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07章 文化教员

第一百零七章 文化教员

蓟县溶洞的门口,长枪队员们从洞口到公路排成长长的两排。(《奇》biqi.me《文》网)《b.?无广告》突击队员们在两侧拉出很远的警戒区。

总队长孙志武站在洞门口,长枪队家属中挑选出来的20个大姑娘,小媳妇手捧用山上野花编制的手捧花站在他的身后。

吴晓丹从洞中间不停地向外张望,手里的活也没闲着。她是长枪队员老蔫刚娶的老婆,最近刚从家里被小叔子带过来,成为整编以后溶洞内的辅助人员。

要说,老蔫一副蔫了吧唧的样子能娶到这样的老婆?还不是黑字这块金字招牌闹的。现在,黑字中的人员在冀东这一带可是抢手货,有面子,不受日本人的欺负,是抗日的英雄。

回去的人说起军饷和伙食,家乡的人被惊呆了。比乡长的薪水高,和地主家吃得一样好,有孩子的还能免费上学,这不是在天堂是在哪?十里八村的媒婆到处在打听谁家有没成家的小伙子参加黑字,没办法,求她们的人太多了,都是要嫁姑娘的人家。

不过,黑字的家属基本都是守口如瓶,回来的人在溶洞被反复叮嘱黑字的纪律,惹得媒婆们叫苦不迭。

吴晓丹推了推身边的小叔子,“二柱子,今天啥日子?队长亲自迎接,还让伙房准备这么多好吃的。”

“是欢迎新来的文化教员,以前学生军的,都是秀才。”

“那也用不着这样大的排场,不就是一群秀才吗?”

“嫂子,小点声,让别人听见可不行。”

“为嘛?还比得上咱长枪队威风。”

二柱子四周看了看,“嫂子,真的别说了。你才来不久,没听过的事多了。学生军在北平南苑血战,个顶个都是好样的。跟着去的长枪队员回来一说,比我们不在以下,没有一个孬种。”

“那秀才还能打仗?”

“不仅能,那次比咱长枪队还牛,连伤员都是不要命的,去的人都服气。”

吴晓丹睁大眼看着二柱子,“真的?”

“没去过的一开始也认为是讲笑话,后来让分队长踢了一脚。正巧队长来了,说了一句,秀才不怕死,神仙都受苦。走了以后,分队长马上开会,把说怪话的人都骂了个狗血碰头。那些去过的人把那几个人瞪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的妈呀?”

“听说还没完,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呢?你说这些话让他们听见,我哥肯定得不了好。”

“我知道了,有时间好好和我说说。”

公路上,李英杰带着20个文化教员坐着马车来到溶洞门口。

李英杰跳下车,孙志武从洞口早已经迎了下来。学生军来的那三十人站成整齐的两排。

“敬礼。”随着李英杰的命令,一身黑字标准军服的两排人齐刷刷的向孙志武敬礼。孙志武停下脚步,回礼后转身向溶洞方向大喊一声,“所有长枪队员持枪礼。”

顿时,在长枪队员的注视下,三十人迈着坚定的步伐向溶洞走去,之中有人步伐是踉跄的,有的人一只袖子是空的,但他们的目光是那样的沉静。

每当走过长枪队员身边,长枪队员们以标准的持枪礼,敬佩的眼光注视着他们,直到目送他们走进溶洞。

溶洞内宽大的食堂里,迎面贴着一条横幅--长枪队文化教员欢迎会。桌子上是丰盛的酒菜---烧鸡,炖鱼,各种炒山菜,红烧牛肉,盐水鸭子,清炒湖虾,还有堆在一起的白酒,葡萄酒。

孙志武站在横幅下,“今天我很高兴,对于学生军的秀才们我是打心底喜欢,说多了太俗。在座的队员们有的和你们并肩战斗过,还有的是听说过,我也没有好介绍的。今天来的都是不值班的,好好招待秀才们,吃好,喝好。以后好好和秀才们学文化,欢迎会开始。”

食堂里顿时热闹起来,长枪队员去过南苑的热情招呼着,每个文化教员前面的碗里堆满菜,好几个粗瓷碗盛满美酒凑到面前敬酒。

吴晓丹端着一盆鸡汤蘑菇放到桌上,旁边坐着的学生军长得很周正,由于喝酒的缘故,脸已经红到脖子根。

她盛好一碗汤,推了推旁边的人坐了下来,“大兄弟,趁热。成家了吗?”

“谢谢大嫂。还没有。”

“嫂子给你找呗。俺有个妹妹,改天你瞅瞅中不中?”

“你妹妹?我说大妹子,我妹妹还没许配人家呢?这好不容易来几个秀才,轮得到你妹妹吗?”

“你瞎咧咧嘛?我小姨子那可是三里五村有名的俊姑娘,怎么就不行,非得你妹妹才行。再说了,她可是长枪队正式编制。”老蔫涨红了脸急急巴巴的说。

“好你个老蔫。没看出来,你小子平时八竿子打不出一屁,今天还有这一出?”

“怎么了?我当家的说的没错。你们别看他平时不说话,一说话那都是在点子上。当家的,甭理他。李大哥,我妹妹就在这,你妹妹在哪?今天我就相亲,你光说没用,看不见人说什么都是白搭。”

“行,赶明我就叫来。我小姑子在十里八村那说起来也是数得着的,反正不能只让老蔫得意。”

“李家嫂子,人到了再说。现在别整哪没用的,再说,大兄弟看得上看不上还两说着。我妹妹是黑字在册的,那是金字招牌。就凭这,干什么都有资格。”

“都怪你,我妹妹报名晚。你要是早一天,还轮到老蔫家里的说三道四。就她妹妹在编这一条,怎么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当家的,都怪我。你看着,开春办不到你就休了我。”

吴晓丹脸上带着胜利者的骄傲,得意的笑了,“大兄弟,明天嫂子带你见见我妹妹?”

说话间,这张桌子已经为了一圈人。就像商量好的一样,整个食堂中顿时更加热闹起来,每个学生军人员的身旁挤满了长枪队队员的家属,你一言我一语。

转天的早晨,孙志武还没起床就被堵到屋里。看着门口黑压压的人群,他带着求援的目光看着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