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46章 刺杀大戏

第一百四十六章 刺杀大戏

从1938年12月19日起,日军对英租界采取了限制行动,从每日下午6时到转天早晨6时,在英租界四周实施戒严。

1938年12月22日,日本又在要道上架设了铁丝网,宣布出入英租界必须持有日伪当局颁发的通行证

1938年12月27日,震惊中国的刺杀大戏,在天津丰泽园隆重上演,前天津商会会长,现维持会委员王竹林,天津商界在其苦苦逼迫下,逐步成了日寇侵略战争的提款机

那一天晚9时,王竹林送走一群酒肉朋友后走近了自己的汽车,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会成为他黄泉路上的送行饭。

法租界丰泽园饭庄门前,一名身穿厚厚的皮衣,头戴毛皮帽子,刚刚吃完饭,被众人捧月般送出饭庄的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与众人寒暄,慢慢地向停在一旁的汽车走去。

其余的人在送着:“王会长,这次兄弟招呼不周,还请你多多见谅,下次您再赏兄弟一个面子,一定好好安排,好好安排……”旁边的一个人正毕恭毕敬地和那名大腹男子说着话。

正在此时,汽车的旁边出现了三名男青年,电光火石间,他们每人本来空着的手里多出了一支乌黑的手枪,而枪口正指着那名大腹男子:“砰!砰!砰”几声枪响打碎了平静,刚才还和人寒暄的男子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开枪的3名男青年,也乘乱消失在人群中。

第二天,天津各大报纸的醒目位置都出现了这样的一个标题:“天津商会会长王竹林遇刺身亡。”这条消息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汉奸王竹林在法租界丰泽园饭庄门前被人打死了!”

“那个汉奸商会会长让人给杀了!”

各种各样的消息飞快地在市民中传播,一时轰动全国。

作为抗日锄奸团成员的李振英、汪苓他们26日已经得知王竹林要在丰泽园大宴宾客,像这样级别的汉奸早在抗日锄奸团的视野里。

而祝友樵、孙湘德、孙若愚他们三人在饭店门口连发七枪,用的又是大威力的左轮,王竹林肩臂腹胸多处中弹,还被打中后脑,送医院的路上就毙命了。

刺杀使天津日伪受到极大刺激,天津伪警察局长和侦缉队长很快因为办案不力被汉奸潘市长免了职,丢了乌纱。

天津的大街小巷一改往日的平静。

“大哥,您听说了吗?王竹林这个汉奸昨天让抗日锄奸团给毙了,警察局正要抓那些毙了汉奸王竹林的好汉呢

!”

“嘘……二兄弟,小点声,别让那帮狗腿子听见,这年月,这帮人还要脸吗?抓到那些好汉,还能去领赏,他们还是不是中国人了。我就是知道是谁也不告诉他们!”

“就是,让那帮子王八羔子自己慢慢找去吧!咱要是有本事,也杀他几个汉奸。”

“这帮小子干得不错,我们是要添把柴火。老尚,这事你来安排安排?”

“行啊。不过,借那两个小姑奶奶用用。”

“别用坏了就行,动静搞大点。要不,我们多没面子。”

“那是,我们是旗帜,玩的就是格色的东西。”

“你想多格色?”

“这一次让以后没人敢当这个商会会长。说白了,让王竹林死无全尸。”

“到是够各色的,看你的了。”

定于1939年1月11日,天津不少汉奸商议的结果是要为王竹林进行风光大葬,就是抬着棺材到墓地。

棺材的制造与所用木材有一定关联,明、清时期,大运河的漕运十分繁盛,大宗南货、粮米全靠货船舟揖运输,这些舟船的桅杆耗材既多,所以沿河设有许多修理舟只、制造桅杆的桅厂桅厂。

这些作坊都备有许多杉木,制作棺木也是需用杉木,因此形成了桅厂代制棺材的成例。初时,做棺材是桅厂的兼职生意.到了晚期,由于运河的漕运日益萎缩,桅杆的需要也日益减少,制作棺材这一门便逐渐变为主业。

一俟运河失修淤塞导致漕运终止,北京、天津一带的桅厂凡生存下来的,都改成棺材铺了,但桅厂的名称大多继续沿用,而不改用新的堂号,因为棺材二字不好听,人们都很忌讳。

棺材的等级不仅在于式样,更在于所用的材料,最贵重的是阴沉木,这种材料十分稀少,它是介乎于木化石一般的东西,遇火不燃,水浸不腐,寸材寸金,是帝王显贵的专用品

其次是金丝楠木,再次之为香杉,均是王公大臣、一品大员专用。

再次之为柏木、杉木、松木等等。

棺材分为蒙、满、旗、汉四大类。

汉材俗称蛮子材,大盖为月牙形,两帮弧形。平底儿旗材亦称满材,大盖两帮三面坡,呈一大六陵形。

王竹林选择的是金丝楠木的棺材,采用的是正常的汉材,1940年1月10日的晚上,王竹林的寿材在最后准备着。

停放棺木的房间外头两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向房间走来,后面跟着两个穿黑衣戴墨镜的汉子。

其中的一个女人一头扑到棺木上,用日语喃喃自语起来,由于是生面孔,旁边茂川机关的便衣走上前去。

后面那个女人伸手拦住他,一口纯正的日语脱口而出:“请不要打扰我家小姐和会长。”哦,真的是纯粹的日本人。

便衣止住脚步:“小姐是....。”

“我家小姐是王会长的知己.....”

“我明白了....”

说话间,棺木上的女人站起来,一招手从后面接过黑衣人递过来的精致的匣子放到尸体旁边。“小姐,您这是...”旁边管事的迎上前去。

“王会长生前喜欢日本钟表和金子,我特地做了一个两块金条当底托的日本钟表,希望王会长能带上。”

那个特工走过来,拿起盒子看了看又放了回去:“行,小姐您这份情谊,会长地下有知也会感动的。”

霍晶走出大门,边走边对身后的俩人说:“注意尾巴,只要有马上干掉。”

当灵车行至旭街,就是现在的和平路时,街道上突然一声巨响,一颗炸弹爆炸了,王竹林的棺木被炸上半空,街面上顿时大乱,人们四散逃命,王竹林的送葬仪式只得草草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