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36章 婚礼筹备

第三十六章 婚礼筹备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了,这里的每个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尤其是贾莹的工作热情很高。

一天的早晨,叶奋韬叫住她:“莹妹,一半天叫黎明和英梅过来,商量他们的婚事,这事你去合适。要办一个像模像样的婚礼,传统的。”

“那你什么时候娶我?”

“很快,但我们办一个洋式的,你看好不好。”

“怎么都行,你说了算。可是?黎明那个可麻烦了。”

“哪有嘛,咱还怕麻烦。”

“那我给你说说咱天津卫的婚礼习俗,妈妈例儿可多了。”

三书六礼,按照中国传统的礼法,男女成亲需要“三媒六聘”,也叫“三书六礼”。

“三书”指的是礼聘过程中来往的文书,分别是“聘书”,在订婚时双方交换。

“礼书”,过大礼时双方交换。

“迎书”,迎亲时由男方交给女方。

“六礼”是指由求亲、说媒到迎娶、完婚的手续,具体是这些。

纳礼,男家请人预备向女家提亲、说媒

问名,男家在大红庚贴上写下男子的姓名、排行、生辰八字,由媒人送到女方家中。女家若有意结亲,就把女孩的名字、八字等写上请人占算。

纳吉,如男女双方的八字没有相冲相克,则婚事初步议定。

纳徵,又称“过大礼”,订婚的意思。

请期,择吉日完婚。旧时选择吉日一般多为双月双日,不喜选三、六、十一月,三有散音;不选六是因为不想新人只有半世姻缘;十一月则隐含不尽之意。

迎亲,婚礼当天,男方带迎书亲自到女家迎娶新娘。

“好么,还真不少。”

“这才到哪?接下来还有一堆事儿等着呢。”

安床:在婚礼前数天,选一良辰吉日,将新人的新床摆放在新房里,将被褥、床单铺好,再铺上龙凤被,被上撒各式喜果,如花生、红枣、桂圆、莲子等,意喻新人早生贵子。

抬床的人、铺床的人以及撒喜果的人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全科人”指这样的人,父母健在、兄弟姐妹齐全、婚姻和睦、儿女成双,自然是希望这样的人能给新人带来好运。

闹洞房:新郎的同辈兄弟可以闹新房。老人们认为“新人不闹不发,越闹越发”,并能为新人驱邪避凶,婚后如意吉祥。

嫁妆:嫁妆是女方家里的陪送,是女方家庭地位和财富的象征,嫁妆最迟在婚礼前一天送至夫家。

嫁妆除了衣服装饰品之外,主要是一些象征好兆头的东西,如:剪刀,寓意蝴蝶双飞;痰盂,又称子孙桶;花瓶,意味花开富贵;鞋,寓意白头偕老;尺,寓意良田万顷等。

上头:上头是男女双方都要进行的婚前仪式。就是择定良辰吉日,男女在各自的家中由梳头婆梳头,一面梳,一面要大声说:“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撑红伞:迎亲的当天,由新娘的姐妹或伴娘搀扶出娘家门,站在露天的地方,姐妹或伴娘在新娘的头顶撑开一把红伞,意为“开枝散叶”,并向天空及伞顶撒米

迈火盆:新娘莲步轻移,迈过火盆预示着婚后的日子红红火火

跨马鞍:利用谐音寄托祝福,预示婚后两人的生活平平安安。

“你就说说,到哪找这些全科人,据我所知,认识的亲戚不好找。”

“那也要办,不能亏了我侄子。”

“不过,倒有一个法儿,认干亲就解决了。你到时得好好破费。”

“那不就没问题了。”

“老尚那呢?”

“我和他说,只有日式的呗,到时我们都不去。等完事了,让他们过来,所有人聚聚,就在老二的饭馆,等于一起办了。”

燕三郎和他师兄前后脚回到的天津,简单听了他们说的情况,叶奋韬打发人把尚进勇,兰黎明,王胜强,姚水光,姚水明,盛光勇,贾涛,孙志武全都叫到家里。

“今天叫大家来,是想让大家一起听听三郎说的情况。”

“二叔,那我说了,现在摸到的情况是这样的。”

日本人在天津开了家公司叫石河转运公司,在日租界,专门从事走私活动。由日本人出面,在关东军支持下,在华北勾结大批日本,朝鲜浪人,汉奸走私商贩,从海上,陆上,大搞进出口武装走私。

通常一支武装走私运输大队,它由上百辆马车,200多人组成,车上满载货物,前后各有武装马队20人开道和护卫,一般有两三辆挂日本旗的汽车。

从日本来的是纺织品,缫丝,火柴,卷烟,面粉,食糖等。

从中国出去的是白银和铜圆,也就是所说的的“大子儿”,每天都有一到两支,下午接近傍晚的时候进入天津宁河一带。

日本在华北的走私路线大抵分海路和陆赂,由于海路走私远较陆路方便,据点在秦皇岛,昌黎一带的沿海

陆路还有一条从热河,蒙古走私鸦片的通道,有时由日军押送。

“训练的人员还要一个月,武器够用。”王胜强说道:“一支运输队去30个队员就够啦。”

“东西怎么处理?拉到哪都暴露。”

“有点乱,我们没有参谋人员,一个一个问题说,大家总结总结。”

人员,60个队员,都携带轻武器。

截下的物资,组织100人左右的老乡负责拉回去。

地点,宁河和蓟县交界处。

“是,这事很简单,又不是正式军队而且防备松懈,这有一个问题,我们要速战。

东西还赶大车,快得起来吗?100个老乡?基地都去了。你们看看可以使用我们全部的10辆卡车,让赶车的人搬上车,捡有用的,剩下多少不要了,我们不要零碎。

日本人,朝鲜人一个不留。

胜强,记住,死人也要补枪,以后是一条纪律,必须无条件遵守。

三郎,再去摸摸时间,线路,这是首次,必须万无一失。一个月以后行动。”

“这事很简单,训练人员战斗力和日军现在应该是一比五左右,60个人我也是为了万无一失。

我们的武器都是自动的,比日军高好几个档次,就是关东军押运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胜强说得对,人员安全第一位,子弹不要给我节约,没有再买没关系。卡车,武器,弹药,装备,药品我都订货了,只要一到,就行动。”

“二哥,我和黎明一个月会把胜强要求的都送过去,你放心。”

“其实,黎明写得够详细,我们做不了的,从德国进装备,城市作战还要很多装备

。莹妹,带上几个医护人员,防止意外,他们的枪法再有一个月应该可以自卫了。”

“二弟,你看这事我帮不上忙。”

“大哥,你别这样说,我其实根本没当回事,杀小鬼子才开始,以后多了去了。现在我说点别的,我,老尚,黎明要结婚,老二哪的饭馆开张,大家聚聚,都分开结婚,完事再聚。”说完,叶奋韬自己都乐了。

“不过,要等这次袭击日本人开张以后,就当婚礼的礼花。老尚,以后你要当好你的亲日分子的角色,你的日式婚礼在座的没人参加。”

“二哥,我还有事。”贾莹说道:“胜强和英娟的事,现在长辈都在,胜强你表个态,英娟我做主了,谁让我是她老姑。”

“我,我,....”

“你还是个老爷们,训练场我看你可不这样。”

“我当然愿意了,挺喜欢英娟。”

“这不结了,大哥,做这个主没和你商量。”

“不用,你是她老姑,从小在一起,你说了算。”

“那就都一起,两个月以后。”

“那我们哥俩怎么了?没人疼没人管的。”

“你们俩得自己找,以后多去基金会,医生,护士,药厂的,工厂的,有的是,你们接触接触,差不多了,我捅窗户纸不就结了。”

“那行,叶叔,以后你在大本营给我们预备一间房,晚了不回去了,住在这里。”

“那有什么问题,你们要抓紧,我其实比你们急,都要马上到36年了你们说我能不急嘛。”

想起1937年,所有知道历史的人都沉默不语了。

“好,没什么事。大家各忙各的,下个星期我们还有好多事要忙,时间很宝贵,下个星期的星期天开会,一个组织的成立要有好多事要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