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79章 思想是自己的

第一百七十九章 思想是自己的

尚在平西抗日根据地的许先生接到姚水明的电报,黑字希望协商一些事情,地点希望在蓟县县城。

因为电报中说明对别人不认可,经请示,许先生带着两个人来到蓟县县城原来王胜强的住宅。迎接他的是姚水明和李英杰。

“许先生,不对,应该叫姚先生,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

“既然是一家,我们就不要客气了。”

“当然,当然。赶了长路先休息休息,这事您甭说话,我做主,先吃饭,晚上我们再好好谈谈。”

“客随主便。”

看着桌子上的八菜一汤,跟着来的两个人小声嘟囔:“我的妈呀,乖乖,这是.....”随即,被姚先生的眼神制止

“同志们,我先解释一下。”李英杰说道:“这是黑字接待客人的标准,几位如果觉得不满意,我个人出钱再请大家。”

“战争时期,已经好的不得了了。”姚先生赞叹道。

“姚先生知道你以前的身份,明天你可要好好请大家吃饭。”

“二哥,那是一定的,聚仙楼我订好了,50大洋一桌的。”

“听你叫我们同志,你哪有这么多钱?”

“我现在是黑字大队长级别的,我个人请大家吃饭,不违反黑字的规定。所谓同志,是志同道合的意思,现在我们都在打鬼子所以是同志关系。请吧。”

“你不是我们八路军?”

“当然,我现在是黑字的一员。”

“既然打鬼子,为什么不加入八路军?”

“你问的问题有些奇怪,英杰为什么要加入八路军?”姚水明接过了话头:“加入哪个组织是自己的事,和别人没关系。”

“加入八路军才是真的打鬼子。”

“是吗?我们黑字不打鬼子?”

“那不一样,我们有信仰,我们坚决。”

姚水明制止了姚先生的暗示:“请让我把话说完,您先听听我和这位探讨探讨。”

“这位兄弟,我最佩服的人是我们黑字的创建者,没二人。刚才你说的信仰问题,可以看看他的讲话,英杰,明天给他纪事报。我大道理说不好,要说说大道理,我只能引述。”

姚水明拿过一盒雪茄,递给每个人一支:“这是我自己的钱,黑字规定招待客人是烟卷,我抽不惯。拿英杰来说,一个月相当240块大洋的薪水,一天半块大洋的伙食标准。所以,让他请客没错。”

“这么多?”

“我一个月相当600大洋,就是在黑字最低的也有相当于20块大洋的水平,伙食标准都一样

。”

“你们哪来这么多钱?”

“从鬼子,汉奸手里抢呗。只能说到这,再多我就犯纪律了。尤其是我们思想自由,没人限制,只要遵守纪律,什么信仰,思想都是自己的,别人无权干涉。

一个人的思想成熟之后,轻易是不容易变更的,除非被学理或经验所折服而自动的变更。

但是一个人在幼稚的时候,他的脑经是一块白板,把某一套的主张和偏见灌输进去便会有先入为主的效力。

除了少数思索力强的青年以外,大多数的人很容易渐渐被薰陶成为机械式的没有单独思想力的庸众。

这样的人成长之后,会喊口号,会贴标语,会不求甚解的说一大串时髦的名词,但是不会想,不会怀疑,不会创作。

这样的人容易指挥,适宜于做安分守己的老百姓,但是没有判断是非的批评力,决不能做共和国的国民。”

“我们思想统一,行动一致,为了伟大的目标而奋斗。”

“你说的是不断宣传的结果,思想统一是愚民政策,这是强奸自己。教育的目的是在启发人的智慧,使他有灵活的思想力,适应环境的本领。灌输式的教育在黑字已经成为过去的了,现在似乎也不必复活,也没有人会接受。”

看着开始陷入沉思的姚先生,姚水明接着说道:“发表思想不算是宣传,以空空洞洞的名词不断的映现在民众眼前,使民众感受一种催眠的力量,不知不觉的形成了支配舆论的势力,这便是宣传。

对于没有多少知识的人,宣传是有功效的,可以使得他精神上受麻醉,不知不觉的受了宣传的支配。

例如,你到处都看见吸白锡包香烟的标语,如其你是一个没有把握的人,日久自然会不知不觉的吸白锡包香烟了。

在思想方面也是如此,但是我们要知道,用宣传来诱惑人

。虽然可以产生很显近的效果,但结果并不能造成思想统一,只能造成群众的盲从。宣传这件东西,根本的就是不要你加以思索,只要造成一种紧张的空气,使你胡里胡涂的跟着走,所以宣传并不能造成思想统一。”

“如果思想改造的目的就是要改造到人人都能自觉地说假话,那还是不改造得好。”李英杰接过话题:“拿高志远事件来说,一个华北抗日联军的总司令以汉奸罪被枪毙,这正常吗?”

“证据确凿。”

“据我所知,吴佩孚根本不是汉奸。再说了,高志远无党无派,总司令也是正式任命。从程序上讲,要由任命的委员会下令逮捕,然后才能决定对他的处罚。”

“英杰,这事先不说了,到此为止,今天主要不是讨论课。有时间,这位兄弟到我们的大学好好开讨论会。”

“他端起酒杯:“姚先生,各位,大家动筷,一会菜都凉了。”

晚上的交谈愉快多了,不像吃饭时那么强的火药味。姚水明拿出一个明细单:“姚先生,这是我们的礼物,请看一下。”

汉阳造步枪1020支

中正式步枪1130支

捷克轻机枪37挺

马克辛重机枪6挺

日式轻掷弹筒123支

各种杂牌手枪362支

各种子弹大约50万发

姚先生被吓了一跳:“这礼物太重了,是不是有条件的。”

“当然,只能用于打鬼子。”说完,姚水明哈哈大笑。

“不会这样简单吧?”

“我想,您还是先到溶洞那里看一看,和黑字的人了解了解。当然,您可以先请示一下,武器怎样运到根据地也要时间准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