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41章 高志远

第一百四十一章 高志远

“克里特给我打来了电话,他代表英国方面表示感谢。”

“这才哪到哪?您看着,不出一年,李秀山那个所谓的李部队还得反日本人,我已经下好套了。”

“这个高志远是什么人?怎么选他当联军总司令。”

“叶叔,这您就不知道了,说起他,那在冀东是一号人物。”

“和我们一样,总要有成名作吧?”

“是啊!那得从他刺杀刘佐周说起。”

刘佐周可不是一般人,他当时是冀东保安队第三总队长,驻滦县的军政代表。

1935年夏天,刘佐周到唐山接受日军训令,回到滦县。

下火车之时,马弁成群结队,保膘前呼后应,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半是防卫,半是抖抖威风,严密的军事防守,并没有防止住高志远秘密潜入滦县车站,执行刺杀刘佐周的使命。

滦县火车站,京东的大站,东临滦河,北靠燕山,南是滦县县城,只有西面有广阔的青纱帐,是理想的退路,站内戒备森严,站外人群熙熙攘攘。

西瓜摊前的叫卖声伴着呱呱的驴叫,戴着蘑菇头式草帽的农民和打着阳伞的日本女人攀肩错股而过。铁路的围墙上刷着仁丹、强肾壮阳大补丸、专治妇女病便方等类广告,路口一家白面馆门楼上矗立着**女人画像,招揽吸毒过客。

当今是由长袍子马褂水烟袋向着墨镜和皮夹克转变的时代,高志远脱掉旧装换上时髦的墨镜和夹克式单衣,闪身进了这家吸毒馆,靠窗坐下,他无心品尝这家海丅洛因的成色和质量,先要了一壶江西龙井,呷了一小口,隔窗向外眺望。

这里是搞暗杀的理想地点,刘佐周出了火车站必定骑马到城里,这里是必经之路,高志远的枪法,远近闻名,指哪儿打哪儿,说打你眼睛,绝打不了你的眼眉

这一回刘佐周必定是枪响人亡的,那时,他的保镖会不假思索地捣毁这家日本浪人开设的毒馆,一举两得,不觉他的嘴角露出一丝马到成功的微笑,获得了瞬间的喜悦、满足和陶醉。

忽然,一阵嗒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刘佐周的随从们挥着马鞭子轰赶路上的人们,打开一条通道,以为刘佐周骑着高头大马颠哈颠哈地走过来,也许他没有想到他的死对头高志远的枪口正瞄准他的脑壳,再往前走几步就是死亡的门槛。

刘佐周保安队的坐骑新挂的铁掌,踏着河卵石铺的路面,发出阴森的令人生厌的呱嗒呱嗒的声响,四只马蹄执意扣开死神的大门,一步一步地走进高志远瞄着刘佐周脑壳的枪口。

大队人马穿街而过,却没有发现刘佐周的影子,高志远焦灼地暗骂了一句:“真的是傻老婆等汉子。”那个诡计多端的刘佐周也许布下了圈套,明面上虚张声势,穿便衣悄悄离开火车站,人不知鬼不觉地溜之乎也。

于是,高志远付了茶钱,走出了吸毒馆探探消息,他边走边张望车站的方向,迎面碰见一个卖烧鸡的,自言自语地骂骂咧咧:“车站不让进,我的烧鸡卖给谁?”高志远机灵一动拉住那卖烧鸡的说:“掌柜的,怎么回事。”

“这不,那火车还没进站呢?先把我轰出来了,你看我这鸡卖给哪位老客?”

“好,你的鸡我全买了,跟我来!”

高志远带那人走到一个僻静的小巷,扔给卖鸡的十倍于鸡价的五块大洋:“连你的篮子也买下了,我们再交换一下衣服。”

卖鸡人惊诧地瞪着傻呼呼的双眼,庆幸自己修好积德遇见了贵人下凡,便乖乖地顺从着高志远一个接一个的指令。

高志远从那个僻静的小巷走出来的时候,身穿一件油污的抹成灰色的短衫,腰间紧系一条毛蓝色的长带,戴一顶遮住眼眉的破了边的草帽,左肘挎着个扁形的柳条篮子,里边三只醇香四溢的烧鸡。

他混在人群里从出站口向里边张望,寻找下手的机会,从西开来了一列火车,在泄气似的吱吱长音中停下来,他从木栅栏的缝隙发现了刘佐周前呼后拥地走下火车的三层台阶,从出站口大模大样地走出来,飞身上马。

高志远喜出望外,右手从篮子里的烧鸡下边抻出左轮手丅枪:“老总,买只鸡吃吧

!”随即朝着那个鹤立鸡群的圆鼓鼓的头颅,当,当就是两枪……

车站顿时大乱,高志远趁势逃入站西的青纱帐里,安全脱身。

“你不是在那里编故事吧。”

“事实是这样,那时我们在周边还没有情报人员,可后来不是有了,他们的工作就是收集情报,我要求从九一八开始的每件事要了解清楚。”

“哦,工作够细的。”

“现在,整个冀东已经没有两党的正规军。从名义上讲,八路军属于第二战区。冀东暴动是各派协商的结果,他在现在的名声没人能及,加上他手头的武装应该是战斗力最强的,所以这个结果是各方可以接受的。”

“那也没用,不是说统一指挥就能办到的。”

“您看,正好分成三个部分。

一路是以工字团为领导者,基本可以说是国民党的队伍。

一路是高志远的民团系统。

一路是李运昌的队伍。”

“说到这,老二,你注意,这阶段情报部门不要活动了,什么也不要参与,蓟县我已经让他们撤了。”

“明白,可市里正是我们大展拳脚的时机,尤其针对日本战争物质的破坏,已经有人着手进行。”

“你注意一点,市里的人各有分工,搞情报的人尽量不要暴露,我指的是不参与任何活动,只是看和听,行动人员不听不看只是执行命令。”

“这个知道,现在声势还不大,等到市外动静大了,到时那两个小姑奶奶非得忙死。”

叶奋韬叫住站起来要走的姚水明:“老二,还有一件事。你找晶晶商量一下。”说完,递给姚水明那个尚进勇拿给他的特别通行证:“回头让贝勒爷也活动活动显示一下手艺,有了它我们的人好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