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07章 严明的认识

第二百零七章 严明的认识

各处人圈的战斗很快结束了,让小黄不解的是,班长们开始让战士给每个已死和受伤的日伪人员补枪,位置都在脑部。一些未经过实战的人员开始呕吐。

他凑到严明身边:“队长,为什么要这样?”

“你以前没经历过战斗,或者说残酷的战斗,有些日本人受了伤一旦醒来就会反抗,造成我们无谓的伤亡

。”

“那受伤的伪军是可以俘虏教育好的。”

“没这条,一来黑字没有俘虏,除非是特别的目的。二来,要让汉奸知道,一旦成了汉奸只有死路一条,要断了这个想法。”

“汉奸是可以转化的。”

“没必要,都杀光了就没有了。有这个想法的人也会打消念头,这不挺好吗?”

“严明,你过来听听。”梅婷婷领着拿着相机的人员走过来。一个老人正在讲着关于这里的事。

很多部落的居民已经几口人才有一件能穿在身上的衣服,妇女多的人家只好挖遮羞坑,大姑娘、小媳妇遇有人来,立即躲到土坑里去。

有的人家一家八口,夫妻只有一条破裤子,谁出门谁穿,来人实在没裤子的就用扫帚遮羞。

孩子只有穿树皮、破纸,睡觉盖锅盖、箩筐,在锅灶的灰堆旁取暖。 点火用火绒,照明用松柴,吃盐用舌尖舔。

“你听听,小黄,这还是人吗?收起你的那套理论,黑字这里用不上,叶叔说得对,没有正义的和平就是暴虐,是对善良民众的犯罪。”

说罢,他转过身,对着逐渐聚拢的人群:“乡亲们。我们是冀察战区黑字独立军,时间不多,大家穿好我们带来的衣物,会开枪的人拿起枪,大家向遵化方向去,我们的人会护送和接应。”

“日本人的大部队来了怎么办?”

“只要大家按我说的做,我保证大家的安全。再说了,在这里早晚也是死。”

“老八,别说了,他说得对,在这里早晚也是死,出去了也许还有一条生路。”

“放心,到了地方,大家可以有田种,有工干,有衣穿,有饭吃

。大家抓紧时间,东西都可以不要了,过了烟台峰,每个人可以得到100块钱,足够买东西了。”梅婷婷大声地说。

步话机里传来另外两处的报告,严明下达了计划中的命令:“利用现有火药和手雷全部做上诡雷,完毕。”

烟台峰位于延伸而来的公路的最高点,人圈中的人进关必须经过约四十公里的峡谷地带,峡谷的两边都是巨大的山岭和悬崖峭壁。

在这里,烟台峰,松茸洞等制高点互相成为犄角之势,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俯视钳制整个峡谷。

在日军指挥官黑岩少佐的心中,烟台峰对于他们同样重要,占领了这个要地,就等于掐断了进关的门户,任何想阻止他们前进的军队都会直到长城脚下处于无险可守的境地。

而一旦失去对烟台峰的控制,要想通过这一必经之地南上,就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不幸的是,山上已经有了防守的部队。

黑岩少佐得到各处的报告,他判断这是一次有组织的行动,部落警戒人员在三处还有了不小的伤亡。

他集合起大部分的人员,除了一个连的伪满军和日军机关人员,他率领一个中队的步兵,一个炮小队和伪满军一个团的大部开始追击袭击者和人圈跑出来的人。

说起来也很丢人,伪满军一个团也就600人左右,想想也是,东北抗联一个军有的也不到两千人。

一路上的机关实在是太多,黑岩少佐只好用出绝招,让勇敢的满洲勇士在前头开路,更加勇敢的皇军自然是跟在后面。

开路的皇协军死伤惨重,自然搞得那些伪满军士兵怨声载道。意见很大,反正挡子弹送死的事情都轮到他们去做,立功受奖的事情总之没有他们的份。

尽管伪满军不同于那些保安团和警备队,也是属于所谓的精锐部队,而且他们死忠于日本,可是也经不起这样的损耗,也无法承受这样的心理打击。

这些伪军人群中已经有人在悄悄议论:“妈的,每次当炮灰的事情都轮到我们,立功拿赏钱的事情没有我们的份。”

“就是啊

!东洋人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了。”

“我们这样下去,迟早是死路一条。”

不过马上就有人很害怕的说:“别说了,小心被日本人听到,我们要没命的。”

就在这个时候,几名伪满高级军官骑着马从那些士兵边上过去,那些士兵就停止了议论,只是埋头走路。

人圈中出来的人扶老携幼在公路上艰难前行,烟台峰下的公路上,长枪队员把100块银联劵和手中的干粮递到每个人的手上。看着一双双无助的眼睛滴下感激的热泪,长枪队员默默地低下头,有的人开始清空自己的补给品。

距离烟台峰500米的地方,长枪队员埋好炸药,连好起爆器,所有的人进入单兵防炮洞。

“队长,敌方大约700人以上,距离三公里正在搜索前进。”

“炮中队准备,设定距离一为1500米-1800米。设定距离二为1000米-1200米。观察哨接替指挥。”

黑岩少佐怒气冲冲的看着望远镜里的阻击部队,还好,对方好像没有火炮,又是抗联或者一群土八路。

他理解错了,每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要负责人,好不容易躲过两轮炮击的黑岩讨伐队,来到了阵地前沿500米的地方。

随着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漫天飞舞的残肢断臂宣告了黑岩讨伐队结束了使命。

与此同时,讨伐队的大队部的景象使小黄有一次看见了呕吐的新兵,那是他们成长必须付出的代价。

小黄和严明在休息的时候也在探讨,因为这是他以前所不能理解的,尤其是原因。对于言论自由的黑字而言,自由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

我们的战士都要从血里火里滚过来的,失去亲人的悲愤和对日寇的刻骨仇恨,让他自然而然的变得冷酷无情,坚狠刚毅。而且,也只有这样冷酷刚毅的人,才能让敌寇畏惧,让败类丧胆。

严明的认识就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