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4 十面围城4

14.十面围城(4)

“日军74式主战坦克十四辆,73式装甲车十八辆,87式自行高炮、87式装甲侦察车若干,步兵若干,距离九公里。『可*乐*言*情*首*发』”正在向三浦市前进的陆战164旅装甲一团一营的101号63A水陆坦克内,殷正华少校突然接到了来自前导一连的报告。

“一连展开,二连加速前进支援一连,吃掉它们!”殷正华少校直接下令道,随即他搭乘的那辆63A水陆坦克也轰隆着加速前进。

行进在一营队列最前方的坦克一连的十辆63A水陆坦克迅速呈菱形攻击阵型展开,以公路为中心,直扑正前方本来的日军;高速追赶上来的坦克二连则沿着一连的两翼展开,保护着一连的两翼,共同杀向了公路上迎面驶来的日军。

“咻咻咻!”一阵阵炮弹的呼啸声从殷正华营上方掠过,直扑前面的日军行进队列。殷正华少校知道这是团属炮兵营在对日军进行拦截性射击,由于此次登陆作战,只有第164陆战旅直属陆航营的十数架直升机和第601空骑旅的十余架直升机提供空中火力支援,为了保证登陆部队能够得到足够的火力支援,装甲一团在将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运送上岸后,便将团属炮兵营输送上岸,由炮兵营直接支援登陆部队的作战。

密集的大口径炮弹打在日军的队列中,顷刻间打乱了日军的队列。日军很快反应过来,队列中的三辆87式装甲侦察车迅速伸起战场雷达,数十辆中国战车的身影顷刻间出现在日军87式装甲侦察车的雷达显示屏上!

其实,中**队在三户海滩登陆后,三浦市的日军守军便连续发射了两架无人侦察机,前往三户海滩探测情况,只是一架无人侦察机刚刚驶出三浦市市区便遭遇了一架陆战164旅的直-9WZ武装侦察直升机,直接被击落;另一架无人侦察机成功飞抵了三户海滩的上空,确认了中**队在三户海滩登陆,只是随后便被登陆上岸的中国海军陆战队用红樱-6便携式防空导弹击落。如此一来,三浦市的日军也便失去了对三户海滩情况的控制。只是为了歼灭中**队的登陆部队,三浦市的日军还是决定派出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前来攻击中**队的登陆部队。

遭到中**队炮击的日军部队迅速分散开来,日军步兵快速抢占着公路两侧的有利位置,就地构筑防线,73式装甲运兵车和87式自行高炮分散着部署在步兵阵地之中,准备利用着车载机枪和榴弹发射器充当着移动火力点。在快速构筑防御阵地的同时,日军队列中的三辆87式装甲侦察车和十四辆74式主战坦克轰鸣着迎向了陆战164旅装甲一团的坦克一营。

当双方战车群逼近到三公里的时候,装甲一团一营一连的十辆63A水陆坦克率先开火,十枚105毫米炮射导弹呼啸着直扑日军的战车!

轰——!排头的那辆87式装甲侦察车直接被炸成了一团火球,随后又是几阵剧烈的爆炸声,三辆74式主战坦克被相继击中,趴窝在公路上燃烧起来;同时还有一辆74式主战坦克被击伤,浓浓黑烟顿时从战车上涌出来!

遭到中**队一轮攻击后,残存的日军坦克迅速打出多枚烟雾弹,而后便借助着烟雾挂上倒档,轰鸣着向后撤退。

“只是一轮齐射便撤退了?”殷正华少校接到一连的汇报时,眉头顿时拧在一起,掀开舱盖,举着望远镜眺望了一下前方刚刚交火过的战场,四辆日军战车的残骸还趴窝在那里燃烧着,在战车残骸的背后则是烟雾弹散发出来的浓浓白灰色烟雾,白灰色烟雾中夹杂着一道黑色的烟雾。

视线中,一连的十辆63A水陆坦克已经保持着菱形攻击阵型追击了上去,同时不断打出榴弹,利用榴弹爆炸产生的气浪吹散着日军坦克打出的烟雾弹。

“鬼子这诱敌深入也太假了,舍不得下血本还想吃肉!”看着不断发射出来的烟雾弹,将日军的坦克始终包裹在烟雾内,殷正华少校知道这是日军在故意撤退,刚才交火时一连汇报只是发现了日军十七辆战车,显然还有一半的战车隐藏在后面。

“告诉一连,暂缓前进;等待营部共同前进;二连、三连立即赶上一连,分别负责一连左右两翼;机步一营一连、二连加速前进赶上坦克一连;机步一营三连、炮连负责断后。”殷正华少校钻回炮塔内,拿起通讯器大声地下令道。

正在高速前进的坦克一营一连接到命令后,迅速减缓车速,后续各连按照殷正华少校的命令很快加速追赶上了一连,而后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的数十辆63A水陆坦克和86B两栖步战车直接团成一团,缓缓向前开进;为了防止遭到日军的伏击,机步一营乘车前进的陆战队员全部从86B两栖步战车上下车,徒步前进。

“发现日军装甲车!”行进在坦克一连两翼的坦克二连、三连几乎同时发来了汇报。

“发现日军步兵阵地!”殷正华少校战车内的炮长也突然汇报道,殷正华少校迅速透过车长独立观瞄仪搜寻着公路的两侧。很快,一个个并不是很隐蔽的日军步兵阵地和73式装甲运兵车出现在殷正华少校的视线之中。

咻咻咻!一阵阵炮弹的呼啸声再次在殷正华营的上空响起,密集的炮弹砸向设置在公路两侧的日军阵地,剧烈的爆炸声不断从日军阵地上传来!殷正华营的三十余辆63A水陆坦克也纷纷扬起炮管,利用高爆榴弹轰击着日军的阵地。

同时,跟随在主力后面前进的机步一连炮兵连的六门PP89式100毫米迫击炮也从搭乘的89式装甲运兵车上放了下来,对着日军阵地打起了急速射。原本缩成一团的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迅速展开,数十辆63A水陆坦克和86B两栖步战车展开长达两公里宽的攻击锋线直扑日军的阵地。

其实日军在发现中**队聚成一团后便知道伏击行动失败了,如此大的一支中国海军陆战队机械化战斗群,不是这些日军能够吃得下的。而此时,中**队又对日军设置的阵地发起了炮击,伏击的日军部队迅速呼叫着部署在三浦市的日军炮兵部队进行炮火支援,同时伏击部队各连装备的L16式81毫米迫击炮也纷纷架设起来,向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攻击队列打起了急速射。一直退缩的日军坦克也纷纷退到了日军步兵阵地的后面,充当着固定炮塔协助着步兵部队坚守着阵地。因为日军设伏的阵地往南两公里处就是一处山隘口,除非中**队大迂回从日军阵地东侧绕过去,否则的话进攻三浦市则必须从这里通过。伏击失败的日军便决定固守这里,在这里阻挡住中国海军陆战队对三浦市的进攻。

坦克一营二连和三连的63A水陆坦克在陆战队员的支援下,直接从公路两侧的田地向日军的伏击阵地发起了冲击;殷正华少校亲率着坦克一连和机步一营一连、二连沿着公路强行向前突击,准备一举包围住日军的伏击阵地。

“日军74坦克,方位78,距离1850米,穿甲弹,放!”透过车长独立观瞄仪,殷正华少校很快发现了一辆日军的74式主战坦克,而那辆日军的74式主战坦克也正将炮管转向自己战车的位置。

整辆战车猛地后倾了一下,随即又恢复过来,一发105毫米贫铀穿甲弹呼啸着从炮管中飞窜出去,直扑那辆日军的74式主战坦克,只是炮弹炸在了日军坦克左侧两米处的泥土中,炸出无数飞舞的泥块。

轰!啪啦啦!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近在咫尺的距离上炸开,爆炸产生的炮弹破片和炸飞的泥块打在殷正华少校乘坐的坦克上,啪啦直响,甚至有一块爆炸的破片直接插在了炮塔的右侧钢板上,殷正华少校已经能够看到插进来的破片一角。

未等殷正华继续下达命令,整辆战车又猛地后倾了一下,一发105毫米贫铀穿甲弹呼啸而出,直扑那辆74式主战坦克,视线中,那辆坦克直接被正面命中,威力巨大的穿甲弹直接掀掉了74式主战坦克的炮塔,整辆坦克被炸成了一团火球。

在殷正华少校指挥着主炮打击日军的同时,炮长则操纵起了炮塔上方的12.7毫米高平两用机枪和主炮右侧的7.62毫米并列机枪,对着日军的步兵阵地猛烈扫射着。众多坦克和步战车上的机枪打出的密集弹雨在日军阵地上交织起一道道死亡的火力网,只匆忙构筑了简易阵地的日军步兵在密集的弹雨下,不断被击毙!

在殷正华少校指挥着主炮一炮敲掉了一辆利用着M2H重机枪扫射的73式装甲运兵车后,一阵剧烈的爆炸声从战车车体的前端传来,战车内的告警系统顿时鸣响了起来。

“哪里中弹?有没有人受伤?”殷正华少校心中一紧,赶紧在战车内大声问道。

“操,前浮箱被鬼子的火箭弹击中了,战车没有损伤,可以继续战斗!”前面的驾驶员大声回答道,声音中带着一丝心有余悸,所有人都知道防护力薄弱的63A水陆坦克根本经不住一枚火箭弹的正面攻击,如果没有前浮箱抵消了日军火箭弹的能量,可能整辆战车已经被击毁了。

“妈的,继续战斗,攻击日军的步兵火力点!”很快恢复过来的63A水陆坦克,迅速将炮管转向日军的阵地,轰!一发105毫米杀爆榴弹呼啸而出,视线中,一名日军步兵连同手中的火箭筒一起被炸飞上天。

十余分钟后,第164陆战旅陆航营的四架直-9WA武装直升机和两架舱门口处加装着机枪的直-8KA运输直升机出现在战场的上空。只是这时地面的战斗已经基本结束,日军的伏击阵地已经被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打成了一片废墟,日军的阵地只剩下几块狭小的区域内还有日军士兵在负隅顽抗着,只是在中国海军陆战队的攻击下,覆灭已经是时间的问题。

六架姗姗来迟的直升机在战场上空盘旋一圈后,便拉升起来飞离了战场,直扑南面的三浦市。

留下一个机步连清扫战场,殷正华少校也率领着坦克一营和机步一营余部继续向着三浦市前进。此刻的三浦市正是炮声隆隆,支援登陆作战的火力支援舰队已经驶抵了三浦市外海数公里的海面上,正对着三浦市进行着持续的炮击;第164陆战旅陆航营的十余架武装直升机也在三浦市的上空来回盘旋着,攻击着地面上有价值的目标。

房总半岛以东百余公里的海面上,由中国海军的“上海”号、“甲午”号等四艘大小航空母舰组成的庞大舰队正低俗游弋着,这支规模庞大的航母战斗群自东京湾战役开始以来便一直游弋在这里。

之前在这里是为房总半岛作战的空降部队提供空中火力支援,同时为在九十九里湾一线登陆的重装部队提供护航。如今中**队在房总半岛已经拥有了成田国际机场,支援作战的战斗机群也基本上是从伊豆群岛起飞的空军战斗机;运送重装部队的两栖登陆舰舰队和运输船队已经转向了相模湾;后续登陆的部队更是已经将登陆的地点改为了有港口的房总半岛南部地区。只是中国海军的这支航母战斗群一直没有离开这片海域,除了出动战机对日本腹地的工业基础设施进行着轰炸外,舰队中的歼-11H重型制空战斗机始终保持着高度戒备状态,警惕着美国海军,防止着美国海军对我军在房总半岛军事行动的干扰!

站在“甲午”号航空母舰指挥舱的舷窗旁欣赏着美丽的海上晚霞的任超中将,此刻正沉寂在眼前壮美的景象之中。东京湾战役各个战场都进展顺利,对东京市的合围也正在成形,任超中将也可以有心情来欣赏这之前数日都错过的海上美景。

“参谋长,陆战164旅装甲一团已经攻入三浦市,正在三浦市内与日军守军激战。”仲晓杰少校拿着最新的电报走到任超中将身后汇报道。

“让陆战164旅把侦察营和工兵营投送到三浦半岛,加入装甲一团,组成一支独立的战斗群,负责三浦半岛中南部地区的清剿作战;命令第191摩步旅转向横须贺港,与第190机步旅一同夺占横须贺港!”任超中将直接对着仲晓杰少校下令道。

随即,目光又转向了远方的海平面,深深地说道,“横须贺港市日本最大的军港,也是整个东亚地区难得的优良军港,日军不会轻易拱手让人。三浦半岛上的日军正在向横须贺港集结,横须贺港的战斗将是一场血战。电令第190机步旅和第191摩步旅不得轻敌,同时尽可能完整地夺下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