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4 势如破竹3

4.势如破竹(3)

绵延的爆炸声和激烈的枪炮声已经在名古屋大半个市区中响起,只是位于名古屋市区中心地带的名古屋古城地区却陷入了极度的安静之中,那名偷袭的日军狙击手一击未中之后便再没有露面,整个名古屋古城地区只剩下直-9WA武装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

出人意料的安静,使得在这里机降的中国陆军的两个步兵排更加地警惕起来,两个步兵排再次分出一个步兵班配合着原先控制制高点的狙击小组和机枪小组控制着名古屋古城区附近所有的制高点!其他的几个步兵班则在直-9WA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逐个建筑地进行着搜索。

在一寸一寸的仔细搜索之下,一个个地下室不断地被发现,为了对付这些地下室,第10陆航旅的步兵分队专门加强了多具火焰喷射器,一条条火龙将隐藏在地下室内的日本平民和日军守军直接被烧成了焦炭。

当连续摧毁了三个地下室后,钟韬中校率领的三支特种侦察分队相继抵达了名古屋古城地区,看着正专心搜寻地下室的出入口,惊讶万分地对着名古屋古城地区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一名中尉军官说道,“这是日军的指挥所?连级指挥所也该有点抵抗的吧!”

“我们也很奇怪!发现的三个地下室只有一个地下室被日军利用作为了据点,其他两个都是平民藏身的地点。”中尉军官也很是费解地说道。

“会不会是情报营的那群家伙搞错了?”钟韬中校听完中尉军官的话语更加地诧异,一边派出“蝮蛇”和“眼镜蛇”特战分队展开,一边观察着战场的情况悄声问着中尉军官。

“这个不会的,情报营的那群家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一旦动手不会有差错!”

“这次八成要出意外了。”钟韬中校看着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官兵们将一个新发现的地下室用燃烧弹烧成了一片焦土,里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哀嚎声,从那凄惨的哀嚎声中,钟韬中校知道地下室中隐藏的人很多,而且极有可能都是平民!

“建立起交叉火力网,用催泪弹将地下室中的日军赶出来!”钟韬中校沉思片刻,对着中尉军官说道。

“这样会不会……”

“你的人找到出入口后,我的三个特战分队在洞口周围建立交叉火力,只要赶出来,哪怕都是90式主战坦克,我也把它们全部干掉。”钟韬中校自信地说道,他很想知道这个被第31集团军情报营判定为名古屋市日军守军指挥部到底是什么。

一个新的地下室出入口被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发现,钟韬中校麾下的“竹叶青”、“蝮蛇”和“眼镜蛇”三个特战分队的二十余名特战队员迅速控制了出入口附近的地区,十数支各型枪支同时将枪口对准着这个出入口,另外还有四名特战队员扛着PF89式单兵火箭筒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十枚催泪弹被相继丢进了地下室内,片刻之后,数十名日本平民从地下室中跑了出来。看着乱哄哄地日本平民,钟韬中校和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中尉军官相视一眼,钟韬中校率先反应过来,“把带头跑的人全部干掉,让这群家伙安稳点。”

“砰砰砰……”钟韬中校的话音刚落,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射击声,顷刻间便有十来个日本平民倒地毙命。

“全部双手抱头蹲下!”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一名少尉军官用流利的日语吼道。早已吓得双腿打颤的数十个日本平民赶紧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几名官兵在同伴的掩护下,对这群日本平民进行了检查,确认了他们都是真正的平民后,便要把他们放了。

“等等,让他们相互用腰带把自己捆起来,全部给我蹲着!”钟韬中校眯着眼睛想了片刻,开口阻止了准备将这些平民放走的陆军步兵们,“继续搜,这里面有大鱼!”钟韬中校隐约中已经猜到了目标的真实身份。

就在这时,一阵柴油机的轰鸣声从南侧传来,三辆96A主战坦克出现在了钟韬中校的视线之中,随后,越来越多的96A主战坦克出现在了名古屋古城地区。

随着第41装甲旅装甲一营的抵达,装甲一营接替了特种侦察分队的任务,开始负责守在地下室的出入口抓日本平民,当捂着眼睛从地下室跑出来的日本平民看到挡在面前的一辆辆体积巨大的钢铁巨兽的时候,许多人的第一感觉是跑回去,只是96A主战坦克的车长们直接操着车顶的12.7毫米高平两用机枪切断了这些平民退回地下室的道路。

越来越多的地下室被挖了出来,名古屋古城地区居然汇聚了数百名日本民众,还有数十名日军守军,这些日军守军被催泪弹从地下室中赶出来后,直接被面前的96A主战坦克吓住了,当他们下意识的举起步枪的时候直接被12.7毫米高机子弹撕成了碎片。

经过两个小时的清剿,名古屋古城地区的所有地下室终于被全部挖了出来,整个过程只发生了两次交火,一名战士阵亡,两名战士受伤,而那两个地下室内的日军守军没有享受到催泪弹的待遇,直接被燃烧弹烧成了焦炭。倒是在外围警戒的第41装甲旅装甲一营击溃了多股日军的救援小分队。

“搜这些家伙的证件,这里面有大鱼!通信兵,从军部把名古屋市行政人员的名单调过来!”钟韬中校拔出佩戴的92式手枪,掏出烟盒摸出跟香烟点上,而后将烟盒丢给了身旁的战友们。

“头,有大鱼!”第31集团军直属特种侦察大队的师成彦中士兴致冲冲地跑到钟韬中校面前,用袖子抹了一把汗,有些激动的说道。

“你连鬼子的海军大将都抓过,还有啥鱼比这个更大的。”钟韬中校看着师成彦中士激动的神情有些纳闷。

“名古屋市长!”师成彦中士嘿嘿笑道。

“叫嚣着不承认南京大屠杀那个?”

“嗯,就是那老乌龟!”师成彦中士点头说道,“头,交给我处置吧。”

“做梦,我亲自去收拾他!”钟韬中校左手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在师成彦中士的带领下直接走向了被单独拎出来的名古屋市长。

“捆住手,吊坦克炮管上去!”看着被捆住双手的名古屋市长,钟韬中校直接对着师成彦说道。

“好咧!”师成彦立即跑过来,抓着名古屋市长在同伴的帮助下,将这个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家伙吊到了一辆96A主战坦克扬起的炮管上!

“我们的战车马上就会赶到,你们马上全部会被我们的战车碾死……”被吊在坦克炮管上的名古屋市长大声的咆哮道。

“我说怎么会被情报营的家伙当做作日军指挥所呢,原来是有日军战车部队赶来这里支援。”钟韬中校恍然大悟道,只是在这里的战斗进行了将近三个小时,也没有发现任何日军的战车,赶来救援的也只是日军的几支步兵分队。

“唉唉,别吠了!过来支援你的战车部队是不是五辆90式主战坦克和四辆89式步战车?”钟韬中校用日语对着吊在炮管上的名古屋市长说道。

“你怎么知道?难道已经被你们消灭了?这不可能!”名古屋市长睁大了眼睛,失声说道。只是说话的时候他自己也不自信起来,他是接到布置在名古屋古城西北方向的观察小组发来的发现一支己方的战车部队向这里开进的消息后,向附近的各个日军步兵分队发送电报,要求他们赶来这里汇合,准备在这里建立防线阻挡中**队进攻的。只是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一辆日军长战车都没有出现,只有几支步兵分队被中国战车轻易地击溃了。

“搞了半天是咱们的第5纵队!”钟韬中校终于明白了过来,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和第41装甲旅装甲一营的官兵们也都明白过来,虽然没有能够端掉日军的指挥所,但对眼前的这个大鱼还是极为满意。

“承认南京大屠杀吗?”钟韬中校突然冷眼问道。

“帝**队进入支那国都,是帮助支那人民建立大东亚共荣圈,根本没有进行过什么大屠杀,是你们在诬陷……啊!”名古屋师长的话没说完,一柄柳叶飞刀便飞窜过去,切掉了他的左耳!

“很好,这是你说的!砰!”钟韬中校冷哼一声,举枪直接将面前一名蹲着的日本平民击毙,而后对着身后“竹叶青”特战分队的官兵下令道,“把这群杂碎全部干掉!”

没有丝毫的犹豫,数支95式自动步枪同时开火,很快就将抱头蹲在一起的数十名日本平民全部打死。

“你看到了什么?”钟韬中校冷笑着对着名古屋市长说道。

“你,你,你是个屠夫,你在屠杀平民,你会上军事法庭的……”名古屋市长显然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他没有料到中**队会如此直接,有些颤抖得说道。

“放心,你会看到我们屠杀名古屋市平民的全过程!把这些杂碎全部干掉!”

密集的枪声在名古屋古城地区响起,数百名被中**队从地下室中赶出来的日本平民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当整个名古屋古城只剩下名古屋市长一个日本人的时候,中国陆军的官兵们忙碌着将这些日本平民的尸体搬到了三个地下室之中,而后,几名背着火焰喷射器的步兵走到地下室门口,顿时间熊熊火焰将三个地下室烧成了一片火海!

“我们什么也没干!这些人都是在战斗中被烧死的!”钟韬中校已经跳上了战车,走到名古屋市长身旁,蔑笑着说道,“做过的事总归是要付出代价的,不是你否认就能掩盖!”

“我要到军事法庭去控告你们!”名古屋市长颤抖着怒吼道。

“你没有这个机会!”钟韬中校冷哼一声,“到了地府,记得去给我们南京的同胞道个歉!”一刀扎在名古屋市长心脏的位置,而后一刀割断了绳索,让他掉落下来,浑身抽搐着在地上等死。

“呼叫空军,用凝固汽油弹打扫战场!”作为这里三支部队中军衔最高者,钟韬中校直接下令道。第10陆航旅步兵分队的两个步兵排直接配合着第41装甲旅装甲一营沿着名古屋古城向西攻击前进,钟韬中校也率领着下属的三支特种分队分散着消失在了遍布的建筑群之中。

名古屋古城北侧的下水道科学馆内,隐蔽在这里准备见机行事的仲晓杰少校接到军部的情况通报后,也有些傻眼,自己部队的行踪居然能让鬼子上当。只是仲晓杰少校很快明白过来,名古屋地区的日军守军肯定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已经逼近崩溃的边缘,才会让名古屋市长在发现一支“日军”战车分队后通知附近的步兵分队前往古城集结组织新的防线!部队在名古屋市东部地区遭到了日军的猛烈阻击,很可能日军防卫的重点就是东城区,而名古屋市的中西部地区极可能是兵力空虚!

“接旅长!”仲晓杰少校对着战车内的通讯兵说道,通讯兵迅速将步话机接通了旅长的电话。

仲晓杰少校将自己的想法跟旅长丁祥月大校说了一遍,丁祥月大校沉思片刻后,他意识到仲晓杰的判断是对的,日军的守卫重点就是名古屋市东部地区,显然日军不想将战火蔓延到整个名古屋市区,他们想给名古屋市多留下点根基!

“机步营按原定任务展开进攻;其他各装甲营和装甲警卫营立即向名古屋市区纵深地区穿插,尽快控制整个名古屋市区!”丁祥月大校在车载无线电通讯器中向着各营下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