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5章 毒品工厂的下场

第五十五章 毒品工厂的下场

天津日租界最大的毒品工厂位于伏见街,也就是现在的和平万全道后面的一条胡同。

它不是制造医用吗啡,而是纯度很高的吗啡,俗称白面,这使得天津日租界内烟馆林立,注射毒品的小摊子更是随处可见。

瘾士们和初学吸烟的人可以在摊前接受皮下注射,男女老少都可享受一下滋味,少年儿童在价格上享受优待,每注射一针只需一、两角钱。

有些售毒的小店极为简陋,售毒人只是在板壁上开一个小窗,因为太穷而进不起烟馆的烟民,只需轻叩一下窗门,店主便将小窗打开,烟民捋起衣袖,将胳膊伸进去,手上放上两角钱,店主取钱后,便在他臂上注上一针。

正如一个名叫青云阁的鸦片零卖所里有一副对联:“千灯罗列,众生共颂王道政

。一榻横陈,与尔同消万古愁。”,便是对大部分烟民精神状态的写照。

生产吗啡的工厂平常有工人50多人,里面房间有10几间,工人每天两班,日夜不停的生产。

王杰是工厂的监工,每次下夜班就会直奔相隔一条街的小酒馆,要上两个小菜,烫一壶酒,再来一碗汤面,然后回家睡觉,每天五毛钱,日子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虽说干活有点辛苦,除了花销,每月还能剩下五块钱,日子也算滋润。

今天他多加了一个菜,给他上菜的是一个小活计,以前没见过,看岁数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手脚挺麻利。

小店的老板走过来:“王哥,今天加菜?看意思加工钱了?”

“嗨,哪啊?捞点外快。这不,今天来了个日本的大老板,撂下话,奖励我们监工,每人每月以后给加了五块的赏钱,给你嫂子一块,剩下的犒劳犒劳自己,你知道,咱没别的爱好,就是喝两口。这活计是新来的吧?”

“这是我老家的外甥,到城里想找个事由,没找到,这不,在我这蹭饭,没办法,我也发愁,本来店就小又加了一张嘴。”

“顺子,来见见王大叔,老街坊里道的。”

“来了,王大叔,您常来,有嘛您尽管吩咐。”

“王大哥,您看能不能上你们工厂,您看您,一个月到有半个月小酒喝着,还有零花钱。我呀,也是早点打发这孩子,他不是也要自食其力,光我养着也不是事,您说是不是?”

“得了,我上上心。我们那到经常招人,不过要有保人,最近旁边的院打通了,听说还要扩大生产。哎,扎吗啡的越来越多,你听我信,我和那个日本总监工还说得上来。”

小店老板拿出两块大洋塞到他手里:“王哥,您多帮忙。”

“这哪行,都是街坊,你这不是打我脸吗?”

“您甭客气,这就谢还来不及呢。顺子,来一盘酱牛肉,一盘素什锦。屋里的,王大哥这桌别记账了,算我请客。”

“我说兄弟,你让我太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事还真的不能着急,不过,一半天我抓紧。”

“不急,不急,全看您的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

王杰兴匆匆的走进小酒馆:“掌柜的,我都说好了,明天带小不点过去。”

“那敢情好。”老板笑着迎出来:“家里的,来几个拿手菜,我和王哥好好喝两杯。”

“不过,监工说,顺子这个岁数只能给一天三毛,其实也行,那里管饭,钱还不是白落儿,也不亏·。”

“不少,不少。来,咱今天好好喝两杯。”

王杰带着顺子站在工厂办公室里一个矮胖的日本人面前,日本人打量着顺子:“和你讲了这里的规矩?”

“讲了,明白。”

“王的,你要做担保,人是你找来的,出了问题你负责。”

王杰赶紧忙不迭递上烟卷,帮他点上:“太君,都是邻居,保证没问题。小家伙挺机灵的,手脚也麻利。”

顺子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拿出茶叶,跑到办公桌前,沏上茶,回身又站在他俩面前。

“王的,你把他安排在新的车间干活,工钱从明天开始算。”“太君,您先忙,我先带他看看他要干的活。”

出了办公司,王杰叮嘱顺子:“咱也不算外人,点,话少说,活多干。”

“谢谢您了。您放心,给您丢人,不能够。”

还别说,顺子这小子还真行,除了干活,每天休息的时间到处给日本和中国的监工递烟,沏茶,每个人对他很满意,王杰也感觉自己有面子。

一个星期以后摆在的兰黎明面前是,工厂的地理位置图和人员位置图,都被详细的标注出来。

“张明这小子还行,没白训练,有点摸样了

。”齐英梅笑着对自己的丈夫说。

兰黎明摇摇头:“这小子没想好退路,关键是干完了怎样退出。按照工厂的图,日本人只要三个人,中方监工中两个人是死心塌地的汉奸,好办,杀了就是。晚上,日租界警察不会来,得手后,东西由尚叔的每天进货车带出日租界,剩下的人员控制起来,夜里四点就可以全撤出来,这些也没问题。”

“哪还有什么问题?”

“我说的是善后。咱的那个联络点以后还要用,不能暴露,张明怎样顺利退出工厂而不引起怀疑。我想,事后日本人的盘查一定不轻巧。”

“听你一说,还不是光杀个痛快。”

“机会的实施,关键是整个过程的规划,实行起来只是一阵的功夫,那这样容易?所以,孙志武他们好干,只要不怕死,什么也不用考虑。我们可不一样,要想以后,不能建立的关系,人员,地点一次行动都报废。你也知道,建立多年的东西再要重新建立得有多难?你以后一定多想想,干事不要着急,没计划好之前宁可不干。”

齐英梅看着丈夫,心里甜滋滋的,她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当初的眼光很有水平,不禁心中暗自得意。

“嗨,嗨。想嘛了?你什么想法?说说。”

收起心神,齐英梅说道:“我也一时没什么计划,想不出来,你知道,我这方面没法和你比。”

“我其实也没好主意,只有让老叔想办法了。”

叶奋韬看着兰黎明,把他看得不好意思了:“老叔.....”

“我说黎明,你是不是没看过电影,电视剧?里面的法儿多了去了,我给你说一个。

在未杀日本人前,当着他们的面,把那两个铁杆汉奸夸奖一番,然后带走,日本人留一个,枪要打的有学问,别打死但要打在致命处,先使他昏迷还可以救活。剩下的你知道了吧。”

三天后的毒品工厂,当白天接班的工人到达工厂的时候,工厂静悄悄的,有胆大的推开门:“不好了,死人了,都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