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征

17 城下之盟11

17.城下之盟(11)

十六架第11空骑旅的武直-19武装侦察直升机率先飞抵了秩父市南郊的战场,接替了正在此处作战的骑士中队。

十六架武直-19直升机根据空警-2000大型预警机传输过来的打击坐标,迅速扑了过去,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确认这些打击区域内目标的真实身份,而后直接通过数据链传输给身后的武直-10A武装直升机和AH-64D、AH-1W攻击直升机!

十余分钟后,第11空骑旅和第601空骑旅四个攻击直升机营的数十架武装直升机蝗虫一般出现在秩父市南郊地区的上空,在武直-19和OH-58D武装侦察直升机的支援下,扑向了地面上的日军阵地。铺天盖地的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覆盖向地面的日军阵地和火力点,将日军近卫师团部署在秩父市南郊地区的一个个隐蔽阵地炸成了废墟;同时,地面上行动的日军步兵和车辆都成为了中国武装直升机攻击的目标,密集的机关炮弹不断横扫下来,收割着地面上日军的生命。

地面上的日军各防空部队阵地上却是一片安静,一门门防空导弹发射车和高射炮不断被呼啸而下的火箭弹和反坦克导弹摧毁,只是这些日军防空兵之前就曾接到过川口勇一的命令:没有命令不得开火!虽然也有部分防空分队不顾命令,强行开火,只是这样零散的防空拦截除了引来杀生之祸外没有任何的效果!倒是那些日军步兵装备的单兵便携式防空导弹给突袭的中国陆军武装直升机群造成了一定的威胁。

在数十架武装直升机横扫了十多分钟后,六十余架满载着步兵分队的直-15、UH-60L、UH-1H通用直升机抵达了秩父市南郊地区。全副武装的步兵分队在日军较为坚固的阵地附近机降下来,配合着武装直升机对这些目标进行着攻击!

与此同时,三十余架直-12和CH-47D运输直升机在十数架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飞抵到了战场的上空,三十余架运输直升机除了满载着全副武装的步兵外,每架直升机的下面还吊挂着一辆高机动车或是一门64式105毫米火炮。

三十余架运输直升机直接在日本秩父战时指挥中心所在山峰周围降落,将满载的步兵卸载下来,而后便迅速离开!着落的数百名步兵迅速在日军地下指挥中心地面出入口周围拉起警戒线,各种轻重火力点在几个地面出入口周围构筑起了交叉火力网,任何企图出来的日军和战车都能够在第一时间被摧毁。

完成包围的中**队并没有直接发起攻击,任超中将的命令只是让他们包围这里,阻止任何人的出入!川口勇一在运-9运输机上短暂休息了片刻后,便利用机载通讯系统同任超中将取得了联络,从川口勇一那里,任超中将得知所谓的日本战时指挥中心处在15米深的地下,上面便是一座五百多米高的山峰,总共只有三个出入口,为了保证隐蔽性,三个出入口的位置都在山脚下,并且只有少量的警戒兵力,地下指挥中心的真正防御力量部署在地下!为了减少损失,任超中将决定先将这个地下指挥中心围住,来个瓮中捉鳖。

在第11空骑旅和第601空骑旅两支部队联合对秩父市南郊地区的日本战时指挥中心发起进攻的时候,中**队对东京市的全面炮击在任超中将的命令下也再次进入**。

在中**队从国内运来的八个预备役炮兵团全部抵达东京市外围后,东京战役前线指挥部对炮兵部队的打击目标进行了新的划分!营连级的82毫米、60毫米迫击炮和各坦克装甲车以及各种高射炮对纵深2公里区域进行炮击;营团旅级的122毫米口径以下火炮负责对纵深4公里区域进行炮击!师旅所属炮兵团负责对纵深7公里以内的区域进行炮击;另外的区域便由各军属炮兵旅和八个预备役炮兵团进行轰击!

此刻,数千门火炮和迫击炮正以最高射速向东京市市区内倾泻着弹药!绵延的爆炸声中,东京市内原本已经残破不堪的建筑物纷纷倒塌;大量无家可归的日本平民在纷飞的弹片中倒地毙命,许多人直接被威力巨大的大口径炮弹斯成了碎片,其实相比较于活下来的日本人来说,被炮弹炸死或许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在东京市平民出城的出路被中**队封堵住之后,东京市内的近百万平民在中**队的持续炮击中迎来了地狱般的生活!由于中**队的炮击是全面性的,根本没有所谓的军用目标和民用目标之分,日本平民所居住的场所都是炮击的目标。出不去,住的地方又不是安全的,跑出去更是灾难,那些横飞的弹片和碎石一旦击中,几乎就是致命的,因为整个东京市内已经没有一家医院能够正常运转,而药品更是稀缺。

相比于药品的稀缺,粮食稀缺才是更大的灾难,随着东京市平民的住所被炮火摧毁,他们在战前囤积的粮食也随之被销毁,东京市内已经开始全面缺粮;就连东京市内的日军守军也只能完全靠着单兵野战口粮度日了!

近百万日本平民和十余万日军守军在被中**队完全封死的东京市内的苦苦煎熬着,等待着中**队的停战,等待着死亡,等待着下一个未知的明天。

中国北京,南苑机场!当川口勇一乘坐的运-9中型运输机在机场跑道停稳后,运输机的尾舱门缓缓打开,张旭上尉和三名搜救队员率先走了下来,只是刚刚下来便看到两名佩戴着总参谋部臂章的校官来到面前,出示了自己的证件后,便带着众人前往机场跑道边上两架待命中的直-15A通用直升机!

经过数十分钟的飞行之后,两架直-15A通用直升机便进入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作战部指挥中心——西山指挥所之中。仲晓杰少校和张旭上尉等人被留在了西山指挥所外围的一间隐蔽招待所内,川口勇一在一名大校军官的带领下搭乘着一辆红旗轿车,进入到了更核心的位置之中。

在西山指挥中心内的一间休息疗养室中,川口勇一见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韩炳龙上将和当初携带着日本核武器情报资料驾驶战机驶回中国的宫城中佐,只是现在的宫城中佐已经身着着一身中国空军的夏季作训服!

“什么,仁明带着秋山纪夫等人前往了福岛县的会津若松市?”简单的寒暄之后,话题便直接转入了日本的首脑机关,当听闻日本战时内阁进行了分离后,韩炳龙上将也大吃一惊。

“侦察部队没有发现他们的行踪吗?”川口勇一也有些吃惊,他知道如今的中**队拥有先进的战场侦察设备,能够对战场进行有效监控,在他看来,仁明等人的行踪应该逃脱不了中**队的监视,仁明等人的行动也应该在中**队的掌握之中。因此在运输机上与负责前线作战的任超中将的联系中一直没有提到过日本战时内阁分离之事。

“仁明等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秩父地区的?”

“8月9日晚上,便是对东京市市区展开全面炮击的时候!按照预定的行程,现在肯定已经到达会津若松市了。”川口勇一满脸懊悔之色,他知道自己的一时大意,极可能会使得中**队失去了将日本首脑机关一网打尽的机会!

“我们还有机会!”韩炳龙上将沉思片刻,站起身来说道,“川口先生,先好好休养身体。”

“韩将军,战事要紧!”川口勇一对着韩炳龙上将点头示意道。韩炳龙上将起身便离开,直接前往西山指挥所的作战指挥大厅。

“立即致电朱震宇,战区内有无一支成建制的伞兵部队处于待命状态。”走进作战指挥大厅,韩炳龙上将便直接开口向作战部部长陈海峰少将问道。

“第45空降师的第134团正在成田机场待命;另外第43空降师正在京都市执行戒严,随时可以抽调出来执行作战任务。”陈海峰少将直接开口回答道,虽然这里距离日本战场数千公里,但陈海峰少将对于战场的情况也极为熟悉。

“在会津若松市空降兵控制该地区,第134团能够完成这一任务。”听完陈海峰少将的回答,韩炳龙上将的眉头便微皱了一下,只是还是开口问道。

“第134团在争夺成田机场的战斗中,损伤较大,虽然补充了部分兵力,但仍未完全恢复战斗力!另外,以一团兵力夺取日本控制区域纵深地区的会津若松地区有着极大的困难!若是第43空降师和第134团同时出动的话,我军有八成把握能够完成任务。”陈海峰少将有些好奇的看着韩炳龙上将,我军在日本战场的预定作战目标已经实现,为何现在会提出突袭会津若松市?

“两部多久时间内能够在会津若松地区空降?”韩炳龙上将的眉头拧得更深。

“至少需要五个小时!”陈海峰少将快速思考了片刻后,无奈地回答道,“我军的运输机群目前都在运作之中,执行着运输物资的任务,集结起满足一师一团的运输机至少需要四个小时的时间;并且第43空降师需要机动到伊势湾沿岸地区登机。”

“通知二炮,立即对会津若松市展开远程打击!全部使用电磁脉冲弹、金属氢弹头!”韩炳龙上将沉默片刻,面色冷峻地下令道。

“是!”陈海峰少将迅速领命,前去传达命令!

“日本战区急电!”陈海峰少将刚刚转身离开,一名通讯部的作战参谋拿着一份电报急匆匆地走到韩炳龙上将身旁汇报道。

“念!”

“远程警戒雷达探测到八丈岛有大量美军运输机起飞,正往北面飞去,目标不明。”

“美国人已经出手了!”韩炳龙上将惋惜地低叹一声,“通知天津的李一星,正式提出我们的要求,尽快停战。”

福岛县会津若松市,这处地处福岛县腹地的城市,由于附近没有日军的军事基地,也没有重要的工业基础,加上这里被默认为美军和俄军的作战区域,自开战以来基本上没有遭到过中**队的轰炸。但此刻,刺耳的防空警报声却在整个城市上空响起。

“砰砰砰!”一枚接一枚的防空导弹拖着白色的尾烟从会津若松市周围的丛林中呼啸而出,直刺蓝天!这是会津若松地区唯一的唯一一个“爱国者1”防空导弹营阵地,并且还是仁明天皇等人进入福岛县境内后,从福岛县郡山市地区机动到此的,而更多的防空部队此刻仍在机动途中!

只是日军防空部队连续发射的十多枚“爱国者1”防空导弹还未迎上从大气层外高速俯冲进来的“东风-21丙”弹道导弹的弹头,七个弹头便再次加速,瞬间将迎面扑来的“爱国者1”防空导弹甩在身后。

“轰!轰!轰!”四枚金属氢弹头率先撞击在地面上,巨大的爆炸声中,四团小型蘑菇云在会津若松市区和郊区上空绽放,爆炸的气浪向着四周铺散开来,将成片的建筑推倒。

会津若松市的日本民众还未反应过来,又有三枚弹头在会津若松市上空百余米的高度上炸开,虽然没有落下直接置人于死地的弹片和钢珠,却瞬间将整个会津若松市市区内的所用电子设备全部失去了作用!整个城市如同死寂一般沉寂。

会津若松市东郊的猪苗代湖湖畔,正在湖畔的别墅中休息的仁明天皇和秋山纪夫等人眺望着浓烟滚滚的会津若松市,后怕不已!若不是仁明天皇人老体衰,经长途行程后决定先到湖畔别墅中休养一番而未先去会津若松市展开工作的话,自己这群人可能已经在中国人的导弹攻击中被烧成焦炭了!

“美国人什么时候会展开行动?”率先恢复镇定的秋山纪夫首相紧锁着眉头对着身旁负责军事事宜的日本陆军幕僚长阿部勇宪问道。

“在五个小时前,我们便已经将自己的行踪通报给了美国政府,请求美国政府派兵保护,美国人同意了我们的请求,在一个小时前,我们便已经接到美国太平洋战区的电报,要求我方做好准备,避免误伤!”阿部勇宪立即回答道。

“立即将附近地区的驻军全部调集过来,进行反空降部署,防止支那军队的空降!”一脸疲惫之色的仁明天皇脸上也是掩饰不住的愤怒,只是他没有发作出来,而是冷冷地对着阿部勇宪下令道!

“现在看来,秩父战时指挥中心可能已经沦陷,否则支那人不会知道我们的行踪!支那人居然想将我们一网打尽!大和民族与支那永远势不两立,无论多大代价,大和民族必须灭了支那!”秋山纪夫咬牙切齿地发誓道,双眼中满是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