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83章 没有想到的袭击

第一百八十三章 没有想到的袭击

松井少佐下达了命令,要加强防备,同时,把大部分力量集中起来,重点看守武器库和那几名中毒的士兵,并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并且,他要求哨兵如果再次发现那个可疑的车夫后,一定要抓住他,详细审问一下,松井少佐想要搞清楚,这个人到底要干什么?是不是已经掌握了他们的全部秘密。

虽然里面的情况不可能知道,但凭着北平市内一支完整的突击队,霍晶还是命令草尖协助尽快行动消灭细菌工厂。没有了细菌生产,有什么运载工具也没用。

时间定在接近傍晚的袭击方案定了下来,为了彻底消灭这个工厂,特地准备了300公斤的烈性炸药。

行动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上午的时候,北平黑字突击队长胡军和草尖认真的核对着每一个细节。

还是那辆黄包车,车夫懒散的坐在俱乐部对面。两个日本兵走了过来,用刺刀指着他,示意他跟他们走。

车夫懒洋洋的站起来,无奈的被两个日本兵押着走向大门。快到大门的时候,他突然趴下了,随着几声噗噗的声响,门口的日本兵全部被打倒在地。

洋车被缓缓的推了过来,日本兵的尸体被拖进岗亭

。洋车被一个队员倒转着推进大门。

队员敏锐的目光立刻发现,里面竟然是大院落套着小院落,可以说是曲径通幽,别有洞天,还有第二道围墙。原来,刚刚死去的哨兵把守的只是第一道门。

还未及细看,他就感觉到了两声轻响,那是拨动枪机保险的声音。随即,两声枪响,两颗三八式步枪枪弹斜刺着射在车子靠背上,发出刺耳的噪音。

好险!原来,这两颗子弹是不远的拐角处,临时工事后面的两名日军警卫射出的。日军的三八式步枪以穿透力强而著称,要不是这辆车靠背处厚厚的垫子缓冲了大部分动能,再加上中间的夹层里面加装了钢板,这两枪肯定是要射穿靠背的,极可能给躲在车后的人造成杀伤。

第一枪不中,两名日军警卫立刻想要射出第二枪,可是?他们刚刚拉开枪栓,扑面而来的子弹就钻进了他们的头颅,给他们的生命划上了句号。他们头上戴的钢盔随着枪声飞出好远,摔在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声,又滚了好几个圈儿,接着就像他们的主人一样一动不动了,那钢盔正中央漆着的、曾令他们自豪不已的红太阳却变成了射击者的最佳瞄准点。

当狙击手消灭了那两名日军警卫之后,突击队员推车直冲第二道围墙预留的门洞处冲去。就在堪堪到达的那一瞬间,两声狂叫响起,左右两侧围墙后,忽然分别闪出一个日军士兵,端着刺刀直扑而来。

在迅速挥出一枪的同时,突击队员的脚步竟然生生地顿住了,又往后滑了一步,那脚步竟然比水中的鱼还要灵活。左侧那个士兵应声倒下了,而右侧那个士兵的刺刀也刺了个空,他的身子一下扑到了车的扶手上。还没等他站起身来,队员手里的枪又跳动了一下,他的太阳穴处立刻溅起一片血雨。

松井少佐这一天起得很早。一来,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二来,他已经接到了准备开拔的命令,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天很可能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松井少佐起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查看了一下他们这支部队的**—武器库。除了担任外围警卫任务的之外,他部下的士兵已经都在这里了。还好,看守武器库的士兵都很尽职尽责,这让松井少佐多少感到一些安慰。

松井少佐下了死令,如果没有他的命令,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擅离职守

接着,他又去看看和那几个已经中毒、被拘禁在地下室的士兵。那几个士兵看起来也当真是可怜得很。这一段时间以来,由于他们在饮食上起居上已经不同于正常的人,身体运动更加迟缓,反应更加迟钝。大热的天气里,他们竟然每个人都把执行任务时才背上的防毒面具戴上了,任他喊破了喉咙也没有反应。瞧那情形,他们几乎要认不出他这个长官了。在他们残存的意识里,只剩下了进攻和杀戮。

真不知道他们到底还能不能撑下去。看到他们,松井少佐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当第一声枪声响起的时候,松井少佐刚刚回到自己在一楼的办公室,这一声枪响,让他如同被压缩的弹簧一样,一下子跳动起来。他立即认识到,是他最害怕的事情可能已经发生了。不及多想,他拎起手枪和指挥刀就跑了出去。

就在他迈下最后一级台阶的一刹那,他看到,一辆黄包车已经突破了第二道围墙缺口处的防线,向里面冲来。车的后面两侧,两名帝国士兵还在地上血泊当中无力地抽搐。显然已经不能活了。

一刹那间,松井少佐的心中一阵恐惧,自己已经损失了6名士兵了。不及多想,他抬起手枪来照准来人就是一枪。

一颗急射而出的子弹竟然一下子打中了他这支手枪的前半部分,松井少佐只感觉到手里像是拿了一块烧红的火炭,再也抓不住了,那支手枪随即飞了出去,远远地落在了地上,他一看形势不妙,转身就向武器库的方向逃去。

这支部队的武器库是一间面积在300平方米左右的平房,原来就是一个货栈的仓库,为了增加容积,货栈的主人又在下面挖了地下室,进行了加固。汉想到,这地下室竟然成了临时关押中毒士兵的拘禁所。

松井少佐在距离武器库近200米长的必经之路内设置了两道防线。每一道防线都构成了交叉火力。而且,这条必经之路是一个之字形,会让进攻者困难重重。应该说,此时此刻,他的头脑算是十分清醒的。

听着沉闷的枪声以及那几声凄厉的惨叫后,松井少佐暗自庆幸,多亏自己先走了一步,否则,发出那绝望惨叫声里,的肯定也有自己。

可是?为什么对方还不进攻呢!想到这里,松井少佐不由自主的向天空中的太阳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