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26章 郭长年

第二百二十六章 郭长年

黑字情报员郭长年找来了几个朋友,从饭馆做了一桌席,鸡鱼海味,八菜一汤,不算烟酒饭,花了六百元银联劵,算在一起有七百银联劵,从这里可以看出,银联劵剧烈的贬值幅度。

今天是他的生日,两口子和朋友酒醉饭饱,尽欢而散,直到午夜时分两口子才休息。

刚上床要睡觉,床头的煤油灯罩炸了,他心中颇不高兴,谁也没碰它,这个灯罩怎么会坏了呢?早不坏,迟不坏,偏在过生日这夜坏!太不吉利。他怀着不愉快的心情入睡了。

几个日本宪兵队的线人,不间断的向日本宪兵队提供着一条条非常可靠的情报,菊池觉中佐有条不紊的安排着这次的紧急任务,破获隐藏得很深的,关于天津市内二十六友为名称的间谍组织的行动。

突击抓捕的时间,正好是潜伏在本市范围,各个纺织厂的二十六友成员召开他们一次扩大组织会议的时间,希望正好可以乘此机会将其一网打尽。

在线人的协助下,突击行动开始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现场的指挥员是剔抉队队长山下少佐,他做事的特点是,在处理突发问题的时候,表现非常地果断。

菊池觉中佐接到的正式报告是这样描述的。

由于这些间谍破坏人员,在抓捕过程的时候,竟然胆敢武装拒捕,还企图强行突围。

所以,我方决定先发制人,由于我方提前准备工作非常完善,在双方开火以后,很快就有不少的间谍分子,被当场击毙,还有一个受了伤的间谍,仅有一例当场饮弹自尽身亡的情况发生。

所以,在本次行动之中,情报准确,计划周密,各个战斗支队紧密协调,互相配合协同作战,现场指挥英明果断,因而造成的我方伤亡人员很少。

等到激战到最后时刻,活捉了三名男性和七名女性反日人员

由于有行动队员被击毙,其他的行动人员有暴力行为,折磨得这些被俘人员痛苦万分,忍不住的尖叫哭喊。

但是现在这些士兵们,在强烈的复仇心驱使之下,尽管手下被整治的全都是一些手无寸铁的人,仍然是不给留下他们一点情面,对待他们下手又重又狠,他们的四肢,被强行弯折得几乎快要脱臼,甚至都快要骨折了。

但是这些满腔仇恨的士兵,还是用力迫使让他们的四肢反折向背后,然后将手对头地捆绑起来,然后用木杠子在捆绑在一起的手中间一串,由几个人连成一串,分别在前在后一起把他们押走。

海光寺日本宪兵队审讯室,由于有可能其中有黑字的情报员,首先是将所有人员被带入新安装了最新型号的电刑审讯室。

在一般的时候,电刑操控人员是在仔细观察,注意每一个被固定在刑具上面的人,将手里的控制旋钮,一点一点的逐渐地开大电流量。

或者是将器械运行的频率,逐渐慢慢地加快,根据正在受刑的人的情况而定,看他的表情与身体承受能力,再给予适当的调节,尽可能地不让他出现虚脱和昏厥状态。

往往在极限状态出现的时候,迅速的关掉电源开关,以便让受刑的人,始终保持在神志清醒的状态之下。

这一下子,那个滋味可不是一般的难熬,电动机工作时候做功的机器旋转声音,与受刑人尖叫和痛苦呻吟的声音,一同交织混合在一起,如同人间地狱的感觉。

坐在电椅上,郭大嫂顽强地抬起头对着日本宪兵军曹说:“你们要上刑就不怕黑字看你们的头?看过规定吧。”

“这件事将没有人知道,我们同样明白,没有证据黑字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的,大日本皇军不怕死。”

“你们放开别的人,我是黑字情报员,他们不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很好,剩下的人中还有谁是黑字的情报员?”

“我当家的郭长年,就是个子高高的那一个

。”

菊池觉中佐得到报告,他很满意,两个黑字情报员,加上有可能死亡的,这可以说是一个区域的组织被破坏了。

郭长年被绑在电椅上,他看着身旁的媳妇:“老婆,扛得住吗?”

“没嘛了不起的,不就两天吗?”

菊池觉中佐开始是拿不定主意的,他知道,即便不动刑,按照黑字的规定,两天以后情报员可以选择说出知道的情报,如果动刑的话,只要坚持住两天就可以了。

结果很简单,对黑字成员来说,都是接受死亡这一个结果,但关键的一条是情报在两天后已经没有价值了。

为了逮到更大的鱼,他决定只有动刑一条路,他叫来了以残酷刑讯著称的山野军曹,此人对待抗日人员以残忍著称,为了问出情报可以不择手段,此人从不出宪兵队的大门,他也明白这样做的后果。

逮到活的黑字情报人员那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山野军曹听到命令的时候也很兴奋,但他知道,以常规的酷刑,在两天的时间里,意志坚强的人是能坚持的,而对于新式的电刑的威力,在东北抗联人士的身上已经得到了印证,效果远远大于常规手段。

为了震慑剩下的人,他决定在审讯郭长年夫妇的时候让这些人旁观,寄希望从意志上摧毁。

他将郭长年夫妇的手脚绑在刑椅上,然后将电极一端夹在他们的双腕,另一端夹在脚髁上,对他们施以当时最先进的电刑。

当电流快速通到他们身上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的身子开始发抖,浑身汗珠一颗一颗地从皮肤下面冒出来。

随着电流变化节奏的加快,两人也难受得不停颤动,张大了口,不自觉地发出极度痛苦的凄惨呻叫,而且叫得越来越厉害,他们全身肌肉紧绷,身体弯成弓形,整个胴体象筛糠一样,最后终于昏了过去。

实际上,这超出了郭长年夫妇的想象,他们设想的是那些他们曾经听说过的刑罚,自信可以坚持下来。

铁青着脸进来的尚进勇让叶奋韬大吃一惊,当他看见文件的时候,不由得陷入深深的思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