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3 城下之盟7

13.城下之盟 7

随着任超中将的一声令下,距离秩父市最近的成田国际机场和伊豆群岛北方四岛上的四座机场上,顿时响起了响亮的战斗警报声,一直在机场休息室内待命的飞行员们快速地奔向各自的战鹰;机场跑道边的停机坪上,空勤人员正忙碌着给战机挂装上各种攻地炸弹。『可*乐*言*情*首*发』

成群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和fc-1“枭龙”战斗机呼啸着从各个机场上起飞升空,直扑秩父市地区;与此同时,在关西地区的各个被中**队控制的机场上,成群的战机也正在加油挂弹;更遥远的九州岛和琉球岛的机场上,中国空军和海航两个轰炸机团的数十架一直待命中的轰-6k/m中型轰炸机也进入到了滑行跑道中,起飞升空扑向战场。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成群的中国战机出现在秩父地区的上空,在一直盘旋在秩父地区上空的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的指挥下,扑向了秩父市外围的所有大小公路,顷刻间密集的高爆炸弹从天而降,在秩父市外围炸成一片。

随着越来越多的战机出现在战场的上空,秩父市外围的各条公路全部遭到了轰炸,就连那些盘山的游览公路也不能幸免。在将秩父市通往外界的公路网路切断后,大部分的战机便转向了秩父市市区的上空!顷刻间,雨点般的重磅炸弹从天而降,在秩父市市区内炸开,到处都是爆炸的火光和漫天的硝烟,整个秩父市市区顿时如同沸腾了一般。

“我们的位置已经暴露,近卫师团请求展开反击,拦截支那战机。”秩父战时指挥中心内,一名陆军的中佐参谋抓着手中的电话机,向着指挥中心内的小泉太郎和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等人询问道。

“支那人现在轰炸的重点是什么位置?”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紧锁着眉头,开口问道。在秩父地区,除了近卫师团外,日本空军也在这里部署了相当强的防空力量,只是防止打草惊蛇,这些防空力量之前一直隐蔽着,现在目标已经暴露,这些防空力量似乎也就没有隐藏下去的必要了!但栗林俊普担心这只是中**队的引蛇出洞,万一只是中**队的试探,那就得不偿失了。

“秩父市市区!”

“支那军队很可能已经确定了我们的位置,我们必须立即反击,现在支那军队正全力进行着轰炸,不会料到我们在此部署了强大的防空力量,我们现在猛然出击,必定会给支那空军以重创。”京野英郎空军中将意识到这是一次难得的战机,急切的建议道。

“不可!这明显是支那人的试探,支那人在这片区域发现近卫师团,秩父市又是这片区域中唯一的一座城市,是支那人最值得怀疑的目标,除了现在的秩父市市区,支那战机之前进行的轰炸没有任何目标性,显得是想打草惊蛇。一旦我们的防空部队开火,支那空军便可以沿着防空部队的阵地,进一步缩小搜寻范围,到时候我们可就真的暴露了。”川口勇一紧锁着眉头反驳着京野英郎的提议。

“即使我们的防空部队不动,支那军队也会逐步找到这里的。”京野英郎中将还是认为这是一次难得机会,若是能够一举重创中国空军的话,日本空军在这次战争中的惨败形象多少可以提高一点,尤其是已经彻底失去的信心。

“当支那军队还未找到这里,战争很可能已经结束了!再说,一次击落支那空军十数架战机,根本左右不了现在的战局,反而会将指挥部彻底暴露出来!”川口勇一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不断咳嗽而显得苍白的脸色,让有着上下级隶属关系的京野英郎都有些不敢再去辩驳。

“支那军队极有可能是从我们之前的电报中嗅到了味道,若是我们不进行反击的话,必须保持绝对的沉寂,不能再让支那军队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京野英郎中将沉默片刻后,妥协道。

听到京野英郎妥协,川口勇一紧绷的神经终于微松了一下,秩父地区的防空部队除了近卫师团下属的部队外便是日本空军部署在此的三个防空导弹营和三个高射炮兵营了,这些防空部队目前由京野英郎直接指挥着。川口勇一知道,若是现在突然发起反击的话,势必会给正在进行轰炸的中国战机群造成重大的损失,战争已经进入尾声,川口勇一知道自己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小,祖孙三代潜伏日本数十年,为祖国做出的贡献可谓微不足道,现在既然能够帮助一下海洋彼岸那个自己从未到过的祖国,那就再尽一份力吧。

其实川口勇一并不知道,他的争取其实只是多余,用兵大胆细致的任超中将在对秩父地区进行大规模空袭的时候就已经将日军可能存在的防空力量考虑了进去,在空军部队进行轰炸的时候,在战场上空始终有多架电子干扰机和携带着反辐射导弹执行压制任务的歼轰-7a战斗轰炸机在天空中待命着,随时准备压制日军的地面防空火力!

只是直到从九州岛和琉球岛飞来的轰炸机群抵达战场,日军的防空力量都没有显露出来,这让准备让日军自己暴露的计划不得不失败。在数十架满挂着重磅炸弹的轰炸机进入轰炸航线之前,四架在秩父市上空已经盘旋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歼-11h战斗机终于接到了出击的命令。

四架从“上海”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歼-11h战斗机呼啸着俯冲下去,四枚体积颇大的炸弹从四架歼-11h战斗机机腹下方的挂点上掉落下去,炸弹摇曳着坠向了地面,只是四枚弹落点分布极广的炸弹在落到地面上空数十米的高度便直接炸开!

转瞬之间,在四枚炸弹爆炸点下方的区域内,日军的各辆装甲车辆和野战阵地中的所有通讯器材、雷达、武器控制系统的电线接口处顿时间闪烁起蓝色的火星,转瞬之间所有的设备全部因短路熄灭,许多武器控制系统使用的计算机的电路板甚至直接被烧毁。而在炸弹覆盖范围内的一处日军81式近程防空导弹营的多枚导弹直接在发射箱中自行爆炸,顿时将几辆导弹发射车炸成了一团废铁。

这是中**队的空投电磁脉冲弹首次用于实战,之前的日本战场上使用的电磁脉冲弹都是由二炮部队的中程地对地弹道导弹发射的。四枚电磁脉冲弹成功将秩父市南郊地区日军守军的武器、通讯系统中的电子元器件大量烧毁,使得秩父战时指挥中心附近地区的日军守军之间顿时失去了联系,同指挥中心的联系也直接中断。

秩父战时指挥中心位于十五米的地下,并且正上方便是一座数百米高的山峰,建造时的标准是能够承受十万吨级核武器的攻击!尽管有一颗电磁脉冲弹的就在距离它两百余米的地方炸开,却未能使它受到影响!只是地下指挥中心内的日军很快发现了自己的尴尬,尽管地下指挥中心内依靠这自身的柴油发电机依然是灯火通明,各种电子设备也正常的运行着,但指挥中心附近地区日军的所有电子设备都已经失去了作用,就连有线电话机也遭到影响,失去了作用!整个秩父战时指挥中心成为了一座孤岛,与外界的联系完全中断。

秩父战时指挥中心的反应极快,在与外界失去联系后,迅速派出了所有的通讯兵和二十多名文职人员,前去询问消息,只是隔了三十分钟,却依然没有消息,让秩父战时指挥中心的众人焦急不已。

“报告!”足足等了四十分钟的时间,一名满头大汗的年轻通讯兵急匆匆地跑进了指挥中心的作战指挥大厅,来到栗林俊普陆军大将面前汇报道,“近卫师团第一近卫步兵联队联队部遭到了支那军队电磁脉冲弹的攻击,第一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的通讯系统遭到重创,暂时无法使用。”

“八嘎!卑鄙的支那人!其他地区的情况如何?”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的右手猛拍在桌子上,恼火地说道。

“第一近卫步兵联队与麾下的各连之间的通讯系统都被切断,目前只能依靠通讯兵在传递消息,无法及时获悉其他地区的情况。只是从第一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可以眺望到秩父市市区的滚滚浓烟,并且头顶上空的支那战机中有轰-6中型轰炸机!”通讯兵一边微喘着气,一边回答道。

“所有的通讯联络居然全部依靠通讯兵,我们现在的通讯手段足足比支那人落后一百年!这样悬殊的差距,我们怎么可能取胜!”栗林俊普大将面色苍白,叹息着说道。

“看来支那战机的轰炸不只是试探,是我判断失误,才导致这样大的损失,我愿意切腹以谢罪!”川口勇一面色苍白,双目中满是悲叹惋惜之色,语气低沉地对着小泉太郎说道。

“川口君不必如此介怀,是我们之前太自大了!当我们还在为第一代的热核武器而疯狂的时候,支那人已经不屑于热核武器这样的脏弹,开始装备电磁脉冲弹这样的干净武器了!这次战争之后,希望诸位能够汲取教训,尽快让日本恢复过来,击败支那!”小泉太郎的脸色已经愈来愈差,连续的噩耗已经将他原本就不是很旺盛的精力逐渐抽空,浑浊的双目已经眯成了一条缝,随时可能永久地闭上。

“是的!现在不是我们自责的时候,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尽快收拢起部队,阻挡住支那人对这里的攻势。现在天皇陛下率领的队伍应该已经抵达了会津若松,只要我们再坚持几天时间,战争应该就能够结束了!到时候我们再东山再起。”栗林俊普陆军大将也劝慰着自责的川口勇一,开口说道。

“现在近卫师团和各防空部队的通讯系统被支那军队切断,现在各部肯定乱作一团,我们现在应该尽快将部队组织起来!我出去收拢部队,组织部队进行反击,抵挡住支那人的攻势。”京野英郎空军中将自告奋勇道。

“你去指挥各个防空部队;近卫师团由我去吧,我这把老骨头也该为帝国做做贡献了!”栗林俊普陆军大将拿起手中的军帽戴上,对着众人说道,嘴角的苦涩让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一阵的凄凉!日本军队居然打到了由幕僚总长带队的份,真是讽刺之极。

“防空部队由我去吧!帝国空军的重建需要京野将军这样的年轻人,至于我这个重伤的废人,就与栗林将军一起为帝国尽最后的努力吧!”川口勇一拄着拐杖站起来,看到京野英郎空军中将想继续反驳,便对着京野英郎厉声道,“这是命令!也是我这个空军幕僚长最后的命令!”

“去吧!这里有北泽美仁、京野英郎将军和中泽右二将军,外面的战事就依靠你们了!”小泉太郎靠在沙发上,对着栗林俊普陆军大将和川口勇一挥挥手说道。

栗林俊普陆军大将和川口勇一两人笔直地对着众人敬了一个军礼,转身离开了指挥作战大厅。

两人来到地面后,便各自乘着一辆高机动车驶离了指挥中心。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直奔第一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他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将第一近卫步兵联队集结起来,作为战时指挥中心的禁卫军,是战时指挥中心最后的守卫力量,必须让它保持着完整的战斗力,而后再将外围各部集结起来,利用着地利的优势,阻挡中**队的攻击,毕竟现在出现在秩父附近地区的还只是中**队的小股侦察分队。

川口勇一坐在一辆覆盖着防红外伪装网的悍马高机动车内,眉头紧锁着,在秩父指挥中心附近地区部署着一个“爱国者2”远程防空导弹营,一个03式中程防空导弹营,一个81式近程防空导弹营,还有一个87式自行高炮营和两个l-90式35毫米高射炮营,作战能力不容小觑。另外,近卫师团还有一个防空联队,辖有一个81式近程导弹营和两个87式自行高炮营。

“不行,得把那个防空联队的指挥权拿过来。”川口勇一思考片刻便做出决定,下令司机停车,而后让跟随在后面的两辆悍马车派出一辆前去第一近卫步兵联队指挥部找栗林俊普陆军大将知会一声;而自己则让司机调转车头,直奔近卫师团直属防空联队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