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58章 血色长枪队二

第五十八章 血色长枪队二

垂头丧气的李民看着撤下来的队伍,一个500多人的营,现在的兵力只剩下不到二百人,人们脸上带着惊恐的表情,看样子,已经没有再战的勇气。

看着李民的表情,右键二十三中佐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本来嘛,在他眼里,非日本人的部队都是炮灰,刚才他很满意。

洞里一共是六挺重机枪,应该是全部的火力了,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试一次。

不过,首先要安慰安慰这些炮灰。

他带着翻译走到退下来的队伍面前,拍着李民的肩膀:“李桑,你的部队很勇敢,回去我会向将军报告的。而且,我希望将军对这种勇敢作战的行为是要大大奖励的,也许应该把部队的编制扩大到三个团的规模。”

听着他的话,李民只是心中暗暗叫苦,可是?他转念一想,多了编制,又可以多吃空额,票子那是实在的东西,又可以置房子置地,那些人的生死和我有什么关系,这不是好事吗?

“太君,谢谢您的夸奖,我对大日本皇军是无比忠诚的。”

“很好,这次,我把一个中队的炮兵拉过公路,近距离支援你们,炮击的时间加长一倍,彻底摧毁他们的火力点

。”

“是,这次一定一鼓作气拿下洞口,冲进洞里。”

回转身,他叫过手下原来的土匪中所谓的四梁八柱:“弟兄们,一会冲锋的时候哥几个靠后点,犯不着硬扛,速度慢一点,人员散着点,要不,带来的这点人都得撂这。”

日军的炮中队四门步兵炮拉过公路,大摇大摆的,不慌不忙的架设着炮位,反正重机枪的射程够不着。

在第五观察哨位置的孙志武把一起看在眼里,旁边的观察哨说道:“队长,这不就是靶子吗?”

“别急,只是一半炮兵,等所有的炮兵都过来来个一勺烩。现在,各哨注意,不得暴露炮兵,暂时由我接管指挥,完毕。”

四门92式步兵炮的齐射在那个时代的中国也是够吓人的。炮击的时间很长,不时有岩石表面崩塌下来,一副摧枯拉朽的架势。

炮击终于结束了,李民清晰地看见一队全部黑色装扮的战斗人员从洞中奔进堑壕。

他的部队呐喊着向前冲锋,对方的轻机枪在射击,进到距离堑壕300米的地方,又响起三八大盖清脆的射击声。

进攻的队伍趴下和守方对射起来,远处观战的右键二十三中佐露出满意的微笑。

“各个重机枪位置,现在定距500-600米,弹着点距离地面20厘米,自由射击,完毕。”随着孙志武的命令,八挺重机枪贴着地面延伸射击。

顿时,进攻队伍响起一片哀鸣声,重机枪子弹像下雨一样倾泻在长不到100米宽不到200米的区域内,根本没有躲闪的可能。

不到15分钟的时间,枪声停止了,只剩下偶尔几个死尸堆中蠕动的还显示生命的迹象。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右键二十三中佐张大了嘴,已经说不出任何命令。

在长枪队大部撤回洞里的时候,远处的步兵炮响了,一发炮弹落在距离洞口10米左右的地方,弹片四散,顿时,10几个人被震翻在地

“医务中队抢人,医务室准备抢救,五分钟后报告伤亡情况,完毕。”

一切都是程序,这些在训练中已经演练多次,一次真正的战斗能使人成熟,老兵慢慢就能形成,那才是一支队伍真正的战斗力。

“死亡三人,重伤五人,轻伤七人,完毕。”

“现在,敌全部炮兵已经移过公路,处于步兵炮有效射程,我交还指挥权,各哨按标准程序操作,完毕。”

恼羞成怒的右键二十三中佐将全部两个中队的步兵炮移到距离洞口1200米的地方,他的意思是要对敌方的火力点实施直接打击,一次摧毁,一个中队的日军步兵和两个新上来的伪军营进入攻击位置待命。

日军还在不紧不慢的准备着。

“二号,三号,四号,五号,七号,八号,九号,十号炮位准备,目标距离1200-1300米四发急射,900-1100米半个基数覆盖,完毕,完毕.......”

呼啸的炮声响彻大地,在距离洞口900-1300米的地方,炮弹的落点已经看不清楚,整个区域笼罩在一片浓烟之中。

“最后四发齐射,完毕....”各个观察哨传来最后的命令。

硝烟终于开始慢慢消散,周围安静下来,烧着的树木劈啪作响,然后升起或浓或淡的烟,随风飘逸。

孙志武已经回到观察哨的位置,正举着望远镜观察。

“行了,看看再说。”

“这是三号观察哨,命令长枪队进入堑壕,注意观察,完毕。”

硝烟逐渐散去,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地的尸体和残肢断臂,所有人,包括敌我双方都被惊呆了,难道这就是传说当中的地狱吗?

一个长枪队员跑回洞中:“报告队长,观察人员请求撤回。人员呕吐的太厉害,无法观察和战斗

。”

“看你们的出息,又不是看了一回了。”

“这次有些过,弟兄们受不了。”

“那也不能回来。虽然暂时也没什么可以观察的,老兵就是这样炼成的。”

孙志武转身走进洞内,将严明叫过来:“天马上要黑了,等天完全黑下来,突击队带上榴弹发射器近距离给他们一家伙,把公路另一侧清理干净,这就是趁你病要你命。不过,携带的弹药打完就撤。”

配属长枪队的一支突击队队是按标准配置的,只是没有狙击手,到现在为止,王胜强也没发现有谁可以训练成狙击手。

很快,突击队的突击手,火力手,辅助手,攻坚手沿着交通壕向前急进,到达第二道堑壕待命。

榴弹发射器是600米的射程,只要接近公路,那一侧500米之内都是打击范围。

右键二十三中佐从马上掉下来,一头昏了过去,被自己的勤务兵抬到后面的临时医务所,现在由日军的一个大尉中队长指挥着。

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右键二十三中佐的苏醒,剩下的人已经麻木了,不管是伪军还是关东军的老兵,这是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也超出了他们想象的极限。

日军大尉中队长看着逐渐黑下来的天色,草草布置了一下夜间驻防,就直奔医务所而去。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守在机枪阵地的日本老兵听到了空气中呼啸的破空声:“有炮击,隐蔽。”

伴随着呼喊声,五发榴弹接踵而至,榴弹袭击持续了至少十几轮,站起来乱跑的人影在突击步枪的急促射击下被悉数打倒,那可不是歪把子这样的射速,精度和杀伤力。

袭击终于慢慢停下来了,那是因为弹药所剩无几,目标变少,突击队该撤了。

“天知道后面还会不会有。”这次战斗幸存的日本老兵事后说了自己当时的感想。

“命令,警戒人员进入洞外堑壕,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