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54章 总结会一

第一百五十四章 总结会一

1940年的黑字总结会议是在二号基地叶奋韬的私宅,参加的人员是以稳居的名义来的,叶奋韬的目的是把情绪搞得活跃一点,不要太凝重。

尚进勇首先做了日本在这一地区情况的介绍。

日本引进设备和资金是为日本的战争经济体制服务,是一种掠夺性的投资政策。

日本占领天津后,天津很快就成为日本在华北经济开发的重心,日本在天津建立的工厂,包括钢铁、机械、电力、化工、橡胶、纺织、造纸、火柴、建材、制药、皮革等等各个行业,其中以纺织业的发展速度最快。

纺织是日本在天津有基础的一个部门,这期间,他们又建立了华北纤维统制协会,全面控制了华北棉花的生产、销售,并注重在天津发展日资的纺织业,使天津日商纱厂得到迅速发展。天津日商纱厂的纱锭比战前增加了一倍,线锭增加了近一倍半,织机增加了两倍半以上。

火柴业,日本在天津成立了火柴联营社,并在天津、青岛、上海设立了分社

。其中,天津分社负责控制华北地区的火柴生产。火柴联营社垄断了该行业的生产、销售和料供应,华商火柴工厂也被日本统制。天津在华北火柴生产中占有最大的比重,据不完全统计,已经占华北火柴产量的69%。

冶金工业,日本在天津建立了炼铁、炼钢、轧延、冷拔、合金钢等十余家工厂,使天津的钢铁工业稍具规模。机械工业中,日本在天津建立了75家机械厂。这些工厂,大都直接为日本的军事服务,实际上是成为日本的兵工厂。

盐业,天津及河北省沿海地区,有近几十万亩的盐田,属于长芦盐务管理局管辖,在日本入侵前,有汉沽、塘沽、新河、邓沽、大清河等处盐场,盐田面积达二十四万多亩。

日本入侵后,鉴于盐田是工业用盐和民用盐的主要来源,并能补充日本国内的需要,便成立了华北盐业公司,同时指使汉奸成立了兴芦公店。沦陷期间,先后在沿海一带开辟盐田二十五万三千多亩。华北盐业公司和兴芦公店的盐产,大都输入日本,每年几十万吨。

橡胶行业,日本扩大了原有的日资工厂,并新建了五个橡胶厂,其设备比较先进,生产能力较强。产品中有各种矿业用的橡胶管、带、汽车的内外胎、医疗用品等。

建材业:这期间,日本大量的军事设施和军事工业,促进了天津建材工业主要是窑业的发展。

其中有的是日本人直接经营的,如大陆窑厂等。有些则是华人的资本,在日本人的控制下生产。天津的窑厂发展到85家,其中红砖厂50家,蓝砖厂35家。红砖最高年产量为2.6亿块,瓦产量390万块。木材加工厂增加到18家,采用机器生产。使现在成为天津建材业最为发达的时期,产量达到以前的30倍。

其他工业:像钢铁、发电、电机制造、化工、造纸、皮革、酿造、烟草、制药等行业,日本都进行经营。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没收了中国在华北和天津的企业,其中包括发电厂,烟草公司,石油公司等企业,同时还强行接管和收买了永利碱厂和久大公司等企业,使天津的经济命脉完全掌握在日本手里。

日本占领当局在文化、教育、思想等方面,实行强行毒化中国人民的政策。他们严禁思想、言论的自由,推行奴化教育,并已经从青年一代开始。

他们规定:小学三年级即开始学日语

。各校均须聘请日本教官,实行日式军事训练。灌输中日亲善,经济提携等思想。

他们实施新闻统制,建立新闻事业管理所,控制新闻、通讯、出版,硬是把侵华战争和占领说成为了中日亲善友好,东亚和平,帮助中国建设王道乐土,免于赤患,大肆宣传大东亚圣战,大东亚共荣圈,中日提携、共同防共等等,从精神上麻醉中国人民。

天津《大公报》于1937年8月4日即被迫停刊,随后又有十二家报纸遭同样命运。剩下的报纸、通讯社都是亲日派或日特所营办的。《庸报》成为唯一的喉舌。

对毒品,凭借限额发照审批权,。所谓限额发照,就是对申请经营这种营业登记的限制户数。每发出一份执照就等于授予一份特许权,一旦限额已满,持有执照者便奇货可居,如果中途不愿意继续经营,可以出让执照,收取转让费,而打算经营这类特种营业的便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取得执照接替营业。

办理执照颇费周折,需要事先找门路、拉关系,同经办发照的人员达成默契,奉上一定数目的酬谢费才能去办理登记手续。据说办理一张执照,这种额外执照费需三五百元不等。

日本侵略者在他军事占领的地区开放烟禁,其目的是为其灭亡中国,奴役中国人民的政策服务,从身体和金钱方面消弱中国的战争潜力。

此外还在天津周围大肆掠夺土地,勒索军粮。日本在天津一带的农业垄断主要通过两大系统,华北垦业公司和米谷统制协会。

这两个垄断组织除直接经营农场外,还控制了绝大部分的日本其它集团或私人经营的农场。日本在天津一带共设立了120个农场,掠夺土地达92.17万亩,估计约占当时天津县、宁河县耕地面积一半以上。

尚进勇最后总结道,从日本所作所为的客观效果看,它增强了日本侵略军的战争实力,这就意味着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要付出更多的鲜血和生命,加深了天津及华北的殖民化程度和中国人民的苦难。换言之,这是一种残酷的经济掠夺。

“我说老尚,你今天没安好心,这样全面的东西还不得开三天的会,哪是给我稳居?得,大家吃大户三天。”

屋里笑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