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3章 茂川机关

第四十三章 茂川机关

唐山丰润的军火库被炸掉,加上频繁被袭击的各种走私队伍,使华北日本驻屯军司令田代皖一郎中将十分震怒,加上他本来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在医生的执着要求下住进天津日本陆军医院

此时,日本华北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中佐被紧急召见。

作为老牌的情报人员,大迫通贞中佐明白自己要干什么。

在医院短时间的谈话中,他向田代皖一郎中将做出保证,田代皖一郎中将则将驻扎在唐山的一个关东军加强中队的指挥权交给他。

在天津海光寺日本军营,大迫通贞中佐把茂川秀和叫到办公室。

茂川秀和,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曾任职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二课(情报部),后被派到北平进行谍报活动。

“九一八”事变以后调到奉天特务机关任上尉机关员,曾经随同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到天津执行劫持溥仪去东北的任务。

1935年被派来天津进人青木公馆,并受命重新架构情报系统,茂川的中国话讲得很好,并且熟悉中国的风俗人情。

“茂川君,作为土肥原君的得意弟子,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不知你有何看法?”

“现在还没有头绪,我要仔细研究所有的文件。”

“关于这个以黑字为标志的反日组织,打乱了帝国以军事和经济手段控制华北的计划,并造成人员的大量伤亡。

更为严重的是,有可能使中国华北各种抗日武装效仿,冀东自治政府现在的局面到时就没法收拾了。

所以,拜托茂川君尽快处理好此事。”

“我明白现在的情况,我也明白我的任务,请机关长放心,我会完成任务。”

回到位于现在辽宁路的机关,茂川坐在办公室宽大的办公桌后看着厚厚的文件。

随着茂川公馆的建立,现在的他通过组合已有的几个特务机关,已经成为天津实际上的情报首脑

不过,现在他的心情不好,连续的袭击对日军的打击不仅是物质方面的,更主要的是心理方面,已经使现在的走私规模缩减了一半,连远在奉天的土肥原贤二非常恼火,责令他限期侦破。

眼前的资料让他思维混乱,好多说法自相矛盾,他在整理着思绪,凭着多年的情报嗅觉,逐渐的滤出无用的信息,清楚地他看到一条主线。

这是一次次精心组织的行动,人员精干,武器和使用的弹药是以前没见过的,袭击时间短,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他决定从已知的线索开始,很明显已知的有两条线路。

又是一次有效地袭击,烟土贩子被全部击毙,这是一支小型的队伍,烟土数量不多。

带队的盛建武不经意发现远处有反光,一闪即逝。

他叫过斥候:“是不是有人观察我们?”

“没发现,有专门的兄弟盯着,每次一公里之内有情况都会有信号,除非在一公里以外。”

盛建武率队离去,很远处的草丛中站起两人:“本田君,要不要跟踪。”

“不要,先查看一下情况。”拿着望远镜的男子说道:“总算看到了真实的黑字人员,你没有发现吗?在和我们一公里的地方有他们的两个观察哨,也就是说,我们离事发地点两公里,这种情况下,跟踪他们很容易失去目标,要想一个好的办法。

看来,这些人都是高手,现报告茂川阁下,请求战术指导。”

回到基地,盛建武把自己的担心告诉孙志武。

很快,兰黎明来到基地,同行的王胜强把孙志武,李英杰,盛建武召集在一起。

“今天我来,一个是要去看看溶洞的建设,二是担心行踪泄密的问题。老叔交代过,在溶洞建设还没有完成主体前,要消除这个隐患。

他说有个笨法子

。制造一场大的袭击,完成后让三人一组的人员带足给养,向四个方向前出三公里,五天以后返回。”

“我看行,就当是一次野外生存训练,也不限定时间,知道发现可能的跟踪者。按角度,以30度为一条线,人员以三公里到五公里为观察区域,狠狠地来一回。”王胜强说道:“如果有跟踪的,保证这些王八蛋会得到最好的待遇。”

“没问题,我来安排。”李英杰站起来:“打个大的车队,声势大点,撤退的时候速度慢点。”

听着本田的汇报,茂川秀和满意的点点头:“辛苦了,总算看到了这些人,明天来这里听命令。”待到所有人退出,他拿起电话,要通了大迫通贞。

“机关长,我以发现黑字行踪,但还没发现其老巢。”

“那你要我做什么?”

“我会安排一支大一点的车队,请您下令,驻军在车队遭袭击时不得援助。”

“是这样,我懂了,你去执行吧。”

转天的清晨,茂川秀和坐在办公室精神抖擞的对着部下下着命令。

“本田君,分成五个小组,每组三人,从不同方向监视罗庄子镇以下公路,发现黑字的袭击人员全方位跟踪,务必发现他们的老巢。”

“是。”

突击队几乎有半个月没有袭击,仿佛是消失了,简直把本田一帮人愁得够呛。

走私队伍现在很正常,胆子愈来愈大,规模愈来愈大,仿佛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一支庞大的车队出发了,车辆总数达到200辆,护卫的人数达到一百人左右,而且配备了掷弹筒,前后的马车上架着好几挺歪把子。

在车队的前后200米,各有一支搜索小队,人员持枪警惕的注视着公路两侧。

在公路很远的山脊上,两侧同步行走着不时用望远镜观察的身影。

山道的拐角处,孙志武拿着望远镜观察者,映入他眼帘的是无尽的群山

远处传来马达声,孙志武做了一个手势,公路边的枯草动了动,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

情报早就放到基地的作战室,稍后任务被安排下去,整整100名突击队员踏上征程,从山道的拐弯处距离公路200米处每隔10米隐蔽下来。

在伏击的两端,架起数挺机枪,旁边是几个持着榴弹发射器的队员。

随着那声熟悉的喊声--中国人都趴下。

顿时,前后的汽车化为火球,熊熊燃烧,枪声大作,不时夹扎着榴弹刺耳的尖叫声,5分钟,山上的枪声突然停止了,只剩下公路上零星的还击声。

“观察员,情况报告。”

“可以向前100米到达第二射击位置,实施第二步。”孙志武举起突击步枪向天上狠狠打出一梭子,草丛中响起急促的声音,远远看去,仿佛枯草被风吹动一样。

三分钟过去了,一阵稀稀落落的枪声再次响起,偶尔会听到一声榴弹发射器的怒吼,然后一切又安静下来。

燃烧的汽车被推到一边,远处驶来一队卡车,装车结束后,两名袭击者跳上卡车。

“这次跑不掉了。”本田自言自语地说,奇怪的是,袭击者没有撤退而是让车夫扛着货物箱子走上山间的羊肠小道,后卫人员重新在枯草中潜伏起来。

半个小时过去了,袭击者以交叉掩护的方式快速退去。

“很好,无论如何也跑不掉了。”本田有充分的自信,为此,这些精干的特工还带了五天的干粮。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10天以后,当他绝望的试图袭击不远处的包围者,一阵弹雨直接使他眼中留下最后的残阳,那黄昏前最美的景象。

“搜搜他,这几个人还真有韧劲。”

“他们有证件,上面说是茂川机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