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钳形攻势2

远征无弹窗 19.钳形攻势(2)

两辆90式主战坦克和四辆89式步战车组成的“溃退”下来的日军战车分队,沿着525公路一路望风西逃。『言*情*首*发为了营造出真实的被击溃的效果,这六辆战车在出发前,仲晓杰少将特意让人用机枪对着战车扫了几梭子,其中两辆皮厚的90式主战坦克还用火箭筒从正面轰了一下主前装甲,使得看起来刚刚经历过一番激战。

“日军警戒阵地!”形势在最前方的90式主战坦克突然在车载无线电中利用暗语向仲晓杰少校汇报道。为了保持联络,每辆战车内都携带了一台中国陆军制式的单兵电台,以备联络之用。

“正面接触,绕过去之后再吃掉它。”仲晓杰少校迅速下令道。

就在仲晓杰乘坐的0801号89式步战车前方三十余米处的地方,编号3503的90式主战坦克缓缓停了下来,道路两边的丛林中,两名持着89式自动步枪的日军步兵走近了坦克。

“你们是哪个部分的?”两名日军步兵扫视了一下几辆战车的号码牌后,利用着略带名古屋口音的日语开口问道。

“富士教导团的,支那军队在烧津地区登陆,静冈市已经被支那军队占领了,富士教导团被打散了,我们奉命撤往名古屋,加强名古屋的防御力量。”90式主战坦克上的一名中国少尉操着浓厚的关东口音的日语对着两名日军步兵扯道。

“纳尼,支那军队不是主攻丰桥地区的吗?现在应该进攻蒲郡市才对,怎么会直接进攻静冈市?”一名日军中士有些不相信,只是也没有起疑心。

“八嘎,那是支那人的声东击西,静冈才是支那军队主攻的方向!我们富士教导团就是在从富士前往静冈市的路上遭到支那战机群的轮番攻击才被重创的,从静冈市到这里,我们已经遭遇了三次支那军队,看看我们战车上的弹痕。”少尉叹息着说道,语气中带着一阵的恼怒,“你们的指挥官难道没有告诉你们战场的实际情况?该死,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支那军队的饿主攻方向吧,该死的支那战机,采用的电磁干扰让我们的战车通讯器使用时都时好时断……”

“有支那军队追过来吗?”步兵有些担心地问道。

“没有,只有该死的支那战机,如同幽灵一般,总是在我们头顶上空乱窜,真不知道航空自卫队的那帮家伙们都死哪去了!好了,中士,麻烦你带个路,我的战车还要尽快赶到名古屋,好几支部队都在往那里赶,我们将在名古屋给进攻的支那军队以重创!”少尉军官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对着战车下面的日军步兵说道。

两名日军步兵没有怀疑,对着身后的丛林吹了一下口哨,而后迅速在公路右侧站立,中间空出一个仅2.5米左右的路口,显然道路其他地区被他们埋设了地雷,整条公路只有一条供单车通行的安全通道!

六辆战车迅速沿着两名日军步兵标出的通行通道开了过去,只是开过五米长的雷区后,六辆战车并没有加速前进,而是迅速抢占了公路两侧,炮管对准了公路两侧的丛林,最后一辆89式步战车上的炮塔直接对准了公路上指路的两名日军步兵。两名日军步兵还未反应过来,89式步战车炮塔上的7.62毫米并列机枪便喷射出致命的火舌,顷刻间将两名日军步兵扫倒在地。

其他的五辆战车透过车载观瞄系统,也很快找到了隐藏在公路两侧丛林中的日军警戒阵地,密集的35毫米机关炮弹和12.7毫米机枪子弹横扫过去,直接将这个日军的警戒阵地打成了废墟。两辆89式步战车的尾舱门迅速打开,十六名陆军步兵从战车中冲了下来,四名步兵在公路上做着通行标记,其他十二名步兵则冲进了两侧的丛林,确认日军警戒阵地已经被彻底摧毁。

清扫了这个日军的警戒阵地后,六辆战车又回到了公路上,加大马力轰鸣着继续前进。

在第41装甲旅第5纵队出发之后,第41装甲旅旅长丁祥月大校迅速对原先的作战计划进行了调整,按照原定的作战计划,第41装甲旅将从蒲郡市东面对其展开正面进攻,夺取蒲郡市,为第31集团军主力西进进攻名古屋都市圈打开前进通道!但仲晓杰少校率领的第5纵队利用着日制装备的伪装,沿着蒲郡市北郊的525公路直接绕过蒲郡市,直扑名古屋都市圈东郊的冈崎、安城一线。

留下了旅属装甲警卫营继续保持着对蒲郡市的监视,旅主力的四个装甲营、机步营和两个侦察营全部抽了出来,装甲一营、二营、炮兵营和工兵营直接沿着第5纵队前进的525公路向西前进;侦察一营将沿着蒲郡市北郊群山中的公路向西搜索前进,寻找可能隐藏在山林中的日军;其余各部将以侦察二营为先导,绕到丰川市西南郊地区,沿着1号公路西进,直扑冈崎市。

数百辆96A主战坦克、86A步战车等重型装备很快行动起来,沿着各条公路向着各自划定的行军路线前进着。经过第41集团军军长李成浩少将专门加强后的第41装甲旅从原先的10个营级单位增加到了14个营,总兵力更是从之前的4000人增编到了6500人!使得第31集团军军长李智林少将在第41装甲旅编入第31军的战斗序列后的第一次视察时,吓了一跳,以为第41集团军调来了两个旅!两百余量96A主战坦克,使得第41装甲旅拥有强大的突击能力,在渥美半岛登陆以来就一直被第31集团军作为了主力突击部队。

与此同时,接到第41装甲旅汇报的绕过蒲郡地区,直扑名古屋都市圈的作战计划后,第31集团军军长李智林少将也迅速下令正在丰桥地区清剿日军残敌的第86机步师主力集结待命;同时向任超中将上报,请求将正在渥美半岛执行安全警戒任务的第164陆战旅装甲一团调到丰桥地区接替第86机步师执行城市清剿作战。

当任超中将将第164陆战旅装甲一团调到丰桥市地区接替第86机步师执行起丰桥市区的清剿战斗任务的时候,仲晓杰少校率领的第41装甲旅第5纵队的两个日制战车连已经抵达了蒲郡市西郊的额田郡。

利用着日军制式装备的伪装和突然的打击,仲晓杰少校率领的战车分队一路连续摧毁了日军的五处警戒阵地,而己方只有三名官兵在清扫战场时被日军打伤,出击的39辆战车全部完好。在抵达额田郡外围后,仲晓杰少校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率领着麾下的两个连投入到了对额田郡的进攻之中。

尽管之前的战斗中,已经有日军的警戒阵地向后方发出了“一支装备着日本战车的支那军队,正沿着525公路向西前进”的讯息,仲晓杰少校判断日军受制于通讯系统被中**队干扰,战场上的日军部队并没有全部得到消息。并且仲晓杰少校的分队在前进途中,不断向日军警戒分队传达“中**队主攻方向是静冈县”的假消息,这个假消息肯定也被日军警戒分队传回了后方,日军后方指挥部现在肯定也是一团乱麻。

7辆73式装甲运兵车上搭载的步兵迅速切断了额田郡与蒲郡之间的公路线,由于连接两地之间的公路正好穿行在两座山丘的山谷之间,使得第5纵队仅两个步兵排的兵力就可以切断两地之间的联系。剩余的14辆90式主战坦克和18辆89式步战车则摆出“急行军”的队形直接沿着公路冲进了额田郡内!

面对着突然出现在额田郡市区内的数十辆90式坦克和89式步战车,额田郡市区的日军守军只是充满着诧异,根本没有进行阻击。在过去的时间内,额田郡的守军见到了大量的部队从城市中穿行而过,只是大部分部队都是搭乘着卡车的轻装部队,并且基本上都是自西向东前进的,向这样自动而来的重装部队,却是第一次看到。额田郡内的日军守军只是一边向上级汇报情况,一边向这些“友军”打听东面战场的情况。

“蒲郡以东地区已经全部失守,中央方面军总指挥部已经下令外围的所有部队向爱知市和名古屋市集结,在那里与支那军队进行决战。”按照仲晓杰少校的指示,冲进了额田郡市区内的第5纵队的官兵们又开始散步新的谣言。

“我们怎么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两轮宣传之后,额田郡的日军守军便开始动摇起来,毕竟他们的通讯设备并不是持久能够使用的,断续使用的时候里面也经常充满沙沙的杂声。

“丰川和丰桥地区的守军都从1号公路撤离了;蒲郡地区的守军奉命坚守阵地,阻击支那军队,消耗支那军队的进攻力量。你们的任务应该与蒲郡地区的守军一样吧!”

“八嘎,为什么要我们留下来当炮灰,你们重装部队全撤了,我们这些轻装部队怎么抵挡得住支那军队的进攻。”额田郡的日军守军在第5纵队官兵的煽动下终于躁动起来。

“我们需要赶路了,支那战机一会又该来了,我们整整一个战车大队被支那战机炸得只剩下两个中队,并且支那侦察分队已经出现在了那里,我们的战车已经跟他们交火了两次。”第5纵队的官兵们又开始指着战车上机枪子弹的弹痕说事,同时装出很焦急的样子,摆脱开额田郡日军守军的热情询问,急着赶路。

“支那战机,各车隐蔽!”仲晓杰少校大声地对着被额田郡日军守军拦住的几辆战车说道,一辆辆战车迅速加大马力咆哮着撞开街道两侧的建筑,躲进建筑内。片刻之后,两架中国陆军的直-9WA武装直升机出现在了额田郡市区的上空,两辆没来得及规避的89式步战车很快被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发现,两枚红箭-8E反坦克导弹呼啸而下,直接将两辆战车炸成了两团火球。

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又向着额田郡市区内倾泻了二十余枚火箭弹后便飞离了这里,扑向了西侧的安城地区。

当两架直-9WA武装直升机飞远后,第5纵队的官兵和额田郡守军从建筑物中紧张地走了出来,仲晓杰少校满脸怒火地走到一名日军中尉军官面前,抬手就是两个耳光,大声斥责道,“八嘎,让你的部下赶紧让开,不要挡着我的战车前进!”

“嗨!”中尉军官赶紧低头说道,在他看来两辆被中**队武装直升机击毁的战车就是因为被自己的部下牵制住才没有能够及时躲避的。

“我们对道路不熟悉,你能不能找几个人帮我们带路。”仲晓杰少校的口吻缓和了一些,“在行军途中,我们就因为道路不熟悉,损失了好几辆战车!”仲晓杰少校抬眼望了望四周,低头叹息一声,似在自言自语,只是声音却可以让周围的几名日军官兵清楚听到,“哎……支那军队空地一体化进攻,这里坚持不了三个小时。”

“长官,我们中队能否与你们一起行动,战车部队需要步兵部队的支援。”日军中尉沉思片刻,抬眼望着仲晓杰少校,充满着期盼。

“这个,你们的长官不会同意的,毕竟额田郡也是军事重地!”仲晓杰少校显得有些犹豫。

“我就是这里的最高长官,我们的电台在支那战机的空袭中被炸毁了,我们中队的任务是支援蒲郡地区的守军,蒲郡地区已经失守,我们中队原先的任务也就中止了!”日军中尉振振有词。

“好的,中尉。现在起你的中队与我们战车大队一同行动,立刻集结你的队伍,我们需要尽快出发,再晚支那军队就该追上来了!另外,将你中队装备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全部给我们,我们的战车上携带的防空导弹全部用光了,我们的战车急需防空导弹来对付支那军队的武装直升机。”仲晓杰少校很是爽快地答应了日军中尉的要求,同时以命令地口吻让日军中尉交出所有的便携式防空导弹,在巷战中,这些导弹对武装直升机的威胁太大了。

又交代了一番后,仲晓杰少校钻回了他的那辆89式步战车内,一进去,第5纵队营部的一名作战参谋便低声问道,“营长,这些鬼子怎么办?”

“四连跟上了没?”仲晓杰少校拿起水袋,猛喝了几口水,装成日军指挥官与外面的小鬼子扯了半天,还得提放着露馅,着实让仲晓杰少校有些口干舌燥。

“跟上了,现在在额田郡北郊的大草神社附近地区隐蔽待命。”作战参谋迅速回答道。

“让四连切到我们前面去,在额田郡西郊的这片田地中冒充我们的轻装侦察兵设伏,吃掉这股鬼子!”仲晓杰少校显然早有准备,直接在电子地图上圈出一个位置对着作战参谋低声说道。

“明白!”看着仲晓杰少校圈出的位置和所说的方案,作战参谋顿时坏笑着回答道,迅速向额田郡北郊隐蔽待命的第5纵队四连下达着命令,给战车外面这些仍被蒙在鼓里的日军步兵准备坟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