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1章 1855部队

第一百八十一章 1855部队

“小姑奶奶,情况搞得差不多了。”

“还是二哥有办法。”

“什么呀?还不是贝勒爷准备好地方,要不我的人员也没合适的身份。”

“都是一家子,还分得这么细,都是二叔领导的好。”

“那当然,叶叔是我唯一服气的人,没我事了,看你们的了。”

1855部队部队长初为黑江中佐,后为菊池齐中佐,1939年,西村英二大佐继任,下设三个课。

第一课设于协和医学院,从事细菌和生物战剂的研究。

第二课设于天坛公园西门南侧,从事细菌的生产。

第三课设于北海旁北京图书馆西,原北平静生生物调查所和北平社会调查所,为细菌武器载体研究所。

此外,在济南、天津、太原、青岛、郑州、开封、郾城派驻支队。

在侦察当中发现,从表面看起来,第二课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奇怪的日军俱乐部。

这个俱乐部是一个面积在6万平方米左右的院落,东西宽,南北窄,是一个近似的长方形,各种各样的房屋和后来垒起的高墙,共同构成了仅有面向南方一个出口独立世界。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里面都是漆黑一片,少有人声,只是其中的一幢三层楼房的几个房间里面有灯光闪烁,越发显示出这里的与众不同和阴森可怖。

据当地居住的居民说,这个奇怪的俱乐部,已经建成近一年了,但只是最近才有人进驻,还从来没有人到这里进行过什么娱乐活动

与其他俱乐部不同的是,它的位置相对偏僻,而且警戒特别的森严,门口24小时有四名士兵把守,连日军官兵也必须持证件才能进入,完全不像其他俱乐部那样人流不断的样子。

更为奇怪的是,不但既很少有人到这里来,在白天里也从来没有发现过有人外出。

特别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附近的人们从来没听到过什么音乐的声音,相反,却能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嗥叫声。

这种声音令人感到恐怖之极,也痛苦之极,既不像动物,也不像正常的人的喊叫,听来令人毛骨悚然。

在夜里,还偶尔有过进入和外出的军车,但都没有开着大灯,且警戒森严,上面用蓬布把整个车厢盖得严严实实,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草尖,底下的事看你的了,二叔讲过一个要求,要不惜一切代价完全彻底的消灭,一旦不彻底,会引发瘟疫。所以,人手要够硬朗。”

“明白,一点不剩就好办了。”

这一天,俱乐部的最高军事主官松井正少佐坐在椅子上出神,他在想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他其实并不信神呀鬼呀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总觉得这个梦是一种不祥的预示。

昨天,他接到这样一个禀报,说是连续几天,在离俱乐部不远的地方,都有一个黄包车夫,仿佛在等待什么人。

一开始,他并没在意,因在市里头有个车夫等客是很正常的事,可是当一听说详细情况时,就觉得这个车夫的的确确是与众不同。

据哨兵说,这个车夫用汗巾遮住了大半个脸孔,悠闲地坐在车子上,还不时地朝着俱乐部望上几眼,所以才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一来,自他们进驻这里以来,敢于来到附近的人极少,几乎都可以数得过来。

二来,凡是这附近的中国人见到他们手里的枪,早就躲得远远的,完全不像这个车夫泰然自若、满不在乎的神态。

听到禀报的晚上,松井少佐考虑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个头绪来,毕竟,他所在的部队在这里驻扎,是一个秘密,连当地本国驻军也很少有人得知

。再说,就算这个车夫有些特别,就他一个人又能掀起来多大的风浪?可是?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呢?他总是不得其解。

当天晚上,松井少佐很晚才睡着,睡着后,接着就做了个噩梦。

他梦见,有无数的冤魂野鬼围绕着他,这些冤魂野鬼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跳来跳去,发出嘶吼声,要向他讨还性命。

他拼命地逃呀逃,那些人在后面紧追不舍,还有一个人更是紧跟在他后面,他怎么逃也逃不掉,他急得大叫一声,一下子惊醒了。

被梦惊醒的松井少佐,心里害怕得砰砰直跳。这时候,一个念头突然跳上了心头:是不是自己制造的杀戮太多了,手段也太残忍,要遭报应了?他极力想把这个可怕的念头从心里赶出去,可是却做不到,梦里那些可怕的嘶叫声总是在他的耳边回响。

近一段时间以来,松井少佐感到了沉重的压力,因为,生化武器部队相对于正常的部队是一支组建时间不长的部队。

由于许多武器还处于试验阶段,加上长期接触有毒有害气体,本部士兵的反应速度和能力远不能和常规部队相比。

生化武器部队的每一件事情都属于绝对机密,绝不能让外界得到任何一点相关消息,研究、制造和使用细菌武器这件事如果被公之于众,将使日本政府在政治上陷入极大的被动。必须要小心再小心,不能让外界,特别是新闻界得到一点点的证据。

尤其是让松井少佐深感痛心的是,前一阶段,有一名军曹和四名士兵因为疏忽,竟然中毒了,成了半机械状态,连日常任务也执行起来也很困难。

把他们枪毙,于心不忍,放他们出去,又怕暴露秘密,只能把他们关在武器库下面的地下室里,每当听他们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痛苦的嘶叫,松井少佐总是感觉到一阵的心痛,可又毫无办法。

松井少佐知道,作为生化武器部队的他们,仅仅配备了防身用的步枪及数量有限的手雷,常规攻击和防守能力都十分有限,假如真是遇到突然袭击的话,很难长期坚守下去。但是,为了保密的需要,作为他这个级别的,却又不能直接向当地的日本驻军提出任何关于增援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