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9 雨林暗斗5

19.雨林暗斗(5)

“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突然从占巨公路右侧的丛林中传出,只是这样的爆炸声在激战正酣的战场上几乎直接被忽视,却令正从丛林中悄声向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兵伏击阵地前进的印军伞兵们吃了一惊。

一名印军伞兵无意中触碰到了中国海军陆战队员利用66式定向反步兵雷设置的一个诡雷,爆炸散出的数百枚钢珠一下子将两名印军伞兵吞噬进入,一名伞兵当场死亡,另外一名伞兵的脸上和腿上被扎进了五六个钢珠,若不是身上的凯夫拉防弹背心帮他挡住了其他的钢珠的话,他现在也已经直接阵亡了!

悄然前进的印军伞兵们顿时提高了警惕,仔细地观察着前进的道路,只是前方公路上的枪声已经逐渐稀疏下来,并且隐约中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声!印军伞兵们当然知道这些直升机肯定不是己方的,只是印军伞兵也不担心,在他们看来即使充当蝉的亚齐军被中国海军陆战队这支螳螂全部吃掉了也无所谓,只要能够咬住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部队,印军伞兵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够在苏门答腊岛的热带雨林中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侦察部队一口一口地吃掉!

“砰!”一声微弱的枪声中,一名正在排除由两枚手雷布置而成的诡雷的印度伞兵闷哼一声倒在地上,眉心正中一个拇指大的弹孔咕咕地冒着鲜血;被击中的这名印军伞兵倒在了诡雷上,引爆了尚未排除的爆炸装置,两声爆炸声中,两枚中**队使用的82-1手雷炸出数百枚细小的破片,打得树叶沙沙直响,站在不远处的一名印军伞兵被炸伤了右腿,鲜血狂流。

几名印军伞兵狙击手快速举枪寻找着刚刚开火的中国狙击手,只是他们刚刚架设好狙击步枪,却发现新的威胁已经降临,两辆小巧的八轮全地形车突然从树丛后面窜了出来,全地形车上架设的两挺89式12.7毫米重机枪对着印军伞兵的位置猛烈扫射着,顷刻间印军伞兵的血肉横飞,有两名印军伞兵甚至直接被大口径子弹拦腰斩断!

“敌袭!隐蔽!反击!”印军伞兵指挥官终于反应过来,他们遭到的打击并非意外,而是中**队有预谋的伏击,显然中**队已经看出了印军的意图,在伏击亚齐军的时候也给自己的伞兵留下了一道大餐!

“咻咻咻!”密集的82毫米迫击炮弹穿过丛林直接砸落在印军伞兵的队列中,陆战5旅侦察营直属炮兵连的两门PP87式82毫米迫击炮对着印军伞兵的位置打着急速射,尽管这样的火力密度对于极度分散的印军伞兵很难造成有效的伤亡,但只要将印军伞兵打散,侦察营在丛林中密布的各种诡雷将成为这些匆忙躲避炮击的印军伞兵的噩梦。

被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炮击逼得四处躲散的印军伞兵在连续踩中了六七个诡雷之后,终于明白了中**队的意图,训练有素的印军伞兵终于镇定了下来,纷纷各自寻找好隐蔽阵地,同时分队中的狙击手和机枪手也纷纷寻找到了合适的射击位置,展开了反击!

两架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和一架UH-1H通用直升机飞抵了战场的上空,两架直-9WZ直升机轮番俯冲下来,利用火箭弹对着公路上的亚齐军猛烈扫射着;遭到中国侦察部队的伏击现在又遭到中国武装直升机的轮番扫射,亚齐军顷刻间死伤惨重,但他们准备逃入公路两侧丛林的时候,却不断踩中中国海军陆战队布设的地雷,公路两侧的丛林边缘成为了亚齐军士兵的死亡之地!

两架直-9WZ直升机在倾泻完携带的弹药后便转身离去,剩余的那架UH-1H通用直升机则俯冲下来,利用舱门口处加装的通用机枪,对着地面上残存的亚齐军扫射着。

看着已经被重创的亚齐军,陈陆来少校知道这些亚齐军已经是一群死尸了,在留下两个班监视着这些亚齐军后,陈陆来少校直接下令其他各战斗班向印军伞兵部队靠拢,在印军伞兵部队周围布防,吃掉这支准备充当黄雀的印军伞兵部队。

落入中国海军陆战5旅侦察营预设阵地的印军伞兵其实只有不足两个排的兵力,而并非出击时的三个排,其中一个排的兵力在行军途中被以战斗小组的形式脱离了大部队,潜入了公路两侧的丛林之中,搜寻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侦察分队。如此一来,使得印军伞兵部队原本的兵力优势现在也失去了。

中国海军陆战队与印军伞兵部队的激战进行了两三分钟之后,陈陆来少校便从印军的反击火力中判断出了印军伞兵此刻的规模,迅速下令各个侦察分队强行攻击,直接吃掉这股印军伞兵部队。

八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陆续从各个伏击阵地赶到了印军伞兵连所在区域的外围,全地形车上加装的各种轻重火力同时开火,密集的弹雨在雨林中飞舞,将成片成片的树枝树叶打落在地,将印军伞兵们所在的各个区域打成了一片片光秃的区域。威力巨大的大口径机枪子弹甚至直接穿过树干,将躲避在树干后面的印军伞兵击中。

各个侦察分队相继进抵了各自的阵地之中,用于火力压制的88式通用机枪和87式自动榴弹发射器被架设起来,与各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上的各种轻重火力一起组织成密集的火力网压制着印军的火力,印军伞兵手中的英式L4A4型7.62毫米轻机枪根本无法压制住中国海军陆战队侦察分队的火力,至于印军伞兵所骄傲的射击,在同样精锐的中国海军陆战队面前,顿时失去了往日的荣光。

两门L16式81毫米迫击炮被印军伞兵从越野车中卸载了下来,快速架设起来,只是面对着四面袭来的弹雨,印军伞兵们根本不知道该向哪个方向展开反击;至于印军伞兵装备的“卡尔·古斯塔夫”单兵火箭筒,两三百米的射程很难对游走在三百多米外进行火力压制的“螃蟹”全地形车进行打击!无法组织起有效反击的印军伞兵只得依托着树桩、弹坑作为单兵掩体,利用着手中的自动步枪抵挡着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攻击。

只是战斗进行了十余分钟后,陈陆来少校郁闷地发现,自己的侦察分队在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将这股印军伞兵全部吃掉,虽然印军遭到打击的时候处于搜索行军状态,但分散很广,虽然都被侦察分队包了进去,但这些印军伞兵在丛林的掩护下,避开了侦察营优势火力下的大量伤亡;而印军伞兵虽然被压制住了火力,但中国海军陆战队员们也很难发起有效的攻势,印军伞兵精准的点射让陈陆来少校不得不有所顾忌。

“呼叫海航,丢两枚燃烧空气弹下来!”陈陆来少校放下手中的95式自动步枪对着身旁的通信兵下令道。

“82迫击炮分队,对印军伞兵阵地打燃烧弹!”陈陆来少校又在单兵无线电耳麦中下令道。

片刻之后,数发82毫米迫击炮炮弹砸落在印军伞兵藏身的丛林之中,丛林中的枯枝顿时燃烧起来,只是在雨水充足的热带雨林之中,这样的火焰燃烧了很短的时间便相继熄灭,但因潮湿而未能燃烧所引起的浓烟却不断从印军伞兵藏身的丛林中涌起!

正当印军伞兵为这些烟雾遮挡住了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射击视线而沾沾自喜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中国海军航空兵歼轰-7A战斗轰炸机“秦岭”发动机的咆哮声,而周围中国海军陆战队的压制火力也顿时减弱了不少,印军伞兵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只是他们还未来得及转移阵地,两枚500公斤级燃烧空气弹便呼啸着从天而降,顺着丛林中醒目的浓烟,直接砸落在印军伞兵藏身的丛林之中。

两团巨大的爆炸火光在距离陈陆来少校不足五百米处的丛林中绽放,灼热的气浪让伏在地面上陈陆来少校都感觉到一阵燥热,一股巨大的气流似乎要把自己吸进爆炸的中心!

随着爆炸的火光逐渐消逝,陈陆来少校迅速透过95式自动步枪上的瞄准镜观察着印军伞兵的情况,爆炸中心的那片丛林已经被炸得光秃一片,只剩下几棵没有任何叶子的大树立在那里,地面上茂密的灌木丛也已经枯萎,许多印军伞兵被直接烧成了焦炭,距离爆炸中心较远的印军伞兵也因窒息阵亡了十余人!

陈陆来少校麾下的八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再次从茂密的灌木丛之后窜了出来,每辆战车上除了驾驶员和武器操纵员外都搭乘着两名陆战队员,这一次八辆战车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扑向了印军伞兵所在的区域。

陈陆来少校换上了一把88式狙击步枪,透过高倍瞄准镜快速地寻找着目标,一个躲过了燃烧空气弹打击的印军伞兵被陈陆来套入瞄准镜之中,果断地扣动扳机,那名脸上还带着些许惊恐的印军伞兵直接被呼啸而至的5.8毫米狙击子弹掀掉了半个脑袋!

印军伞兵显然被刚才两枚威力巨大的空气燃烧弹给震住了,看着转瞬间惨死的三十多名同伴,剩余的印军伞兵们都显得有些惊慌,他们没有料到中**队敢在双方步兵交火如近的区域中呼叫空中火力打击。而空气燃烧弹这样大威力的航空炸弹在印度空军的装备序列中属于昂贵的稀有弹种,因为印度空军的每一颗燃烧空气弹都是印度国防部花费巨资从俄罗斯购买的,是印度空军手中的宝贝,在苏门答腊岛作战以来,印度空军一直没有使用过,如此一来即使号称精锐的印军空降兵也没有见识过几次燃烧空气弹的真正威力。看着威力巨大的燃烧空气弹在自己身旁爆炸,同时将自己的数十名同伴直接吞噬,让印度伞兵们的反应都有了片刻的迟钝,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狙击手的点射之中,顷刻间十余名印军伞兵当场毙命。

八辆“螃蟹”八轮全地形车一边对着印军伞兵猛烈扫射着,相互掩护着冲进了印军伞兵所在的区域中,架设在全地形车上的各种通用机枪和重机枪不断打着精准的点射,收割着印军伞兵的生命;随车冲击的侦察兵们也纷纷跳下战车,交替掩护着清理着印军伞兵的阵地……

当印度陆军的两架米-35武装直升机出现在战场上空的时候,才发现战斗已经结束,只有占巨公路右侧丛林中一大块被烧得乌黑的废墟和遍地的印军伞兵尸体和装备显示着这里曾进行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至于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侦察部队早已撤离了战场,而印军第50伞兵旅第2伞兵营A连的两个伞兵排已经全部覆灭在了这片雨林之中。

在陈陆来少校率领的侦察营对印军伞兵发起攻击的时候,在松桑河地区,部署在东岸的中国海军第5陆战旅也直接对西岸的亚齐军发起了攻击!

第5陆战旅调集了两个轻型榴弹炮连、两个营属炮兵连的兵力在松桑河东岸一线展开,16门10式155毫米轻型榴弹炮、8门89式100毫米迫击炮、8门99式82毫米速射迫击炮、8门63-1式107火箭炮,尽管缺乏大口径重炮,但密集的炮弹还是将松桑河西岸亚齐军的阵地打成了一片火海。与此同时,陆战5旅一营和二营直属高炮连的16门87式高射炮沿松桑河东岸一线排开,直接放平着炮管,以直瞄火力清除着亚齐军在松桑河西岸的火力点。

只是令松桑河西岸的亚齐军诧异的是,中国海军陆战队的炮火猛烈,只是在东岸气势汹汹的陆战队始终没有展开渡河作战,使得在简易掩体中等待着半渡阻击中国海军陆战队的亚齐军只能继续蜷缩着身体在阵地中忍受着中**队的炮击。

亚齐军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声,十数架UH-1H通用直升机突然出现在了亚齐军阵地的后面,中国海军陆战5旅一营的数十名陆战队员迅速索降下来,呈散兵线展开,从亚齐军阵地的后面发起了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