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193章 世界霸主诞生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世界霸主诞生

“黎明,从这个角度接着说说。”

但是成亦萧何,败亦萧何,当1929年世界经济危机从美国首先爆发时,美国便大量从德国抽回资金,造成德国经济陷入总体危机。

由于德国的殖民地被剥夺殆尽,不可能如同英法那样可以在殖民帝国的基础上组建排他性的经济集团,对外输出经济危机,德国面临着极为不利的经济态势。

在这种回天乏术的态势下,德国垄断资产阶级便打算依靠希特勒和纳粹党的统治来拯救德国,走上了一条扩军备战,疯狂侵略的不归路。

作为一个依靠直觉、灵感与天赋驾驭群众运动和指导国家外交政策的领袖人物,希特勒其人观察力敏锐,在外交上时有神来之笔。

希特勒看清了英法两国尤其是法国的色厉内荏,利用英美希望希特勒向东扩张与苏联火并的妄想,借口反苏在英法眼皮底下重整军备,满口的和平谎言进入莱茵兰,吞并奥地利,通过外交欺骗与讹诈便占领了捷克斯洛伐克。

希特勒以其赌徒心态在外交赌局中小胜数盘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梦想着要征服全世界,终于发动了一场不可收拾的全面战争,让德国几乎同全世界作战

针对希特勒的疯狂举动,德国军方的职业将领们是有深刻疑虑的,德国军方在二战前并未能如同一战前一样制定过如《施里芬计划》那样明确详细的作战计划,由于一战的失败,德国军方对再次发动欧洲大战心有余悸。

但是希特勒以其初期的外交冒险成功而在国内威望大增,军方缺乏对抗他超人权威的自信,因此被迫跟随他进行了一场军事大冒险。

希特勒为了寻找侵略帮手,便联合了同为法西斯独裁统治的法西斯意大利。

意大利曾经是是法国极力想要拉入欧洲安全体系的一个重要国家,因为墨索里尼反对德国吞并奥地利的野心,法国外长赖伐尔上台后便极力拉拢墨索里尼参加反德阵线。

墨索里尼是一个狡猾的传统欧洲政客,他估计只要英法两国能够遏制德国,并能够在奥地利问题上助他一臂之力,他就对希特勒德国保持敬而远之的态度,但是前提条件是,英法不得干涉他在巴尔干和阿比西尼亚就是埃塞俄比亚的扩张政策。

法国和英国作为国际联盟组织的领袖和操纵者。虽然一不要良心,二不要脸面,在墨索里尼征服阿比西尼亚的行动中尽量满足了墨索里尼的贪欲,但是其扭扭捏捏的作风还是令墨索里尼不快。眼见希特勒德国羽翼丰满,在欧洲大陆为所欲为而英法两大强国无所作为,权衡利弊,墨索里尼终于在贪婪和畏惧的双重感情下决定投入希特勒的怀抱。

战后的欧洲安全体系掌握在法国手中,法国通过和波兰、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和比利时的军事同盟,对德国形成包围,对苏联进行防疫,一时间,法国在欧洲和国际联盟组织内一呼百应,好不威风。

为了制止德国赖掉赔款与战债,法国初显神通,伙同其盟友比利时占领了垂涎已久的德国工矿业重地鲁尔区。

英美抓住这一天赐良机极力削弱法国的欧洲霸权,英美在外汇市场上抛售法郎和法国的有价证券,打垮了法郎,在经济上破坏法国的占领行动。

德国政府则消极抵抗,以总罢工和超级通货膨胀政策来对付占领政策,马克变成了废纸,德国人民的财富被洗劫,法国的占领政策在经济上得不偿失,不得不按照英美的要求退出鲁尔地区

在随后的《道威斯计划》和《洛迦诺公约》中,法国被逐步被剥夺了对德事务的主导权。

由于被迫保证从莱茵河左岸地区撤军,法国无力对德国采取独立和有效的军事行动,而且法国与德国的边界安全不得不依靠英国和意大利的保证,这一切都在证明法国在欧洲的霸权被动摇。

1935年,萨尔地区经过公民投票回归德国,这进一步提高了纳粹德国的威望,同时也打击了法国的士气。

二三十年代的欧洲安全维系在法国的军事同盟网络上,但这个网络是脆弱的,由于法国的绝对实力不足,这个安全网络根本经不起复兴后德国的撕扯,更经不起英美的刻意破坏。

在英国的诱导和德国的威胁下,法国不得不放弃那些东欧的被保护国,最后只剩下波兰作为凡尔赛体系新生的民族国家中硕果仅存的一员,而这个时候波兰还在不知死活地与德国签订了《德波互不侵犯条约》,以抵消对法国承担的军事义务。

法国众叛亲离,不得不吞下一味追随英国外交的苦果,法国外交之所以变成唯英国马首是瞻的追随外交,其根源也在于法国自身。

外交行动一贯会比外交言辞发出更大、更强有力的声音,在希特勒德国进行外交冒险如进入莱茵兰、进入奥地利的时候,法国如果敢于对德国采取行动的话,那么英国不可能坐视法国被消灭,欧洲均势的天平再次倒向德国,不可能不采取外交和军事行动。

但是由于鲁尔失败的前车之鉴,法国外交已经丧失了独立性和主动性,没有英国的全力配合便不肯采取任何行动,这反过来更加深了英国的疑虑,法国面临的危机是否就是那么危险,值得英国全力支持吗?其结果显而易见的就是英国更加不重视法国的外交政策和自身感受。

“黎明说的意思就是法国也会沦为二流国家,这更强调了美国以后的霸主地位。”

“是的,一战以英,法,美三个民主国家联合起来战胜了德国而告终,美国作为新兴的一极踌躇满志地登上了世界权力舞台,利用强大的经济实力和财政地位,开始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整个世界和旧欧洲的列强,欧洲列强联合统治世界的体制开始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