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战旗

第267章 第一个任务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个任务

“叶先生,范登堡先生正在整理资料,我去通报。”

“不用了,我四处看看,你们谈判局我也没来过。”

谈判局是一栋层的小楼,一层是宽敞的接待大厅和大小不一的三个会谈室,还有两个西式的雅致酒吧!还可以提供简单的西餐茶点。

二层有九个房间,是各个资料室和办公室,以资料和分析为主,楼口有一间警卫室,有两个配枪警卫负责查看证件。

三层是范登堡和三个主要助手的办公室,加上一间巨大的通讯室,两台大功率的电台可以随时和世界各地保持联系。

另外,还有三间通讯人员和警卫人员的休息室,门口照例是警卫室。

叶奋韬在基地还是畅通无阻的,身边形影不离的甲贺美子是最好的标志,两名随身护卫时刻警惕地跟随。

范登堡宽大的办公室里,他把叶奋韬迎候在沙发上,秘书端上了茶和咖啡后悄悄地退了出去。

“乔治,我们今天讨论一下美国对中国1942年的5亿美元借款,这是战时美国对华援助中最为浓墨重彩的一笔。中、美两国关于5亿美元借款如何使用方面的纷争,充分暴露了两国在借款问题上迥然不同的逻辑。是这样吗?”

“美国向中国提出有关使用贷款的建议,希望中国采纳,同时还希望中美共同决定贷款的用途,美国有监督和审查贷款用途的权力,以保证5亿美元巨款能得到有效利用

为此,美国曾努力想在中美协定中加上一个条款,规定该项信用贷款的使用要经过磋商。但是,中国对此却有不同看法。

一来中国政府认为,贷款已经给予中国,中国即应拥有自主决定如何利用贷款的全权,而无需与美国讨论并听从美国的建议,当然也不需要随时向美国汇报贷款的用途。

二来中国政府更不能接受美国监督和审查,认为这有损主权。由于中国政府的坚决反对,美国让步了。中国官员虽然非正式地作出了磋商的保证,但实际上很少理会美国的意见,中国政府对于5亿美元贷款的使用,完全要自己做主。”

“由此可见,美国方面希望按照符合商业贷款的规矩办事,即借款的目的、数量、利率、还债日期、抵押品等一一列清,并要求监督借款的用途。

而中国则强调相互尊重和信用,同时出于民族主义情结,坚决反对美国的监管。换言之,中国要求美国的是一种信用贷款,不但贷款的数目要大,而且每次取钱的上限也要非常宽松。”

“是这样的,即使中国还没有拟出贷款的具体用途,仍然希望美国为了鼓励中国的民心士气,能够向中国提供信用贷款。依照中国政府这条思路,美国经援的政治功能和心理效应,至少和它的钱币价值同等重要,甚或超过之。”

“看样子,双方在借款问题上这种截然不同的逻辑与理念,为后来贷款实际运用过程中中美之间的矛盾埋下了伏笔。”

“5亿美元借款在使用过程中所爆发的黄金舞弊案和美金公债贪污案,进一步暴露了战时美援之所以无效的根本原因,即国民政府自身的经济制度所存在的结构性因素。

为了举国之力抵御外来的侵略,战时国民政府进一步采取加强经济统制的垄断措施,确保战时各种资源征收与调配。战时的统制经济可以称得上是一把双刃剑,在提升资源使用效率的同时,毫无监管的垄断特权加剧腐败的肆意滋生与蔓延。

早在中国政府决定使用5亿美元贷款中的2亿美元来从美国国库购买黄金之初,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便提醒中方,黄金应以一盎司或者两盎司的小条,向中国民众出售,以便扩大黄金政策受惠的范围,尽量藏金于民

但这一建议未被采纳,国民政府当时所出售的金条一般都在10盎司以上,最大的金砖在400盎司以上,价格高昂,普通市民根本无法问津,这就使得政府所发售的黄金成为少数高官巨富们投机的工具。

黄金舞弊案与美金公债贪污案更直接牵涉到蒋的姻亲宋子文与孔祥熙。蒋介石为了应对汹汹的民情和美方的压力。虽然不得已撤换财政部长孔祥熙,但政府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

“是啊!腐败是一个国家的毒瘤,这导致政府没有威信。民众一旦对政府失去信心,离整个政府的崩溃就不远了。”

“1942年2月7日美国国会虽批准无条件贷款5亿美元,到1943年底,中国政府提取了约一半的2.4亿美元。根据美国财政部的调查资料,中国政府提取的2.4亿美元中有8000万美元已经存入了孔祥熙等人的个人帐号上,中国政府后来虽然对此作出了一些解释,但美国人对中国官员公私不分使用国家资金的方式非常恼火。

结果蒋介石要求的10亿美元贷款一分也没有得到,而且罗斯福还决定,美国用于中国战场的开支每月将限制在2500万美元以内。”

“据我所知,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并非真的没有钱。据美国方面调查,当时中国富人在美国银行的存款约有33亿美元,如把这些富人的存款拿出来充作军用,足够再抗战5年。我得到的美国方面的消息是这样清晰的数据。”

“不仅如此,1942年6月美国与中国签订《租借协定》,准备向中国提供价值为35亿美元的军用物质。

但这些援助物质,被腐败的国民党政府官员们视为唐僧肉,大家都试图从这里捞一把。装满战略物质的卡车从印缅公路开进中国后,有很大一部分便下落不明了,不久,这些战略物质就出现在黑市上,不少军用物资还通过走私的方式卖给了日本人。

美国驻中国战区最高参谋史迪威也向罗斯福密报很多美援物质都流到了日本人手中,把国民党政府对军用物质的走私贪污称为二战中最大的丑闻。”

“关于贷款的问题有时间还要讨论,我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尽量把剩下的贷款部分要过来,我知道很困难但我相信你。”