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98章 国民饭店往事

第九十八章 国民饭店往事

国民饭店内,暗号和照片都对上了,姚水明将一张写着条件的纸递给来人:“三天以后见。”姚水明说完翻身下楼。

说起国民饭店就不得不说吉鸿昌这个人,自从抗日同盟军失败后,他被迫到国外进行所谓的考察,当他再次回国的时候,落脚点选在了天津,那是坐落法租界40号路,现在叫和平区花园路5号的一座三层小洋楼,因外观为红砖墙,又名红楼

蒋介石当时得到消息,一方面责成国民政府发出通缉吉鸿昌的紧急命令,一方面命令复兴社戴笠,负责对吉鸿昌等人进行制裁。

复兴社天津站站长陈恭澍受命后,深感此事关系重大,为了尽快完成这项任务,他与天津站情报组组长王文经过反复磋商后,决定吸收几名胆大心细,又不是现在复兴社的人,让他们具体执行刺杀活动,原因很简单,吉鸿昌的副官牛建忠对复兴社天津站的人很熟悉。

姚水明和叶奋韬谈着和戴笠特使见面的过程:“叶叔,听有人讲吉鸿昌就在国民饭店被抓的,我上学的课本上有。”

“说起这事,还要从王文说起。

王文先来到北平,在西单商场门前,巧遇了多年未见的表兄吕一民,王文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最好的人选吗?

吕一民将王文引至家中盛情款待,吕一民当即表示自己愿为蒋委员长效力。

到津不久,吕一民找到比他小8岁的本家堂叔伯侄子吕问友,在他的举荐下,陈恭澍吸收他作为情报助手,在英租界马克斯道,现在的保定道松寿里弄到一所楼房作为据点,开展对吉鸿昌的情报监视活动。

至此,刺杀吉鸿昌小组成员已全部聚齐,陈恭澍负责指挥,吕一民,吕问友,杨华庭和王文执行侦察和具体刺杀的实施。

从监视点观察可以看到,吉鸿昌寓所三楼的灯光常常亮至深夜,透过窗帘缝隙,人影隐约可见。”

“您是怎么知道的?”

“你先听,一会给你解谜。

国民饭店45号房内,吉鸿昌经常在这个房间利用打牌为掩护开展工作,那天,他正与任应岐,刘少南及李干三一边打牌一边谈着工作。

陈恭澍获悉后非常高兴,亲自出马来到国民饭店后门,躲在汽车里指挥这次行动。

首先由王文,二吕及杨华庭在45号对面也开了一个房间,然后,为弄清第一射击目标吉鸿昌的位置,由杨弄来一个小皮球,在二楼楼道里佯作拍球游戏,当饭店茶役走进45号送水时,将球扔了进去,借找球为名,闯进室内,侦察了吉鸿昌等坐的位置

一切准备就绪,陈恭澍命二吕执行刺杀任务,王,杨把门接应,陈最后说,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绝不能让吉鸿昌跑了。

这时,屋里的牌正好打满四圈,搬庄换门,刘少南换到了吉鸿昌的位置,他也脱掉了棉衣,只穿一件小白褂。

突然,房门大开,二吕冲进屋内,对准杨华庭报告的位置开枪便射,刘少南中弹当即死亡,跳弹伤及吉的右肩,二吕正欲再次开枪,吉急扑上去踢掉其手枪,二吕见势不妙,冲出门外,与李,杨一起由西餐部仓皇逃走。

部局巡捕闻听枪声,冲上楼来问道:“谁是吉鸿昌?”

吉答:“我在此等候多时了!”

巡捕说:“请你到工部局辛苦一趟吧!”

吉说:“我被刺受伤,须到医院治疗。”

巡捕打电话请示工部局许可后,将吉送进医院稍加治疗,后连同任应岐,李干三一同拘押于工部局,那天是1934年11月9日。

你不是问我怎么知道吗?有时间你去三郎,草尖那里,他们在河北区,住的地方和关押吉鸿昌的地方不远,二吕可以作证,花了1000大洋。”

“断剑还真不是盖的。”

“这是他们碰巧,二吕走投无路,没人给钱,你要知道,吉鸿昌的副官牛建忠和十几个卫兵还在天津。”

“所以,您才让我和他们不多说。”

“还是老二聪明,对复兴社能少说一句就少说一句,并不是我们怕他们。”

“那后来呢?据说,吉鸿昌死的时候还很英勇,留下诗等等。”

“11月13日,孔祥熙,宋美龄由绥远经北平至津,为引渡吉对法租界施加压力,并以行贿手段买通了法工部局

。14日,吉被引渡至天津公安局审讯,后又被押往国民党第51军军法处受审,并关押于曹家花园陆军监狱,现在的河北区月纬路64号。

此后,国民革命军北平分会主任何应钦唯恐夜长梦多,急电令天津当局把吉押解到北平。

22日,吉鸿昌,任应岐及吉的连襟林少文等3人,被武装军警严密押往北平。

后来被秘密处决,行刑时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反正是秘密的,都知道那还叫什么秘密?再说,我们也没必要刻意打听详情。”

“说的也是,我们自己的事还忙不过来。”

姚水明终于和李光洁坐了下来:“姚先生,黑字提出的要求我已经汇报了,得到的回复如下。

1.黑字正式的番号是河北黑字独立纵队,为国军军级编制。

2.中将一名,少将三名,少将以下军官可自行任命,以上并报国防部备案计入国军军官档案。

3.可以以编制名义在重庆开办事处和企业。

4.作战区域和作战对象自定。

另外,戴老板有个要求,请黑字训练军统行动人员100人。”

姚水明听了不禁哈哈大笑:“李先生不会是开玩笑吧?我们的要求无法更改。我看这样吧!我们自己任命自己吧。”

说完,站起来就要转身离去。

“姚先生,政府答应的条件已经很丰厚了,以我对军事委员会的了解还没有这样的先例。”

“我也不愿意多说,国军什么时候2000多人打赢日军一个甲种师团或者军统刺杀一个日本将军而行动人员毫发无损,黑字将接受这样的条件,否则,我们的条件是不能更改的。再见。”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