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6 血火东京5

6.血火东京 5

一身丛林迷彩作训服的松井根石中将夹着一根燃烧的香烟从半地下指挥所中走了出来,在警卫员的陪同下,满面忧色地走向指挥部的食堂。『可*乐*言*情*首*发』望着西下的太阳,松井根石不禁驻足,凝视着西下的斜阳,久久站立着。

“将军,今天东京上空的支那战机比往日少了许多。”一旁的警卫员抬头望着天空,突然开口说道。

松井根石中将这才注意到,往日这个时间走出指挥所的时候,头顶上空总是充斥着中国战机的轰鸣声,而炸弹的爆炸声更是不绝于耳,今天倒是难得地清静了许多。只是另一种不祥的预感很快在松井根石中将心中涌起,“为何今天的支那战机会比平日稀少,难道支那军队又在酝酿新的军事行动?难道支那军队的全面进攻就在今晚?”想到此,松井根石中将便立即转身,返回半地下指挥所。

就在松井根石中将跨进半地下指挥所的时候,东京市南面、西面和北面几乎同时响起了滚雷般的轰鸣声,顷刻间数以千计的炮弹和火箭弹呼啸着砸向了东京市市区!

骤然间响起了绵延爆炸声顿时间将松井根石中将吓了一跳,紧接着几声巨大的爆炸声从距离极近的位置传来,久经行伍的松井根石很快从爆炸声中判断出落在自己附近的是203毫米杀爆榴弹!

“叮铃铃!”指挥所内的多台有线电话机几乎同时响了起来,多名作战参谋迅速抓起电话,松井根石中将等众人隐约能够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焦急汇报声,而所有的汇报都是同一个事情:遭到中**队的大规模炮击!

“各部立即判明支那炮兵部队的规模,通知城内的各炮兵部队,待命!”松井根石中将反而淡然了下来,直接对着指挥所内的众参谋下令道。在他看来,中**队终于开始发起最后的总攻了,他也知道战争的成败已成定局,既然改变不了结局,就让中**队多流点血吧!

令松井根石中将等人吃惊的是,东京防卫司令部指挥所内的众人等待了足足五分钟的时间,都没有能够接到东京市内各师团发来的敌情通报,正当松井根石恼怒万分抓起电话,准备直接质问第63摩步师团的时候,指挥所内直通几个师团部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几名作战参谋赶紧抓起电话,只是每个人的脸色都顿时间变得苍白起来!

“将军,根据各个师团的汇报,参与炮击的支那火炮超过了两千门!每个其中东京市北面就有近千门各型大口径火炮!”汇总起来的情报很快有了结果,只是这个结果令整个指挥所内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支那人想轰平整个东京市吗?这群屠夫!通知所有炮兵部队立即展开反击,不管多大代价,尽可能多的消灭支那的炮兵部队!”松井根石中将很快恢复过来,大声咆哮道。

东京市市区内,一辆辆自行火炮从各个建筑物的地下停车场中冲了出来,在就近的街道上就地展开;伴随自行火炮作战的火炮定位雷达也快速展开了工作,根据弹道判断着中国炮兵阵地的位置;同时,日军炮兵分队的各个观察小组也纷纷爬上了己方炮兵阵地最近的制高点,操纵着各种观察设备,人工判定着中国炮兵阵地的位置。

18点08分,在中**队的全面炮击进行了八分钟后,东京市区日军守军的炮兵部队终于展开了反击,只是日军需要压制的炮兵阵地太多,并且事发太过于突然日军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制定出一个整体的作战方案,只能以连为单位各自为战着。

“通知各师团,以师团为单位,展开压制作战!另外,各联队所属炮兵对防线正面的支那军队展开火力突袭!”东京防卫指挥部内,松井根石中将通过战场监视系统看着麾下各部进行的反击作战,恼火不已,只是他也知道自己制定的一系列防御作战计划中,根本没有应对这一情况的,现在出现短暂的混乱也是难免。

接到命令后,东京市内集结的日军第61、63、64、65、66摩步师团和第20步兵师团残部、第7战车师团残部迅速停止了起初各自为战的反击行动,迅速划定好各自的反击方向,而后根据各自的反击方向展开了炮击,企图压制住中**队汹涌的炮击!

同时,部署在东京市区防线一线的第63、64、65摩步师团下属各个联队重迫击炮连和各步兵连迫击炮排的轻重迫击炮也纷纷从隐蔽的阵地中显露出来,对着防线正面的中**队出击阵地展开了火力急袭。

东京市外围,中**队的数百个炮兵阵地上,数十座火炮定位侦察雷达正同时开启着,不断地将日军炮兵阵地的位置判断出来传送到各师旅的炮兵指挥部,再由这些炮兵指挥部分配好任务后传送到各个炮兵阵地上!原本正在对东京市进行火力打击的各个远程火炮阵地迅速调整着射击诸元,开始压制着日军的炮兵阵地!

与此同时,在东京市的上空,十六架满挂着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以6000米的飞行高度飞抵到了东京市的上空!在这些战斗轰炸机的身后是一架执行空中指挥任务的空警-200中型预警机,这架空警-200预警机负责接收地面各师旅炮兵指挥部分配过来的打击信息,而后指挥着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进行空中精确打击。

还未等到空警-200预警机发来打击信息,率先飞抵东京市上空的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便已经发现了目标。尽管是在六千米的高空之中,但通过机载光电侦察吊舱还是清晰地看到了地面上多个正在射击的日军火箭炮阵地,火箭炮射击时那浓厚的白色烟尘将其位置暴露无遗!两架歼轰-7a战斗轰炸机迅速选定了一处正在射击中的火箭炮阵地,一架战机迅速打开激光吊舱,照射着地面,另外一架战机迅速进入到空投航线,两枚雷霆-2激光制导炸弹脱离了挂架,呼啸着砸向了地面的日军火箭炮阵地!

两枚呼啸而下的激光制导炸弹精准地砸落在正准备撤退的两门美制m270型227毫米自行火箭炮附近,爆炸产生的两团巨大火球直接将两辆自行火箭炮吞噬;一旁一辆协同两门火箭炮发射车行动的通讯车也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剧烈的翻滚引燃了通讯车的油箱,整辆发射车顿时被炸成一团。

就在两百余米外的一栋建筑物地下室入口处,第31集团军特种侦察大队的钟韬中校和师成彦中士两人正心有余悸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由于分队携带的单兵火箭弹在之前的战斗中消耗尽了,钟韬中校与师成彦等队员正商量着冲上去利用枪榴弹和c4炸药摧毁这三辆日军车辆,就在钟韬中校分配任务的时候,两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传来了,钟韬中校和师成彦两人相望一眼,都露出了一丝后怕的神情。

“头,咱们还是听联合指挥部的暂时中止行动吧。”师成彦探头到钟韬耳旁,低声说道。

在炮击开始半小时前,钟韬中校率领的特战分队便接到了后方第31军和第40军特种侦察大队联合指挥部的命令:“18点起中止一切战斗任务,寻找坚固地点隐蔽!”接到命令后,钟韬中校不敢懈怠,很快便率领着他的这支十余人的特战分队隐蔽在这个地下停车场内。只是在中**队的炮击开始后不久,在地下停车场入口处监视的侦察队员便发现了两辆日军的m270型火箭炮发射车从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中行驶了出来,在外面的街道上展开,对城外进行着炮击!钟韬中校知道这是个机会,便准备帮城外炮兵部队一把,只是没轮到自己动手,眼前的几辆日军火箭炮连同通讯车便被空军战机摧毁了!

咻!一发大口径榴弹呼啸着砸进了街道对面的建筑物中,轰的一声巨响中,成片成片的碎石砖块飞舞下来,临近街道的那面墙壁直接被炸倒,迎着街道笔直地倒了下来,在街道上留下了遍布的狼藉,还有大片的废墟直接砸到了钟韬中校和师成彦中士藏身的地下停车场入口处,将原本较为醒目的入口处遮盖住了大半!

“呸,噗!”钟韬中校和师成彦中士两人一边挥手挡着迎面扑来的灰尘,一边不停地喷涂着吃进去的尘土,钟韬中校抬头看着头顶上不断呼啸而过的火箭弹和炮弹,转头对着师成彦中士道,“看着炮击的密度,城外至少集结了一千多门重炮,加上空军的战机,我们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了!你站第一个岗,我进入安排一下!”

落日的余晖将天空尽头染得一片通红,只是面对着东京市区内的无数炮弹爆炸而产生的深红色火焰,这样的晚霞也显得逊色许多。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对轰,东京市内的日军炮火已经明显稀疏了下来。在两军的对轰战中,日军已经有超过两百门的火炮被中国炮兵和战机摧毁,即使损失如此惨重,东京市内的日军炮兵也没有选择退却,而是继续与城外优势的中国炮兵进行着对轰战。尽管这样的做法有东京防卫司令松井根石中将的命令,但日军炮兵部队在对轰战中也表现出了自开战以来都极为罕见的彪悍之气,日军炮兵用自己的英勇为保卫首都东京做着最后的努力,同时也赢得了中国炮兵的尊敬。

天黑之后,原本的炮兵对轰战成为了中国炮兵部队的独角戏,无数颗橘红色的光点在东京市上空高速掠过,在东京市区内炸出成片成片绚丽的火球!中**队对东京市发起的全面炮击,在入夜之后终于引起了东京市平民巨大的恐慌,看着成片成片的建筑物被炸踏,日本民众知道中**队这一次的炮击已经不只是针对日本军队了,而是东京市内的所有人!数以万计的日本民众在天黑之后便带着各种行李从家中跑了出来,只是漆黑的街道上不断有炮弹落下,没有人知道哪里是安全的,自己又该逃向哪里!

东京市区内的场景被盘旋在战场上空的中**队无人侦察机通过视频清晰地传送到了中**队的各个指挥所中,只是面对着视频上四处逃散的日本民众,中**队的各级指挥官们都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命令炮击继续。所有的中**官们都清楚地记得,1937年12月份的南京,当时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也是这样逃散着,那时候的日本军队没有丝毫的怜悯,反而是大规模的屠杀;如今,中**队不会像野兽一般的日军进行大屠杀,但中**队同样不会怜悯这些日本贫民!

由于日军的炮兵大部分已经被压制住,同时为了加强打击效果,各炮兵部队开始大规模使用燃烧弹和子母弹头,将更多的死亡撒向东京市市区内,不多时,无数纷飞的炮弹便将整个东京市市区炸成了一片火海!

房总半岛外海,中国海军“甲午”号航空母舰的指挥舱内,综合指挥系统的主显示屏上正分割成了四个较小的画面,同时显示着四架不同的无人侦察机从东京市上空传输回来的不同区域的实时画面。

“各炮群正在进行第六轮急速射!将历时五分钟,预计发射炮弹和火箭弹五万发!”仲晓杰少校站在任超中将身旁汇报道。

对东京市进行全面炮击,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日本战区指挥部在制定东京湾战役时就定下的一个重要作战方案,日本战区指挥部知道夺占东京市必将是一场血战,并且在现在的国际环境下,中**队即使攻克了东京市,最后也不得不将东京市归还给日本政府,只会白流中**人的血!当然,中**队已经打到了东京城下,也不会给日本留下一个完好的东京,直接动用炮兵部队将整个东京市夷为平地便是中**队定下的作战方案。

“嗯!”任超中将点点头,目光依旧盯着显示屏上的实时视频画面,“东京湾的扫雷作业进展如何?火力支援舰队什么时候可以进入东京湾参与炮击行动?”

“海军扫雷部队正在全力清扫,明天上午八点之前,火力支援舰队便可以进入东京湾参与炮击行动!”仲晓杰少校直接回答道。

“面对着如此规模的炮击,日军和日本政府必定会有所动静!命令空军立即向战场增派电子侦察机,至少需要能够监控东京市以西和以北一百公里范围内的所有通讯联络;陆军各电子对抗团(营)注意截听各战场上的通讯情报;海军方面,派出一艘电子侦察舰进入东京湾,二十四小时借机找出东京市日军守军的指挥部和日本国家战时指挥中心的位置。”任超中将冷哼一声,目光中充满着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