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15章 我们写历史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们写历史

“二叔,您给我们的是嘛任务啊?”回到家里的霍晶和王梅异口同声的说:“您还说能偷出来,那根本不可能。

“你们不是说没有完不成的任务吗?现在抱怨了。”

“那也不是明明知道完不成还死撑着。我们想了,只有劫运钞车这一条道。”

“怎么干是你们的事。”

“说说还不行?以后不和您说话了。”

“那哪行。”说完,把她俩搂了过来。

听了情况分析,叶奋韬感觉后世看到的资料是不真实的,也许那是日本人悄悄转移了印好的纸币,根本不是真的失窃:“好吧!我们写历史。”叶奋韬轻松的说。

“我们计划劫运钞车,也就三个地方可以下手,时间不能超过15分钟,这是附近警察局赶到的时间。另外,还得毁了所有的一切,包括首先赶到和看到的人。”

“还是那句话,我不管。两辆运钞车能装多少钱?”

“您不管没关系,人员我得要整整一队。钱好说,我们那差不多大小的箱子测算过,一个亿只多不少,包括面值一百元,十元,五元,一元的。”

“那你们找建武要人。”

“这不告诉您一声吗?人我们还不会要?建武的人我们还不要,我们要二虎的人,省得他成天咋咋呼呼瞎嚷嚷,没事干,光在这浪费子弹

。 ”

两天以后的梦云咖啡馆,孙二虎也到了:“二虎,你只听着任务,等着命令,别瞎搀和。”

“没问题,两位小姑奶奶给我机会,我那帮弟兄听了都感激不尽。”

“和二叔去基地不是打了一仗吗?手又痒痒了。”

“哪啊?有那个日本小姑奶奶在哪有我们掺和的份。刚想打,干爹拦住了。”

“草尖,你们先做一个实验。设计一个定时炸弹,炸药要足,起码半公斤,等试验好了做三个。手雷在车门上做诡雷。”

“这好办,在日本人身上先试试。一个二两,一个半斤。”

“怎么试?”

“这您就不知道了,现在有从天津西站到北站有为日本军人设的公共汽车。虽然中国人也可以乘,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没人愿意坐,就用这个。”

“说说具体的。”“一人携带,一人掩护,只乘一站就下车炸弹就这样带上了汽车,然后派人跟着计算时间。”

“二虎,你挑二十名队员,带上装消音器的手枪,测试两分钟之内干掉所有的人。”

“那还试什么?五十米之内万无一失。”

“你没懂,用卧车,卡车试验从胡同里出来到击毙的时间。”

转天的上午,一辆公共汽车行驶到东南城角时发生爆炸,车身的铁皮被炸裂,一下子从车上抬下了六七个被炸伤的日本兵。另一枚炸弹在西站的终点爆炸,一声巨响之后,方圆五十米之内的人感觉到滚滚热浪扑面而来。

燕三郎和草尖分别坐在两辆卡车里,直奔北平东直门而来。门口一个年老的伪军招呼其他的人给汽车让路。

一个年轻的伪军不解的问:“大叔,不是都要停车检查吗?”

“傻小子,你没看见车门上的字,聚合

。”

“那有什么关系?”

“回头有时间再说,我们排长现在躺在**就是因为这车。往后记住了,见到有聚合字样的车就直接放行。”

“那日本人看见怎么办?”

“你没看见,那个日本曹长就在不远的地方,你当他是瞎子?”

聚合在北平开的货站门面不大,后面的院子可不小。伙计有十几个人,管事的,账房先生,工头都很年轻,操着一口京片子,干活的伙计都是冀东一带的口音。

“二虎,这是北平我们的负责人胡军。”说完,指了指迎出来的账房先生。

“整个货站都是我们的人,很安全。你带十个人留下,让他们带着你们熟悉一下这里的路况,下次来我们就行动,一个星期时间准备足够了。”

“小军,把酒,鸡,猪肉,大米装到大车上,下午我给日本守备队送去。”

一辆大车停到日本东门守备队的院子门口,点头哈腰一脸媚笑的草尖给每个见到的日本兵递着烟卷。

看着大车上丰盛的食物,水源太郎大尉满意的拍拍草尖的肩膀,用生硬的中国话说道:“很好,回去谢谢藤泽长官。”

一张平面图摆在四个人面前,无疑,霍晶是这里的主角。

1.从印钞厂出来的汽车要从离前门两公里的地方过个弯,相隔不远有两个胡同,两个胡同口比车队长度短一点。

2.护卫队10个人各在一个胡同,配备带消音器的手枪。

3.货站的卡车在靠前门一端的胡同另一个口待命。

4.燕三郎,草尖预备**和器具,能把运钞车里的人短时间迷倒

5.为以防万一,带上闪光弹。

6.护卫队员准备两把消防斧子,模拟实验是三分钟,实际可能差不多。

7.定时炸弹放在驾驶室里,诡雷放在后门。

8.行动总体时间把握在六分钟之内。

行动细节如下

1.观察哨报告,按情报时间在下午五,六点北平城里配合人员撒玻璃碎片和铁钉。

2.护卫队员下午四点到达附近,听到马达声向胡同口集结。

3.燕三郎,草尖在护卫队员开枪同时不管车内人员是否死亡向运钞车内扔进**。

4.注意让护卫队员每个人都要补枪,一定要死挺了。

5.将车辆和摩托开进胡同里,并装好定时炸弹和布置诡雷。炸弹设定为一个半小时。

6.接应人员一个小时以后用公用电话向警察局,宪兵队报告。

7.每个胡同口留下军统行动后的标记。

8.盛纸币的箱子和护卫队人员全部由聚合的车带走。

老伪军又看见了聚合字样的车,和平常一样,卡车到了城门口放慢了车速,驾驶室里一条哈达门烟扔了出来。

傍晚的北平,前门附近的爆炸声使北平的市民们彻夜难眠。

各个城门守备队的电话响了,酒兴正酣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日军队长接到的命令是--马上封锁城门。

一条来自美联社,署名记者吉布森的报道登上各个报纸的头条,军统开门第一战之北平。

一时间,这个消息充斥了国内外所有报纸的版面。

戴笠被蒋委员长紧急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