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75章 血战开始

第七十五章 血战开始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兰黎明将作战计划放到叶奋韬的面前。使用若看小说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新@笔@下@文@学.}

日军情况的汇总

日军驻三河县城共计两个野战中队,一个骑兵小队,合计兵力为350人。

日军驻防廊坊一个旅团部,下属一个野战联队,另一个野战联队分别驻扎在霸州和永清。

两个联队都是混成的,有步兵三个大队,骑兵一个中队,炮兵一个中队。合计兵力达到4000人左右,92式步兵炮8门,90mm迫击炮6门。

旅团部有一个装甲兵中队,拥有89式中坦克四辆,95式轻坦克六辆。到时有可能协调行动。

驻扎在天津李明庄机场的日军陆航飞行中队可支援的飞机为九架。

我方人员的情况汇总

长枪队溶洞中可出动150人。

市外游击队全部,为100人。

市外突击队全部,为40人。

一号基地可出500人,二号基地可出500人,其中的大部分都未经历任何战斗。

路况分析

沿途公路完好,无明显山地,平原地带建阻击线比较困难。如果埋设炸药或地雷则面积过大,无一次奏效的可能。

日军蓟县守军应不敢出动,因为兵力只要一个中队。战斗若打响,援军必然通过香河到达,香河至三河中间有两个城镇,皇庄镇和杨庄镇,之间有一段缓坡可设置阻击阵地。

结论

攻击时间8个小时,阻击时间可维持4个小时,全部人员撤退时间需要4个小时。减员估计百分之二十,故不宜发动此次战斗。

看着对面的兰黎明,叶奋韬苦笑着说,“真的不能打?”

“老叔,您和我都是尊重科学事实的,我不能瞎写。”

“你写的只有结论,没有理由。不过我也能明白,没有撤退时间和人员伤亡过大。”

叶奋韬无奈的摇摇头,“看样子,血洗三河还不现实。”

“我之所以一个星期才交计划并且否定您的想法,也是想了很久。不过,有了前提条件才可以做出作战计划。”

“什么前提?”

“炮兵和防空力量。”

叶奋韬不解的看着他,“说仔细点。”

“说白了,没有这么多炮手和防空火炮。”

“那就培养,现在那些参谋不都是学生中培养的,虽然没有实战经验,理论推演还是可以的。”

“那不是一码事,我只是把书本上的东西讲讲,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不过,这个时代的大学生悟性好,他们当中的有些人早就超过我了。

炮手就不一样,那是要靠练的,要有时间,就像溶洞的那些人练了足有半年,还是固定射击技术。

再说防空,我们有25mm机关炮,现在的飞机都不在话下,可队员学的都是打地面目标,打空中目标根本没练过,您说那哪行。”

叶奋韬沉默了,过了足有一分钟,他抬起头目光坚定的说,“那我给你和胜强两个月,到时再训练出300人的技术兵种,三河一定要打,打下来,29军的压力就小一点,我们还能多拯救些学生,这个你和胜强不会不明白。我的期限是四月份初。”

四月的天气开始变暖,严寒过后的冀东大地开始出现点点的绿色,但和平没有到来,弥漫在空气中的倒是隐隐的杀气。

日本人在步步紧逼,宋哲元也改变不了旧军阀的思维,华北步入了战争的阴影。

随着七七事变日期的临近,叶奋韬开始焦躁起来,他知道,中华民族八年的苦难开始了,自己无力改变历史,只能为华北这片土地做自己力所能及的,比历史上少一些惨案,多活一些人,仅此而已。

兰黎明的作战计划摆在他的面前。

1.黑字参战人数3000人,新旧人员混编。

2.以600人在黄庄镇外打阻击,配备92式步兵炮12门,榴弹发射器20具,火箭筒10具,92式重机枪6挺,轻机枪20挺,其余人员装备三八大盖,指挥官为张救国。

李英杰指挥4门25mm机关炮提供防空掩护。

1300人攻打三河军需仓库,配备92式步兵炮10门,榴弹发射器20具,轻机枪50挺,其余人员装备三八大盖,其中突击步枪有100支,指挥官为严明。

3.孙志武率领1100人战斗部队和所有30辆汽车和200辆大车的辅助人员作为预备队,战斗由他统一指挥。

动用的武器火力已经超出日军一个师团。

这一次,叶奋韬下了血本,几乎动用除了三支城市突击队和自己护卫队之外所有能动用的黑字战斗部队。

他明白,只是为了争取时间暂时消弱日军战斗准备的物资以有代价的使黑字战斗人员形成战斗力,他的目标始终是在南苑的学生军,来自后世的他知道知识的重要性。

攻打三河县城的战斗不出所料,和兰黎明估计的一样。

炮击持续了一个小时,三河县城的城门以不复存在,城墙上的守军所剩无几,随即,榴弹发射器抵近发射,人员几乎无伤亡的迅速冲进城内。

巷战是突击队员的长项,轻机枪和突击步枪密集的火力打的守军无还手之力,坚固的据点被榴弹逐个摧毁。

在付出30多人的伤亡后,整个县城的枪声停了下来。

汽车和马拉大车紧张的开始抢运军需仓库里的物资。

炮击开始的时候,三河的守军已经向驻扎在廊坊的华北驻屯军旅团河边正三少将发出紧急电报。

河边正三少将接到电报吓了一跳,原以为是29军的突袭,而电报里说是黑字的旗帜。

三河储存了整个旅团六个月的给养,一旦有事可不是闹着玩的,他马上命令,驻扎在廊坊的日军两个野战步兵大队,一个骑兵中队,一个炮兵大队和装甲兵大队加上冀东保安队第四总队一个团的伪军火速增援。

张救国举着望远镜很淡定的看着远处日军大部队,自从上次使用炸药以后,他对炸药的威力深信不疑。

当日军一个骑兵中队,一个步兵中队和伪军一个营进入炸药埋设区域,他把手向下一挥,一瞬间,巨大的爆炸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所有人的耳朵里仿佛响起蚊子的嗡嗡声。

张救国得意的笑了,“日本人还真笨,我都玩了一次,记不住没办法。”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是他真正血战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