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38章 范登堡一

第二百三十八章 范登堡一

“奋韬兄,我们大学这里有一个人,我希望你能听听他的课程,这是我见到的具有国际经济政治的头脑和智慧的人物,在英国的伦敦政经这样的学校也很少见这样的人物。”

“是吗?这样高的水平。”

“这是我的判断,到底是什么水平,还得你去评判,他是阿肯色大学的助理教授,只有二十八岁。”

“这就很难理解了,这样一个大学在美国不是很出名,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物?”

“英雄不问出处。况且,他的父亲可是鼎鼎大名的范登堡参议员,一个美国孤立主义的代表人物。”

“那好,我听听再下结论,其实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看着一屋子的听众,叶奋韬和贾莹悄悄地在后面的位置坐下。

当然了,二战中的美国一直在等待最佳的参战时机,当丘吉尔被纳粹炸的哭爹爹告奶奶的时候,美国却说亲兄弟明算账。

美国对于战胜轴心国信心满满,甚至在二战期间,仍然在使用瑞士的渠道给纳粹德国汇款。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最不可思议的举动,就是空袭英国的时候,一开始原本主要袭击英国的机场、军事设施的,正当英国的飞行员即将打光之际,德国居然调转枪口,停止袭击英国军事设施,转而轰炸伦敦。

希特勒是军事高手,手下也不乏精通指挥的高手,居然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曾让我困惑了很久,这是为什么呢?当我发现美国曾暗中支持纳粹了之后,我就明白了。

当然史学家们将此归咎于希特勒的判断失误,而这根本就应该是一场有预谋的犯错误。

1913年,美联储成立,美国终于被犹太银行家把持了央行

要知道,美国宪法里,是明确规定的,货币发行的权力是归政府的。

而现在美联储是私营银行,拥有美国货币发行的最终解释权和决定权,美国人自己也知道这是违背美国宪法的设置。

没办法,有钱能使磨推鬼,银行家们不惜血本,买通美国会议员,用复杂而隐蔽的决议案,来迷惑议员,让其上钩。

用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的名字,来掩盖私人央行的事实,通过将总部设在华盛顿来欺骗大众,让大伙误以为美联储属于政府机构的一部分,而非私人公司等等。

事实证明,这些银行家们的努力是值得的。

银行家们,控制了几乎所有主要西方国家的银行系统,而1913年,顺便说一句,还有一件大事发生了,那就是亨利福特开发出了流水线生产的方式,极大提高了美国工业生产的速度和能力。

有了美联储,美国可以聚全民之财来参与国际大规模的政治经济军事的较量了,做法就是以政府名义发行债券,由各级联储银行分止机构和美国各地的小银行以及个人投资商进行购买,然后美国就有钱向欧洲发放战争贷款。

于是,欧洲国家之间的一战没有了后顾之忧,终于打响,一战这个绞肉机,无底洞,使得胜利者只有两方发贷款,两边都卖军火的美国人。

而战争的惨烈,还给美国人带来了意外的惊喜,那就是避险的黄金,因为欧洲的动荡与战乱,许多人把黄金转运到美国避险,这也使得美国的黄金储备,在国际间占据了绝对性的优势。

一战结束后,美国本土的金融家的崛起,日益希望能夺取大英帝国的金融霸权。

摩根、洛克菲勒这些原来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门生,都开始准备取而代之,关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故事,我们后面的课还会讲到。

而根基都在欧洲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也必然因此而遭受了重创,当然也是为了瓦解英帝国对以色列建国的阻碍,通过瑞士的银行,秘密将资金投给纳粹德国,准备借纳粹之手搞垮英帝国的工业。

1939年8月23日,从苏联帝国的首都爆发了一个新闻炸弹,纳粹外长里宾特洛甫和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签署了互不侵犯条约

这个条约还有一份臭名远扬的秘密议定和条约本身一样不需要批准就立即生效,其中规定如果对于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所属的土地进行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立陶宛的北部边界应成为德国和苏联势力范围的边界。如果对于属于波兰的土地进行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德国和苏联的势力范围大体上应为以纳累夫河、维斯瓦河和桑河为界。

这个秘密附件实际上不过是很久以来的、常常是肮脏的国际关系史中所熟知的你我分赃公式的又一例证。

它所说的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显然只能通过侵犯相关国家的领土主权而实现,希特勒于9月1日以入侵波兰西部而开始了领土和政治上的重新安排的第一阶段,苏联于17日以入侵波兰东部而告完成这一任务。

10天后,瓜分波兰的细节宣告完成,从而把这个国家从欧洲政治地图上一笔勾销,纳粹主义德国和共产主义苏联取得了在侵略中进行有效合作的第一批成果。

“那是不是证明了战争是强迫敌人服从我们意志的一种暴力行为,这个克劳塞维茨的著名观点。”

“这位同学说得很好。竞争是万物之本,人类不是靠人性原则生存的,而是靠最野蛮的竞争生存的。

人类在永恒的斗争中壮大,在永恒的和平中毁灭。

今天的课讲到这里,对于苏芬战争,给我们的启示很多,以后我们还会讲到,很高兴大家和我共享。谢谢。”

“云学兄,我要和这个范登堡先生好好谈一谈。首先,我希望我们大学可以给他发一个教授的聘书,毕竟水平在那搁着。”

“这个自然,正在准备。”

“我的意思是长期捆绑的那种,这样的人不要轻易地放走,只要能留人,你知道在钱的方面我是没有底线的。”

“我明白。其实我很佩服你,你总是能抓到问题的实质,这方面现在没有人比你认识的跟透彻。当今的中国,如果教育搞上去,何愁不能成为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