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9 大国角逐3

9.大国角逐(3)

“点火,发射!”低沉的命令同时在K132“别尔桑罗德”和K173“坦波夫”号巡航导弹核潜艇的指挥舱内响起,两艘“奥斯卡Ⅱ”级核潜艇指挥舵后面的甲板上,一扇扇SS-N-19“海难”反舰巡航导弹发射筒的舱盖门迅速打开。

一枚枚体型修长的“花岗岩”穿过数十米的海水冲出海面,一声声巨大的咆哮声中,一枚枚导弹的发动机成功点火,呼啸着直冲蓝天,扑向了日本海军的第4护卫队群。

虽然第4护卫队群中也编制由一艘“太风刀”级防空导弹驱逐舰,但这型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战舰根本无法为第4护卫队群提供起有效的防空火力网,当第4护卫队群众的“泽风”号驱逐舰发现五十公里外的高空之中以2.5倍音速高速袭来的导弹时,只能一边拉响战斗警报,一边前往舰队的最前方准备拦截导弹,只是舰尾的那具发射“标准-1MR”中距防空导弹的MK-13-4型单臂导弹发射装置在高速袭来的“红色海难”面前是那样的单薄。

尽管第4护卫队群中的八艘日本海军战舰都努力到了最后一刻,但他们的努力除了换下了三枚SS-N-19反舰导弹外,没有取得任何的效果。威力巨大的“海难”反舰巡航导弹横扫了日本海军的八艘老旧的驱逐舰和护卫舰,整个第4护卫队群自被第一枚导弹命中开始,只在海面上坚持了三十分钟的时间,便全部沉入了海底,九百多名日本海军的官兵随着战舰一起沉入了日本海的海底。

就在日本海军第4护卫队群覆灭的时候,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海参崴港,以两艘法制“西北风”级两栖登陆舰为核心的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的登陆舰队在十余艘护卫舰和大型导弹艇的护卫下,满载着太平洋舰队直属的独立海军陆战师驶出了港口,驶进了已经没有了日本海军水面舰艇部队的日本海。

在俄罗斯海军太平洋舰队在日本海对日本海军大打出手的时候,朝鲜人民军陆军第10军团也在日本海沿岸的港口登船,前往日本参战。

部署在中朝边境地区的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只是一支后备部队,其编制与38线附近的步兵军团比起来有着天壤之别,但此次征战日本,朝鲜人民军直接将同样部署在中朝边境的第8军团中的三个步兵师、炮兵旅和直属反坦克营划归到了第10军团的战斗序列之中,使得第10军团成为了拥有五个步兵师的标准步兵军团!其配属的炮兵部队更是超过了38线地区的一线步兵军团,成为了朝鲜人民军中各个步兵军团中编制规模最大的一个军团。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海上颠簸,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的第15步兵师终于在日本九州岛福冈县的芦屋地区登陆,登陆后的朝鲜人民军在中**队的引导下,迅速向北九州的关门海峡沿线集结。

关门海峡是日本九州岛和本州岛之间的一处海上交通要道,海峡两岸原本有三条海底隧道和一座海上大桥连接着,只是随着战争的爆发,关门海峡上的关门大桥已经被中国战机摧毁,随着中**队在北九州地区登陆,日本方面迅速切断了三条海底隧道,使得关门海峡成为了本州岛与九州岛之间的一条天然防线。

在中国海军的第3陆战旅占领北九州市后,便一直驻守在这里,监视着海峡对岸的本州岛下关地区的情况,并于下关地区的日军守军展开了激烈的炮仗,双方的炮兵一直在进行着激烈的对轰战。尽管第3陆战旅参加炮仗的部队只有一个炮兵营,但中**队只是占据着战场的制空权,使得第3陆战旅炮兵营在炮仗中依然占据着战场的主动权。

在7月16日下午两点钟的时候,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第15步兵师经过两个小时的急行军终于从芦屋地区抵达了北九州地区,在中国海军第3陆战旅的引导下,快速地进入到各自预定的阵地之中。

就在朝鲜人民军第15步兵师进入关门海峡北九州一侧的阵地的时候,在福冈县西部沿岸的各个港口上,一艘艘飘扬着朝鲜国旗和中国国旗的民用运输船正在中国海军的引导船的引导下有序地驶入港内,卸下一队队略带疲惫的朝鲜人民军陆军官兵和他们驾驭的有些陈旧的武器装备。

就在朝鲜陆军在北九州登陆的时候,北九州的上空也掠过一架架对中**队和九州岛日本民众都很陌生的战机,那些喷涂着陆军迷彩涂装的战机掠过北九州的上空,降落在北九州机场上。而此刻的北九州机场,机场上原本驻扎的中国空军已经撤离,只留下了部分空军指挥人员和一个弹炮混编防空连、一个机场警卫连。看着一架架比自己年龄都大的战机降落在北九州机场的机场跑道上,负责中朝空军联合作战的中国空军指挥官和机场警卫连的官兵们都忍不住掏出自己携带的数码相机,将这些在国内只能在军事博物馆看到的战机拍摄下来,以留作纪念。

到了7月16日傍晚时分,北九州岛地区一下子涌入了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的八万大军!看着一个个面容略带着菜色、精神状态却格外饱满的朝鲜人民军官兵,驻扎在北九州地区的中国海军第3陆战旅的官兵们都有些充满着好奇,他们迫切地想知道这个一直叫嚣着要统一朝鲜半岛的国家的军队到底战斗力如何。

在第3陆战旅的野战指挥部内,第3陆战旅旅长周卫国大校宴请了刚刚抵达北九州地区的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军团长吕胜男大将。

简单的晚餐之后,周卫国大校带着吕胜男大将来到了位于北九州若松区的第3陆战旅指挥所,考虑到朝鲜人民军的实际情况,周卫国大校没有在信息化指挥系统上向吕胜男大将介绍战场的情况,而是铺开一张高比例的北九州和下关海峡的地图,在地图上向吕胜男大将介绍了一番目前战场的情况,“根据我们的情报,日军在下关地区部署的兵力为两个步兵联队,一个战车大队,一个炮兵联队和一个守备旅团,拥有一个营的重型装备,大口径野战火炮的数量不超过六十门,总兵力在1.5万人左右。贵军兵力是日军的五倍有余,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不知贵军准备在今晚几点发起进攻?”

“现在是东京时间19点20分,我军休整四个小时后将对下关地区发起进攻!在伟大领袖金恩正的思想指导下,我们第10军团的官兵必定会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横扫日本帝国主义的小股守军……”

“需要我部提供炮火支援吗?”耐心地等到吕胜男大将将那套长篇大论扯完,周卫国大校才开口说道。

“不必,谢谢!伟大的朝鲜人民军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在短时间内消灭下关地区的日本守军,打开关门海峡的突破口!”

“那我们就在此静候佳音了!”周卫国大校微笑着说道,这正是中**队想要的结果。

又寒暄了几句之后,吕胜男大将便带着自己的警卫连离开了第3陆战旅的指挥部,吕胜男乘坐的装甲车离开不久,周卫国大校便抓起了指挥部内的电话机,“炮营,停止炮击,休整四个小时,11点30分进入阵地待命!”

当时间定格在东京时间7月16日23点30分的时候,北九州地区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滚雷般的响声,无数橘红色的弹丸高速掠过关门海峡上空,扑向了海峡对岸的下关地区。

“乖乖,有点当年咱们教训越南猴子时候的风采嘛!”站在北九州若松区西侧的石峰山上,第3陆战旅旅长周卫国大校在几名作战参谋和警卫员的陪同下,观看着此刻关门海峡上空正由朝鲜人民军上演的死亡流星雨。

“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下辖有第10炮兵旅,第8炮兵旅和第7火箭炮旅三个旅级规模的炮兵部队,五个主力步兵师也各自下辖有一个炮兵联队,加上五个师属反坦克炮兵营和各步兵联队下属的炮兵分队,第10军团拥有的各型野战火炮就超过了五百门,与我军一个集团军的炮兵规模相当!”一名作战参谋看着满天遍布的弹丸,有些担忧地说道。

“现代战争比拼的不是火炮数量!日军的炮兵开始反击了!”周卫国大校对于这样一个盟友显然并不在意,在他看来,尽管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装备的火炮数量惊人,但在一支信息化炮兵部队面前,只有被动挨打的份,跟不要提对方拥有的制空权优势了。

与海峡对岸的日军进行了多日炮仗的中国海军第3陆战旅知道,下关地区的日军炮兵主要装备的是日制75式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和FH-70式155毫米牵引火炮,那些75式自行榴弹炮凭借着优异的机动性能,一直采取着打了就跑的方式与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炮兵对阵着,至于那些无法快速机动的FH-70式牵引榴弹炮则布置在下关市东郊和北郊的山地之中。虽然第3陆战旅炮兵营在空中力量的支援下一直压制着日军的炮兵,但数日炮仗也没有能够摧毁多少日军的火炮。现在,缺乏火炮定位雷达的朝鲜陆军炮兵部队想要消灭日军的炮兵部队显然有着极大的困难,况且部署在北九州机场的朝鲜空军此时并没有出现在战场的天空中。

激烈的炮仗进行了半个小时,整个下关地区被打成了一片火海,燃烧的城市照亮了整个关门海峡!透过下关地区的火光,可以看到北九州一侧的各个港口和海滩上,数十艘朝鲜海军的数十艘南浦级小型登陆艇和攻防Ⅱ型小型气垫登陆艇正满载着全副武装的朝鲜人民军陆军官兵驶离了港口,向着海峡对岸的下关地区发起了冲锋。

“朝鲜海军由于缺乏燃油和经费,几乎都不出港进行战备值班巡逻,这次居然一下子出动了32艘南浦级登陆艇、24艘攻防级气垫船和18艘清津级炮艇,看来朝鲜海军也想从日本分杯羹啊!”看着火光中隐约可见的朝鲜登陆艇,周卫国大校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冷笑着说道,“不过这杯羹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朝鲜人民军首批投入进攻的部队有多少?”周卫国大校转身问着身后的作战参谋。

“第15步兵师的直属轻步兵大队、直属侦察中队和第15步兵师第43联队第一大队!”作战参谋迅速开口汇报道。

在作战参谋回答着周卫国大校提问的同时,在关门海峡中,数十艘朝鲜海军的小型登陆艇已经高速驶向了海峡对岸!

“砰砰砰!”密集的照明弹从下关地区的日军阵地上发射出来,在关门海峡上空炸响,顿时间整个海峡被照的如同白昼一般,数十艘朝鲜海军的小型登陆艇顿时暴露在日军守军的视线之中,紧接着密集的12.7毫米机枪子弹、40毫米榴弹和20毫米机关炮弹便从下关地区的海岸线地区喷涌而出,组成密集的交叉火力封锁着关门海峡。这是下关地区的日军守军为关门海峡对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准备的,只是首先品尝到日军杰作的却是对参加对日作战格外积极的朝鲜人民军。

密集的弹雨中,不断夹杂着一枚枚拖着艳丽尾焰的反坦克导弹,尤其是日本陆军装备的ATM-4型96式“重马特”多用途导弹,终于在反登陆作战中发挥出了其研制之初就设定的反登陆艇的作用。日军一个96式多用途导弹排的首轮齐射居然就一下子击沉了三艘朝鲜海军的南浦级小型登陆艇,如此辉煌的战绩令下关地区的日军守军顿时士气大增。

“开炮!”关门海峡南岸和东岸的北九州沿海地区,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下辖的五个步兵师直属的五个反坦克营的60门D-44反坦克炮沿着海岸线一线摆开,炮口直指海峡对岸,为登陆部队提供着及时的直射火力支援。

一门门D-44反坦克炮不断喷射出一团团灼热的火焰,一枚枚85毫米杀爆榴弹呼啸着直扑海峡对岸的日军火力点,一连串的爆炸声中,不断有日军的火力点直接被呼啸而至的炮弹打成废墟。

同时,朝鲜人民军第10军团各部装备的122毫米和107毫米火箭炮也再次对关门海峡对岸的下关沿海地区进行着火力覆盖。无数火箭弹拖着艳丽的尾焰如同夜空中高速掠过的精灵窜过了关门海峡,只是这些精灵给对岸带去的是死亡和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