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65章 横滨正金银行

第一百六十五章 横滨正金银行

天津如今的天气并没有春暖花开,绵绵霪雨中的街道上依然没有摆脱冬季里的寒冷。负责横滨正金银行金库安全的保安经理木村太郎,同往常的工作日一样中午驱车去吃饭。

一辆工部局的警车拦住了他的去路,一名穿警服戴警帽的男子跳下车,喝令保安经理上车核实身份情况。他觉得莫名其妙,但他还是打开车门,跟随警察上了警车,匆忙间他没有发现这辆警车连牌照都没有。

他刚一上车便被车内的几名男子控制并铐住了。

下午一点,木村太郎家的门铃突然响了,他的夫人急开门,但她没有想到面前站着的并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两名穿警服的男子,他们告诉夫人,经理在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需要夫人跟他们去现场看看,以决定怎么办。

夫人急忙出发,并带上她的儿子和女儿,上了这伙警察的车,但正是这辆车让他们踏上恶梦。

载着木村太郎的警车沿着河边向西驶去,然后跟一辆黑色的小卧车会合。车里的人将他绑起来带到一处地方,这伙人告诉他绑架他的原因,原来他们一直在策划抢劫横滨正金银行。

绑架者知道木村太郎成为了他们打开银行金库的钥匙,因为这位先生是为数不多能顺利进入金库并打开金库的人。

接着一支枪顶上了他的脑门,这伙人威胁他,如果他不听命令的话,那么他本人及其家人就有危险了。

为了证明他们掌控了他的家人,他们让他拿步话机跟妻子,儿子,女儿通上话,同时木村太郎听到了控制自己妻儿的歹徒动空扳机的声音,无奈之下他同意了他们要求。

但他提出了两个恳求,一是要保证他家人的安全,二是当他打开金库以后,必须把他们全家送出天津

当天下午接近五点的下班时间,天津的小雨还在下着,在这样的天气下,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和车辆。

但两辆小卧车却在这时出现在横滨正金银行门口,一群工部局的警察从车上走下来,当然还有这个金库的负责人木村太郎。

在门口守卫的四名武装警卫和两名特工以及十名普通工作人员看到木村太郎和数名警察,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异常,因为事先木村太郎以及打过电话说出了交通事故。

警察进入银行后,在交替掩护下,顿时警察变成了--脱下羊皮的狼,仰仗手里的武器制服了警卫和职员,对反抗的人毫不犹豫的杀死,剩下的人把他们五花大绑。

木村太郎看起来也在被杀死之内,随后尸体当着活着的人的面被抬到大厅里装进了麻袋。

随后,一辆小卡车停在了银行的门口,上面走下来的人成了运钞票和麻袋的搬运工。

银行里的黄金,大洋,英镑,美元,德国金马克,日元,法币,银联劵摆在了这群人的面前。

这伙人锁上了银行的大门,挂上窗帘。确实,已经到了银行下班的时间,然后便在金库里忙了一个小时,将所有的值钱之物席卷一空之后,开着小卧车和货车扬长而去。

不过这些人还算讲信用,抢劫完之后,带上木村太郎和他的家人,直奔海河边而去。

在小刘庄码头上,一个装着五万德国金马克的小皮箱递到了木村太郎的手里,当然,还有四张德国汉堡轮船公司的船票。

临走的时候,还有人用日语安慰了他的儿子说:“哦,你过了一个快乐的日子,小家伙。”木村太郎一家的恶梦终于结束了。

但对于日本人来说,恶梦才刚刚开始,面对此次横滨正金银行历史上发生的最大劫案,所有负责人的日子将不会好过。

转天下午的报纸头条标题是,银行被抢,估计损失14000万英镑。

据媒体报道,横滨正金银行对于金库里究竟有多少现金不愿意做详细的说明

。除了现金外,可能还有数目不详的金条,大洋和银行储备金凭证也不见了。

当天的傍晚,海河边,几条麻袋被挂上巨大的石块扔进海河。

霍晶和王梅躺在叶奋韬的两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经过,听的叶奋韬一阵阵的偷笑。

“你们俩丫头还真行,想出这样一个办法。现在也算是发财了,得想办法把这些钱变成我们需要的东西。”

“有了钱还不好办?花钱买呗。”

“你们以为日本人是傻子,小批量还行,大批量门都没有。估计日本人要有所行动,尤其是在金融上,这次弄的受了不轻的伤。”

日本人的反应很快,在日本人的主导下,成立了在伪联银直接控制下的所谓伞下银行。

首先没收了国民党政府的中央银行天津分行,改组了中国、交通两行,并接管了英、美在天津的经济权益。

与此同时,伪联银在天津设立了华北工业银行、华北储蓄银行。伪满中央银行、蒙疆等银行也相继在天津开设分行。

当时在伪联银直接控制下的有中国、交通、华北工业、华北储蓄、河北省银行、冀东银行,被称之为伪联银的伞下银行,它们形成网络,全面控制了天津的金融业。

强迫各行庄将法币存款及所有各项资产负责余款统按四扣折成伪币,以致各行庄的实力大为削弱。各银行对于1937年8月16日前开户的法币定期存款,也被迫按同样折扣换算成伪联银券,为此存户异常不满,经常与银行发生纠纷,银行方面也只能予以解释而已。

这样,日本人加强了对华北地区金融业的控制。对黑字而言,大规模的现金兑物活动受到限制。

叶奋韬决定作出回应,以蓟县聚合货站重新注册成聚合贸易总公司,在冀东各个县城一级的地方开设分公司,同时,让藤泽一郎用金钱大肆收买日方各级工作人员和军警。

一时间,姚水明和燕三郎忙碌起来,忙着挑选人员分布到各处的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