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9章 日本老兵

第二十九章 日本老兵

“我回来了。”

“惠子,辛苦了。”

“安排的差不多了,小林光夫在那里。”

“他是谁?”

“我亡夫的一个部下,兵营附近的料理店我想请他负责,他和军营里面的人很熟,有几个老乡。”

“惠子,今天我想听你说心里话,你这些日子,神神秘秘和别人通电话,每次还不让我听到,到底是为什么?我们即将结婚,不是吗?你的事我有权知道。”

“不是一回事,你不要管。”

“不行,如果你今天不说,明天开始我不会再来了。”

“你不要逼我。”

“我们中国对夫妻双方而言,没有隐瞒的事,我们即将结婚,从那以后我要照顾你一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山下惠子低下头,咬着嘴唇沉默着。

这个男人带给她很长时间没有过的欢乐,温柔对待她的一切,和他谈论艺术,人生,对酒当歌,宣泄着酣畅淋漓的快乐。

“我不能放弃,我只是怕连累他,我要说,把一切告诉他,如果以后有灾难降临,我挡在他的前面。”她暗暗的想。

“那我全说了,只希望你不要离开我,我前夫以前是关东军的联队长,大佐军衔,9.18以后在北满作战。

你不知道,日本有个反战人士组成的同盟,同盟的宗旨是反对战争,希望日本和邻国和平发展,共同繁荣,日本军队中有很多人认同这个观点,我前夫也是。

他和他的朋友经常在我家聚会,可不幸的是,他们中有很多人战死了,包括我的前夫。

这个同盟现在还存在,他们的宗旨有所变化,认为让日本在战争中愈快失败,对日本民族是有利的

说到底,他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我和别人通电话就是这些人,我不想告诉你是因为我们的身份一旦暴露会以叛国罪被处死,会连累你。”

尚进勇知道这种事,那是在日俄战争时就存在的,任何民族都有真正的爱国者,都有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其实,这才是一个民族最后的希望,可是我们中国的在哪里呢?

“今天,我没去工地,我是去我表弟那里,在满洲他的腿残了,不能呆在部队,他没有什么技能,以前只会打仗,现在生活困难,开了一间杂货铺,和老婆,女儿勉强度日。

像他这样的老兵还有很多,生活凄惨,家中有富裕的亲戚能接济的生活还说得过去,没有的生活比中国人还惨,军部不允许他们随便走出租界,要出去也要有体面地生意,所以只好靠退伍费开间小店维持生活,我都说了,只希望先生能原谅我。”

尚进勇看着山下惠子挂着泪珠的脸庞,一把把她拉入怀中:“你应该很早告诉我,我既然要和你结婚,就要接纳你的一切,你的表弟也是我的表弟。

我也憎恨战争,渴望和平,今天我要在这里让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

天刚放亮,电话铃声吵醒了尚进勇:“老尚,一会我让老二给你送银票。”

“晚上再打,还困着呢?”

“昨天是不是太猛了。”尚进勇扭头看着身边还在熟睡的山下惠子:“怎么,要听听细节。”

“别找乐了,正事还忙不过来,白天各忙各的,晚上详聊。”

“快起床啦!今天我和你一起看看你表弟,我还想给他一个营生。”

“等等,还没睡醒,昨天你太猛了,我太累啦。”

尚进勇无奈的一笑:“那就继续....”

叶奋韬放下电话:“我先去把你们老姑接来,你俩先别出门。黎明,跟我走

。”

“大哥,安排好了?”

“你看,鸡鸭鱼肉,蔬菜,水果,我想山货那里有,衣服,日常用品都是整箱的。”

“黎明,你带队,到那完事赶紧回来,两辆小车都开回来。莹妹,跟我回去。”

在回家的车上,贾莹拿出几张纸:“我把要的东西都写好了。还有,我的几个同学不愿意南迁,想留在平津,你得找个时间见见,他们还带过来几个护士,除了一个是北平的,其余的都是天津人。”

“好事啊!到家一块说。”

“惠子,有现钱吗?”

“要多少?”

“1000日元。”

“有什么用?”

“你先给我,一会,叶先生会派人给我送钱来,你嘱咐静子收好了。”

“我知道了。”

“那我们走,去你表弟那。”

尚进勇和山下惠子来到日租界的沈阳道附近,低矮的房屋连成了片,在一个街口,有一家小杂货店,远远望去,柜台后面坐着一个穿和服的少妇。

“表姐,您怎么来了?快请进。”

“一郎呢?”“在屋里。”

“我自己进去吧!你忙你的。”

“这位先生是...”

“这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尚先生。”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经常听表姐提到您,快请进。”

杂货店后面是一个不大的小院,左右各有一间偏房,中间是一间正房。

一个拄着拐杖的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日本男人迎出来,鞠躬说道:“欢迎,尚先生

。表姐,我听到你们说话的声音,快请进屋。”

尚进勇鞠躬还礼!”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屋子只有十几平米大小,屋内的布置是典型的日式布置。

“表姐,昨天没有你的帮忙,花子就很危险了,现在大夫说已经没有危险了,真是太感谢了。”

“我是她姑姑,应该的,我和这位尚先生就要结婚了,他今天一定要来看看你。”

“我叫近藤一郎,请多关照。”

“一郎,我和你表姐即将结婚,以前她没有告诉我你的情况,照顾不周,请多原谅。”

“哪里的话?现在我们能活着是托表姐的福,太感激了。”

“我呢?有一个想法,还没和表姐商量。惠子,你也听听行不行。我要在蓟县建一个贸易货栈,也许还要建一家饭馆或茶楼,我想请你做大掌柜,负责天津市外的事务,不知你的意思?”

“太感谢了,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

“我看行,你只是负责收购周围的物产,具体的销路没问题,我会安排人向外推销。惠子,你看呢?”

“他一个人不行,身体没法胜任。”

“我还要雇佣伙计,他是大掌柜,用不着他干,他看着就行了。”

“我倒是还有一个战友,我是中队长,他是我的副手,只是一只眼睛瞎了,现在的情况和我差不多。”

“是像你和你表姐一样的人吗?”

“是的。”

山下惠子在旁边也向尚进勇点头示意。

“那行,这是1000块日元,你拿着先安置你和你的战友家里的事,然后听消息和我们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