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46章 我只是他的断剑

第四十六章 我只是他的断剑

黑字断剑的课程开始了,每个星期天上午由兰黎明讲解自己都不太明白的间谍理论,下午是以基金会名义的外语课,包括英语,日语和德语,晚饭后则是叶奋韬讲解的世界形势,经济知识,人际交往,社交礼仪。

姚家兄弟是每次最早到的人,现在的他们已经和医院的两个护士打得火热,一有时间贾莹也被他们围着道长道短,捧成了香饽饽。

参加人员是叶奋韬选定的,盛建文,侯胜奎,燕三郎,草尖,王梅,霍晶。

姚家两兄弟从第一次开始就借故太晚了住在这里

在下午上外语课的时间,兰黎明是没有讲课任务的:“老叔,我和您说的茂川机关的事,就是茂川机关交给横滨正金银行的支票上面带c字标志的,账户里没钱也可以支取。您想,端了它,又是一笔额外收入。”

“你问了王梅?”

“她说,她见过,每次10万日元没问题,也可以是是法币。不过,意思都一样,只要一天之内发现不了就没问题。”

“那要好好考虑一下计划,不响一枪还是有难度的。”

“是啊!我也正在想,要等些日子,好好计划。”

晚上是叶奋韬讲课,大家聚到他的私人办公室。

“都随便坐,不用记笔记,听明白就得了。

三郎,草尖,你们学外语有困难就不学了,以后去郊外练枪法。

胜奎学的费劲,没办法,咬咬牙坚持,你以后会有用。

老大,老二,以后下午别在这装,到医院或者带上人到哪去玩,晚了别回来了。

莹妹,医院那边也给个机会,有的人可以不值班或者换班,是吧。”

“叶叔这个领导太好了,老姑,不是,老婶,领导发话您是不是灵活一点,我听外文就想睡觉,......。”

“行,你们俩一个一个说,有点乱。我明白了,到时候再从蓟县带来的野味....”

“那还不是,是吧.....”

“行了,不就这点事。现在正式上课,我先讲个提纲,以后按照这个思路详细的讲。

1.中日之间国民生产总值,简称gdp,达到六比一百,日本去年的数据是60亿美元,如果以人均计算,差距可想而知。

2.轻武器方面,日军拥有自己的军工体系,完整的制式武器系统,这样带来训练,战术,后勤保障的一致性

3.重武器方面,陆军的重炮,装甲车,坦克,尤其是海军的航空母舰,海军的军舰现在处于世界的前列。

4.人员素质,没有文盲,这得益于明治天皇所发动的明治维新。下级军官出自军官学校,高级军官出自陆军大学。军队起初效仿的是德军,后来加上自己的理解,整个体系虽然呆板但运转正常,有效。

5.部队编制是大单位编制,每个基本的大队都可以执行独立的战术任务。

6.执行力,纪律性超强。

说了这些,大家认为那还打什么?干脆投降算了,反正打不过。

但日本有个致命处,他的人口,资源不足以进行长期的消耗战。问题是中国的战略纵深太大,短时间没办法全部占领,无可避免的形成长期消耗的局面。

另一方面,在局部,中国可以形成一个点的集中优势,像我们现在要做的。

针对我们的情况说说经济问题,好的训练需要大量的金钱。

钱从哪里来?一个是开源,一个是节流。

说起来看似很容易,做起来就太难了。因为大家没参与我的挣钱计划,以后我会一件一件的讲。

我们知道,神枪手,神炮手是用弹药堆出来的,没有捷径可言。

对现在而言,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做后盾,好的武器没法大批量制造出来,后续的补充更是最大的问题。

有了训练有素的人员,好的武器,周密的计划,对情报,后勤保障要提出更高的要求,这有产生了很多问题。

这样看来,那还干什么?太麻烦,不过大家想一想,国家都要亡了,大家都不做,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吗?所以,再难也要干。

对你们断剑系统每个人来说,除了学习必要的技能,当然,是你们的战斗技能,这是硬条件,对你们的软技能只能靠你们的悟性,这里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我也不想让别的系统训练你们,因为我们要有自己的方式,不能参与任何党派,主义之类的

。”

叶奋韬点燃一支雪茄:“这里你们能了解各种理论,在实际中怎么运用,没人能帮你们。不过,你们会得到你们想要的一切帮助和物资支持。今天晚了,大家一天很辛苦,早点休息吧。”

“老姑。”霍晶招呼贾莹。

“有事。”

“明天我不值班,听课的劲还没过去,想和您聊聊天。”

“平常你不年不遇的,今天这是哪出。行啊!老二,黎明拿来的山货,野味还有吗?”

“在厨房酱好了,兔子,野鸡,狍子,飞龙,还有几样山菜,蓟县的和记酒给您备了10坛子,您看我够不够意思。”

“还算凑合,可以表现的再好点。走,晶晶,我们到下面喝点。”

一坛老酒,摆了一桌子山货和野味。贾莹和霍晶相对而坐。

“晶晶,现在学的怎么样?”

“没问题,虽说不在训练基地可身手也没放下,天天不断。”

“那就好,你二叔还得让你们干大事呢?”

霍晶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老姑,您说二叔为什么懂的怎么多?”

“他不是一般人,为了打鬼子才回到国内。”

“哦,您说得对,现在的黑字是他创建的,现在的局面是他完成的,哪能是一般人干得了的。以后还能每个星期听他讲课,这种好事没地方找,我真的很幸运。”说完,又把眼前的酒杯倒满。

“晶晶,你不会是对你二叔有什么想法吧?”

“老姑,瞒不过您。从我加入黑字到二叔确定了我是断剑,二叔在我心目中就是我的一切

。我可以为他去死,为他做一切,我只是他的断剑。不仅是我,您以后仔细看看王梅看二叔的眼神。”

贾莹叹了口气:“我早就想到了,不是你也会是别人,凭你二叔,那还不得多少女人会扑上去,我拦得住吗?得了,以后这事我不操心了,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只要是对你二叔好,握不住拦你,以后的我也不会阻拦,只要你二叔接受。”

“老姑,您真是个好人,您永远是我的好老姑。”

“别管了,到时我会给你们安排计划,把生米煮成熟饭。来,我们干。”

时间过得飞快,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春天羞答答的掀起面纱。

1936年的春天,叶奋韬感觉行动要加快了,时间不等人,不管黑字采取什么行动也阻挡不住日本对中国的狼子野心。

叶奋韬把王胜强叫回来,加上兰黎明,吃过午饭,三个人在研究今年必须非干的事。

1.长枪队基地要建设完毕,形成战斗力。

2.至少断掉一个日军大型军火库,一个补给仓库。

3.抢劫日资和汉奸的金融机构。

4.削弱日本特务机关,尽量消灭日本老牌特工。

5.做好安置抗日人员的准备。

6.对所有抗日武装的物质支持。

突然,门被推开了,贾莹带着李英杰匆匆走了进来:“不是告诉你不要打扰吗?”

“非说不可,你们先要停一下。”

“什么事非要现在说不可。”

李英杰很着急的坐到叶奋韬对面:“二叔,本来我在溶洞,急着回来是认为这件事您一定要第一时间知道。”

“慢慢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天塌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