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23 钳形攻势6

23.钳形攻势(6)

两架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呼啸着掠过第113机步师侦察营和装甲团的上空,在侦察营和装甲团前进的道路上展开着严密的搜索;在两架武直-19直升机的身后,是四架满挂着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

一辆炮塔两侧喷着灰色的120字样的99A2主战坦克紧跟在侦察营的十余辆VN-3轻型装甲侦察车的后面,车长李汉上尉探身在炮塔外面,手中紧握着14.5毫米高射机枪的把手,观察着四面的情况。

一营作为全团的尖刀营此刻与师属侦察营一同行动,毕竟伊贺地区通往甲贺地区的道路两侧有许多山地,侦察营的那些轻型装甲车一旦遭遇日军的伏击,后果将非常严重。二连作为全营的尖刀连被配属在整个队列的最前沿,直接与侦察营一连混编在一起,共同向着甲贺地区前进!

又一架小型无人侦察机从一辆04B装甲侦察车上发射出去,扑向了前方!看着逐渐远去的无认侦察机,李汉上尉的心中不禁有些不安,再次扫视着公路两侧的山林,前方的VN-3轻型装甲车显然比他还要小心,一发现两侧的山林有风吹草动,便是一阵扫射,密集的14.5毫米高射机枪子弹直接将山林中打出一块块光秃的“伤疤”。

“蝙蝠分队遭到日军防空火力攻击,蝙蝠一号被击落!”就在李汉上尉担心日军伏击自己部队的时候,车载无线电通讯器中传来了盘旋在天空中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的通报声,四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已经加速扑向了前方!

“蝙蝠分队遭到攻击的地点就在前方五公里处!侦察营和一营加速前进,探明日军的情况。”战车的通讯器中传来了团长的命令。

前方的十辆VN-3轻型装甲车顿时加速,高速冲向前方,侦察营一连的其他三辆92B步战车和三辆02式轮式突击炮快速地冲过了李汉上尉的99A2主战坦克,向前冲去!

“加速前进!”李汉上尉钻回了炮塔内,盖上了舱盖,直接下令道,开始通过车长独立观瞄设备观察着外面的情况。

四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很快赶到了两架武直-19直升机遇袭地点的上空,两辆日军87式自行高炮的身影直接暴露在武直-10A直升机的火控系统上,顷刻间四枚红箭-10远程反坦克导弹直接从三公里外的距离上发射出去,直接将两辆正在向丛林里钻的87式自行高炮打成了两团火球。

“嗖!嗖!”地面中飞窜处两枚81式近程防空导弹,咬住一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尽管那架武直-10A武装直升机拼命地作着大过载的规避动作,释放出一排排的红外干扰弹,只是还是没有能够躲避过日军防空导弹的截杀,被一枚81式近程防空导弹击中,直接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剩余的一架武直-19和三架武直-10A直升机迅速俯冲到贴着地面的高度中,调转航向向后撤离,迅速将这里的情况上报给盘旋在伊势湾松阪地区上空的一架空警-700舰载预警机。

就在中国陆军的四架武装直升机转身离去后,日军第28步兵师团下属的第28战车大队的三十余辆披盖着伪装网和树枝的90式主战坦克和74式主战坦克出现在了公路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四辆87式自行高炮和十余辆87式装甲侦察车和73式装甲运兵车。这支日军的战车群迅速前进了数百米的距离后,在一处较为平坦的树丛中隐蔽了下来,等待着中国陆军的到来!

“轰!”行进在最前方的一辆VN-3轻型装甲车被一发呼啸而至的120毫米破甲弹击中,直接被掀翻在地,猛烈地燃烧了起来!

“砰砰砰!”其余的几辆VN-3轻型装甲车反应极快,迅速释放出烟雾弹,顿时浓浓的白色烟雾将几辆战车笼罩住,只是就在发射烟雾弹到烟雾完全弥漫开的短暂时间内,又有两辆VN-3轻型装甲车被击中,趴窝在那里燃烧起来!

“有伏击。”李汉上尉在侦察营一连遭到攻击的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很快便在车载无线电中下令道,“一排从左翼绕过去,二排、三排从右翼绕过去!”

就在二连的十辆99A2主战坦克展开的同时,侦察营一连的三辆92B轮式步战车和三辆02式轮式突击炮也已经从烟雾中冲了出来,快速地搜索着前面那片埋伏着日军战车的丛林!

“发现目标,穿甲弹!”李汉上尉透过车长独立观瞄系统很快发现了一辆隐藏在丛林中的一辆日军74式主战坦克,迅速调转着炮管,那辆74式主战坦克正将105毫米线膛炮对准着李汉的座驾。轰!一发125毫米的贫铀穿甲弹直接呼啸而出,直接将那辆74式主战坦克打成了一团火球!

轰!一发105毫米穿甲弹击中了120号坦克的前装甲,整个战车都猛地震颤了一下,只是105毫米穿甲弹只打掉了几块悬挂在车体外面的反应装甲,根本没有能够击穿99A2主战坦克的前装甲。

“妈的,看到它了,一点钟方向,穿甲弹!”李汉上尉很快找到了偷袭自己的那辆日军坦克,那辆一击未中的74式主战坦克显然也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不妙,加大油门轰鸣着冲出了隐蔽的阵地,向着后面撤退,只是李汉上尉没有给他逃跑的机会,一发贫铀穿甲弹直接将它打成了废铁。

“咻咻咻!”数百发火箭弹拖着尖锐的呼啸声掠过第113机步师侦察营和装甲团一营的上空,在日军装甲部队隐蔽的丛林中炸开,密集的爆炸中,顷刻间将原本葱绿的丛林打得一片狼藉,无数树枝树叶直接被暴风雨般的钢珠弹片横扫而过,十数辆隐藏在丛林中的日军战车顿时暴露了出来!

李汉率领的坦克二连和侦察营一连的十数辆99A2主战坦克和02式轮式突击炮几乎同时开火,顷刻间便将八辆日军战车打成了残骸。那些被中国陆军火箭炮掀掉了伪装的日军战车没有退缩,反而直接从丛林中冲了出来!

“哒哒哒!”四辆日军的87式轮式装甲侦察车凭借着优异的机动性能直接猛冲出来,25毫米机关炮对着侦察营的VN-3轻型装甲车猛烈扫射着,显然他们也知道柿子挑软的捏!只是侦察营一连的VN-3轻型装甲车群显然并不甘心做被捏的软柿子,几辆战车从一开始的迎头一击中反应过来,迅速以排为单位,冲出了烟雾弹的掩护区域,利用炮塔上的14.5毫米高射机枪猛烈地扫射着日军战车埋伏的丛林;同时一名侦察兵扛着红箭-11轻型反坦克导弹探身在外,寻找着合适的打击目标!

越来越多的日军战车从隐蔽的丛林中冲了出来,日军显然也知道中国陆军99A2主战坦克的强大战斗力,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将目标锁定住了那些身披重甲的中国陆军99A2主战坦克,74式主战坦克则将目标锁定住了中国侦察部队的92B步战车和02式轮式突击炮!利用着地形的优势,向中国陆军的这支先遣战斗群发起了反击,有一举吃掉中国陆军这两个连的势头。

轰!一发120穿甲弹从正面击中了李汉上尉乘坐的战车,只是这枚炮弹的弹道高了一些,打在了炮塔楔形装甲的上方,炮弹撞飞几片反应装甲后弹了出去。车内的李汉上尉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虽然99A2主战坦克的防护力极强,理论上正面可以挡住西方各国坦克主要装备的120滑膛炮的正面攻击,但李汉上尉知道在真实的战场上,这些理论的数据脆弱得如同坦克的顶部装甲。

战车上的传感系统很快发现了那辆攻击自己的90式主战坦克的身影,99A2主战坦克粗大的125毫米滑膛炮迅速对准了那辆1500米外隐藏在两棵大树后面的一辆日军90式主战坦克,轰!一团火光闪烁,一发125毫米贫铀穿甲弹直接从两个大树之间飞扑进去,将那辆正在进行装填准备二次射击的90式坦克打成了一团废铁。

“先把鬼子的90坦克全部干掉!”李汉上尉在无线电中下令道。头顶上,中国陆军炮兵部队发射的122毫米榴弹和火箭弹的呼啸声越来越浓密,李汉知道身后的主力部队正在全速赶来。

原本正在对日军战车大开杀戒的其他九辆99A2主战坦克接到李汉上尉的命令后,迅速开始将目标转为了日军的90式主战坦克。120毫米和125毫米穿甲弹的呼啸声在空气中交错而过,90式主战坦克的正面装甲根本抵挡不住125毫米贫铀穿甲弹的一击;99A2主战坦克则要强悍一些,除非日军直接命中了炮塔与车身之间的结合部,否则很难从正面一下子撬开99A2主战坦克的前装甲,但99A2主战坦克同样经受不住两枚120毫米穿甲弹的正面攻击。

两轮齐射下来,日军第28战车大队一个连的90式主战坦克便已经损失了八辆,李汉上尉率领的坦克二连也有两辆99A2坦克被击毁,两辆战车被击伤!正当李汉上尉将一辆90式主战坦克纳入瞄准镜的时候,瞄准镜中的那辆90式主战坦克顿时被炸成了一团火球,数余发105毫米炮射导弹呼啸着掠过李汉上尉乘车的上空,扑向前方的日军战车群。身后,第113机步师侦察营二连和三连的六辆02式轮式突击炮正风驰电掣一般高速赶来,在他们的身后是六辆92B轮式步战车!

日军第28战车大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妙,迅速打出烟雾弹,往身后的丛林中撤退!同时,日军战车群的身后也响起了炮击声,片刻之后,数十发日军炮兵发射的120毫米迫击炮弹和155毫米榴弹便砸落在中国陆军的阵列之中。

第113机步师侦察营的92B轮式步战车和VN-3轻型装甲车迅速利用着30毫米机关炮和14.5毫米高射机枪对着日军战车群发射的烟雾扫射着;同时,侦察营和装甲团坦克一营炮兵分队的120毫米自行迫榴炮迅速对着烟雾打出一阵急速射,利用爆炸的气浪吹散烟雾。

“以二连为先导,一连、三连跟随前进,继续前进!”李汉上尉的战车中传来了营长的命令。

“明白!”李汉上尉迅速回答道,随即便率领着连里剩余的六辆99A2主战坦克组成了战斗搜索队形向前继续前进,与其一起行动的侦察一连则紧随其后,为其提供着伴随掩护;在二连身后三百米的距离上,装甲团一营一连和三连的二十辆99A2主战坦克已经追赶了上来,与二连组成了一个三角阵型,向着甲贺市前进着!

侦察部队遭到日军战车部队阻击,引起了第113机步师师部的高度注意,侦察营无人机中队已经将全中队的无人侦察机全部发射了出去,对前进道路展开了严密的空中搜索;同时,海军航空兵和第1陆航旅也将更多的战机调往这处被判定为危险的区域。

“是日军第28步兵师团的战车大队!”第113机步师的师部内,侦察营已经通过被击毁的日军战车判断出了交战日军部队的番号,迅速传回了这里。

“日军第28步兵师团已经得知我军占领了伊贺市和名张市,集中兵力阻止我部与甲贺市空降部队的联系。刚刚从甲贺市第43空降师那里询问得到的回答,甲贺市东南方向的日军在四十分钟前已经停止了进攻。”

“这里通往甲贺市的道路,两侧虽有山林,却不是那种陡峭的险路。命令装甲团各营缩短距离,确保相互策应,向甲贺市推进!”第113机步师师长看着卫星地图,开口说道。这样的地形显然阻挡不住第113机步师的前进步伐,当年在朝鲜战场上,第113机步师的前辈们在穿插三所里、龙源里时,所走的路比现在的路要艰难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