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6 雨林暗斗2

远征无弹窗 16.雨林暗斗(2)

邦加岛蒙托克市南郊的港区,八艘073A型中型登陆舰和四艘海军运输舰停靠在码头上,第5陆战旅装甲营和防空营正在登船。『可*乐*言*情*首*发』

装载完毕后,十二艘登陆舰艇在一艘056型轻型护卫舰的引导下,缓缓驶离码头,在港区外面汇合了护航的两艘053H3导弹护卫舰和一艘056轻型护卫舰后,高速向巨港市驶去。

在蒙托克市西北郊区的野战机场上,越来越多的直升机正从勿里洞岛方向赶来,这些紧急从加里曼丹岛和爪哇岛调集而来的直升机在勿里洞岛中转之后直接飞抵了这里,协助着第5陆战旅的机动行动!

成群的直升机在邦加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邦加海峡上空来回穿梭着,将第5陆战旅的部队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巨港地区。

在巨港市的机场上,第5陆战旅侦察营在损失了三架UH-1H通用直升机和二十四名陆战队员后,终于控制了机场。现在侦察营的两个主力连已经在机场着落,从机场塔台的废墟和机场周围的树林中,中国海军陆战队员拉出了十八具印度陆军伞兵突击队队员的尸体!

看着摆在机场跑道边上一排缺肢断臂的尸体,陈陆来少校一肚子的怒火,与印度陆军的首轮较量,居然就被人家打了个伏击,损失也比印度陆军惨重得多!恼怒的同时,陈陆来少校的脑子中的弦也绷紧了不少,之前对印度军队的轻视在这次战斗后也顿时消失了。

同样的战斗还在巨港港区传来,与巨港机场一样,虽然印度陆军的特种部队已经渗透到了巨港地区,只是这些特种分队的规模都很小,在中**队的优势空中火力打击下,很快被全部消灭,没有能够成为阻止中**队控制巨港地区的绊脚石。非但如此,还让中**队提高了警惕,加快了向巨港地区投送兵力的步伐!

在一百多架各型直升机的协助下,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的侦察营和四个主力营在短短的六个小时内,全部从邦加岛蒙托克地区部署到了南苏门答腊省的巨港地区!第5陆战旅旅长何诚大校也率领着精干的指挥部在巨港市北郊一处印尼海军废弃的兵营内建立了指挥所。

“在控制巨港市的战斗中,我军与印军特战分队交火五次,交火主要发生在机场、港区和巨港市政府大楼地区,战斗中我军牺牲43人,损毁直升机6架,击毙印军特战队员34人!”旅参谋长彭绍忠上校向何诚大校汇报着战斗的情况。

“巨港市一直处于我军预警机和侦察机的监视之中,在我军行动之前没有发现印军运输机和直升机在巨港地区上空出现;另外,邦加海峡也在我海军的监视之中,没有发现印度海军的潜艇!印军的特战分队是徒步从占碑省进入巨港地区的。”何诚大校微皱着眉头对着彭绍忠上校说道。

“根据我们的情报,集结在占碑省的印度陆军第340陆战旅和第54步兵师还需24小时的准备时间,进攻到巨港地区需要三天的时间,这些特种分队的任务应当是侦察,看来印度人很谨慎。”彭绍忠上校铺开一张南苏门答腊省的大比例军用地图,将占碑省地区印军各部的位置标注在地图上。

“把侦察营撒出去,向占碑省方向摸索前进,联络海航方面,建立专用频道,全力支援侦察营的行动。”何诚大校沉思片刻,对着彭绍忠上校说道,“旅直属直升机大队现在的力量如何?”

“8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12架直-8K运输直升机、4架‘山猫’MK7武装直升机、12架UH-1H通用直升机。”彭绍忠少校迅速汇报道,“其中七架UH-1H通用直升机是用咱们的手中剩余的六架UH-60L通用直升机从澎湖空军那里换来的。”

“四个机型已经够呛了,给后勤减轻点压力也好!”何诚大校对于第5陆战旅现在拥有的航空兵力量很是满意,第5陆战旅现在已经成为了全军旅级部队中拥有直升机最多的一个旅。何诚大校看着地图上绵延的山林和沼泽地,微皱一下眉头,“将陆航大队配属给侦察营,由侦察营使用。另外,命令一营和二营集结待命,随时准备出击。”

喷涂着中国陆军航空兵丛林迷彩涂装的UH-IH通用直升机和直-8K运输直升机以一树之高的距离扑向南苏门答腊省的腹地。在这些UH-1H通用直升机的前方,是一架架携带着红箭-8E反坦克导弹和天燕-90空空导弹的直-9WZ武装直升机和携带着“陶2”式反坦克导弹的“山猫”MK7武装直升机。

满载着陆战5旅侦察营一连的直升机群在空军战斗机的掩护下,直接扑向了临近占碑省的巴永林芝地区。只是当陆战5旅侦察营的两架直-9WZ武装直升机在逼近到巴永林芝东郊的时候,突然遭到了地面雷达的探测。

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迅速开启电子干扰器,利用电子干扰掩护着自己的行踪,同时给后面的直升机群发出警报。

“敌袭,敌袭!米格-21战斗机两架,距离60公里,速度850公里,正高速向逼近,注意规避,注意规避!”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机舱内的雷达告警系统刚刚停止,无线电耳麦中便传来了空警-200预警机上空军指挥员的通报声。在发出通报的同时,空警-200预警机已经指挥着附近的空军战机前去拦截这两架高速逼近的印军战斗机!

中印双方的战斗机在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进行大规模跨海机动的时候,在苏门答腊岛的天空中展开了正面的对峙,但随着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主力在巨港地区登陆后,在天空中连续对峙了三个多小时的中印两军战机逐渐散去,各自坚守着己方所控制的区域。在南苏门答腊省和占碑省交界处,反而成为了一片暂时无机问津的地区。

当两架歼-8F战斗机被从靠近明古鲁省地区抽调出来前来支援两架直-9WZ直升机时,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已经快速逼近到了距离两架直升机不足十公里的距离上。两架直-9WZ武装直升机迅速俯冲下去,贴着茂密的森林树梢上空飞行着,令中国陆军航空兵的官兵们吃惊的事情发生了,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呼啸着掠过了两架直-9WZ直升机的头顶。

片刻之后,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又折了回来,直-9WZ直升机的飞行员看得出来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想俯冲下来对自己发起攻击,只是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的飞行动作显得很是僵硬,连续两次都未能成功,眼睁睁地从自己头顶上空一掠而过!两架直-9WZ武装直升机的飞行员一边暗自庆幸着自己的幸运,同时也充满了疑惑,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采取了绿色迷彩涂装,并且没有看到印度空军机徽的踪迹。

当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准备再次折返回来对这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进行攻击的时候,四枚霹雳-12中距空空导弹呼啸而至,直接将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打成了两团燃烧的火球,坠毁在巴永林芝地区的热带雨林之中。

“尖刀分队继续执行侦察任务,探清巴永林芝地区的最新情况,后续部队待命!”在距离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后面50公里处的一架直-8K运输直升机的上面,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侦察营营长陈陆来少校得知两架印军战机被击落后,对着前面执行侦察任务的两架直-9WZ直升机下令道。

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贴着树梢逼近了巴永林芝市上空,为了防止遭到地面防空火力的扫描和锁定,两架直-9WZ直升机全部开启着主动干扰发射器;同时刚刚击落了两架米格-21FL战斗机的两架歼-8F战斗机盘旋在六千米的高空中,吸引着巴永林芝地区敌军的地面防空火力。

“发现大量步兵!配有少量装甲车辆和火炮,另外发现众多民用越野车和民用皮卡!”两架直-9WZ直升机飞抵巴永林芝地区上空后,两架直升机的飞行员很快从机载显示屏上看到了巴永林芝市地区,正在集结中的地面部队,只是从这些部队的穿着和拥有的重型装备来判断,根本不是印度陆军。

“难道是亚齐国防军?”看着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通过数据链传输过来的战场视频,陈陆来少校有些费解地想到,陈陆来少校没有去细想巴永林芝地区这支地面部队的真实身份,迅速将这一情报上报给旅部,同时下令一连放弃原定作战计划,前往二号目标区域。毕竟中**队还没有做好与印度军队在苏门答腊岛全面战争的准备,中**队现在所需要的是在苏门答腊岛建立遏制印度军队急需东进的前沿阵地,而不是与印度军队正面交锋。

十八架各型直升机组成的空中机动机群迅速调转航向,向后飞行,飞行了数十公里后,在巴永林芝以东百余公里处的松桑河东岸地区展开了机降,将全副武装的侦察营一连投放了下来。机降下来的侦察营一连一边派出战斗小组在松桑河东岸展开搜索和警戒,同时派出两个排的兵力控制了机降地点附近的桥梁,这座桥梁正是巴永林芝通往巨港市的公路上最主要的桥梁。

根据中国南洋战区司令部的安排,松桑河是中**队在苏门答腊岛上最后的底线,一旦印度军队的锋线越过这里,南洋战区的中**队将会转入战争状态,全力阻挡印度军队的东进,并在时机成熟后将印度军队彻底驱赶出苏门答腊岛。根据南洋战区指挥部的这一战略决策,第5陆战旅在制定行动计划时,将目标直接瞄准在了距离占碑省仅咫尺之遥的巴永林芝地区,只是侦察营抵达后才发现那里已经落入了印军的手中,为此陆战5旅侦察营只得先期控制占巨公路(占碑到巨港)在松桑河上的主桥梁,这个目标同样极具战略价值,只是陆战5旅拥有的直升机数量有限,无法同时在两个方向上展开大规模的机降行动,控制松桑河大桥成为了侦察营一连的二号行动计划。

“哒哒!哒哒!”陈陆来少校刚刚从直-8K运输直升机上跳下来,与侦察营一连连长在PDA上研究着机降区域的地图,一阵急促的枪声便从不远处的丛林中传来,很快无线电耳麦中传来了侦察兵的汇报声,“发现不明身份警戒分队。”

“肯定又是印度阿三,吃掉他们!”陈陆来少校直接在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自从登上苏门答腊岛以来,连续两次行动居然都遭遇了印度军队的特战分队,这让陈陆来少校很是郁闷,看来印度军队也并非鱼腩。

正在进行搜索的侦察兵们迅速以战斗小组展开,交替掩护着扑向暴露出来的印度军队特种分队警戒小组,急促地交火声不断从丛林中传来,偶尔还夹杂着火箭弹的爆炸声。

盘旋在头顶上空的一架UH-1H通用直升机迅速俯冲了下来,架设在机舱门口处的89式12.7毫米重机枪对着地面,随时准备为地面的侦察兵提供火力支援。同时,四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快速分散开来,利用着机载搜索设备严密地搜索着松桑河东岸的丛林,搜寻着可能存在的其他印军特战分队。

“咻咻咻!”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迫击炮弹的呼啸声,片刻间,数发82毫米迫击炮弹砸落在松桑河东岸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机降场上。

一阵大口径机枪的扫射声从松桑河对岸传来,密集的机枪子弹从河对岸横扫过来,打得树叶横飞,许多子弹打在松桑河的河面上,激起一排排的小水柱。就在松桑河的西岸,四辆架设着PKM机枪的军用越野车从西岸的丛林中冲了出来,对着东岸的中国侦察兵猛烈扫射着;在四辆越野车的后面,是一排呈散兵线展开、穿着类似**武装游击队的步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