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34章 齐鸣的礼花一

第一百三十四章 齐鸣的礼花一

三辆卡车在一辆装甲汽车的带领下大摇大摆的开上的去宜兴埠的公路,一辆车的车厢里还装着十几桶汽油和几箱手雷。

藤田曹长晚上吃的很好也很多,到了天津回到和平之地,远离战场让这些从战场下来的老兵心情愉快。

今天晚上是他查哨,推开屋门,夜里的天气有些凉,他不由得紧紧军服。

“什么味道?”不知不觉,他闻出是汽油的味道,“该不是那个新来的又没有擦干净汽油桶?混蛋。”

汽油的味道变浓了,“不对。”他摘下哨子,狠命的吹起来。

被惊醒的日军纷纷涌出营房。猛然间,大地仿佛被撕裂,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彻大地,一刹那,火光映红了天空。

成千上万个汽油桶的爆炸威力是惊人的,让人们眼中留下的最后印象仿佛是看到了地狱之火。流出的汽油形成的火线四处乱窜,凡是遇到的东西无一例外的随即燃烧起来。

随着爆炸声,空中四散飞舞着人的残肢断臂,不断有人满身大火四处奔跑,最后倒下,一动不动的任凭火焰在身上燃烧。

被引爆的炮弹又加剧了火势,引燃的子弹四处乱飞,奔跑的人们不时有人不甘的倒下。

一处接一处的汽油桶不断地被引爆,附近的一吨半卡车飞到半空又重重的落下来,引起了新的爆炸。

梅婷婷听着远处的爆炸声笑了,队员们也笑了。没费一枪一弹,看这回教官怎么说,她暗暗的想。

宜兴埠的卡子口也看见了漫天的火光,三辆卡车亮着大灯驶来,打头的是一辆装甲汽车。

“皇军的车,快挪开让路。”值班的治安军排长指挥着手下的人挪开拒马。三辆汽车不紧不慢的开进镇子里。

派出所的门口,值班的岗哨不知所措,几个皇军径直走过来,岗哨带着笑容的敬礼,迎接他们的是乌黑的匕首。

叶奋韬被爆炸声惊醒了,身边的美子早就静静的坐在旁边,“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就是有人在考试,刚答完卷子。”躺在另一边的霍晶闭着眼说。

“谁在考试?”

“还不是军统那帮人,要不没有毕业证书。”叶奋韬站起身走到窗边,“是北站那个方向,不会是把北站炸了吧?”

霍晶翻身倚在枕头上,“那是第27师团的辎重部队,在北站体育场。歇着吧,再眯瞪眯瞪。”

“这样大的声音还眯瞪,早醒盹了。不过,我还是蛮高兴的。得了,也睡不着了。再来个一王二凤吧。”

晚上三点的时候,梅婷婷带队来到了温家房子的出发地。四周静悄悄的,偶尔几只夜鸟飞过,显示着生命世界的真实。

“全体下车,检查装备,卡车加上油。原地吃饭,喝水,15分钟出发。”她大声的下着命令。

“队长,我们开着车到宝坻我们走哪条路过潮白河?”

“从地图上看,菜牙庄的桥比较安全。那里是一座小桥,估计没有多少守军。”

“要不和基地联系联系。”

梅婷婷想了想,“不行,教官出来的时候说过,要独立完成任务。”

“我们现在是乘车,必须走公路,这的地形根本不熟。”

“没关系,只要过了潮白河,沿着津围公路就能回去。”

但是梅婷婷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亭口镇是日本人的一个较大的据点,那里是一个中队的日军加上整整一个营的伪军。

更着急的是严明,他带着突击队是准备随时接应的。听到爆炸声,看见火光,他知道袭击成功了。可是,步话机没有任何回音,电台也捕捉不到信号。

他只好拿起地图认真研究分析起来。

第一,必须要过潮白河,夜里没有船,涉水过河不可能。

第二,只能从宝坻境内过河,铁路桥也不太可能。

第三,过河路径依次只有东大套,菜牙庄,西杨庄三处。

想到此,他命令侦察组一个去东大套,一个去西杨庄,自己和队伍赶往菜牙庄居中策应,步话机随时开启。

这天晚上注定是一个热闹的晚上,爆炸产生的后果是各处的日军部队处于戒备状态,整个天津及郊县的守军都紧急处于战备状态。

本来,最近的靠近津围公路的过河路线是东大套,但此处附近就是一座铁路桥,并且离宝坻县城很近,这是梅婷婷担心的地方,所以选择了一个稍远的菜牙庄。

北站体育场的幸存人员隐约听到汽车驶出营房的声音,所以日军指挥官下令各处严查遇到的车辆,必须查清楚之后才能放行。

潮白河是冲过来了,对面的西河口和新寨的伪军和他们交上了火。一时间,枪声响成一片。

梅婷婷还真没把伪军放在眼里,但远处的汽车声让她改变了主意,只好沿着河沿方向边打边撤。从地图上看,只要到了王卜庄镇一直向北就可以进入蓟县,继而沿着津围公路撤向溶洞。

天津市外黑字突击队指挥官严明他们的两条腿赶不上汽车,等突击队到达新寨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战斗,枪声向北方延伸着。

蓟县下仓镇的日军警备队长小川大尉已经派出巡逻队在津围公路上搜索,并且所有警备队和伪军一共1000多人已经布置了两条警戒线。

刚才王卜庄镇报告说,有装甲汽车。于是,他调出了仅有的一门92式步兵炮,加上五个掷弹筒。

布置好阵地,他有了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

一直尾随的日伪军让梅婷婷一点办法也没有,刚开始的时候手雷不停的扔,炸毁了前面的一辆汽车,后来的情况就不乐观了,后面的日伪军只是跟随,不时地打上几枪,根本不再靠近。

王卜庄镇他们遇到了狙击,不过还好,守军只有伪军的一个连,没有重武器,对装甲汽车毫无办法。但稍一停留,后面日军的掷弹筒就在附近爆炸了,最后的那辆汽车算是报废了。

当严明赶到的时候,只看见汽车的残骸在燃烧。不远处的枪炮声使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在他前方,在92式步兵炮炮弹的炸响声中,梅婷婷知道,这次是遇到真正的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