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62章 打破常规

第一百六十二章 打破常规

入夜以后,天津的妓院街热闹起来,今天情况和以往不一样,日本兵来的特别的。本来,以前是日军军官来得多,可这些日子有些反常,连士兵都是成群结队的。

那时天津的妓院集中于南市并进入了与南市毗邻的日租界。与此同时,随着日本妓女亦陆续来天津,日租界当局特划出曙街就是现在的嫩江路一带为“游廊地”,作为日本妓院及酒店开设之地。

后以日本妓女增多,又扩展到浪速街,就是现在的四平道,松岛街就是现在的哈密道,蓬莱街,就是现在的沈阳道。

朝鲜妓院则集中开设于秋山街就是现在的锦州道一带。

中国人开设的妓院,多分布在旭街两侧的裕德里、忠孝里、旭日里、吉庆里、利津里、东升里及同庆茶园,中华茶园后、新旅社后、新明大戏院后一带。

据统计,日租界内领有营业执照的妓院达二百余家,正式上捐的妓女(包括中、日、朝籍)达千人以上。

情报把这一个反常的行为迅速传到大本营,兰黎明总结了情况。此时,一份尚进勇的情报也放到了他的面前。

冀东作战一号第一期作战,时间4月1日—6月10日,动用兵力为日本第27师团,日本中国驻屯军步兵第二联队、中国治安军第二集团军、中国治安军第四集团军、中国治安军第七集团军、日本中国驻屯军步兵一联队。

配合部队为日本第15混成旅团的特别工作队,日本关东军一个独立守备队,共五个大队,相当于一个混成旅团的兵力。

另外,小林装甲部队也作为总预备队做好战斗准备。

此外,日军在天津海光寺大本营精选130多名作战经验丰富的士兵,组成了一个专门对付游击队和武装工作队的所谓剔抉队。队长是个留着仁丹胡子的家伙--少佐堀内文夫。

1940年的元旦是一个忙碌的元旦,对于黑字来说,从现在开始的抗日持久战正式拉开了大幕

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为便于搜刮物资,以应军需,陆续成立了各种专卖组织、统制协会、行业组合。

像华北石炭专卖公司、米谷统制协会、棉花统制协会、纤维协会、皮革统制协会等垄断组织,还强令一些工厂停止正常生产为日军加工军需物品,强逼厂商献铜献铁,不惜停产拆机器。

凡此种种,不仅使工商各业的正常生产、正当经营受到挟制,蒙受损失,而且也切断了银钱业与各工商户的正常往来,放款对象大大减少,导致资金来源枯竭,商业活动陷入低潮。

在特殊环境下,各钱庄为了图求生存,普遍设立后帐,以逃避日本人的监控检查。

后帐的存放款利率、放款金额和对象均可不受伪联银的种种限制,如后帐放款月息多在5分以上,高于伪联银规定不超过月息3分的限制。甚至有的钱庄利用假户头借款,用来购买黄金、股票或做其他投机生意,牟取暴利。

还有的钱庄利用后帐对有乡情关系的小手工业、小作坊给予扶持。各钱庄后帐的支付金额随着日益恶化的通货膨胀、投机猖獗、物价飞涨而大幅度增长,有的钱庄甚至将大部分客户存款列入后帐,以减少向伪联银缴纳存款准备金。此外,凡是钱庄不便公开列支的项目都走后帐支付,当时这样做在银钱业是公开的秘密。

利用这一机会和混乱的状态,黑字的银联劵顺利的进入流通领域。但黑字做的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组织基层人员的生存空间。

一道电文发到了溶洞孙志武的手里,命令是这样的。

1.长枪队两个中队和突击队从金海湖出溶洞。

2.其中突击队对日军围困溶洞部队进行无限制的袭扰攻击。长枪队两个中队大张旗鼓的攻打平谷县城。

3.长枪队一个中队从溶洞正面对围困日军发动无休止夜间袭扰战。

底下还有特别的提醒,如果没有必胜决心,见敌即逃,将依据黑字军规严厉处理

对日军所谓的剔抉队搞好情报,全面消灭。

得到命令的孙志武哈哈大笑,这一天他等了接近两个月。

顿时,溶洞的气氛为之一变,各个职能部门纷纷开始准备。孙志武,严明,张救国,梅婷婷他们开了两天的会。

平谷鱼子山村位于平谷城区东北二十里,坐落在一个曲折、狭长的峡谷中,周围都是连绵的群山,明长城从村北山上蜿蜒而过。

在村东北的半山腰上,这里原有寺庙,利用崖洞做庙的主体,洞口有墙和庙门,现存完整石碑和一块清朝咸丰六年的双峰圣水洞石刻匾额,这个位置十分隐蔽,从山脚下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崎岖山路才到这个地方。

张救国的两个中队决定驻扎在这里,为此,他从溶洞带出了可供一个星期作战所需的各类物资。

现在溶洞后面的湖面上,已经成了一个码头,人员,马匹和物资在大型木筏之上源源不断的运到对岸。

按照事先的计划,严明的突击队和军统行动队一起行动,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共同行动,一个月以后,军统受训人员将踏上归途。

溶洞的周围都是山,对于小股的游击部队来讲是天然的战场,严明看着手里的标注好的地图还是满怀信心的。

外出队伍都是一个星期的任务,备用方案是撤不回溶洞将向蓟县方面转移,以寻求补给。为此,蓟县方面也在秘密准备。

临行前,严明找到孙志武:“总队长,有个事想报告。”看着他不好意思的表情,孙志武笑了:“秀才,什么时候变得吞吞吐吐了。报告不在会上说,现在说晚了。”

“能不能把梅婷婷想办法留下来?”

“你嫂子早看出来了,你放心吧。她说了,英娟,苏紫会亲自出面的。”

严明不好意思的搓着手,脸涨得通红。孙志武拍拍他的肩膀:“你嫂子现在专业就是媒婆,叶叔说得好,我们不是神仙,只要你情我愿不是强迫。再说了,一般人配得上你这个秀才加突击队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