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09章 视察一

第一百零九章 视察一

蓟县聚合杂货站迎来了真正的老板--叶奋韬,随行的是兰黎明和草尖。他们暂时住在原来王胜强的宅子里。

当藤泽一郎见到和叶奋韬形影不离的甲贺美子的时候心里暗暗吃惊,从她的姓氏上就知道,她是忍者,从此时开始,他对叶奋韬产生了盲目的崇拜感和深深的敬畏感。

“美子,你来当翻译

。一郎,在北平有熟人吗?”

“有的,北平东直门守备队长水源上尉是我以前的部下,手下的伍长是他弟弟。”

“哦,我是这个意思。你和这个人到北平去一趟,在北平开一个杂货站的分店,每个星期往来送一趟货就可以了。”说完,指了指草尖。

“是,先生。我马上去办。”

“等等,草尖,带上一个翻译,多带钱,别给我省钱。”

看着他俩离去,叶奋韬对兰黎明说道:“明天我让二虎他们陪着我先去二号基地,你去溶洞,叫上志武一起到二号基地,顺便把从市里带的东西给他老婆。”

“您这是要给他们突然袭击,不过,我想和您说好了,到时保证让您大吃一惊!”

“至于吗?还能有什么花样?”

“到时您就知道了。不过先让让二虎他们把家伙配齐了,从县城往西走的一带山上有十几股土匪。您这意思一看就是一个有钱人,你们就只有十来个人,说不定就遇到劫道的,你们都穿着便衣,到时说不定要动手。”

“以前怎么没有?都是什么人?”

“还不是借着抗日的旗号。小鬼子在下营镇,罗庄子镇,孙各庄,马伸桥镇,东陵都有据点。总计一个大队的日军和一个团的伪军,加上伪警察,特务队,有两千多人。”

“那打掉它们。”

“怕伤着老百姓,一般不出来不打,现在和我们挺默契的,先耗着。”

匆匆进来的孙二虎直奔兰黎明:“黎明哥,谢谢,谢谢。”

“这小子嘛意思?”叶奋韬不解的看着。

“还有嘛意思?恨不得有人袭击,他好动手。老叔,您是不知道,这帮护卫队在郊外建了一个简易射击场,每天玩命练枪法,这帮小子一个月每人2000发子弹,我看照这样下去,买的子弹不够他们使的。”

“干爹,都玩出花来了,全是移动靶,前后左右的

。现在只要在射程之内,打鼻子肯定碰不到鼻梁子。”

“黎明,这小子不是吹牛吧。”

“还真不是,我看到过能从扔起来的铜钱的孔打过去,他们平常都是系着枣练。”

“熟能生巧,你算算这得多少子弹?都是弹药喂出来的。”

“可不,算起来这几年得有二三十万发了。”

“干爹,不都是这样。后来我们把所有能看见的枪都练,库存的子弹不是我们的制式武器,放在哪没用。这不,废物利用了。还有,也不是光练枪,手雷能扔出100米左右。”

“行了,告诉弟兄们,准备好全套武器,明天出发。”

山间的土道上,一辆小卧车和一辆卡车在缓缓行进,两侧各有四五匹马在跟随。

骑马的人拉得很开,基本可以看见车辆前后200米的范围。他们有的背着98k,有的背着突击步枪,身上别着两个手雷,腰间插着手枪。

上路两旁是不高的矮坡,间断着有不等的树木。前后两个观察哨不时用望远镜四处查看着。

突然间,枪声响了,一个人影从不远处的矮坡上掉了下来。孙二虎拍马上前:“怎么回事?”

开枪的队员指着那处矮坡:“队长,有个人拿着枪瞄我们。”孙二虎手一指:“你们四个下马,沿着两侧搜索500米,车辆暂停前进。”

眯着眼睛想事的叶奋韬睁开眼:“怎么停下来了?”坐在前排的一个护卫队员推门下车向前方跑去。

正在此时,两侧矮坡的小树旁蹿下俩个身影,登时后面两个骑马的队员被踹出老远,原来一根绳索固定在小树之上,两个身影稍一回转,扔下手中的绳索直奔小卧车而来。

小卧车的门推开了,在美子跃出的瞬间,手中两点寒星直奔来人,两个身影顿了一下,美子已经来到近前,手中两把短刀分刺两人。

司机位置的队员已经下车,那两个被蹬翻的队员已经站了起来,手中的98k马上就要射击

“都别开枪。”随着声音,叶奋韬从车里走出来,点上一支雪茄,饶有兴趣的看着打斗的三人。

孙二虎已经跑了过来,刚要举枪,叶奋韬摇了摇头:“前面怎么回事?”

“是几个土匪,跑开一段距离了。”

“算了,先不要追过去杀他们,我得问问。”副驾驶位置的队员转身向前跑去。

三个人的打斗还在继续,谁都没有击败对手的把握。不过,明眼人看得出来,两个精壮的汉子和一个看起来弱小的女人相比,应该不难看出结果,但就是这样,彼此的实力已经分出高下。

“都住手。”随即,叶奋韬又用英语喊道:“美子,回来。”

两个汉子愣了一下,随即不约而同的伸手掏出腰带上的驳壳枪。

当,当两声,驳壳枪飞到半空。当,当又是两声,两把驳壳枪飞到路的两旁,一脸得意的孙二虎满意的看看那两个举着98k的队员:“我们爷说话没听见,住手,明白吗?”

两个汉子呆呆的看着这一切,这太夸张了吧。

叶奋韬带着不相信的眼神看了看孙二虎,又向不远处看了看那两个队员。

“二位,身手还可以,说说吧。”叶奋韬说道。

稍微个子矮一点的那个说道:“这位爷,小瞧您了。本来打算拿住您,前面的都是打掩护。”

“拿住我们爷?你还真会开玩笑。”孙二虎挑衅的挥了挥手中的突击步枪:“告诉你们,能拿住我们爷的人还没生出来,记住了....”

叶奋韬向孙二虎摆摆手:“你们是谁?干嘛要打劫我?”

“不瞒您说,我们是蔡老八的二当家和三当家,以为您是哪个财主,有油水想干一票。没成想,您茬口这么硬,我们认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