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3 杀人无形2

3.杀人无形(2)

在浓浓的夜色中,来自日本中央方面军直属部队的官兵们将一辆辆满载着化学炮弹的卡车直接送到第4师团、第2师团、第2炮兵旅团和第17师团的炮兵阵地上,在他们的监视下,让各个师团和旅团的炮兵们将一箱箱炮弹运送到各个炮位上。

一阵急促的紧急集合的哨声在第4机步师团第4防化大队的阵地上响起,正在睡梦中的副大队长木村正雄少佐猛地从行军**坐了起来,快速地套上凯夫拉防弹背心,抓起防弹钢盔冲出了野战帐篷,一边系着钢盔的扣子,脑子中一边快速地思考着,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中涌起。

果然,在第4防化大队的驻营地集结完毕后,大队长便直接下令全大队携带所有装备开赴一线,在湖南市外围的各个交通隘口和制高点待命!

木村正雄少佐奉命带领一个小队在湖南市西郊的雨山阵地待命!当木村正雄少佐向大队长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大队长也只能摇摇头,因为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这道命令是师团长岩川长生少将亲自下达的。

在一辆96式轮式装甲车改装而来的防化装甲车内,木村正雄紧锁着眉头思考着到底发生了什么,或是即将会发生什么,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二部日本分局的一名成员,在日军围攻中国第43空降师的战斗期间为中国方面提供了许多日军第4机步师团和日军其他师团部署方面的情报。正是许多和他一样的情报人员的努力,配合上中**队的侦察卫星和无人侦察机的全力侦察,使得第43空降师能够及时做出针对性的兵力调整,为第43空降师坚守住阵地立下汗马功劳!

此刻,木村正雄少佐能够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威胁正向着湖南市和甲贺市内的中国空降部队扑来,只是作为一名潜伏在日军之中的中下级军官,他的部队已经调动,但他到现在却毫不知情。

“防化部队全部出动……前出到一线阵地,这是在为接应前线部队作准备…中**队要使用生化武器?不可能,中**队目前依然控制着战场的局势,不会做出这样在道义上和舆论上都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来。日本军队要使用化学武器?……对,目前日本军队急需打破目前滋贺县战场的僵局,将集结在这里的重兵集团南下保卫南本州岛……”仔细分析着目前的局势,逐渐看出眉目的木村正雄少佐不禁冷汗淋淋!

木村正雄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再次将整个思绪整理了一遍后,更加确认了自己的判断,他知道即使自己判断失误的话,但日军肯定有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这点是绝对不会出错的!况且现在被日军包围住的第43空降师早已力竭,任何细小的疏忽都可能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木村正雄乘坐的防化装甲车停了下来,木村正雄知道到达预定位置了,木村正雄看了一眼战车内的无线电通讯器,快速地思考着如何快速将情报传送出去的方案!

“小仓少尉,我肚子有点疼,到医护分队那里帮我取点药过来!”木村正雄右手捂着肚子,对着车舱中的一名少尉军官说道,少尉军官不敢怠慢,赶紧打开车门离开了。

随后木村正雄又让车舱内的两名防化兵到外面去检查整个分队的准备情况。在两名防化兵离开战车后,木村正雄少佐立即反手将车门锁死,同时又将战车的上盖门全部锁死。随后,拔出了佩带的自卫手枪,弯身走到战车驾驶员的身后,对着驾驶员的脑门开了一枪。

战车内的枪声吸引了周围防化兵的注意,纷纷敲着战车的铁门询问着里面的情况,木村正雄少佐在无线电通讯器前坐下,熟练地操纵着无线电台给甲贺市的中国空降部队指挥部发出了“日军即将使用化学武器”的加急电报!

顾不上等待中国空降部队指挥部的回电,木村正雄直接切换到了国际公用频道,发出“日军即将使用化学武器”的讯息!

“雨山阵地发现有无线电正在与甲贺市的支那军队联络,是支那的间谍!立即抓住他!”第4机步师团的指挥部内,电子监听分队很快监听到了木村正雄发送的电报,留守在这里的日本中央方面军的陆军大佐大声咆哮道,“抓住他,我要亲手宰了他!命令各炮兵部队立即开火,立即对支那空降阵地发射一号武器!”

“不要浪费时间了,直接击毙!炮兵部队立即对支那空降阵地进行急速射!”第4机步师团师团长岩川长生少将紧锁着眉头直接下令道。

命令很快传达到了雨山阵地,驻守在雨山阵地上的日军步兵很快找到了那辆泄密的装甲车,两枚“卡尔·古斯塔夫”火箭弹拖着橘红色的尾焰直扑那辆装甲车,在一团爆炸的红色火球中,木村正雄与他发送的电报一同中断在了雨山的夜空之中。

甲贺市,中国空降部队指挥部。

“参谋长,接到第4师团爱国者七号传来的密电,日军即将使用化学武器。”一名作战参谋接到木村正雄的电报后,直接飞奔到第15空降军参谋长过晔少将休息的小房间内,推醒过晔少将汇报道。

“立即命令各部立即加强戒备!所有部队进入阵地!”过晔少将的睡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直接大声地下令道。

一道道命令很快下达下去,只是这时甲贺市的夜空中已经传来了日军炮兵发射的203毫米和155毫米榴弹摩擦空气的声音!

“发紧急信号!”过晔少将奔到指挥室的电台前,一边让通讯兵向各部发送加急电报,一边对着门口的警卫员高声命令道。同时,过晔少将也抓起两支信号枪冲出了指挥部。

“砰砰砰……!”连续八枚红色信号弹被打上了天空,在遍布弹丸的甲贺市上空八枚红色信号弹显得格外醒目!正在各个阵地上警戒的中国空降兵们顿时大吃一惊——这是遭受核生化武器攻击时的警报讯号!

“陈雷,接替指挥。”就在中国空降部队指挥部外面的一栋废墟建筑物内,依靠这墙壁假寐的澎湖空军直属搜救中队中队长张旭上尉见到红色信号弹后大声对着身旁的一名空降兵少尉吼道,随即抓起战术背包便直奔指挥部的作战指挥室。

奔跑的同时,张旭上尉已经从战术背包中拿出了防毒面具带上,满是焦急,他知道正在指挥部宿舍休息的于荣荣少校没有防毒面具!

“轰!轰!轰!”日军发射的炮弹已经开始落在中国空降兵指挥部所在的学校内,炮弹一炸开,一股股白色的烟雾便开始在夜色中弥散开来!

“砰!”张旭上尉冲进地下室,一下子撞进了指挥室的大门,直奔指挥室武器柜中,从里面取出一个防毒面具,直奔于荣荣少校所在的休息室,当她冲进去的时候,于荣荣少校已经被指挥部的参谋们叫醒,正在穿着防弹背心。

“先戴上这个!”张旭上尉奔跑过去,把防毒面具给于荣荣少校戴上,戴好防毒面具后才微松了一口气,在防毒面具中大口的喘着气,而他受伤的右腿伤口处传来阵阵的疼痛!

只是日军在发现情报外泄后,便直接下令开炮,西线的第4机步师团率先开炮,随后东线、北线和南线的日军各部也同时开火,一时间无数发装载着化学武器弹头的203毫米、155毫米炮弹和227毫米火箭炮弹呼啸着砸落在湖南市和甲贺市内的中国空降部队阵地上。并非所有的阵地上的中国空降兵都如指挥部的张旭上尉和于荣荣少校那样的幸运。

湖南市的中国空军第43空降师第127空降团距离日军第4机步师团最近,所负责的区域正是日军第4机步师团的打击范围之内,当第127空降团接到指挥部的命令时,日军第4炮兵联队发射的炮弹已经砸落在了第127空降团的阵地上!

一处废弃的写字楼地下停车场内,第127空降团的指挥部就临时设立在这里,尽管先前曾接受到了一份不明身份的无线电传来的明码电报,第127空降团团长张德海上校被警卫员叫醒后,不敢大意,赶紧下令各部加强防备!只是第127空降师防守的湖南市被日军占领了三分之一的区域,经过连续一个月的激战,许多连排已经失去了建制,许多部队都是以小分队在各自划定的区域内独自坚守着阵地,许多小分队之间的联络全部是依靠单兵无线电联系的。这样的联络方式显然无法在第一时间通知到各个部队;而当张德海上校收到过晔少将传来的紧急电报时,日军的炮弹已经砸落在了第127空降团的阵地上。

“命令所有部队进入阵地,阻击日军进攻!呼叫空中火力支援!”张德海上校拿着步话机下达着一道道命令,额头上焦急得满是汗水。

“团长,你戴上防毒面具。”戴着防毒面具的警卫员拿着一套防毒面具奔到张德海上校的身旁,焦急的说道。

“医护连吗?立即派出医护人员前往各一线阵地,救治伤员。”

“防化连吗?防化连展开,展开防化消毒作业,团警卫连保护防化连的安全……呜…”

看着团长依然拿着步话机,不断地下达着一道道命令,而炮弹爆炸散发的毒气已经涌进了地下停车场内,空降兵的周围已经开始被毒气的白雾所笼罩。

“滚开!”张德海上校一把推开警卫员,拿着步话机继续下达着命令,“炮兵营,调集所有火炮,对日军炮兵阵地展开压制性射击,不惜代价给我将日军炮兵阵地压下去。”

“轰轰轰”连续十数发大口径炮弹砸落在第127空降团指挥部所在的写字楼,威力巨大的203毫米杀爆榴弹将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写字楼直接炸踏,无数碎石砖块垮塌下来,将地下停车场的出入口直接封堵住。

“你,立即组织人把出口炸开,把指挥部立即转移出去。”张德海上校听到出入口被炸踏的废墟堵住后,立即转身对着身后的警卫员命令道。

“团长,你赶紧把防毒面具戴上!”警卫员语气愈发的焦急,张德海上校有些恼怒地一把抓过防毒面具,将警卫员推开,警卫员赶紧转身离开,带着几名团部的参谋拿着炸药便往停车场的出入口奔去。

“幺洞幺,幺洞幺,我部遭到日军机械化部队冲击!进攻的日军全部是第4师团的重装部队!”正当张德海上校准备带上防毒面具的时候,挂在脖子里的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急促的汇报声。

使用化学武器,让中国空降部队受影响,而后直接利用具备三防装置的重型战车前行突击!而中国空降比戴着防毒面具,甚至穿着核生化防护服,机动性能和视野势必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加上是夜间作战,中国空降兵们先进的单兵夜视仪的使用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中国伞兵只能利用着自动步枪上加装的夜视瞄准仪充当着夜视装备与日军作战着,第127空降团将处于一个极为不利的境地之中。

“各部注意,我是幺洞幺,放过日军的坦克,重点打击日军的步战车和装甲运兵车。”张德海上校的脑子中快速地思考着应对之策,直接下令道。

就在第127空降团指挥部外面的湖南市市区内,日军炮兵部队猛烈炮击的火光将整个城市的夜空映得通红。其实在日军发起炮击的时候,湖南市和甲贺市的天空中正有中国海军第3舰载机联队的四架歼-11H战斗机在执行这空中警戒任务,在发现日军炮击后迅速扑向了日军开火的炮兵阵地。而附近的天空中根本没有中国的战机,根本无法为第43空降师提供有效的空中火力支援。

湖南市市区内的一栋被炮弹炸得面目全非的厂房内,第127空降团一营一连连长谢天上尉正倚着靠近街道的一堵破墙后面,手中握着一具PF89式单兵火箭筒。外面的街道上传来日军90式主战坦克碾过路面的沉闷轰鸣声!

哒哒哒,90式主战坦克上的M2H重机枪对着街道两侧的废墟扫射着,威力巨大的大口径机枪子弹在墙壁上打出一排排的弹孔;轰轰轰,89式步战车的35毫米机关炮弹爆炸的声音也随后传来,谢天上尉能够听到墙壁被打碎的声音。

谢天上尉紧握中手中的火箭筒,仔细辩听着墙壁那侧街道上的动静,他在等待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过去后,对坦克后面的89式步战车发起致命一击!现在的他只能祈祷,祈祷着不要有日军的子弹和炮弹打到自己身后的墙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