋射了过来,将两名日军步兵毙命。

将进入银行大楼内的日军步兵全部干掉后,李正嘉少校和另一名特战队员都赶到了二楼,迅速占据好了位置警戒着,防止日军的进攻;受伤的尖兵队员包扎好伤口后,也赶了出来,守卫着楼梯口的位置。

这时,执行对李正嘉少校标注的二号目标轰炸的战机群也抵达了目标区域的上空,由于这处目标被李正嘉少校标注为了五级的重点打击对象,空中指挥部一下子派出了四架歼轰7战斗轰炸机和一架轰6丙型轰炸机!四架歼轰7战斗轰炸机以双机为编队,轮番飞抵了目标区域的上空,八枚500公斤级的燃烧空气弹被投了下去,剧烈的爆炸声中,整个职业技术学校极其学校外面三百米的区域内被炸成了一片火海!爆炸产生的烈焰快速的燃烧着周围的空气,蹲在距离目标区域五百米远的银行大楼楼顶上两名狙击手都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在快速地向着爆炸的方向涌动着!

八枚燃烧空气弹爆炸之后,四架歼轰7战斗轰炸机又折身返回到了目标区域的上空,一连十六枚250公斤级的低阻炸弹被丢了下去,如同爆豆般的爆炸声从目标区域处传来,震碎了银行大楼内的所有玻璃,就连大厅内的银行柜台上的防弹玻璃板都被直接震得满是裂痕;伏在地上的李正嘉少校感觉到地面在剧烈的震颤着。

四架歼轰7战斗轰炸机爬升到八千米的高度中,飞离了目标区域的上空,那架轰6丙轰炸机俯冲到了距离目标只有八百米的高度中,机翼下的两个巨大的黑点从空中掉落下来,银行大楼上的两名狙击手看着落下的黑点,手心中都忍不住地不停冒出冷汗,直到看到两个黑点砸落在目标区域范围内,才赶紧长大嘴巴微松了一口气!

轰!轰!两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职业技术学校的位置传来,银行大厅柜台上满是裂痕的玻璃板直接被震得散落下来;尽管李正嘉少校长大着嘴巴,但耳朵中仍在全师嗡嗡的轰鸣声,口中也被震得吐出了一口鲜血!

目标确认摧毁!两名狙击手从楼上跑了下来,对着李正嘉少校高声叫道。

撤!李正嘉少校也高声地回答着,尽管如此,他依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很低。

以后再也不离3000公斤级的炸弹这么近了,他娘的,实在是受不了!李正嘉少校叫喊着对着其他几名同样口鼻中留着血的特战队员说道,而后带着几名特战队员趁着日军被炸蒙的时机,快速地撤离了这里,向着下一个目标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