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39章 戴奥特事件二

第一百三十九章 戴奥特事件二

几经周折、耍尽伎俩的李秀山继其兄成了小站的土匪司令

。日本人允许他继承其兄的番号,任命他为少将衔警备队队长。从此,小站地区群众称李秀山的匪队为李部队。

他明投日本人,暗中与国民党中统特务联系,并得了委任状和电台。他还以重金开路,勾结市里的青帮头子袁文会、白云生,且成了青帮骨干。

同时,他又控制了这一带的地主势力。这一来,李秀山把持着土匪武装,又有各种黑势力的支持,他的土匪队很快发展到两千人。

李秀山弟兄两人,比其兄大有过之地无恶不作!他俩随心所欲地欺压百姓、霸占妇女、明抢暗绑,他们心毒手狠,杀人如儿戏。

私设军械厂,造大刀、机枪、手榴弹,他又搞地下工厂印制伪钞票。还在黄营、双闸口等六处办了制白面等毒品的黑工厂,并把这些地下厂定为禁区,一旦有人误入或走漏风声,不是打死就是活埋。

他们还用抢劫搜刮的民财,委托袁文会在天津日租界靠近法租界一带买楼房,配有汽车,人称李公馆。

“这样说,是李秀山干的。”

“没错,其实幕后的指使人是中岛成子,具体的联系人是一个叫小熊枝子的女间谍。”

“具体他们怎么干的知道吗?”

“那哪能知道,等我们端了老窝,让他们讲讲不就知道了。”

“没听懂。”

“就是把那个所谓的李公馆端了。”

“我看不妥,只是解救戴奥特没有意义,关键是让他们通过这件事恨上日本人,到时日本人在南郊不就多了一个心腹之患。”

“这倒没想过,可以试试,难度大了。”

“所以,不能以我们的名义,要以青帮的规矩,只当是一个绑票案。”

“可不是您想的,入青帮也没这样简单

。我和您说说,加入青帮有许多规矩,首先要行拜师礼,也称作记号。

想入青帮的人先要找介绍人,也就是引进师,通过引进师取得欲拜的师父的同意,再请一位熟悉青帮掌故和帮规、帮话的人作为传道师。拜师礼的日期要由引进师来约定,入帮者还要向师父呈递门生帖和一些“孝敬”的钱。

门生帖要将入帮者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日、职业和祖宗三代履历列上,这是拜师的凭证,这些都作为准备阶段,正式的入帮仪式是摆香堂。

香堂一般设在一间较大的屋子里,中堂供奉青帮始祖像,把师父、引进师、传道师的师父、师爷、师太的姓名写在牌位上,香桌上摆三炉三烛。

开香堂时,收徒弟的师父的前辈和同辈兄弟都要参加捧场,这叫赶香堂,赶香堂的人越多,师父的脸面越光彩。

仪式开始时,师父居中坐定,赶香堂的人分坐两边,引进师先领入帮者到始祖神案前各磕3个头,然后向师父及赶香堂的人各磕3个头。执事端上一盆清水,入帮者每人喝一小口,称做净口。

之后,入帮者手捧3柱香,头顶门生帖,跪在香堂前受戒。师父要问,你入帮是别人所劝,还是心甘情愿?入帮者要答,心甘情愿。

然后还要由传道师宣讲道规,交待各项事宜,再发给每人一本小折子,上面记有帮内秘密,它是不能让帮外人看到的。现在他拜师的那些人都不清楚,没法办。”

“既然麻烦就算了,我们办事不靠那一套。反正,事交给你了,到时包括晶晶她们都要听你调遣,我会告诉她们。”

“这得好好想想,有利的情况是现在他们在一起,能不能把尚叔哪的忍者用一用?”

“我说了,都是你的事,你可以调动。关键是你和他怎么说。钱没问题,我想英国人会出的。”

日租界和法租界交界的地方是当时天津最繁华的地方,尤其是法租界挨着劝业场的那条街,就是现在的滨江道。

李秀山近来有些心神不宁,自从绑架了戴奥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要不是那个日本小妖精....他暗暗的想

一番云雨之后,他感觉屋里多了什么。回过身看的时候,三个蒙面的黑衣人正站在床前。他马上伸手要拿枕头底下的驳壳枪,一支乌黑的枪口顶在他的脑门上。

门被推开了,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清来人一顶黑色的礼帽,戴着一副宽大的墨镜。

“李司令,别想了,院里的人已经老实了,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

恢复了常态,他抱拳拱手:“这位爷,我和您好像不认识吧?您有什么尽管说。”

来人搬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听说最近李司令干了一票大活,江湖上不少人惦记这事。”

“您要说这事好说,没关系,您想要多少?”

“您误会了,我是受人之托想尽早解决这件事情,可好像并不是给钱那么简单吧。”

说完,一摆手,一个蒙面的黑衣人来到床前,在大熊枝子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她激灵灵身体抖动了一下。

“我看,还是让这位小姐说说比较好。枝子小姐,你看呢?”

“我说,这是成子小姐吩咐的。除了要钱之外,重要的是让英法租界当局开放租界,以便皇军随时进出租界。”

“听到没有?我说李司令,这都是政治问题了,您了好好想想,日本人护的住一时,要是和英国闹翻了,您还不是弃子,随手一扔。我有点不明白了,放着好好的小站逍遥自在,非趟这趟浑水,英国人怎么好糊弄,到时候一查,您在英租界的房产....”

“甭说了,我也明白了,我放人不就得了。不过,这位爷,这事您还多担待,市里我还有不少房产呢?”

“我说过,我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要您了放人,一切都好说。您呢?拿钱走人,今天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他站起身:“钱给您打汇丰的账号。不过,有句话劝劝您了,当汉奸不是事,说不定哪天就出事,想想都后怕,小站那里你们几位当家的合起来,小日本看样子也没辙,当个逍遥的司令多好,省的看别人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