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章 青皮混混

第九章 青皮混混

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兰黎明叫上王胜强一起去拿衣服。

想起来还真是不少衣服,所以他们有多雇了两辆人力车,一行四辆人力车直奔赵家绸缎庄,因为事先已经说好,伙计将两人迎进屋内。

老板娘迎了出来:“来了,先喝茶歇会,衣服都给您预备好了。”

“老板娘还真有气质,配你合适

。”王胜强幸灾乐祸的说:“古典,民国范儿,整个一个大家闺秀,和你这知识分子合适,太合适了。”

“别瞎说,现在还没有干事,打鬼子怎么简单,哪有那个心思?准备好打鬼子的事再说。”

“这可要抓紧,没准就跑了。”

“再说,我还不知道她有没有老公。”

“伙计,问你个事,你家老板在不在?我家没老板,只有老板娘。老板娘的爷们死了快一年了。”

王胜强回头望着兰黎明说:“我说吧!还是单身,千万不要放过。”

“兰先生,您看看,都在这。六个人,每人五套夏装,五套春秋装。冬装是我给您选的皮子,式样是您吩咐的,您验验货,又不满意的咱再改。”

“多少钱?”

“一共400大洋。”

“给,您点一下,400。老板娘,您让伙计打包,搬到外面的黄包车上。”

老板娘离兰黎明很近,身上淡淡的香气使他产生深深的不舍。

“呀呵,接了一个大活,恭喜。”随着话音,一个粗壮的矮胖子迈步进屋。

“老板娘,这例钱该给了吧。”

“还没到时间。”

“这不您接了一个大活,我哪现在手头太紧,先收些日子。”

“有这规矩吗?”

“规矩是人定的,我这不刚定的。”

“你这人怎么不讲理?”

“就这样了,今天你不给,我不走了,在你这吃。”回头看了看兰黎明:“我说这位,拿着衣服赶紧的,看什么看?”

“你和谁说话?”王胜强上前一步。

“和你说,没听明白,再说一遍,拿着衣服快滚

。”

兰黎明拉了拉王胜强的衣领:“这位大哥说话客气点,您不说,我们收拾完了不也得走吗?您也太急了吧。”顿了顿,又幽幽地说:“只是说话不能这样,让人不受听。”

“呦嗬,看着挺斯文,还有点脾气。来几个人,这有茬口。”

“随着话音,进来四,五个短打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

老板娘走到兰黎明的面前:“他就一个青皮混混,叫赵四,靠收这一带所谓的例钱过日子。大伙图个清静,每次不惹事都给他。您甭理他,不和他一般见识。赶紧拿着衣服走人,我来应付。”

“混混有什么好怕的,是个人就要讲理,没嘛。”

回头看了看赵四:“我说,这是铺面,咱们外面说话。”

“走,外面。”王胜强拉了拉兰黎明的领口,低声说道:“我来吧!一会教育教育这帮混蛋。”

“你快打住吧!就你,一出手还不都残了,说不好还要出人命。我来还有分寸,教训一下得了。”

“你是不是看上老板娘了,表现一把。”

“有这意思。我看这几位的架儿,根本没练过,小意思。”

“要是你有意思了,我只好没意思了。”

其实,当伙计说道老板娘是单身的时候,兰黎明的心思已经动起来了。穿越前,他还没有老婆。你想,少年得志,家里不是什么大款。可是?本人眼界很高,一般的还真瞧不上,看见老板娘已经被她的气质所吸引。

“怎么说。”

“你给爷陪个不是,你走你的,要不然,有你受的。”

“想打架?别费事,你们几个一块来,省的我费事。我保证,我朋友不参合。”

“你是皮痒痒,来,哥几个给他挠挠痒痒

。”

齐英梅站在门口,心中开始发紧。“瞧他那斯文的样子,得吃大亏。还不听劝,自己找的。我怎么关心起他了,他又不是我什么人?”齐英梅正在想着,那边已经结束了。

只见赵四跪在地上,两只手还在乱舞,腿却不能动。再看那几个和他一起的,胳膊都搭拉着。

“没想到,怎么斯文的人还有这能耐?”齐英梅暗暗的想。

“行了,我先说下。我给几位接上,好了不要再打了。掉环次数多了就不好办了,怎么样?”

“算我们栽了,你接上,我们走。”

“这就对了,四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打发走了赵四,齐英梅叫住兰黎明:“兰先生,你看这时候,赏脸吃个饭,拿衣服不急在这一时。”

“好啊!老板娘,你和我发小吃,我还有点事,回头下午我回来,就在这等我,黎明。”说完,不管兰黎明的反应,掉头便走。

“你看,我这个发小弟兄就这急脾气,咱不管他。走,我请您。”

“那哪行,说好我请。”“都一样,还有,别一口一口兰先生,多生分,以后叫我黎明。”

“好,黎明,走,我们天一坊。”

赵四和他那班混混垂头丧气的走着:“四爷,今天栽大了,往后怎么混?”

“没法,想拼命拼不了。”

“我给你们机会。”随着话音,王胜强站在他们面前:“我不会卸环,咱来个硬碰硬。”

“哥几个,拿他出出气....”

不到两分钟,王胜强走出马路口,伸了个懒腰:“就这,还当混混,丢人。”马路上传来阵阵的呻吟声。

“有时间,好好讲讲和老板娘是怎么吃饭的,要详细的。”在回去的路上,王胜强严肃的说,刚说完,连自己都憋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